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中古帝國一小兵 > 四十四·第二階段虔信值獎勵
  “不要!不要!莎莉娜女士救救我哇!!!”

  安奧博格鎮西北方,四十里外橡樹林中,征召民兵被一頭體型龐大的公牛獸拉扯后腿,拖入黑暗森林深處。

  他不斷掙扎著,試圖抓到救命的稻草,但一切都是徒勞的。

  “我的侍從呢?!向我靠攏!向我靠攏!!!”

  “穩住!穩住!組成陣線!不要亂!!!”

  “左側要被突破了!快來人頂住啊啊啊啊!!!”

  低坡處,三百多人類士兵正負隅頑抗。

  軍士們大聲疾呼,瘋狂彈壓著秩序,他們吼叫與野獸人的咆哮相比相形見絀,軍士們的努力顯得無濟于事,整個局面向慘敗的懸崖滑下去。

  毫無防備的約恩男爵領軍隊做夢都沒能想到,會有一支龐大的野獸人軍隊伏擊在這里,延續百米的混亂站成中,人類軍隊被突如其來的野獸人大軍切割成數段。

  數十頭莽撞的公牛獸和混沌卵,利刃般扎入人堆,緊隨其后,是數量驚人的角獸群,它們瘋狂撲上缺口,尋找著落單的人類士兵或某位倒霉的騎士,到處都在戰斗,到處都有凄慘地哭喊聲和慘叫聲。

  野獸人的武器,如同死神鐮刀劃出的一道道弧線,毫無憐憫地收走一條又一條鮮活生命。

  混沌戰獒在混戰中極有優勢,體型較小卻矯健的猛獸,飽食了一頓人肉大餐,它們集群撲向單一人類,皮甲、鱗甲甚至是騎士的板甲,都擋不住鋒利的犬齒,開罐頭似的不斷有人倒下。

  人肉的味道,只是稍稍讓它們遲緩一些,而深林中長久令人發狂的嗜殺和饑餓,淹沒了野獸人所有感官,只剩下原始獸類本能,對邪神崇敬。

  “尤格爵士!看那里!!!”人類陣地正中間營帳,尤格爵士被侍從提醒,慌亂地望向東面的路口。

  不遠處,王國騎士,約恩男爵領的杜蘭爵士,被一桿扭曲漆黑的長槍貫胸釘死在地面上,他張開了雙臂仿佛迎接天穹,如果不看他殘破且滿是獸齒的下半身,此刻杜蘭爵士是如此的圣潔。

  鮮血流盡而黯淡的半邊臉,留下他最后一刻驚恐的神情。

  “突圍吧!尤格大人!下令突圍吧!我們還有兩百多人,三十多名騎士!”尤格·約恩身邊的王國騎士大聲道。

  他望著四面八方圍來的獸群,才發覺自己的想法多么幼稚。

  人咧軍隊還在努力組織著防守,每一分每一秒都有數條生命流逝,軍士們大呼小叫,這些精銳士兵的手不自然地顫抖著。

  “為什么....這是冬季啊....為什么會有野獸人在這里伏擊....”尤格·約恩再也承受不住內心的絕望,他再也握不住由嫻熟工匠鍛造的騎士劍,“鏘鐺”一聲,跌落地面。

  “退后!退后!收攏戰線!!!”一個王國騎士剛砍下一顆大角獸的頭顱,舉劍高呼道。

  他帶領數名游俠騎士游走在防線后端,自小訓練,身經多場戰斗的騎士們,瘋狂揮動手中利器,斬殺了一頭又一頭擠進防線的野獸人。

  混亂戰場東方,獸王戈拉克塔蹄中巨型砍刀揮出,身旁三個長槍兵被梟首,無首尸體軟軟倒下,斷口噴涌著猩紅鮮血。

  獸王利爪抓起一具尸體,張開血盆大口,貪婪吞咽美味的鮮血。

  “王!那里...人類...殺!”嘶叫薩滿“恐懼化身”普洛茲揮動褻瀆法杖,施放了野獸法“群鴉盛宴”,剎那間,無數利齒黑鴉從橡樹林飛撲而出,不斷啄食人類眼睛,撕扯傷口。

  人類本就岌岌可危的士氣,在嘶叫薩滿的魔法打擊下,頓時蕩然無存,爭相逃命。

  “不要散開!不要跑!”

