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中古帝國一小兵 > 四十五·最后的部署
  黃昏過后,黑夜的簾幕重新籠上了舊世界。

  德拉文軍隊駐地距離諾斯卡血狼部落不足四十里。

  在深林里度過夜晚是十分不明智的,德拉文軍隊向東前進,尋找到了一處矮坡,作為安營的地方,民兵們砍伐針葉樹,將木材搭建成簡陋的棚子,他們躲在棚內點起火堆,躲避冷風。

  騎士們也待在自己的帳篷內,避不出門。

  隨著向北方的深入,陰暗的森林枝干扭曲,許多樹的樹干和樹枝都變成了灰色,森林中濃郁的混飯腐化,瘋狂增生的樹木盤根錯節,不斷地向曠野擴張,在地面拱起一個又一個觸目驚心的土塊。

  萊倫站在營地旁,一株新生的針葉樹的樹干上,無數顆如年輪狀地“眼睛”緩緩蠕動,似有似無的目光盯著這位王國騎士。

  “真沒想到混沌腐化如此嚴重,會催生出這樣的惡魔...”米爾頓·塞恩站在萊倫身旁,發覺自己也被無數“眼睛”盯著,身上激起一陣惡寒。

  他向尤里克發誓,自己從來沒有見過這種怪異的樹木。

  “所以,我們更不能坐視諾斯卡人肆虐,嚴重的腐蝕改變了自然環境,來年春季,這片森林將成為野獸人的樂園,周圍幾十里再也不能住人了。”

  白狼騎士克里爾取出腰間酒袋,將酒液噴灑在針葉樹上,他從侍從手中,接過火把,拋了過去。

  冬季干燥的樹干,極為易燃,火舌瞬間吞噬了樹干,從樹根沖上枝丫。

  令人驚恐的一幕出現了,長滿“眼睛”的怪樹,在撩動的火光中抽搐,周圍幾個士兵下意識嗅了嗅鼻尖縈繞的氣味,像是松木脂,又像是烤肉。

  “針葉樹干中的野獸人之胎。”萊倫解釋道:“幸好我們即使燒死了它們,否則要不了多久,角獸便會破胎而出。”

  混沌腐化會將生與死、靜止與活動、渾濁與清澈的屏障打破,混沌腐蝕足夠濃郁的地方,即使是慈悲女士莎莉娜的圣潔眼淚,也會化為最致命的鳩毒。

  騎士們的戰馬都喂上了草料和些許黑豆,戰馬是騎士的第二條生命,他們從小都遵從騎士準則,不到萬不得已,絕不殺死戰馬。

  橡木村軍隊已經扎下營地,他們的晚餐是少量肉類、蘿卜、馬鈴薯、甜菜和大麥面,混合而成的糊糊,此外還有足以飽腹的面包。

  今天已是他們出征的第八天,這八天里,橡木村的士兵們經歷了血與火的考驗,能活下來,已經讓這群第一次上戰場的家伙倍感幸運。

  槍盾兵們圍在篝火旁,幾位老兵向后來的哨站士兵聊起了橡木村。

  “阿巴特,聽說你之前和騎士老爺住在一座哨站?”加文從晚餐盤子中拿起大麥面包,一口咬掉了半個,吐詞不清地說道。

  老兵阿巴特點了點頭。

  年輕軍士在好奇心驅動下,連忙問道:“那萊倫大人在貝格哨站時候,有沒有做過什么事情?驚天動地的?一拳頭打死兩三頭野獸那種?!”

  “給我們講講唄!”

  “對啊!對啊!”

  “阿巴特,給我們說說嘛!”

  周圍的士兵們起哄道。

  他們都想了解這位神選者的過往經歷,按照普通人的思維,深度剖析騎士老爺的一切,通俗一點說,就是八卦。

  經不住眾人的苦聲哀求,阿巴特咽下去一口面糊糊,不急不慢的抬起棉服袖口,擦了擦嘴。

  他慢條斯理道:“實話實話,騎士老爺在哨站的一段時間,確實做過大事!”

  “哦!哦!哦!”

