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中古帝國一小兵 > 三十七·馴鹿營地
  第二天下午,萊倫麾下的軍隊,歷時三天的行軍后,終于抵達位于約恩男爵領的馴鹿營地,全員克期而至,無一人掉隊

  到達馴鹿營地時,映入眼簾的,是一座坐落無數帳篷和木制圍墻、拒馬、哨塔、壕溝等建筑組成的大型營地。

  正值午后,按照帝國人一日兩餐的習慣,營地內,埋鍋造飯的炊煙裊裊升起,營地外圍,幾座火堆熊熊燃燒。

  白、黑、靛藍數種顏色夾雜一處,那是各方勢力的營地區分,大量旗幟在風中飄蕩,萊倫看到了黑藍相間的“暴怒海妖”約恩男爵家族的紋章,“森鹿”塞恩家族紋章,“持錘棕熊”杜蘭爵士紋章還有最熟悉不過的“白狼城堡”德拉文伯爵家族紋章等等......

  一座伯爵領和男爵領的軍事行動,領地內的王國騎士們大多響應了戰爭征召,幾面旗幟周邊,林立各式各樣的騎士紋章,鱗次櫛比,讓人眼花繚亂。

  馴鹿營地建造在約恩男爵領靠近河流的平原上,正北方方向,便是諾斯卡血狼部落囤集之地“西恩村”。

  西恩村地理位置較高,處于兩座丘陵之間,易守難攻,周圍一片郁郁蔥蔥直至實現盡頭的林海,就是德拉科瓦爾德森林。

  萊倫身穿騎士板甲,騎著戰馬走在隊伍最前方,身后跟著一名扛旗手,打著橡木村的旗號靠近馴鹿營地。

  逐漸靠近時,營門外,正擠著一隊頹廢不堪,滿身血跡與泥濘的隊伍,隊伍領頭的游俠騎士騎在戰馬上,頭盔拎在手中,低垂著腦袋,沉默不語。

  看守營門的士兵皺著眉頭,高聲叫嚷著放他們進入,像在驅趕一群骯臟的蚊蠅。

  營門內外無數雙眼睛盯在那名游俠騎士身上,目光復雜,有的驚訝,有的玩味,馬背上游俠騎士閉上雙眼,靜靜地承擔這些,仍舊不敢抬頭。

  “沒想到塞恩家族的‘雄鹿’騎士米爾頓·塞恩,居然也堅守不住前沿哨點...”

  “是啊,沒錯的話,這已經是第三次增援前沿哨站了吧?前三位騎士敗的這么慘,誰敢去當第四個愣頭青?”

  “塞恩家族戰前可是和杜蘭爵士有過爭執,這一失敗,真不知道約恩男爵,會如何處置米爾頓·塞恩.....”

  “我們啊,還是靜觀其變,不要摻和進去為好!”

  “我同意...”

  看著那支頹廢的軍隊歸營,營地外幾名游俠騎士聚在一起竊竊私語,他們聲音已經盡量壓低,還是被萊倫聽了個大概。

  看著氣勢,戰局很不樂觀。

  幾名游俠騎見到有新的軍隊到來,領隊的騎士胸前,別著一枚耀眼的王國騎士徽章,立刻閉口不談剛才的話語,迅速翻身下馬,右手錘在胸口,朝著萊倫做騎士禮。

  萊倫不動聲色瞥了他們一眼,抬起一手,算是打了招呼,按照騎士法理,游俠騎士必須向王國騎士敬禮,而后者可以不回禮。

  一隊隊巡邏的士兵在營地內外不斷走動,當萊倫靠近營門時,幾名守衛立刻上前,接過戰馬韁繩,前去營地內稟報。

  很快,一名事務官快步從營地內迎了上來,神情舉止十分恭敬:“您是德拉文伯爵領的王國騎士嗎?”

  “是的。”

  “噢!尊敬的王國騎士,您的駐地已經安排好了,請隨我來。”事務官帶著橡木村軍隊前往營地內靠近水源的空地駐扎,這里光照不錯,周圍一圈布滿了帳篷,卻仍有一大片空地。

  顯然,這位機敏的事務官,想討好德拉文伯爵領的王國騎士。

  外層馬廄里,零星幾匹馱馬、騾子,騎士的戰馬,當然不會與“地位低下”的馬匹共處一廄。

  包括萊倫的戰馬,此刻都停在內部營帳的馬廄,有專門馬夫照料。

  關于馬廄,就不得不提灰色山脈對面的布列塔尼亞王國。

  一位巴斯托涅的伯爵因為受不了農奴身上“骯臟”,終日將自己的戰馬關在城堡里,甚至空出城堡一整層供戰馬居住,可謂最昂貴的“馬廄”。

  成群的步兵們聚在一座校場上隨軍操練,嘈雜聲不斷,活像一座貧民窟,不時有幾名穿著華麗昂貴板甲的游俠騎士,從步兵營地趾高氣昂地穿過,就為了享受尊崇且敬畏的目光,

  馴鹿營地內禁止騎馬,防止有游俠騎士因一時沖動,撞死或撞傷步兵,禁止不了他們與生俱來的驕縱,約恩男爵只好出此下策。

  萊倫剛到駐地,就收到了約恩男爵邀請,前往大帳。

  王國騎士喚來手下,叮囑了幾句:“阿爾伯特,加文,西斯,你們三人確保駐地的帳篷,在夜晚到來前搭建完畢。”

