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中古帝國一小兵 > 二十三·造訪城堡
  一個小時后。

  萊倫一路不急不慢的騎行,穿過布雷鎮作為繁華的蜂蜜街區后,領主城堡就在眼前。

  兩層高的外堡大門旁,幾名身穿胸甲,手持長戟的城堡侍衛昂首挺胸,機警地看向來往人群。

  氣派的建筑會讓普通人心生敬畏,畢竟站在高樓大廈前,都會讓人產生一種渺小感,不免從心底產生畏懼感。

  萊倫作為一位穿越者,以往沒少去過名勝古跡,這樣的哥特式城堡在他看來,除了有種新奇,倒也沒什么異樣感。

  “胡斯,我們到了。”萊倫提醒一句后,翻身下馬。

  “噢噢...”盧瑟·胡斯有些失神,他從沒有近距離看過一座城堡。

  二人引起了侍衛的注意,其中一名侍衛立刻上前:“中午好!請問是萊倫先生嗎?”

  “你好,我就是萊倫。”萊倫將手中的徽章遞給侍衛。

  后者仔細查看后,立刻回以微笑,恭敬道:“萊倫先生!伯爵大人已經在會客廳里等您了!”

  “請!”

  侍衛接過旅行馬的韁繩,外堡的大門從內打開,歡迎萊倫的到來。

  身穿一套棕黑色制服管家模樣的男人,滿臉笑容迎了上來:“萊倫先生,我是城堡管家丹妮爾·梅爾,您稱呼我梅爾就好!”

  “萊夫大人突然有一件急事,讓我先帶您去城堡里偏廳稍等片刻,會客廳里正在擺放餐具。”

  “有勞梅爾管家了。”

  萊倫微微點頭就算是有所表示。

  “萊倫先生,請隨我來。”

  管家帶著萊倫和盧瑟·胡斯兩人在偏廳落座,親自為二人倒了杯甜酒:“會客廳里安排還需要我照看,萊倫先生和這位...年輕人...”

  “梅爾管家,我叫盧瑟·胡斯,是一名西格瑪教會的侍僧。”盧瑟·胡斯自我介紹道。

  “好的,好的。”老管家滿臉歉意。

  “請二位暫時休息片刻,等到伯爵大人處理完事情后,我會及時來找二位。”

  “沒關系。”萊倫絲毫不在意這些,距離約定的時間還有一會兒,并不著急。

  帝國境內的貴族所擁有的權利相對完整,一位伯爵的政務繁瑣,稍微有責任心的領主,每日要處理的事情能從早堆到晚,和萊夫共進午餐,已是極為不容易的事情。

  閑坐中,萊倫打量著這間偏廳的裝飾。

  內堡的墻壁通常由磚石建造,透光效果并不好,沒了陽光照射,意味著城堡內部會陰暗潮濕,偏廳內特意點了一座壁爐,正在為房間里提供暖氣,壁爐上方掛著一個棕熊頭顱,兩座相對的沙發地面上,鋪著熊皮地毯。

  看樣子是同一頭棕熊,從墻壁上懸掛的一柄長弓和一支滿是褐色血跡的箭頭,顯然這是萊夫親自獵殺的獵物。

  萊倫盯著熊首,勾起嘴角道:“看樣子,米登領不僅是尤里克的子民武德充沛,領主貴族也不差啊。”

  盧瑟·胡斯只在乎杯中甜酒,不以為然道:“北方的貴族和南方那群飯桶廢物可不同,沒有實力保護自己領地的家伙,早就被野獸人和混沌戰幫屠干凈了。”

  “說的沒錯。”

  萊倫眉腳微動,認同了這一說法。

  在中古世界,如果你很能打,戰場上殺敵無數,剿滅干凈了匪患和混沌勢力,不出意外,很快就會得到貴族賞識,從而晉升。

  能從2000年前帝國開國就存在延續至今的貴族,恐怕也只有選帝侯家族了。

  可就算是重兵保護且聲名顯赫的選帝侯家族,也難免因為各種原因而沒落,在漫長歷史長河中消失的索爾領和德拉科瓦爾德領。

  前者因為一場慘烈的綠皮戰爭,選帝侯一家慘死,戰爭結束后領土被南方行省威森領和艾維領吞并,后者則是選帝侯家族作死,整日酗酒,不問政事,而領民饑寒交迫,并且正值帝國著名的黑死病時期。

