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中古帝國一小兵 > 五十二·結束戰爭,返回橡木村
  身材高挑的女精靈,單臂懸在萊倫頭頂的橡樹枝干。

  她翻手收起長弓,一躍而下,腳尖點地,輕盈地落在在萊倫面前。

  鱗甲流水般波蕩,倒映著淡綠微光,卡塔麗娜將側鬢垂下的發絲捋過尖耳朵后,墨綠色斗篷隨風飄起,散發一股淡淡的林木香味。

  “這個問題更應該由我來問吧?”萊倫挑了下眉頭。“或許站在樹梢上,能看到更美妙的夜景?”

  戰爭結束后,巡林客卡塔麗娜鮮有露面,王國騎士無法猜測她是為了悼念死去的精靈,還是刻意的避開所有人。

  “林地會讓我冷靜,避免無謂的野性沖動。”卡塔麗娜雙手環胸,語氣平淡,聽不出任何情緒。

  萊倫點了點頭,目光望向北方一望無際的曠野中,米登領和諾德領遼闊的疆域內,布滿了森林、沼澤。

  遠方,傳來悠揚的狼嚎聲,狼群在狩獵?又或者,是在捍衛領地。

  一人一精靈獨處月下,一坐一站,二人都感到了一絲微妙的尷尬。

  片刻后,萊倫和卡塔麗娜,幾乎同時扭頭看向對方:

  “你們什么時候離…”

  “我有個問題想….”

  四目相對,女精靈下意識別開視線,萊倫無聲地笑了笑:“女性優先。”

  “虛偽,森林里可沒有這些繁文瑣節。”

  卡塔麗娜對王國騎士的謙讓有些不悅,瞥了眼后者,冷哼一聲:“有問題就直接說!一點也不果決。”

  “還是算了吧。”

  萊倫聳聳肩,依靠著橡樹:“萬一問到不該問的,我可不想被白白打一頓。”

  過往的經歷告誡他,女人可怕,漂亮女人更可怕,至于漂亮的女性精靈,與前兩者相差不大。

  “還是先說我的問題吧。”見卡塔麗娜翻了個白眼,萊倫搶先一步:“你怎么會想到補射一箭?準確的說,科爾卓格是被你那一箭殺死的。”

  女精靈為之一怔,單手叉腰,沒好氣道:“人類,你戰前安排里,不都說的明明白白嗎?”

  “你舉起那把破錘子,就是行動開始,有亮光,就是讓我們集火射擊。”

  “哦...也對。”萊倫不置可否的點頭。

  巡林客卡塔麗娜能在短短幾秒鐘內,張弓搭箭,精準無誤地射殺“孤狼”科爾卓格,木精靈的反應能力確實很迅速。

  如果在戰爭一開始集火諾斯卡軍閥,木精靈的星火箭,很難對科爾卓格造成有效殺傷。

  只不過萊倫在西格瑪神選者狀態最后一秒,為赫拉姆戰錘附加了“放逐之力”,使后者陷入短暫眩暈,再加上一系列戰斗,幾乎敲碎了恐虐冠軍勇士的惡魔板鎧,卡塔麗娜才有一絲機會狙殺科爾卓格。

  “配合的不錯。”萊倫由衷說道:“期待與你下一次合作。”

  “呵~”面罩下,卡塔麗娜嗤笑一聲。

  她眼神復雜地上下打量王國騎士,直言道:“人類,你的身體里有太多的秘密,在我數十年來閱歷中,你是最特殊的一個。”

  “是嗎,我很榮幸成為最特殊的一個。”萊倫裝出一副不在意的樣子。

  “解釋一下那兩團綻開的光圈,在它們爆炸的瞬間,我感受到了光明之風的氣息,顯然,你掌握了某種魔法。”卡塔麗娜實質般的目光,像兩把匕首,將萊倫一層一層剖析。

  “你是說這個?”

  王國騎士抬起右手。

  圓球大小的乳白色光團,在他掌心浮動,向四周不斷散發微弱的溫暖,照亮了橡樹周圍一圈的土地。

  卡塔麗娜并非第一次見識魔法的力量,勞倫洛倫森林中,樹語者擅長使用生命之風季倫的魔法,用來哺育林木,治療傷員。

  她從萊倫掌心的光團,感受到了純潔之力。

  女精靈伸出白皙手掌,指尖觸碰光團,泛起淡淡漣漪,卡塔麗娜不可思議地喃喃道:“光明之風...”

  “沒錯,由純粹的光明之風凝聚。”萊倫解釋道。

  同時,他雙手虛合一處,緩緩擰動。

  越來越多的光點從萊倫體內飄出,沿著他的手臂匯聚在掌心,光團愈發明亮,最外層擴張到巴掌大小。

  萊倫眼神示意卡塔麗娜退后,后者了然于心,躍出數米,給王國騎士留下足夠的演示空間。

  “看好了....它是這樣綻開的!”