  “還有,時刻注意輜重車上的糧食器械,必要的話,全搬入營地內部,我們的‘友軍’手腳可不干凈。”

  “是!”

  三人應道,立刻著手駐軍營地事務。

  萊倫十分反感偷竊,軍隊里的士兵管不住手腳,是為將者能力低下的表現,為此王國騎士制定了一系列軍律,從根本上消滅了這現象。

  橡木村士兵可以做到不偷不搶,可難保其他勢力的軍隊自甘墮落,更何況出門征戰,最重要的就是糧食輜重,缺一不可。

  再怎么小心,也不為過。

  馴鹿營地中央大帳中,十幾名全副武裝的騎士端坐兩席,大帳正中擺了張寬大木桌,一面羊皮地圖平鋪在桌面上。

  木桌旁,一位長發及頸的年輕騎士正拿著指揮桿,揮斥方遒,言語越發激昂,周圍一圈騎士們對他的作戰計劃明顯不滿,卻沒人當面說出來,大帳篷內關系微妙。

  萊倫剛靠近大帳時,就聽見有人在商討作戰計劃,止步停留了片刻,沖一旁的士兵使個眼色,示意無需通報后,動作輕緩的掀起門簾進入。

  自己是來參與會戰的,無需提前彰顯存在感,制定作戰計劃,有更高級的貴族領主,他還是越低調越好。

  趁著騎士們圍在中心木桌,萊倫找了個不起眼的位置,剛一屁股坐下時,就被百無聊賴的白狼騎士克里爾·安洛先發現。

  “哈!各位,我之前對各位所說的強大騎士來了!”

  一時間,騎士們的目光順著克里爾所說的方向看去,克里爾滿臉笑容走過去,攙起萊倫手臂,帶到了他的副手位置。

  “介紹一下,這位就是‘圣錘’萊倫,德拉文伯爵新封的王國騎士。”

  克里爾按捺不住臉上笑意,熱情洋溢道:“萊倫閣下曾經獨自一人,斬殺了一頭嗜血狂牛外加十余頭放血鬼,這樣的實力,比在座的各位都要略強一線啊!”

  萊倫滿臉黑線,聽著克里爾不像在介紹自己,而是在為自己樹敵啊。

  “男爵大人。”

  王國騎士朝著首座右手貼胸,微微彎腰,做足了禮節,謙虛道:“在下萊倫,很榮幸能與諸位并肩作戰。”

  “首先糾正克里爾大人說的一個小瑕疵,我也是依靠數十名圣武士的幫助,才放逐了惡魔,論起實力,遠不及克里爾閣下。”

  “贊美吾主派出了這名強大的騎士,萊倫閣下,你的到來,使勝利的天平多向我們傾斜一些。”

  約恩男爵一身貴族袍,兩鬢和胡須都已發白,不過一雙鷹目炯炯有神,笑容和藹地向萊倫伸出右手。

  “與您并肩作戰,是我的榮幸。”萊倫迎上,手掌傳來的力道不輕不重。

  約恩男爵都和萊倫握手,其他騎士們也紛紛擁上,一時間萊倫周圍擠滿了人。

  手握指揮棒的年輕騎士,面無表情,看向人群中的萊倫,目光陰沉,顯然他覺得后者搶走了全場焦點,尤其是克里爾對萊倫的吹捧,更讓他感到不自在。

  王國騎士察覺到一絲敵意,不動聲色瞥了眼年輕騎士,微笑著問向約恩男爵:“男爵大人,這位騎士是?”

  “他是我的次子,尤格·約恩爵士,去年剛成為一名騎士。”男爵笑呵呵道:“尤格,身為貴族的禮儀忘了嗎?”

  “你好,萊倫閣下。”出于禮貌,尤格盡量堆起笑容,伸手和王國騎士打了招呼,手掌微微用力。

  “你好,尤格爵士。”萊倫微笑著,神色如常。“爵士閣下貴為男爵次子,又有男爵大人的支持,這次雙方會戰,定能大獲全勝,殺敗諾斯卡軍隊。”

  嗯?這個德拉文伯爵領的王國騎士,看上去也不那么礙眼了。

  尤格·約恩對白狼騎士打斷自己的演講十分不滿,本打算打壓打壓萊倫的氣焰,讓他知道這場戰斗到底是克里爾領軍,還是約恩男爵領軍,不過現在嘛,既然萊倫這么識相,自己就寬宏大量些吧!

