暢讀小説 > 中古帝國一小兵 > 五十八·兩個貿易站
  橡木村領主知道自己的名字,胖商人亞特魯·奧弗朗倍感意外。

  他欣喜地上前幾步,一眼看見萊倫別著的騎士胸章:“尊敬的王國騎士,您...認識我?”

  萊倫笑著解釋道:“奧弗朗商會之名,早已傳遍了米登領,關于你的事跡,遠在我做帝國士兵時就聽說了不少。”

  “財富女士在上,真沒想到我的一點點名聲,居然能傳到您的耳朵里。”亞特魯一手捧腹,憨態地笑著,因為身材的緣故,他禮貌地鞠了半躬。

  “亞特魯先生,請進。”

  “騎士大人請!”

  長屋大廳暖爐燒得正旺,源源不斷的暖氣輸送進來,室內溫度愈發舒適。

  廳內裝飾十分樸實,墻壁的武器架上懸著盾牌、長劍以及橡木村領主的武器——赫拉姆戰錘,從外到內,充斥各樣的戰利品和盔甲樣式,最顯眼的莫過于那顆灰熊首,王國騎士將木精靈獵殺的野獸剁下熊首,充做裝飾品。

  大廳中間的長桌上,坐滿了來訪的騎士,長屋侍女不斷從領主私人廚房進出,她們端著大塊大塊的烤肉和整只燒雞,成桶的啤酒一上桌,就喝個精光。

  “我是越來越喜歡你的領土了,舒適、安逸,還沒有那么多煩心事!”克里爾一手油唧唧地抓起整塊羊排,大號馬克杯里的啤酒,反復斟了好幾輪,面前成堆的空木盤,足以證明白狼騎士的巨大食量。

  王國騎士的吃相略好于克里爾,畢竟這里是他的領地,多多少少顧及些個人體統。

  萊倫也越發察覺到隨著實力的增長,食量需求也不斷增大,三斤面包咽下去勉強半飽,面前盤碟數量,相較于白狼騎士不相上下。

  一頭巨大的烤山豬被兩名長屋守衛端上來,引起了大廳一片歡呼聲。

  騎士們坐在長桌旁,分食那頭巨大的烤豬,他們一邊大口撕咬豬肉,一邊聆聽萊倫講述兩個月以阿里,自己興建橡木村的過程。

  “矮人工匠么?”克里爾撕扯下一塊后腿肉,含糊不清道:“他們確實很靠譜,鍛造的武器比一般鐵匠強不少。”

  “不過能贏得矮人的尊重,作為一位領主,你做的十分出色。”

  當聽到王國騎士對鐵匠鋪的安排,克里爾露出深以為然的神情,零星幾個矮人定居在布雷鎮,白狼騎士連隊長時常與他們打交道,手下白狼騎士們的武器,往往也是委托群山子民鍛造。

  “也許吧,我這段時間都快忙得找不著方向了。”萊倫莞爾笑了一下,沒有流露出太多情緒:“不過話說回來,克里爾閣下,伏擊了約恩男爵領軍隊的野獸人戰幫,現在有關于它們的消息嗎?”

  白狼騎士放下了手中羊排,搖了搖頭:“目前還沒有,那支野獸人戰幫沒有留下任何蹤跡,前段時間有斥候報告,說約恩男爵領的安奧博格鎮被圍攻了,米爾頓騎士帶了一支兩百人軍隊,千里迢迢地趕去支援,結果連一根獸毛都沒看見。”

  萊倫想起了狂妄自大的貴族父子,詢問道:“那么,約恩男爵本人還有男爵次子尤格·約恩,他們情況如何?”

  “約恩男爵死在伏擊中,和他領地的六百名士兵一同陪葬,這會兒,恐怕尸體都被野獸吃干凈了。”克里爾嗤笑一聲,他對約恩男爵本身就沒好印象,不以為然道:“至于那個不知好歹的小子,他拍著屁股逃回了安奧博格鎮,身邊只跟著幾個侍從騎兵。”

  萊倫和米爾頓·塞恩心照不宣地對視一眼,二人都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約恩男爵領也是德拉科瓦爾德森林的野獸人,通往人類帝國的門戶之一,一場伏擊戰被消滅了大半有生力量,對其他領地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哦,對了!”克里爾一拍腦門:“那支跟著你的木精靈軍隊去哪了?我大哥寄了一封信,想麻煩你和尖耳朵聯系一下,請他們開春以后再離開。”

  萊倫詫異問道:“通過我聯系木精靈?伯爵他想做什么?”

  “我大哥想在布雷鎮建一座木精靈貿易站,互通商貿,彼此交換貨物。”克里爾將一大杯啤酒飲下,然后大手一抹,接著說道:“萊倫,你是不知道尖耳朵的貨物有多搶手!尤其他們的手工藝品,價比黃金啊!”