  士兵們興奮不已,他們按捺不住地湊近阿巴特,一個個豎起耳朵,生怕漏聽了一個詞。

  “貝格哨站里,有幾個兵油子....”

  老兵將馬茲等人的劣跡毫不掩蓋的說了一通,周圍士兵們紛紛憤懣不已,他們對地痞無賴深惡痛絕。

  在鄉下人眼中,地痞無賴除了不殺人以外,與過路打劫的強盜沒什么區別。

  當然,有些貪婪的領主更讓人討厭,比如某位喜歡征收晚餐稅的家伙,后來他被暴民攔腰切開。

  “萊倫大人當時啊!一拳就把討厭鬼馬茲打飛了,連著幾個兵油子都嚇傻了,我看著他們傻站在那,一動不動,好半天才想起逃跑!”

  不得不說,老兵阿巴特的繪聲繪色的描述,具有強烈的代入感,恐怕連活躍的吟游詩人比起他的口才,也只能拱手退讓。

  “啊,后來呢?后來呢?”

  加文興奮地嚷嚷道,他迫不及待想聽接下來痛揍無賴的事跡。

  “后來,我和幾位好小伙聯手,把馬茲他們狠狠教訓了一頓。”

  暗銀色板甲在篝火照印下熠熠生輝,王國騎士緩步走來,面帶微笑,他身后的兩名游俠騎士面帶慍怒,對于隨意談論神選者的行為,游俠騎士從不給好臉色。

  “騎士大人!”

  “萊倫大人!”

  兩道截然不同的問候聲,顯然前者尚未適應橡木村軍隊的環境。

  圍在篝火的士兵們紛紛放下碗勺,盡量讓自己站的筆直。

  “都坐下吧。”

  王國騎士揮揮手,示意他們繼續吃飯:“我們與諾斯卡人戰斗,養足精神最重要。”

  “今晚好好休息。”

  萊倫說完這句話后,帶著兩名游俠騎士離開了。

  他的事情非常多,白狼騎士克里爾還等著他設定戰術規劃。

  營地中心的帳篷內,激烈的爭吵聲不斷響起。

  “你想怎么做?讓步兵陣線頂上去?他們能抗住多長時間?三分鐘?五分鐘?”

  “那你所說的就一定對?分散軍力,在側面林子里埋伏一隊步兵,萬一被發現了,豈不是白白浪費?”

  兩名騎士不顧體己地捶打桌面,一個比一個拍的響,面紅耳赤,誰也不服誰。

  “都給我安靜!爭吵就能解決問題嗎!”

  白狼騎士的鐵手套夯在桌面上,一個拳印凹下。

  爭吵的騎士不敢出聲,默默地站好。

  “克里爾大人。”

  萊倫邁步走了入帳篷,身后的兩名游俠騎士,非常識趣的分開站在簾門兩側,他們還未有資格參與討論,能站在里面旁聽,已是極高的獎勵。

  “萊倫,你可算來了。”

  見到王國騎士進來,克里爾如釋重負,他脫下了鐵手套,痛苦地捂住額頭。

  帳篷之內變得非常安靜,眾人都在等待首座白狼騎士的言語。

  最理解他的,只有萊倫,原本一場略有難度的圍剿戰,轉變為現在極為被動的局勢。

  野獸人大軍動向不明,敵人數量不清,如果說知己知彼才能取勝,那么克里爾所能把握的勝算,僅有三成。

  約恩男爵領軍隊全滅,約恩男爵生死不明,一眾男爵領騎士渺無音訊,在這樣的情況下,這場戰斗可以宣告失敗了。

  可北方的威脅更不能放恣不管,戰火一旦燒到德拉文伯爵領,殃及到格林門哈根城,那么直米登海姆的獸徑將暢通無阻,而德拉科瓦爾德森林蠢蠢欲動的敵人,將通過格林門哈根峽谷,進攻人類帝國,獸潮將在米登領肆虐。

  “呼....”肩上的重擔壓得白狼騎士痛苦。

  他所能調集的軍隊全都在這,伯爵領正規軍隊和米登領行省軍隊,此刻都在卡隆堡與瑞克領軍隊對峙。

  陪著米登領的老狼鮑里斯·托德布林格,玩著一場戲謔的把戲。

  克里爾重新睜開眼,聲音依舊洪亮:“萊倫,我想聽你的建議,明天的戰斗,我們該怎么打。”

  在眾人的注目下。

  萊倫沉聲道:“我們將復刻阿斯托芬橋之戰的戰術,將戰機,重新把握在我們手中!”

