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中古帝國一小兵 > 五十·血戰 下
  奔雷似的巨響破開音障,西格瑪神選者的攻勢如怒濤擊打礁石,一道又一道錘擊,劃出金色軌跡,赫拉姆戰錘帶著雙尾彗星的力量和無盡狂怒,震碎了一具又一具諾斯卡人軀體。

  燃燒著烈焰的戰錘無以匹敵的揮擊下,只剩下一片非人的慘叫聲和哀嚎。

  “孤狼”科爾卓格在萊倫猛烈攻勢下,后退數步,這個一步踏入傳奇初階的恐虐冠軍勇士,穩住了身形。

  他怒吼著,孔武有力的臂膀將戰斧“喋血者”掄起一圈,大踏步,朝著王國騎士頭頂砍去。

  他披掛著最后厚重的猩紅板鎧升騰起血霧,來自邪神恐虐的禮物,作為血祭的賞賜。

  每一塊板鎧皆出自血域中惡魔鐵匠之手,鋸齒戰斧斧刃上燃起地獄之火,任何被“喋血者”殺死的生物,其靈魂將永世作為血神的玩物,淪落為血域無意識的奴隸。

  扭曲的骨刺從夾縫中探出,那是不潔混沌腐蝕的具象化,每一根獠牙都象征惡魔之靈,永遠被黑暗之火籠罩。

  混沌能量狂暴地驅散凈化之力。

  “為了帝國!”身體近乎無窮無盡的力量,使萊倫愈發亢奮,璀璨如星辰般的赤金色眸子,沒有絲毫畏懼。

  “為了血神!”

  轉瞬間,西格瑪神選者和恐虐冠軍勇士之間慘烈的對沖,震開周圍所有生物。

  金色光芒和猩紅血霧互相角力,電光火石間,赫拉姆戰錘和喋血者戰斧數次交擊,秩序神與邪神的戰士焦灼著,凈化之力和混沌能量不相上下。

  過于迅速的動作,以至于周圍的士兵難以看清他們的身影。

  不斷地怒吼聲和鐵石交擊的聲響、四濺的火花象征著一切。

  木精靈、帝國士兵以及諾斯卡人,都被二人恐怖的破壞力所震懾,紛紛避開。

  戰爭從未停歇,吼叫聲和刀劍聲交織一處。

  他們腳下冰凍堅實的土地,再也承受不住重壓,龜裂成無數碎塊。

  萊倫躲開了當頭一斧,他抬腿一腳踹在科爾卓格腹部,西格瑪神選者狀態使他敏捷大幅度提升,借著踹擊的力道,王國騎士在半空中以不可思議的角度,回轉身體。

  “喝啊!”赫拉姆戰錘彗星般,當頭墜下。

  恐虐冠軍勇士猛地將黃銅戰盾抬過頭頂,足以敲碎嗜血狂牛頭骨的一擊,在堅硬戰盾上烙下深深凹陷,勢大力沉的一擊滑過盾面,結結實實夯在后者肩部。

  科爾卓格雙腿陷入土坑中,赫拉姆戰錘攻擊附加的放逐,使他短暫暈眩,肩部猩紅板鎧出現細密的裂痕。

  “去死!”

  王國騎士萊倫爭分奪秒,抓住諾斯卡軍閥眩暈的幾乎,隨著一聲響亮的怒吼,從恐虐冠軍勇士身后響起,硬碰硬的絕對力量,破開了防御力相對脆弱的背甲。

  猩紅板鎧之下并非虬龍般堅實的肌肉,萊倫眼中,看到了腐爛流淌黑血顯得臃腫的后背。

  邪神賜予冠軍勇士剛硬如鐵的板鎧,后者的代價則是永遠獻上靈魂,而肉體也會慢慢腐爛,最后板甲內只剩下被束縛的褻瀆靈魂。

  “呃呃啊啊啊!!!”

  金色的凈化之力,蝕骨之蟲般灼燒科爾卓格腐爛的肉體,鉆心剜肉的灼燒感讓他痛呼出聲。

  “偽神的神選!必須付出代價!”恐虐冠軍勇士從眩暈中強行掙脫,扭轉身軀,兩位冠軍再度戰作一團。

  兩次放逐之光將諾斯卡軍陣徹底打亂,諾斯卡人傷亡過半,戰局事態扭轉。

  “為了帝國!”

  “為了西格瑪!”

  帝國士兵隨著高亢嘹亮的號角聲,爆發出最后的勇氣,成隊士兵向前涌動,摧枯拉朽一般沖破了諾斯卡人的盾陣。

  鋼鐵對鋼鐵,鮮紅的血花在空中飛濺著,長槍長戟如林突擊,一排又一排收割負隅頑抗者的性命。

  “戰友正在血戰!我們決不能坐視不管!”戰場后端高地上,望著數百人混亂的戰場,阿爾伯特只覺得熱血沸騰,他抽出腰間長劍,大喝一聲:“弩兵隊!跟著我沖鋒!為死去的將士們復仇!”

