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中古帝國一小兵 > 三十二·水車建筑
  昨天,也就是帝國歷2502年,10月13日。

  經過萊倫一手訓練的民兵們,領到了他們人生中第一套盔甲和第一把武器。

  橡木村的大力發展,得到了德拉文伯爵的大力支持。

  萊倫作為他屬下的王國騎士,手中有安洛先家族的私印,光憑這一印章,布雷鎮的商人公會就給予了萊倫最優惠的價格。

  原本王國騎士只打算組織一隊30人的防守力量,可沒想到村里的青壯們,對萊倫提供給民兵的優厚伙食十分渴望。

  不斷有人央求著莫迪·皮特曼,以期能加入騎士大人的軍隊。

  事務官經不住太多人的軟磨硬泡,便趁著萊倫某個晚上心情大好時,提出了領民們的請求。

  萊倫也樂得見到人人向軍的情況,考慮到庫房糧食儲糧,以及他私人的金幣儲量,破格多招納了10人。

  橡木村,領主長屋大廳。

  兩層高的長屋大門,兩側各站一位肩扛長矛,站姿挺直的士兵。

  十多天的豐富伙食,每日大量營養攝入,讓他們身體更加壯實,眼睛更加有神,從外貌上看,除了衣著裝備略差外,和布雷鎮的職業士兵沒什么區別。

  萊倫專門從布雷鎮買來胡蘿卜,每天配給手下民兵一根胡蘿卜,用來解決夜盲癥問題。

  舊世界的鄉下人,每日吃不到肉類,營養攝入極為不全面,更何況夜晚天色黯淡,他們也無力支付蠟燭油燈一類消耗品來照明,對視力進一步損害。

  久而久之,帝國鄉下村莊里,患有夜盲癥的人群,占到總人數七成。

  德拉文瓦爾德森林的地貌擺在那里,高大的樹木林立,濃密的枝葉,極大程度遮掩了光線照射,昏天黑地分不清白晝。

  這樣的作戰環境,讓患有夜盲癥的士兵冒然進入,和送死沒什么區別。

  解決夜盲癥,也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循序漸進,萊倫也在考慮,要不要買來適量的苦膽配合胡蘿卜食用。

  “大人,照您這樣的花錢速度,我們的賬面上馬上破產了!”皮特曼抱著一摞連夜編好的文冊,痛心疾首道。

  事務官雙眼下的眼袋顏色,與身上深褐色袍子一樣,看上去已經多個夜晚通宵了。

  “您從布雷鎮鐵匠行會購買的武器和盔甲,花去了我們大半金幣啊!”

  事務官在長桌上攤開一冊,解釋道:“鏈甲頭套一個2金幣,長袖鏈甲衫一個6金幣還有12金幣一副的鱗甲袍、定制的私人家徽罩袍,光是這些,就花去我們200枚金幣啊!”

  “哪有這么多,鐵匠工會不是給我們8折優惠嗎,這些定制的裝備還有些折舊,又減免一些....”

  累了幾天的王國騎士翹著二郎腿,倚在靠背椅上,一本書蓋住他的臉。“最多花了我們150枚金幣,賬目總數足有370余枚金幣,還能支撐一段時間~”

  “可是大人!你可別忘了,我們每天都要為服徭役的領民提供伙食啊!”皮特曼心急如焚:“還有那些民兵,供給他們的糧食,每一天都需要花費4銀幣啊!這十幾天下去,食物一項又花了20枚金幣...”

  “還有武器,您買了三十柄鐵質長矛,十把鐵質砍刀....”

  “行了行了,皮特曼,你只需要告訴我一件事情。”王國騎士無可奈何地揮揮手,問道:“我們的賬目上還剩下多少結余。”

  事務官手捧著草紙,迅速報出數字:“37枚金幣,69枚銀幣以及133枚銅幣。”

  “這不是還有錢嗎?皮特曼,你在著急什么?”

  “春稅啊!大人!您別忘了開春還要繳納一筆春稅啊!”

  一時間,這個忠厚的事務官心亂如麻,看著萊倫的神情,大有一種哀其不幸怒其不爭的味道。

  “就為了這個?”

  萊倫啞然失笑,伸手拿下書,坐直了身子:“德拉文伯爵,為橡木村免除了一年賦稅,直到帝國歷2504年的春季,我們才需要繳納春稅。”

  “我記得.....今年是帝國歷2502年吧?還有整整一年的準備時間,為什么要著急?”

  “額......”

  “我.......”