  東面戰線中間,塞恩家族的王國騎士目眥欲裂,他眼睜睜看著四散而逃的人類士兵,一個接著一個不斷掙扎著,被野獸人撲倒,開膛破肚。

  “啊啊啊!!!”王國騎士瘋了,他沖開了身旁防線,撞入獸潮中。

  他身后的侍從們被騎士英勇所激勵,他們迸發出最后的力量,不惜以命換命,可實力和數量的巨大差距,僅靠勇氣遠遠無法彌補。

  獸潮淹沒了他們,東面戰線人類軍隊悉數陣亡。

  隨手斬殺了王國騎士的獸王戈拉克塔,抽回了扭曲長矛,猩紅獸目,察覺到中間戰線,那里的人類軍隊反抗最激烈,甚至一度逼退了壓上去的角獸群。

  尖嘯的獸吼在它一側響起,是嘶叫薩滿“恐懼化身”普洛茲:“戰獸....殺死...人類貴族!邪神...注視戰獸!更多獸群!更多獸群!”

  “殺!殺!戰獸.....狂戰!!!”獸王舉起了扭曲長矛。

  四周的公牛獸紛紛停下殺戮,它們聽到了獸王的命令,攢聚成一團,以無以匹敵的蠻力奔向約恩男爵所在的戰線。

  “是公牛獸!快逃啊!快逃啊!!”許多士兵在這種可怕生物的沖鋒前崩潰,公牛獸的龍車沖鋒徹底打垮了男爵的重甲親衛們。

  公牛獸蠻橫的力量,震飛了數名沖上來的巨劍士,剛騎上戰馬試圖趁亂逃跑的騎士,被它們直接握住,狠狠砸在地面,獸蹄將他們踏成肉泥。

  防線被突破了,成千上百頭角獸越過防線缺口,從側方攻擊人類士兵,缺口越來越大。

  “快逃!快逃!”

  在生死關頭,尤格·約恩終于清醒過來,不顧體己地大叫道,一把扯過戰馬韁繩,翻身上馬,他無情的縱馬碾過男爵領士兵,只顧自己逃亡。

  他的身后僅跟隨幾名侍從和游俠騎士。

  “咳咳...”年邁的男爵,顫顫巍巍地掀起營帳簾門,眼前一陣陣發黑,險些讓他站不穩腳步。

  “怎么了?怎么了?為什么這么吵哇?”約恩男爵對現在發生了什么毫不知情,四周嘶吼聲和慘叫聲,讓他心驚膽戰。

  一個渾身棕紅的身影從他面前突過,霎時,那道身影停下腳步,靜靜地站在約恩男爵面前,“他”手中長矛末端不斷滴血。

  “誰來給我解釋解釋發生了什....”

  疑問聲戛然而止,約恩男爵神情不可思議地向下看,胸口處,一桿扭曲的長矛刺穿了他,深入骨髓的劇痛使他清醒。

  “.....么.....”

  嘴中最后一個字吐出,他再也不能開口說話了,一頭混沌戰獒撕扯著他的喉嚨,聲帶破碎。

  陰沉的天空,震雷聲滾滾,很快,怪異的滂沱大雨落在橡樹林中,洗刷一切痕跡。

  “神諭....戰獸,屠殺.....攻陷城鎮!”

  六個小時后。

  望著烏云密布的東面天空,行軍在德拉科瓦爾德外層森林的萊倫,意識到了事態向更加棘手方向偏移。

  王國騎士調出了系統,戰略地圖上,象征著約恩男爵家族的“暴怒海妖”紋章,已經煙消云散,只剩下一道醒目紅光。

  他策馬找到克里爾·安洛先,讓他就地扎營,召集所有騎士。

  白狼騎士沒有多問什么,立刻下令就地扎營,整個德拉文軍隊中,他十分信任萊倫。

  民兵們還沒有搭建好帳篷,騎士們只好聚在一棵四人環抱的桉樹下,約恩男爵領實力不比德拉文伯爵領,領地內的巨樹十分常見。

  “出什么事了?前面發現敵人了嗎?”剛安排好營地事項的米爾頓·塞恩,姍姍來遲,他一路狂奔而,語氣顯得十分急促。

  雄鹿騎士的軍隊,在萊倫建議下,安排在行軍隊伍的最后方,因為他麾下的長戟隊不遜色行省軍隊,大部分輜重都在隊伍后方,需要相對精銳的士兵守護。

  “并沒有。”克里爾搖了搖頭,臉色十分凝重,顯然王國騎士已經告訴他某些事情。

  立刻有人讓出一個空位給雄鹿騎士。

  “那為什么停止行軍?距離天黑還有段時間啊!”米爾頓十分不解地問道,伸手接過了侍從遞來的鹿皮水袋,咕咚咕咚灌上一大口。

  “我們尚未完成迂回,現在正處于敵人偵查范圍之內,隨時會被諾斯卡人和野獸人兩面夾擊。”克里爾并沒有回答他,而是岔開了話題:“在回答問題之前,騎士們,我有一個十分不幸的消息要告訴諸位。”

  所有人靜默等待著。

  白狼騎士深呼吸,平復了心情,目光掃了一圈后,緩聲道:“從現在開始,我們將孤軍作戰,再也沒有男爵領軍隊的援助了。”

  “什么?”