  “復仇!復仇!”弩兵隊全員緊緊跟在游俠身后。

  “和北佬拼了!”雄鹿騎士麾下的一名民兵弓箭手,他下定了決心,將手中長弓扔在地上,握起一把砍刀跟上橡木村弩兵。

  “拼了!”

  “拼了!”隨后,六十多名弓弩手加入戰場。

  決定勝負的時刻到了!就是用牙齒!也要咬死敵人!

  “為了尤里克!”最后一名白狼騎士,率領所剩無幾的游俠騎士發起最后的沖鋒,他們大聲呼喚白狼戰神之名,從身體里榨取最后的力量,如旋風般沖入北方蠻族的混亂軍陣。

  “埃斯萊!突進!”簡短有力的精靈語,林地守衛們也發動最后的攻勢。

  戰場中心大坑中,兩道撞擊一處的身影再度分離。

  王國騎士身上板甲殷紅,他受傷了,即使是神選者狀態,也承受不住暴虐一擊。

  精力充沛保障他不會疲憊,強大的抗性使萊倫難以被殺死,可他身上的失落騎士板甲僅是一件綠色品階裝備,防御力完全不能和恐虐冠軍勇士的厚重板鎧相比。

  在他面前十幾步,恐虐冠軍勇士渾身沒有一處完整,臂膀和腹部的板甲已經脫落,僅剩的部分猩紅板鎧也遍布凹痕,赫拉姆戰錘不止一次砸在諾斯卡軍閥身上。

  一些傷口上殘存的金色烈焰在不斷灼燒,刺鼻的焦臭味彌漫大坑。

  【西格瑪神選者狀態進入倒計時:20秒】

  系統的提示音在萊倫耳邊響起,時間要到了。

  “我感受到了你的疲憊,偽神的神選。”諾斯卡軍閥他察覺到王國騎士的乏力。

  他就像一頭鏖戰已久的老狼,無視火焰的灼燒,一雙猩紅血目透過破碎的巨盔,全神貫注地觀察萊倫的頹勢:“我從利爪海一路南下以來,從未打過如此酣暢淋漓的戰斗,我必須承認你很強大,南方人。”

  “我會迅速砍下你的頭顱,插在血神賜予的戰盾上,讓你目睹自己的手下一個一個被我砍死。”

  【倒計時:17秒】....

  “誰殺死誰,還不一定呢。”萊倫強行咽下喉間一抹腥甜,回敬了一句。

  王國騎士雙手暗暗積蓄力量,腦海中閃過無數戰術,準備最后一擊。

  “哈哈哈....”傷口的凈化之力使科爾卓格笑聲為之顫抖,他摘下頭盔露出光頭,散發黯淡紅光的戰紋從額頭延伸至腦后。

  他咧開大嘴,深邃眼眸似乎在嘲笑對手的無知。

  【倒計時:12秒】....

  “那就來試試看。”王國騎士不再廢話。

  萊倫深吸一口氣,發起了最后的沖鋒,他手中的赫拉姆戰錘暴起金光,神圣之力蒸干了板甲上的血跡。

  【10秒】....

  恐虐冠軍勇士左手猛然抓過黃銅戰盾,一記龍車對沖,右手“喋血者”戰斧橫掃而出。

  巨量混沌能量正在修補著殘破身軀,科爾卓格只要抗下攻擊,那么這座戰場上,再沒有人能與他為敵。

  【9秒】....

  鋒利的鋸齒斧刃與赫拉姆戰錘相交,刺目的火花怦然綻起,喋血者戰斧在神圣之力作用下碎裂,連帶恐虐冠軍勇士的右臂。【8秒】....

  恐虐冠軍勇士的龍車狠狠撞上萊倫,早已斷裂的棱錐,穿透了失落騎士板甲,沒入王國騎士腹部,后者在猛烈撞擊下,倒飛而出。

  一道纖細的淡金色鮮血從萊倫嘴角流下,五臟六腑傳來的劇痛感,險些使他昏死過去。

  “偽神的神選,看吧!這才是真神的力量!”科爾卓格肆無忌憚地大笑著,濃郁至極的血霧籠在在他全身,諾斯卡軍閥斷裂的右臂,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扭動著長出。

  【5秒】....

  王國騎士不打算給予科爾卓格任何喘息時間,不顧全身劇痛和痙攣抽搐,他高舉戰錘,毅然決然沖上去。

  閃耀的光芒似乎在傳遞著什么。

  【4秒】....

  【3秒】....

  【2秒】....