  看不慣這一家族作死至極魚肉帝國子民的米登領皇帝——“滅鼠者”曼德雷德動手“體面”了他們。

  隨后德拉科瓦爾德領被吞并,象征權威的選帝侯圣劍,符文之牙——“野獸殺手”下落不明。

  其他的貴族,都是因為大大小小戰爭而出現,戰爭成就了他們,也毀滅了他們,一代又一代人卷入無窮無盡的廝殺中,周而復始。

  可萊倫現在連騎士頭銜都沒有,做軍勛貴族還差得遠。

  “胡斯,明天我就要離開布雷鎮了,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萊倫算了算從貝格哨站離開的時間,今天剛好是最后一天,經歷這些事情,布雷鎮也沒什么值得留戀的地方。

  赫拉姆戰錘名正言順亮相,虔信的第一階段獎勵拿到手,還找到了阿爾伯特這名英雄,也該回去了。

  中古世界多如牛毛的戰爭,萊倫憑借自己的實力獲得戰功,從而成為一名騎士得到封地,也并非難事。

  盧瑟·胡斯以為耳朵聽錯了,詫異問道:“萊倫...你...為什么要離開?”

  這些天的相處之下,盧瑟·胡斯心底對萊倫十分信任,尤其是救命之恩,深刻難忘。

  萊倫呵呵笑道:“我的本職工作就是一名士兵,再不回哨站,扣的俸祿,你補給我?。”

  “胡斯你呢,有什么打算?”

  “我?”

  盧瑟胡斯不免對這一問題發蒙。

  他對未來沒什么想法,只想一心一意待在教堂里,做一名侍僧,要是能成為像澤伊斯那樣的牧師,就更好了。

  “我...沒什么打算,大概在教堂里待著。”

  萊倫望著坐在對座的盧瑟·胡斯,一段時間相處下來,也比較了解這位未來西格瑪先知的性格。

  固執,堅持心中正義,以及心底那份堅毅。

  擁有這種性格的人,一旦經歷的事情過多,在潛移默化中,他的初始想法會被外界改變。

  或許在未來某一瞬間,盧瑟·胡斯會放棄現在做一位普通牧師,成為一名戰斗牧師,走上戰場,完成他的使命。

  萊倫拋開心下的復雜,微笑著勉勵道:“那你在教堂里要多加鞏固自己的知識,想成為澤伊斯那樣的人,可不是簡單的事。”

  “我會的,萊倫大哥。”

  布雷鎮領主城堡,會客廳。

  “大人,萊倫先生已經在偏廳了,您看,是否現在就讓他過來?”梅爾管家就站在會客廳內寬大的長桌一旁,恭敬道。

  “人已經到了?”

  “是的。”

  坐在長桌盡頭的萊夫站起身,心底正盤算著。

  他開口道:“帶他們過來吧。”

  “是。”

  會客廳外急匆匆腳步聲由遠及近,克里爾從側門快步走進來:“大哥,見證儀式的白狼牧師我已經找來了!”

  “立刻布置在禱告室里,只要萊倫同意成為騎士,冊封儀式立刻開始!”

  “好嘞!”白狼騎士連隊長忍不住狼嚎一聲,滿臉興奮,和皇帝搶人的感覺比在戰場殺野獸人還刺激!

  “注意形象!克里爾!白狼騎士不是身上滿是狼騷味的野狼!”萊夫皺著眉頭呵斥一聲。

  其實他的心底也有些忐忑,不自禁捏緊了拳頭。

  德拉文伯爵可從沒想過,有朝一日會讓神選者成為自己的騎士。

  城堡偏廳的大門從外拽開。

  “萊倫先生,盧瑟·胡斯先生,伯爵大人的事情已經處理好了,這邊請。”管家梅爾一幅笑臉,請兩人和他一起去會客廳。

  沿著長長的過道,每隔二十步就有一名城堡侍衛矗立原地。

  “萊夫大人遇到什么棘手的事情嗎?”走的過程中,萊倫隨口問道。

  “額...”