  “阿斯托芬橋之戰?”

  “那不是西格瑪皇帝的成名之戰嗎?!”

  對這場以少勝多的傳奇戰役,騎士們都有所了解。

  阿斯托芬橋之戰,是帝國初代皇帝西格瑪成年的第一戰,他率領三百位勇敢的瑞克人,利用了地形優勢和精確的士氣變動,擊敗了兩千多頭灰色山脈的綠皮蠻荒獸人。

  萊倫伸出了手,指著羊皮地圖上的西恩村位置:“為什么采用這一戰術,有多個原因。”

  “首先,考慮到諾斯卡人的實力,我們的軍隊不能輕易正面對抗,作為北方的騎士,想必諸位對北佬的近戰實力有深刻印象,訓練多年的游俠騎士,也不能保證百分百在單挑中擊殺諾斯卡狂戰士。”

  二百多人的帝國軍隊,其中摻雜了大量民兵,他們是嚴格意義的雜牌軍,最多經過一段時間的簡單訓練。

  雖然排成的陣型,遠比灰色山脈對面騎士王國的農奴步兵隊整齊,但萊倫從不打算將他們作為主力抗線。

  對手是相同數量,甚至會更多的諾斯卡戰士,人高馬大,久經沙場真正的戰士。

  他們手中利斧足以劈開鎖子甲,悍不懼死,嗜血好戰,任何形容劊子手的詞語,放在諾斯卡戰士身上無比合適。

  聽了萊倫一席話語,騎士們也意識到了己方軍隊的薄弱點。

  近戰步兵扛不住戰線,就是有再多的軍隊,潰敗也只是時間問題。

  “那為什么不分成幾支軍隊,慢慢引誘他們,再通過包圍一舉殲滅?”米爾頓·塞恩提出了疑問,他更傾向于利用諾斯卡人的狂妄,誘敵深入。

  “狼群會嗅出危險,‘孤狼’科爾卓格不會輕易被我們引誘。”萊倫解釋道。

  “相反,他反而會利用我們的戰術,把分開的軍隊穿插包圍,最終吃下。”

  雄鹿騎士點了點頭,不再說話了,于是萊倫接著說道:“阿斯托芬橋之戰,最重要的目標,是為了解開被圍困的烏博瑞克城,而我們的目標也需要改變。”

  “諾斯卡人的祭禮,需要等到明天,也就是十月十四日邪月月圓之夜,他們的據點中,至少有三百名帝國子民被俘虜,我們的目標,就是阻止諾斯卡人進行第二輪血祭。”

  “將被俘的帝國子民解救出來。”

  “可是,我們沒有多余的軍力去解救他們啊,正面戰場都扛不住壓力....”一名騎士的臉上出現了猶豫,可是出于騎士準則,他也支持解救出帝國子民。

  “所以,軍隊唯一要做的,就是拖住諾斯卡人!決不能讓邪神信眾返回據點!”萊倫厲聲喝道。

  “派出一隊騎士,從黑鴉橋迂回,等到戰爭開始,再沖進去!”

  “最后一個問題!”

  白狼騎士站起身,他恢復了以往的狀態,目光冰冷無情。

  “你確定諾斯卡人會放棄固守據點與我們野戰嗎?”

  “他們不是放棄固守,而是認定了戰爭結局。”萊倫嚴肅地說道。

  大帳內再度安靜。

  一道急匆匆腳步聲傳來,氣喘吁吁的侍從跑入營帳中。

  他大聲道:“騎士大人!營地西面出事了!”

  ...

  求票求收藏!

  五一上架,求訂閱。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錘佬楠十一的中古帝國一小兵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