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中古帝國一小兵 > 四十九·西格瑪神選者狀態!
  諾斯卡人舉起圓盾,嚎叫著沖向德拉文軍隊的陣地,冰凍堅硬的土地被掀起大量泥土:“血神在注視我們!!!啊啊啊!!!”

  帝國士兵們也陷入信仰的狂熱中,他們高呼西格瑪之名,堅信自己被雙尾彗星的力量附著,最前排的槍盾兵們集體向前,穩住陣線,密集的槍陣就此結成。

  “射擊!”

  戰場后方,游俠阿爾伯特大吼一聲,離弦的黑箭,狠狠扎入混沌卵的隆起的肉塊中,弓箭、弩矢齊發,一輪強有力的箭羽直飛向諾斯卡行伍。

  “噗噗噗...”

  一連串血花在涌動的人群中綻起,有的諾斯卡戰士從頭到腳被射程篩子,猩紅目光悄然無聲的黯淡,死的不能再死了。

  “為了帝國!為了西格瑪!”人類的軍隊開始行動了,他們從正面扛住彪悍的諾斯卡人。

  萊倫將最重要的中軍防線,交給了橡木村軍隊防御,他堅信自己一手訓練的士兵,絕不遜色其他領地的精銳!

  “為了橡木村!”年輕軍士加文一看見諾斯卡人,濃厚的仇恨感在他心底凝聚,自己的父親就戰死在對抗諾斯卡人的戰場,他要為父親復仇!為死去的帝國人民復仇!

  “喝啊!”年輕軍士的長槍從戰盾縫隙遞出,毒蛇般致命的槍尖,咬住了迎面沖來的狂戰士,附著靈魂烈焰的武器沒入血肉,像烙紅的刀刃切開奶酪般容易

  感受到指尖傳來的觸感,加文迅速抽出長槍,轉手刺入諾斯卡狂戰士的面門,槍尖帶出了紅白混合漿液,

  他猙獰的大喝一聲:“絕不憐憫!”

  “絕不憐憫!”與他同排的槍盾兵結成緊密的陣型,第一波沖上來的諾斯卡狂戰士瘋狂撞擊盾牌,然后被士兵手中長槍戳翻在地。

  戰場另一側,已經暴露位置的木精靈軍隊,自針葉林和灌木叢中沖出。

  他們在諾斯卡人側后方位置,不斷挽弓射箭,一輪又一輪星火箭羽,幾乎消滅了七分之一諾斯卡人。

  “埃斯萊!集火混沌卵,別讓它們靠近人類的陣線!”卡塔麗娜用精靈語命令道,林地大弓拉成滿月狀,由木精靈工匠制作的星火箭上附著的烈焰,足以燒盡一切不潔。

  三十多支星火箭呼嘯而出,兩頭混沌卵倒在沖鋒的路上,扭曲的混沌造物臨死前依然渴望人肉的滋味。

  戰場局勢不容樂觀,隨著越來越多的狂戰士沖上來,帝國士兵的防御優勢消失殆盡。

  當諾斯卡破盾者出現時,四十多個赤裸上身的北佬,他們手中的巨斧呼嘯著破開一面又一面戰盾。

  失去陣型的帝國士兵,立刻被諾斯卡狂戰士斬殺殆盡。

  脆弱的防線多處開花,依靠木精靈林地守衛和遠程士兵的攢射下,堪堪穩住攻勢,混亂中,戰死的帝國士兵數量激增。

  橡木村的槍盾兵們還在苦苦堅持,從槍來從槍去,如林如影,強有力的秩序,保證他們的士氣不會輕易崩潰。

  即使破盾者可以擊穿一面戰盾,砍斷一根長槍,也耐不住三四柄長槍一齊刺擊。

  戰局糜爛,慘叫聲,歡呼聲層出不窮,交織成一幅血獄繪卷。

  萊倫判斷時機差不多了,立刻對身旁的游俠下令道:“立刻點火!通知米爾頓他們開始行動!”