  “我大哥幾年前通過瑞克領的大商人,花了270枚金幣!整整270枚金幣啊!就為了買一串木精靈制作的鉆石項鏈,買了以后,只在出席米登海姆貴族會議時戴過一回!平時寶貝的不得了!”

  “這也太離譜了...”萊倫倒吸一口氣。

  一串鉆石項鏈價格,比五架大型水車的造價還要昂貴,橡木村一整年收入都買不起兩串。

  “關鍵啊,尖耳朵值錢的還不只是工藝品。”克里爾舔了一下嘴唇,鼻子連著哼哼:“尤其是他們的草藥、武器、狩獵皮毛,每一項都能賣出大價錢!換我,我也想千方百計扯上關系。”

  “萊倫,你可一定要答應啊!如果貿易站真能建起來,咱們可就賺大發了!”

  克里爾不過手上的油膩,雙手重重拍在萊倫肩膀,眼睛閃出期待的光澤。

  “哈哈哈...”王國騎士干笑著打掉肩膀的雙手,沒有第一時間回答克里爾。

  等他換好了衣衫,大廳內只剩下幾名侍女打掃餐桌,一眾騎士們紛紛離開領主長屋,繞著橡木村轉悠著。

  胖商人亞特魯·奧弗朗并沒有離開,他有事情想和王國騎士談一談,萊倫將他帶到二樓的私人辦公室。

  “亞特魯先生,請坐。”萊倫背對著商人,打開了窗戶采光。

  辦公室的寬大木桌上,幾根燃斷的蠟燭尚未扔掉,一沓又一沓紙稿夾起放在桌角,臨近冬幕節以來,王國騎士在辦公室的時間,都快趕得上在軍營的訓練時間。

  流水般的花錢,任誰也經不起龐大開支。

  萊倫倒了杯蜂蜜酒,伸手遞給胖商人,后者受寵若驚似的站起,雙手接過錫酒杯。

  王國騎士給自己倒了一杯甜酒,二人輕輕碰杯,坐在辦公桌后:“一路上辛苦運送的大批貨物,有勞亞特魯先生費心了。”

  胖商人脫帽頷首,誠懇道:“分內的事情,領主大人過譽了。”

  過于華麗的堆砌在肥胖的身軀,顯得很不協調,商人的一舉一動,都帶著一種奇怪的不和諧感和滑稽感。

  王國騎士端起酒杯,抿了一口:“貨物的數目和清單吻合,大致也盤算清楚了,我預先支付了一半金幣,剩下的一半,我的事務官皮特曼會為你取來。”

  面前這個胖商人辦事效率不錯,短短十幾天就籌齊了萊倫所要的貨物,幾乎分文不差,爽快人與爽快人的交易,無需拐彎抹角。

  “能為大人您服務一次,是我的榮幸!”

  亞特魯連忙點頭哈腰。“我在其他鎮子,就聽說過萊倫大人之名了,擊退了野獸人戰幫,在對決中擊殺了諾斯卡軍閥,挽救無數帝國子民,您是當之無愧的英雄!”

  萊倫淡淡說道:“各盡各的職責罷了,抗擊混沌雜碎是騎士應盡的責任,更是身為領主無可推卸的重擔。”

  “大人說話就是有水準!”

  胖商人屁股從座椅上抬起,剛想再多阿諛奉承幾句,卻被王國騎士打斷:“漂亮話任何時候都能說,先把你要說的事情談完。”

  “好的好的。”

  亞特魯絲毫不覺尷尬,盡量讓自己坐端正些,將酒杯放下,有些迫不及待道:“我希望萊倫大人可以允許我的商會,在此建造貿易站,只要建起來,我可以向您保證,您今后任何所需的貨物,都可以第一時間送達。”

  胖商人一口氣說完了大段話,臉不紅氣不喘,辦公桌后的萊倫卻沒反應過來。

  太突然了,實在是太突然了。

  亞特魯·奧弗朗誤以為萊倫默不作聲是不同意,急忙說道:“只要您同意建造貿易站,我的商會里所有商品,不管成本多少,一律為您打九五折!”

  “九五折?”王國騎士詫異問道,眉腳不自然地抽搐一下。

  亞特魯心想能當上王國騎士的,果然不是省油的燈。

  他一咬牙,立刻改口:“九折也不是不可以...”

  “九折?”

  “九折都不夠?”胖商人心下咆哮,表情顯得急躁。

  這個橡木村領主的胃口比食人魔還貪啊!所有商品九折,自己的利潤至少讓步了四成。

  可一單大宗貿易,價值200余枚金幣的貿易,說付清就付清,絲毫不拖泥帶水,這樣的富領主,亞特魯天天拜財富女士也求不來一位啊!