  雄鹿騎士一臉詫異,表情似乎在告訴克里爾“你在開玩笑嗎?”。

  周圍騎士們也是一臉的茫然。

  白狼騎士之后的一句話,更讓騎士們嘩然不已。

  “并且,我們明天將正面進攻諾斯卡人。”

  “到底出了什么事情?”米爾頓·塞恩再也忍不住了,他有些狂躁。

  “吾主降下神諭,約恩男爵領軍隊,在安奧博格鎮西的橡樹林,遭到了野獸人大軍伏擊,可能全軍覆滅。”萊倫站了出來,沉聲解釋道。

  “這怎么可能?”雄鹿騎士突然覺得自己是不是沒有睡醒,或者困在了欺詐之神的把戲中。

  他突然笑道:“別開玩笑了....還神諭呢....約恩男爵的軍隊,此刻都快抵達安奧博格鎮了,怎么可能被伏擊.....”

  米爾頓笑望著萊倫,后者也回望他,繼續道:“事實就是這樣。”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哪怕你說的是真的,這么短時間內,就是騎飛馬也不可能送來消息!”雄鹿騎士大聲反駁,目光放在克里爾身上,期許著后者出聲反駁。

  白狼騎士默默的看著他,沒有說話。

  米爾頓·塞恩喉結鼓動,似乎有一記重錘狠狠砸在他身上,低啞的嗓音問道:“萊倫,你憑什么確定他們遭受了伏擊?”

  “神諭。”

  萊倫表情肅穆。

  “呵?神諭?哪個神?是帝國的神明嗎?還是某尊鄉巴佬信仰的低等神?”雄鹿騎士被逗樂了,他肆無忌憚譏諷,不斷挖苦萊倫。

  “因為你說的一個神諭,克里爾閣下就要停下行軍?瘋了,哈哈哈,瘋了,你們一定是瘋了,哈哈哈~~~”

  “夠了!米爾頓·塞恩!”

  白狼騎士怒喝出聲,制止了米爾頓·塞恩的瀆神行為:“即使我身為吾主尤里克的騎士,也不允許你這樣污蔑西格瑪皇帝!”

  “克里爾大人!您憑什么因為這個瘋子莫名其妙的神諭,而停止行軍!您的行為才是褻瀆了西格瑪皇帝!”

  “萊倫是真正的神選者!一位承載了西格瑪意志的神選者!你認為他有沒有資格?!”

  “我憑什么相信?!!憑什么?!”

  一道毫無征兆的光圈,從萊倫腦后亮起,光線昏暗的樹林內,一切被光芒照耀到的地方,腐化肉眼可見的消褪。

  “這...這....”

  暖流撫慰了雄鹿騎士米爾頓·塞恩的內心,他的視野被乳白色光芒籠罩,嘴巴不斷開合著,說不出任何話。

  所有人類被乳白色光芒吸引,他們停下了手中一切事務,失神地聚攏在王國騎士身邊。

  “現在你相信了嗎....”

  在白狼騎士眼中,王國騎士是如此的圣潔,心底萌生出跪服在他身邊的沖動。

  “吾主已經降下神諭,米爾頓·塞恩。”萊倫的嗓音在耀光加持下,分外空靈。

  被點到名字的騎士雙膝一軟,精神上的崇敬感讓他無視地面的泥濘,直接跪在萊倫面前。

  【+269虔信值】

  萊倫察覺到了一連串的系統提示。

  【第二階段虔信值完成(1063\1000)】

  【獎勵發放:3000歷練值,個人特性*2,1技能點】

  【戰爭任務發布:戰勝下列派系任意一位傳奇英雄。】

  【帝國:0位】

  【布列塔尼亞:0位】

  【綠皮:0位】

  【野獸人:0位】

  【吸血鬼:0位】

  【諾斯卡:0位】

  【任務獎勵:隨機】

  整個過程持續了一分鐘,萊倫才收起了耀光術。

  雄鹿騎士米爾頓·塞恩不說話了,他崇敬的看著萊倫,神情激動。

  每個人類士兵眼底充斥著狂熱的信仰,如果萊倫現在帶領他們踏上死亡的道路,士兵們也無怨無悔。

  【個人特性:森林之友(紫色品階)、建筑巧匠(藍色品階)】

  ...

  求票求收藏!

  來晚了!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錘佬楠十一的中古帝國一小兵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