  “是!”

  阿爾伯特張弓搭箭,一箭射中高坡上的草垛,熊熊火焰燃起。

  此時此刻,黑鴉橋南端,十余位全副武裝的騎士隨時準備作戰,只等“信號”傳來,他們將在白狼騎士連隊長的帶領下,殺入西恩村,拯救被俘的帝國子民。

  “大人!快看那里!”

  游俠騎士抬手指向北方,一道醒目的黑煙直沖天空。

  “萊倫他們已經接敵了!”克里爾皺起眉頭,揮手大喝道:“所有人!準備戰斗!”

  “是!”

  “按照原定計劃執行!救出俘虜后,原路返回!萊倫為我們爭取到的時間不多!”

  克里爾將頭盔按下,高舉白狼戰錘大喊道:“殺光混沌雜碎!為了尤里克!”

  在他身后,騎士們握緊了武器。

  “為了尤里克!!!”

  戰斗如火如荼,帝國人、諾斯卡人以及木精靈戰作一團。

  “吹響號角!第二道陣線頂上!”王國騎士下令道。

  “嗚~~~”

  “快!撤退!”號角聲響起,還在戰斗中的加文立刻開始組織后撤,他們的任務已經完成了。

  諾斯卡人以為懦弱的南方佬畏懼了,他們紛紛舉起戰斧,咆哮著朝著后撤的士兵沖來。

  “騎士們!沖鋒!”

  萊倫率領身后的騎士們,從正面兇狠地撞擊北佬陣線,王國騎士舉著赫拉姆戰錘,每揮出一擊,都會帶走數條廉價性命。

  人類步兵為砧板,騎士為重錘,猛烈的沖鋒勢頭一往無前。

  諾斯卡人善戰,卻十分缺少重甲裝備,面對重裝騎士馬蹄踐踏,他們只能做最后的無為抵抗。

  十幾位騎士后勁乏力,他們并不能成規模鑿穿北佬的軍陣,沖鋒勢頭衰退后,他們逐漸陷入人海中。

  騎士手中的戰錘、長劍左右翻飛,縱使砍翻數倍的敵人,依然獨木難支,數十個手持長矛的諾斯卡人咆哮著圍上來。

  戰場后端,諾斯卡獵鯨者猛然擲出數桿倒勾魚叉。

  他們是天生的大力士,成規模的獵鯨者齊射,足以射翻一頭北境猛犸巨獸,倒勾魚叉尖銳的頭錐泛起冷光,近距離射擊,大大增加了精準度,破甲殺傷足有火槍鉛彈的數倍威力。

  游俠騎士的防護遠差于白狼騎士和王國騎士,一瞬間,五名游俠騎士連人帶馬被魚叉貫穿,橫死當場。

  “這個獵物是我的!!!”一個身形壯碩的狂戰士盯上萊倫,雙手在胸前不斷交錯,摩挲戰斧。

  萊倫震錘擊飛十余桿射向他的魚叉,碎裂的矛尖,濺射著刺入周圍密集人群。

  猛撲上的狂戰士,即將得手之際。

  耀光術發動!

  “嗯!”王國騎士悶哼一聲,一口氣透支體內一半魔風儲備。

  以萊倫為中心,前所未有的強烈圣光綻起。

  光明之風魔法,放逐之光。

  “砰!”下一秒,極致濃縮的光明之風怦然炸裂。

  爆炸中心的狂戰士,只覺得自己撞上一面墻壁,身體離弦風箏似的倒飛而出,五臟六腑碎裂,靈魂烈焰灼燒他的肉體,極強的凈化之力侵蝕狂戰士周身。

  這一爆炸,直接震飛了四米范圍內所有敵人。

  “那是什么!”

  在他身后百米外,遠程火力攢射壓住陣腳,剛從前線撤下,重新新集結的帝國士兵,已經布好了新的防線。

  他們驚愕地看向前方,在那里,神選者閣下在孤軍奮戰!