  事務官愣了愣神,欲語還休,最后閉口不語。

  坐在靠背椅上的王國騎士笑出聲,從桌幾上拿起了唯一一瓶艾維領原釀黑啤酒,倒了兩杯后,遞了過去。

  “嘗嘗,德拉文伯爵贈與的酒,都快被我喝完了。”

  皮特曼接過木酒杯,斟酌說道:“萊倫大人,其實.....地窖里還有一些存貨,隨時可以飲用。”

  “我早就知道了。”

  王國騎士不以為然,擺了擺手。“暫時存著,我留著那些酒有大用。”

  皮特曼短嘆一口氣,覺得肩上的擔子,無形中輕了許多。

  “那...沒什么事情,我先下去了。”

  他原本以為,新任領主也是個胡亂花錢的主,要不了多久領地就會破產,到最后,還需要他苦心經營,接下爛攤子。

  現在看來,萊倫大人對領地的掌控,遠超于他的預期,侍奉這樣的領主,皮特曼也覺得輕松。

  “去吧去吧,順便去一趟村外的打谷場,把加文隊長叫過來。”

  “是。”

  事務官走后,長屋大廳里四下無人。

  萊倫調出了系統面板,興致沖沖地看著領地數據。

  【橡木村】

  【領主:萊倫】

  【類別:人類村莊】

  【勢力:圣錘】

  【資源:37枚金幣69枚銀幣133枚銅幣、30石材、90木材、85糧食】

  【人口:189】

  【秩序:+27(趨于穩定)】

  【發展:+25】

  【已修建:領主長屋(一級)、農田(一級)、伐木場(二級)】

  【可修建:簡易步兵營(擁有圖紙)、西格瑪神龕(擁有圖紙)、谷倉、教堂、農田(二級)、水車(一級)】

  【軍隊:30長矛兵、10弩手,1王國騎士】

  十幾天內,領地就有了一些變化。

  看著資源一項【30石材、90木材、85糧食】,歷時15天,終于將伐木場(二級)造起來了,萊倫也覺得手頭寬松了不少。

  在開辟過程中,伐木場所新砍的樹木也計算在木料里,石材沒有變化,木材漲幅巨大。

  以后每季度,伐木場都能為萊倫提供50單位木材。

  如果可以,萊倫還想將伐木場升到三級,可點開面板后,三級伐木場需要二級領主長屋解鎖,

  可是,二級領主長屋需要達到【人口:300】,他也只得悻悻然作罷。

  這里面數字差距太大,300人口,相當于兩座橡木村總人數,要是能去布雷鎮里搶人,萊倫肯定不惜一切代價去搶。

  對于人口的增加,也歸結于【發展】一項,當一個地區發展到達一定程度,會吸引一些外來者定居。

  這十幾天里,有些外來者覺得橡木村的發展勢頭不錯,防守的民兵看上去也十分牢靠,便在此定居。

  萊倫對外來人口的到來,求之不得。

  簡單的檢查了新住民的身體健康后,在村莊里新建了房屋,以供他們暫時居住。

  觀察面板中,萊倫也發現了可建造一項中,多出了【水車(一級)】這一建筑。

  伸手點開了詳情介紹。

  【水車(一級):+5發展,+20%當地農田產值,解鎖鐵匠鋪建筑】

  【消耗:40木材,10糧食,耗時15天】

  “加產值的建筑?”萊倫擰起眉頭。

  總體來說水車所消耗的資源,和自身提供的加成不成正比,性價比并不高。

  但是最后一句,解鎖鐵匠鋪建筑,很吸引眼球。

  橡木村里鐵匠數量稀少,不足三人,并且他們的工藝只適合打制農具。

  要讓他們做刀劍也還湊合,可盔甲一類,例如鱗甲甲片以及鏈甲,光靠村子里的初級鐵匠,太難打制。

  橡木村目前現狀,與萊倫對未來預期設想里,領地軍隊,武器裝備實現自給自足,有很大出入。

  “這個水車還非造不可了...”

  萊倫深嘆一口氣,建造兵營一事又要向后放一放。

  眼下人口、資源是兩座大山,死死壓著萊倫發展的勢頭,如鯁在喉。

  再加上這些天,橡木村的發展勢頭太猛了些。

  每日的糧食消耗就成一大負擔,原以為靠著德拉文伯爵賞賜的金幣和武器裝備,能挺過初期發展。

  將來練出來的軍隊,可以帶去森林里打一打小規模野獸人戰幫,或者掃蕩周邊的攔路強盜巢穴。

  現在看來,萊倫最初的打算太過美好。

  僅僅是武器裝備一項,就花費了一大半積蓄,看著賬目上的數字,萊倫都能聽到白花花銀幣,揮灑出去的聲音。

  可錢不花出去,和一堆廢鐵有什么區別,再說了,王國騎士也沒有斂財的性格。

  只有花出去增強自身實力的錢,才叫錢!

  “得想辦法啊....再這樣下去,猴年馬月才能擁有數萬軍隊...”

  王國騎士翹起繼續翹起二郎腿,拿起桌幾上的文書,覆在面上。

  一名民兵敲開大廳門,恭敬道:“大人!加文隊長來了!”

  “讓他進來吧。”萊倫甩開身體的懶散,雙手撐著,站了起來。

  “是!”

  一個頭戴鏈甲頭套和帽盔,身上灰褐色鱗甲罩衣的士兵走了進來,他腰間懸著的砍刀隨著步伐上下起伏。

  懸著的一枚木牌,正面是一柄閃耀光明的戰錘,反面則刻著此人的身份——德拉文伯爵領,橡木村士兵,加文。

  “大人!您找我?”

  ...

  求票求收藏!

  周日依然雙更。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錘佬楠十一的中古帝國一小兵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