  話音剛落,萊倫猛地分開雙手,凝聚的光球,失去了源源不斷的光點補充,內部變得極不穩定,剎那間,怦然綻開,震起了一圈塵土。

  “咳咳...”

  萊倫揮了揮手,扇散塵土,目光澄澈。“看清楚了嗎?”

  以耀光術為基礎升級的光明之風魔法——放逐之光。

  使用者可以控制爆炸范圍及威力,與諾斯卡軍隊交戰時,最大威力的放逐之光,一次性消耗萊倫體內一半魔法之風儲量,效果顯著,并且光明之風最克制混沌生物。

  對抗大規模的諾斯卡蠻族戰士,再適合不過。

  “人類,你不會是神選者吧?”卡塔麗娜眼神復雜,她實在無法想通一位普通的人類騎士,居然會擁有如此力量。

  萊倫沉默不語,只是慢慢地解開衣領的紐扣,大片肌膚裸露出來。

  “喂!你在做什么啊?”卡塔麗娜眼底充滿警惕,她下意識后退幾步,反手握住藏在背后的黑曜石匕首。

  “給你看我胸口的圣印啊。”萊倫挑起一側眉角,滿臉無辜道:“不然我怎么證明身份?”

  王國騎士紐扣止步在腹部以上,他褪開左側衣衫,露出一道烙印在他胸口的醒目疤痕,其圖案與雙尾彗星十分相似。

  兩道金色的尾焰,象征兩千年前那位無比強大的人類戰士,在其閃耀到近乎刺目的光輝下,就連混沌力量,都為之黯然神傷。

  “卡塔麗娜,真正的西格瑪神選就在你面前。”光亮中,萊倫如是說道。

  帝國歷2502年,10月22日,擊敗諾斯卡軍隊的戰爭,已經過去七天。

  德拉文軍隊開始向南,回撤到德拉文伯爵領。

  這支軍隊還剩下一百七十多人。

  或者說,德拉文伯爵領和約恩男爵領聯軍,只剩下一百七十多人。

  約恩男爵領軍隊被野獸人戰幫伏擊的消息,以極快速度四散傳開,約恩男爵本人更是在伏擊中身亡。

  六百多人的約恩男爵領士兵,只剩下三十幾個驚慌失措的民兵,和一路上心驚膽戰的尤格·約恩爵士所帶十幾騎,艱難撤回男爵領的安奧博格鎮。

  而德拉文軍隊,損失了近三分之一的士兵,不負眾望,斬殺諾斯卡軍閥“孤狼”科爾卓格,并消滅了諾斯卡軍隊,挽救數百名帝國子民。

  滿載而歸的德拉文伯爵領士兵,踏上回家的道路。

  克里爾和萊倫等人,也終于可以返回各自領地,準備踏踏實實度過冬季,為即將到來的冬幕節做準備。

  萊倫回想起開戰時在馴鹿營地,所集結的近千軍隊,如今卻只剩下德拉文伯爵領的一百七十余人,其中巨大人數落差,以及所付出的慘痛代價,讓他唏噓不已。

  近八百人,永遠葬送在對抗混沌的戰場上。

  征召士兵們大聲討論著他們所得到的戰利品,以及自家領主獎賞的幾枚銀幣、銅幣,所剩無幾的游俠騎士經歷了數場戰斗,他們早已蛻變,心性逐漸沉穩,不再像開戰時那般咋咋呼呼。