  “久仰閣下之名,我以期許同萊倫閣下并肩作戰很久了,大家都是米登領的騎士,以吾主之名殺敵,還望萊倫閣下與我共同努力。”

  介紹一圈后,約恩男爵先是問了橡木村軍隊是否缺少物資,萊倫當然不客氣,直言輜重匱乏,沿途的野獸人襲擊騷擾,使自己的軍隊人困馬乏,飯都吃不飽。

  這時,尤格·約恩站出來,愿意按照平價,為萊倫提供糧食援助,贏得了一眾的贊揚,隱約之間威望有所增加。

  直到夜幕降臨,大帳內的戰前會議才散去,各方勢力討論最多的,不是如何與諾斯卡人作戰,而是輜重、武器、補員各個后勤方面互相扯皮。

  有的人說戰場位于約恩男爵領,全部的后勤需求就應當交給約恩男爵負責。

  有的人說深秋已至,準備的棉服不足,馱馬失飃,希望各方能支援自己一些。

  ...一通雞同鴨講的戰前會議,滑稽可笑,萊倫和克里爾一直在聊各自領地的事項,看著各方爭吵都快動手互毆,萊倫終于明白為什么克里爾這家伙會感到百無聊賴。

  馴鹿營地被分為了兩部分,德拉文伯爵領的軍隊一處,約恩男爵領的軍隊又在另一處,克里爾的駐地魚與萊倫的駐地距離不遠,正好順路而走。

  “尤格·約恩這個家伙,是不是對我有意見啊。”萊倫回想起在大帳中的情景,不禁哼笑一聲。“我好像從沒招惹過這位男爵次子吧。”

  “嬌生慣養的貴族后嗣,就這德行。”克里爾滿不在乎道:“尤格爵士明面上是約恩男爵的次子,事實上,未來的男爵之位也會由他繼承,仗著約恩男爵這個老家伙對他的極度寵愛,從小到大就這脾氣。”

  “我見過尤格·約恩很多次,只要一看到那張臉,我就想在上面烙個拳印。”

  “你不也是個貴族嗎,克里爾閣下。”

  萊倫莞爾一笑,略感風趣,追問道:“尤格·約恩身為次子,怎么會繼承約恩男爵之位?難不成,他的兄長英年早逝?”

  “他的兄長如果是英年早逝,也不失為一位合格貴族。”克里爾嘆息道:“可惜啊,尤格的兄長們全部叛變了。”

  “叛變了?”

  萊倫一時無法理解白狼騎士指的是哪一方向。“他們背叛了帝國?還是另有所指?”

  “許多年前的事了,在尤格還沒出生前,他的兄長們全部轉信混沌邪神,越了過利爪海,逃入北方混沌廢土了。”

  “為此,約恩男爵還受到了獵巫人和西格瑪教會的審查,險些被綁在火刑架上燒死。”

  “好吧,我知道了。”萊倫面露苦笑,總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被這種心高氣傲的家伙盯上,可不是什么好事。

  回到駐軍營地中,許多士兵見到兩位騎士紛紛點頭哈腰,一一問好,不少游俠騎士想湊到克里爾身邊,寄予后者能看中他們,選入白狼騎士中。

  即使是夜晚,光線不明朗,游俠騎士們也不會放棄打架斗毆。

  他們是最為沖動的騎士,僅有一腔熱血和騎士盔甲、一桿騎槍,其他的一無所有。

  白狼騎士連隊長,有權選拔見習白狼騎士,只要所選者通過了一系列的考核,以及最為艱難的鎮靜測試。

  要不是看在萊倫為西格瑪神選,他早就想強拉后者加入白狼騎士團,以尤里克之名作戰。

  兩位騎士只是微微點頭示意,并沒有停下腳步觀摩游俠騎士們,大呼小叫的“戰斗”。

  萊倫回到營地時,周圍一圈架上了木欄桿,十余座帳篷圍著兩圈搭起,輜重民兵正在蒸煮晚餐。

  一隊巡邏的士兵見到了自己領主,下意識站的筆挺,敬禮。

  “今晚可以稍稍放松警惕,好好休息。”萊倫安撫巡邏士兵,進入駐地內。

  加文急匆匆地從一座帳篷鉆出來:“大人,您看這些!”

  他手里滿滿一捧劣質麥子,里面還夾雜些許泥土砂石。“晚上來了一隊士兵,說是給我們的糧食援助,從阿爾伯特那收走了60枚銀幣呢!”

  王國騎士瞬間想到了某個男爵次子,恨聲道。

  “這個混蛋!”

  ...

  求票求收藏!

  錘佬厚顏多求些月票啊!!!!

  明天要看推了。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錘佬楠十一的中古帝國一小兵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