  從去年開始,他名下的商會商隊,屢遭襲擊,有的時候襲擊的原因,讓人匪夷所思。

  持續的虧損讓他資產迅速縮水,急需大量金幣補漏洞。

  所以,萊倫的一單貿易,對亞特魯而言是一場及時雨,久旱逢甘霖。

  再想到橡木村里所看到的一切,以及剛才餐桌上聽到的消息,亞特魯無論如何也不會放棄想法。

  他妥協道:“那萊倫大人覺得定幾折比較好?”

  遲疑幾秒后,萊倫漸漸明白這位米登領的商人,剛才像個神經病似的降低條件的原因,一個蓬勃發展的領地,幾乎所有領域都急需大量物資,那么勢必需要貿易來解決問題。

  在橡木村建造了貿易站,等同于搶占先機,提前拿下這一處不斷壯大的市場,商人都有投資頭腦,帝國各大城市的大型商會,每年都會派出商隊開辟新商道,就是為了搶占更多市場。

  “定幾折的問題,容易商量,但是建造貿易站一事,非同小可。”萊倫心里盤算清楚自己手中的籌碼。

  他輕咳幾下,沉聲道:“廣開貿易渠道,我是非常贊同且大力支持的!能創造更多的財富,賺錢更多的錢,再好不過了,可是...”

  萊倫不動聲色地瞥了眼胖商人,后者略顯焦急道:“萊倫先生有任何疑慮,我們可以一同解決!”

  等的就是這句話。

  王國騎士輕嘆一聲,表情悲哀:“如你所見,亞特魯先生,為了建設這座村莊,我幾乎變賣了所有家產。”

  他開始編故事,整個過程可謂聽者落淚聞者傷心,如果某位毫不知性的女精靈也在場,也能被萊倫感動。

  “....從那以后,我立誓讓領民生活變好,不再掙扎于饑餓中,所以我用最后一筆錢購入了這批礦石,就是為了交給我的矮人朋友鍛造一些武器盔甲,拿去其他城鎮售賣,緩解壓力...唉....”

  聽完‘故事’后,亞特魯“久久不能回神”。

  他不由得感慨道:“萊倫先生真是....愛民如子啊...所作所為,真是令人敬佩!”

  辦公桌后的橡木村領主,一通精彩至極,令人肺腑感慨的故事,胖商人只聽出了三個字:

  “我沒錢。”

  建造貿易站可不是造間房子那么簡單。

  亞特魯一臉同情說道:“這樣吧,萊倫閣下,建造貿易站一事,我的商會可以支付一半,另一半交給您支付,怎么樣?”

  他行商十幾年來,在商販中摸爬滾打無數次,當然不甘心被當做肥羊宰肉。

  “嘖...哎....橡木村實在是太窮了,最后幾枚金幣還要用來采購春耕的種子,亞特魯先生,你也看到了,村外那么多新開墾的農田,等到秋收時候一定能收上不小一筆數額!”萊倫黯然神傷道:“您的商會財大氣粗,一定不缺錢。”

  “那...我的商會多出10%的費用,同樣的,橡木村無論是買入還是賣出的商品貨物,奧弗朗商會掌握第一優先權。”胖商人提出了新的條件。

  王國騎士搖了搖頭,嘆氣道:“不夠啊,不夠啊。”

  他抬頭看了眼窗外的天色,正午的太陽剛偏移一點點,冬季陽光照徹大地,晴空萬里。

  萊倫和藹地笑道:“亞特魯先生,我看天色也不早了,您還是早些領回剩下的一半金幣,抓緊時間離開橡木村吧,村里也沒有酒館和旅店供你住宿,我的領主長屋也擠不下更多的人了。”

  “我想,您也不希望住在馬廄里湊合一晚上吧。”

  說完,萊倫向外面高聲叫來了事務官皮特曼,示意送客。

  “亞特魯先生,請隨我了。”

  皮特曼面無表情地站在辦公室門外,絲毫不急。

  王國騎士背著手,躺臥在靠椅上,有條不紊地拿起一沓紙張。

  亞特魯·奧弗朗站也不是,不站也不是,陷入兩難地尷尬處境,門外的事務官恰到好處又提醒了一句。

  胖商人一咬牙,認栽了:“萊倫閣下,您直說吧,奧弗朗商會出多少,才同意造貿易站?”

  “奧弗朗商會全額支付建造貿易站的花銷,包括人力、資源;今后所有商品,向橡木村售賣,與外界價格相比一律九折,我允許你們選擇一項貿易貨物掌握優先權。”

  “只要同意這些,貿易站立刻動工。”

  ...

  求票求訂閱!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錘佬楠十一的中古帝國一小兵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