  其中三位游俠騎士因為卓越戰功,被白狼騎士連隊長克里爾挑中,成為光榮的見習白狼騎士,只等他們前往米登海姆城的白狼騎士團總部,通過一系列考核。

  假以時日,又會有三位白狼騎士擔負起守護帝國的重任。

  橡木村的士兵們,經歷了血與火的考驗,他們度過了新兵階段,成為真正的老兵,也是萊倫麾下的中流砥柱。

  關于解救出的帝國子民安排,已經商榷好了,萊倫僅僅付出了150枚金幣和一部分戰利品,就將227人盡數收于囊中。

  王國騎士與諾斯卡軍閥激戰的場景,給所有騎士留下極為深刻的記憶,論功行賞,萊倫也有資格拿走最多的戰利品。

  騎士們索性賣萊倫一個面子,以期在神選者面前,留下個好印象。

  石盔氏族的十幾個矮人,也在矮人族長蘭格尼·石盔帶領下,定居橡木村,大多數矮人是萊倫急缺的精良鐵匠,尤其是蘭格尼·石盔這位綠色品階英雄。

  矮人族長的特性【熟練工匠】,效果+5%概率打造稀有裝備,工坊產出效率+20%。

  一想到未來的橡木村軍隊,清一色矮人鍛造的盔甲、武器,萊倫做夢都能笑醒。

  戰后,木精靈的林地守衛們,也并未直接離開,他們的傷員較多行動不便。

  外加隆冬季節,勞倫洛倫森林的穿越樹徑無法啟用,而深林中在冬季游蕩的怪物,大多是饑餓狂躁的棘手敵人,現在返回勞倫洛倫森林顯然不明智。

  卡塔麗娜也被萊倫招募,索性跟著萊倫前往橡木村修整,等待冬季過去,木精靈再返回森林。

  一路上,矮人不止一次與木精靈發生爭吵,尤其是矮人族長蘭格尼·石盔,每一次爭吵時,就屬他嗓門最大。

  長須矮人對尖耳朵固執的偏見,可不是一時半會能緩和的,再加上矮人喜歡絮叨的性格特點,幾乎每一次都是矮人先鬧事。

  雖然矮人是出了名的耐力高,可他們天生腿短的特點,注定了矮人移動速度緩慢。

  一開始,矮人和精靈吵著吵著動手追逐時,往往精靈一個躲閃,就能甩開矮人十幾米遠。

  萊倫特意騰出一輛空馬車,專門載著矮人,他實在是受不了走走停停的行軍節奏,每一次等待矮人步伐,簡直是一種折磨。

  為此,王國騎士幾乎磨破了嘴皮,才勉強說服矮人族長蘭格尼答應坐馬車。

  “格林姆尼爾在上啊!我看到尖耳朵就煩!”行軍隊伍最前列的馬車,蘭格尼·石盔細條慢縷地捋著白色胡須,他坐在馬車上,大聲嚷嚷著。

  帝國矮人習慣用高哥特語,也就是帝國官方語言。

  幾個“小胡子”矮人附和道:“我也是!我也是!”

  “看到尖耳朵就煩!”

  “我早上吃的大麥面包都要吐出來了!”

  他們仰起頭,鼻孔朝著隊伍中段的木精靈。

  灰衣侍女卡塔麗娜騎著一匹帝國戰馬,僅落后萊倫一個馬頭。

  兜帽下,琥珀色眸子漫不經心地瞥了矮人一眼,用精靈語冷哼道:“矮垛子.....”

  矮人聽不懂精靈語,不過他們知道只要是尖耳朵嘴里說出來的,就一定不是好話!

  “萊倫兄弟!你旁邊這個尖耳朵嘰里呱啦說什么呢?”長須矮人嚷嚷道,他一手抄起家傳的符文錘,打算給木精靈巡林客一點顏色瞧瞧。

  王國騎士捏了捏眉心,這些天他只能當個和事佬,每一次雙方爭吵,都要他出面解圍,可謂是操碎了心。

  沒辦法,只有萊倫會精靈語,在木精靈和矮人之間充當翻譯官。

  “蘭格尼閣下,卡塔麗娜她只是在抱怨天氣。”王國騎士撒了個謊言。

  蒼白無力的解釋,顯然蒙不住長須矮人。

  半信半疑的目光中,矮人族長也冷哼一聲,放下了手中符文錘。

  他甕聲甕氣道:“那好吧!萊倫兄弟,你告訴她,別試圖侮辱我們矮人!否則我就親自讓她嘗嘗鍛造錘的滋味!”

  又一次矛盾被化解,反正矮人聽不懂精靈語,應付應付就結束了。

  隨著逐漸離開森林,樹木之間的距離鞭打,灌木叢變得稀疏,代表他們距離定居點不遠了。

  “我在抱怨天氣?”卡塔麗娜嬌笑一聲,她看著萊倫側臉,用精靈語挑逗似的問道:“為什么不把實話告訴這個矮垛子?”

  她沒有看到王國騎士任何表情變化。

  “難道你還想和長須矮人吵一架?”萊倫回看她一眼,也用精靈語淡淡說道:“我可記得前天某人私下里和蘭格尼吵架時,都被氣哭了。”

  “人類,庫諾斯會詛咒你的!給我忘掉!”卡塔麗娜又急又氣,剛想硬氣點反駁,卻又不知道說些什么。

  “該死的矮垛子,等我回到森林...”她的面罩阻絕了聲音。

  這時,長須矮人突然大叫道:“萊倫兄弟!這個尖耳朵已經是第三次重復那個詞了!”

  “她絕對是在辱罵我!”

  萊倫長長嘆出一口氣,冷風拂過他的面龐,不知不覺中,一座人類村莊出現在視野盡頭。

  橡木村的士兵們歡呼雀躍:

  “回家了!”

  ...求票求訂閱!

  感謝書友打賞!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錘佬楠十一的中古帝國一小兵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