  老管家略微愣神,立刻呵呵笑道:“并不棘手,只是白狼教會派了牧師來城堡,伯爵大人稍微接待了會。”

  “這樣啊。”萊倫若有所思地點點頭,目光瞥向過道墻壁掛著的畫像。

  老管家梅爾生怕被發現什么,不禁了加快步伐。

  “大人!萊倫先生到了!”

  推開會客廳大門,木質的地板上鋪著各種動物的毛皮,墻上掛著各式收藏,顯眼處,懸在墻壁的刀劍交叉,一面鳶盾掛在下方,寬大的長桌就在正中央位置。

  德拉文伯爵背對著大門,顯然等了一會兒。

  萊夫轉過身,華貴的服飾襯托他上位者的氣質,精神飽滿。

  他見到萊倫進來后,快步迎上來:“歡迎來到我的城堡,萊倫,剛才有些事情,耽誤了一會時間。”

  “能與您共進午餐,是我的榮幸,領主大人。”萊倫右手貼胸,躬身表示敬意,萊夫的目光放在身后的盧瑟胡斯的身上:“這位是....”

  “尊敬的萊夫大人,我叫盧瑟·胡斯是澤伊斯牧師的侍僧。”盧瑟·胡斯自我介紹道。

  “哦哦哦,瞧我這記性,年紀越來越大,記性也越來越不好了,克里爾說起過你!怪不得看著眼熟嘛,哈哈哈。”萊夫笑容真誠,像見到一位老朋友,沒有一絲穎指氣使。

  “請坐,請坐。”萊夫示意兩人坐下,和顏悅色道:“萊倫,上一次見到你,還是在慈悲教會的病房吧。傷口恢復的怎么樣?”

  “多謝萊夫大人關心,我身上的傷勢,也多虧大人的照顧才能在短時間愈合。”萊倫對此道了聲謝意。

  沒有萊夫的關心,自己身上的傷勢也不可能好的這么快,光是請慈悲教會的白衣牧師所需費用,就超過十枚金幣,更何況治愈的藥膏的價格,更是驚人,至少萊倫是支付不起的。

  聽著萊倫的謝意,萊夫臉上笑意更濃了,擺了擺手道:“這些都是應該做的,克里爾沒少說起過你的英勇,僅憑一人就能殺死一頭恐虐嗜血狂牛,這樣的戰功,足以晉升為一名王國騎士了。”

  “啪啪!”德拉文伯爵輕拍兩下手掌,會客廳側門洞開,數名城堡傭人端著一道道餐盤進入廳內。

  一名傭人為三人的葡萄酒杯滿上。

  “嘗嘗吧!這是山對面騎士王國的勒·安古朗公國特產葡萄酒,味道堪稱一絕,對身體也有莫大好處。”

  萊夫舉起手中酒杯,補上一句:“這瓶酒我可藏了好一段時間了,克里爾那家伙幾次想喝,我都沒拿出來。”

  聞著杯中馥郁圓潤的葡萄酒香,萊倫只覺得鼻尖縈繞著淡淡的果香,騎士王國釀造葡萄酒的味道確實堪稱一絕。

  至少比帝國的好喝多了。

  你這葡萄酒絕對是帝國人釀的!————布列塔尼亞王國,某位醉鬼怒罵酒館老板。

  “說起這些,萊夫大人,克里爾長官怎么不在這里?”享受過口中的甘甜后,萊倫不解問道。

  話音剛落,克里爾便從會客廳正門大步走入,沖著萊夫眨了下眼睛,示意一切準備就緒后。

  萊夫對了一個眼神,心領神會。

  白狼騎士連隊長大笑道:“萊倫,你這家伙來到我兄長的城堡,我怎么可能不在?”

  ...

  求票求收藏!

  奇幻封推,書友太給力了!

  (可惜作者太懶)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錘佬楠十一的中古帝國一小兵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