  “這一擊,為了帝國子民復仇!”萊倫咆哮著沖上去,戰錘即將擊中恐虐冠軍勇士的一瞬間,時間似乎為之暫停了。

  王國騎士的意識似乎離開凡世,進入一片奇妙的界域中,這里只有一望無際的光明,除此之外別無僅有。

  兩道詭異藍色光束,毒蛇般向他沖來。

  視野的極限,他看到一道遠在天穹之上的金色身影。

  界域中,綿延數千里的藍色鎖鏈似乎困住了他的手臂,金色身影張開雙臂呈“十”字,似乎注視著萊倫。

  金色身影似乎訴說著什么,雷鳴般聲響轟然炸起。

  金色雷霆霹靂自天穹竄過,震碎了藍色光束,也震碎了萊倫周身的界域。

  下一瞬間,恍惚感消失,遠方傳來了威嚴至極且晦澀難懂的人聲。

  但萊倫知曉其中含義:“一切為了帝國!”

  【一秒】....距離舊世界數萬里的奧蘇安,漆黑的天穹之上,雙尾彗星帶著兩道白色尾焰劃破長空,邪月莫爾斯布里也為之震顫。

  如果此刻萊倫解開上身衣衫,會發現左胸烙印了一道雙尾彗星圣印,真正的西格瑪之力!

  戰場上,所有人屏住呼吸,他們等待著最后的

  胸口灼燒般的痛覺刺激了王國騎士的神經,但他沒有松手,赫拉姆戰錘燃燒的白色火焰如星辰般閃耀,重重砸在黃銅戰盾上。

  “放逐之力!”

  雷鳴一樣的爆響,隨著倒計時結束,戛然而止。

  【西格瑪神選者狀態結束】

  高大的恐虐冠軍勇士并未倒下,他被放逐之力眩暈了,半邊身軀的猩紅板鎧被徹底打碎,血肉模糊。

  但科爾卓格依然沒有倒下,鮮血順著他額頭碎裂的頭骨流下,頑強的生命力逐漸消失,但是片刻后再度涌現。

  萊倫身上的異動,引來了某個至高無上存在的目光,邪神的力量瘋狂修補科爾卓格的身軀,“他”需要這位冠軍勇士作為凡世的鏈接節點。

  戰場所有人都感受到,一股無法匹敵的狂暴氣息自天穹降下。

  可萊倫的意識在逐漸消散,最后的底牌蕩然無存,精力充沛,此刻蕩然無存,胸膛的痛苦,幾乎讓他不能呼吸,無限的黑暗籠上王國騎士的視線。

  黃銅摩挲聲和無盡血海在這片區域浮現,逐漸具象化,精靈們絕望的捂住雙耳,竭盡全力試圖避開“他”的注視。

  “最后的....勝利,屬于血...”諾斯卡軍閥狂喜地發出勝利的吼叫。

  “嗖!”

  “....神....”科爾卓格艱難抬起左臂,摸了摸貫透頭顱的星火箭,他眼底浮現出恐懼。

  “噗!”

  他逐漸渙散的瞳孔說明了一切,“孤狼”科爾卓格,這位臨死前被血神注視到的諾斯卡蠻族戰士,身亡。

  距離他百米外,木精靈巡林客卡塔麗娜松開了林地大弓,她胸口不停起伏,大口喘著粗氣,慶幸自己及時射出了那一箭。

  萊倫尚有意識的最后,看到了科爾卓格的身軀軟軟倒在地上,徹底死去。

  “尖耳朵就是靠不住啊....”王國騎士最后一刻心想道,之后頭一歪,徹底昏迷。

  史詩般的戰斗,結束了。

  木精靈巡林客抬手間砍翻一個諾斯卡狂戰士,以最快速度沖到萊倫身旁,此刻王國騎士徹底失去意識,陷入了深度昏迷中。

  卡塔麗娜立刻探出白皙修長的手掌,輕按在萊倫胸口,感受到掌心傳來一陣強有力的心跳,她才松了一口氣:“沒死就好。”

  “你身上的秘密可真多....”琥珀色眸子細細觀察下,女精靈勾起了嘴角,她不得不承認這個人類很特殊。

  林地守衛接踵而至,諾斯卡軍隊的士氣徹底崩壞,殘兵四分五裂。

  “諾斯卡軍閥死了!”

  “‘孤狼’科爾卓格失敗了”

  “殺死北佬!殺死北佬!”

  帝國士兵目睹了這一幕,他們大聲高呼著勝利,士氣大振,手中武器愈發凌厲。

  而諾斯卡蠻族戰士們,失去了所有的斗志和勇氣,僅剩的五六十個蠻族戰士,開始大規模向據點逃竄。

  “騎士們!為了尤里克!”戰場南方,白狼騎士連隊長克里爾和雄鹿騎士米爾頓·塞恩渾身是血,顯然他們剛經過一場血戰。

  十余位騎士出現在諾斯卡人撤退的必經之路上,他們猛烈的沖鋒,如疾風般砍倒成片敵人。

  潰不成軍的蠻族戰士就像無頭蒼蠅,等待他們的,只剩下帝國士兵復仇的刀槍和馬蹄。

  半個小時后,戰爭徹底結束了。

  ...

  求票求訂閱!感謝書友打賞!今晚或許還有一章,錘佬量力而行哈!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錘佬楠十一的中古帝國一小兵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