  “為了西格瑪!”王國騎士眼底赤金色,如地底巖漿般流淌。

  巨力揮動下,赫拉姆戰錘無往不利,轉瞬間,十余個諾斯卡戰士在戰錘猛擊下,血肉橫飛。

  一柄飛斧從王國騎士身后襲來,后者遠超常人的反應力,左手憑空抓住飛斧,下一秒旋向前方,狂戰士被鋒利的斧刃劈開胸膛,血漿噴涌。

  失落騎士板甲表面有乳白色微光涌動,自行震開濺染的液體。

  萊倫前進的步伐無人可擋,胯下戰馬早已戰死,身旁全是敵人,深深地陷入敵陣中心,距離他最近的白狼騎士也有二十多米,來不及支援。

  王國騎士無所畏懼,不斷掄動戰錘,赫赫生威,腳踩敵人血骨,敵人的血漿染紅了土地。

  他面前的敵人露出懼色,讓開了一條縫隙。

  人群盡頭,四個諾斯卡重甲掠奪者手持圓盾,組成嚴密的盾墻,他們老練的戰場技藝,妄圖阻擋這個強大的人類騎士步伐。

  “呼...呼...呼....”王國騎士目光緊鎖在盾墻上,全身上下熱血沸騰,心跳異樣的快速跳動。

  他在所有敵人面前,放下了赫拉姆戰錘,大口喘息,胸口劇烈起伏,趁著機會扭動酸痛的手腕。

  雙手骨節之間,暴起一連串噼里啪啦聲。

  短暫的喘息,沒有一個諾斯卡人敢上前半步。

  “呼...”最后深呼吸一次,胸口不再起伏。

  萊倫目光迅速掃過一周,重新握緊戰錘,眼底赤金色略有黯淡,雙膝略略彎曲壓低重心,渾然是雄獅在撲擊獵物前的進攻姿勢。

  “呼哈!!!”諾斯卡重甲掠奪者用戰斧敲擊盾面,作為挑釁。

  “真是難受啊。”四肢百骸傳來的酸痛感,不斷沖擊萊倫的意識,他下定了決心:“再來一次吧,破開他們的防御!”

  健步奔向前方,鳶尾裝飾隨風律動,高大的王國騎士正面奔襲,壓迫感十足。

  三秒內,濃郁的光明之風再度匯聚,萊倫竭盡全力,榨取了體內最后一絲魔風儲備,第二次放逐之光綻起!

  “為了帝國!!!”

  聲隨影動,附著烈焰的戰錘和王國騎士暴怒吼聲,幾乎同一時間到達,人盾皆碎。

  最后狂暴絢爛的一擊,抽干了萊倫所有體力。

  他眼前一陣陣發黑,拄著錘柄,單膝跪在地面,勉強不倒,再也支撐不住自身重量。

  萊倫破開了諾斯卡盾墻,一次性放逐二十多個掠奪者的不潔靈魂,無數焦黑的殘骸遍布周圍。

  他終于見到了這場戰斗的關鍵人物,身前數層諾斯卡冠軍勇士保護的“孤狼”科爾卓格。

  血狼部落軍閥大步走出盾墻,猩紅板甲充滿褻瀆氣息,巨大頭盔頂端,象征邪神恐虐的圣印,彰顯他貴為恐虐冠軍勇士的身份。

  科爾卓格左手握著身高的黃銅戰盾,戰盾表面棱形凸起象征嗜殺,右手巨型鋸齒戰斧“喋血者”斧刃,不斷滴落鮮血。

  “你的實力很強,信仰南方偽神的騎士。”

  低沉的嗓音如鋼鐵摩挲,恐虐冠軍勇士毫不吝嗇地贊許道。

  萊倫此時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全身上下,一陣陣暈眩感刺痛神經,他的目光死死盯著科爾卓格。

  “最出乎我意料的,一個是木精靈參戰另外一個就是你身上的秘密,偽神的騎士。”科爾卓格將黃銅戰盾插在大地上,雙手握住戰斧“喋血者”,一步一步走到萊倫面前。

  萊倫透過他頭盔縫隙,只看到一雙冷酷的猩紅眼睛,死死盯著自己,就像一個祭司準備為神明獻上最后的祭禮。

  “一路奔襲,哪怕最兇猛的冰狼,也已經體力匱乏。”

  “你殺死了我不少戰士,不過他們的死亡很值得。”恐虐冠軍勇士一腳將萊倫踢翻,舉起了鋸齒戰斧,做出最后的道別:“吾主血神會喜歡你的頭顱,他將賜予我更多力量。”

  懲戒儀式即將開始,萊倫的耳畔響起黃銅摩挲聲,刺鼻的硫磺味道彌漫鼻尖,他沒有力量再做反抗了。

  “萊倫大人!!!”

  “快救他!!!”

  遠處的帝國士兵望著這一幕目眥欲裂,他們爆發出最后的力量,試圖沖開諾斯卡人的陣線,挽救王國騎士。

  橡木村的年輕軍士加文,手中長槍瘋狂的戳向諾斯卡掠奪者,阿爾伯特的腰間箭筒,早已空無一物,他只能徒勞的瞪大雙眼,等待最后一刻的到來。

  “必須救下他!埃斯萊!沖鋒!”木精靈巡林客卡塔麗娜拋下林地大弓,反手抽出了綠葉長劍。

  萊倫現在還不能死!絕對不能死!

  這場戰斗一旦失敗,木精靈將失去人類軍隊的協助,埃斯萊無力壓制猖獗的混沌信徒,等到月圓之夜結束,這里將成為野獸人新的樂園,而勞倫洛倫森林的石楠地,會愈發稀少。

  迅捷的林地守衛,緊緊跟隨瑪瑞斯特女王侍女的步伐,他們躍動著沖入諾斯卡軍陣,木精靈長劍劃出一道道致命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斬殺諾斯卡掠奪者。

  但即使是這樣,也無法彌補他們與萊倫的距離。

  “血祭血神,顱獻顱座!”

  伴隨一聲神箴,“喋血者”鋒利斧刃看向王國騎士的脖頸。

  【確認消耗400虔信值,宿主已激活西格瑪神選者狀態】

  千鈞一發之際,萊倫掏出了最后的底牌!

  【西格瑪神選者:+25攻擊,+14防御,精力充沛,20%物理抗性、30%法術抗性,攻擊附加神圣之力\驅逐,持續:120秒】

  科爾卓格揮下血斧的速度很快,金色的光芒更快!

  萊倫全身上下閃爍在金光之中,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愈合,枯竭的體力得到了巨量滋養。

  “不,不,不!!!”晉升為恐虐冠軍勇士的科爾卓格一轉神態,他砍下的斧刃硬生生停在半空中,一股神秘力量遏制了“喋血者”落下。

  他驚怒地大吼道:“為什么會是神選者?!為什么!為什么!!!”

  科爾卓格不顧金光強大的凈化力量,伸出雙臂,妄圖用利爪刺穿這個人類騎士的胸膛,凈化之力立即將猩紅的臂鎧燒的焦黑。

  王國騎士身旁,附著在赫拉姆戰錘的烈焰歡呼似的劇烈燃燒,極高溫度,使錘頭變得烙紅,錘柄上,金色經文若隱若現。

  “砰!”

  即使恐虐冠軍勇士迅速抽身離開,也沒有避開飽含憤怒的一拳。

  比精鐵堅硬的猩紅板甲表面,多出一道輕微裂縫。

  “怎么就不難煩了,諾斯卡人,我讓你失望了嗎?”

  ...

  求票求訂閱!

  工作太忙了,實在是太忙了,五一調休啊,作者盡量擠時間!!!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錘佬楠十一的中古帝國一小兵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