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中古帝國一小兵 > 十五·萊夫領主
  當士兵們從私人禱告室里找到澤伊斯牧師時,所有人都以為他死了。

  滿身傷口,從脖子蔓延到腿部,其中許多傷口是致命的,胸腔那道貫穿足以讓普通人活活痛死,淡紅色血霧附著在老牧師皮膚表面,全身上下充斥腐蝕氣息,士兵們都不敢靠近。

  “澤伊斯!”萊倫快步走上去,混沌腐蝕的力量立即將他的襯衣灼燒得焦黑,但并不能傷害到他的軀體,察覺到老牧師還有生命跡象之后,松了一口氣,召出耀光術短暫凈化了澤伊斯身上狂暴的混沌能量。

  灰袍侍僧緊跟著上前。

  克里爾從人群后走出,看到了禱告室墻壁上類似數字“8”一樣醒目標識,下方一名侍僧被釘死在那,胸腔被暴力洞開,肋骨呈現血鷹展開。

  “他還活著。”

  萊倫冷靜觀察片刻:“澤伊斯牧師傷的很重,再晚一段時間就徹底沒救了。”

  接過盧瑟胡斯遞來的繃帶,他為老牧師簡單的包扎一下,后者身上的白袍大片大片血斑,胸腔的貫穿傷口不斷往外滲血。

  克里爾心底沉悶,冷聲命令道:“立即將克里爾牧師送往慈悲女士教堂。”

  “是。”身后副官立即應道,幾個士兵迅速抬來擔架。

  萊倫癱坐在地上,徹底不能動彈,透支過度的體力使他腦袋昏沉,萊倫的身體并沒有強大愈合能力,不斷地失血,早就讓他昏昏欲睡。

  終于,萊倫靠在墻壁,感覺有一絲溫熱從頭頂流下,忍不住閉上雙眼,頭一歪,陷入了昏迷。

  “快把他也帶走!”最高長官察覺到萊倫的變化,立時有人太來擔架。

  目睹了方才堪稱神跡的一幕,士兵們從心底認定萊倫是西格瑪神選者,搬動到擔架的動作也是小心翼翼的,生怕多了半分力氣影響到萊倫。

  “我也去。”盧瑟·胡斯站直身子看向克里爾,神情懇求。

  “...增援的士兵需要一位了解教堂地形的人。”最高長官回身,捏了捏眉心:“你還是留下來吧,整個教堂沒有幾個幸存者。”

  “好吧。”

  等到克里爾帶著一隊士兵離開后,灰袍侍僧走到大廳中部,用力搬起了萊倫遺留下來的赫拉姆戰錘,戰錘尚有一絲殘存的雙尾彗星之力縈繞在上面,閃動微光。

  盧瑟胡斯腦海中,多出了一絲明悟。

  布雷鎮東部街區一夜無眠,近二百名城防士兵緊急集結,在克里爾隊長命令下,增派了三倍的巡邏力量,整個晚上,東部街區的破舊道路上,都響著匆促腳步聲。

  小鎮另一邊白狼教堂的白狼修士聽從尤里克牧師調遣,約有三十名白狼修士在午夜配合參與城防士兵的行動。

  另一方面,布雷鎮的萊夫領主反應十分迅速,連夜給自己的親弟弟克里爾增派了城堡精銳衛隊“白狼獵手”,一支足有二十人編制,擅長使用雙手大劍的重甲步兵。

  這位四十多歲的領主自從接受父輩的世襲爵位,一直致力于消滅強盜的治安戰、清掃野獸人戰爭,布雷鎮在米登領版圖上屬于前哨站位置,萊夫領主經歷過的大大小小戰爭不下于二十多場,一切井然有序。

  翌日早晨。

  整個布雷鎮街頭巷尾,到處有人談論昨夜西格瑪教堂的事情,不乏有“白狼教會與西格瑪教會暗地沖突”一類挑撥離間的話音,帝國南北差異以及宗教差異,導致帝國人民對這種意識形態的沖突尤為感興趣。

  萊夫領主凌晨就派出了斥候,在領地內四處張貼告示,嚴禁傳播謠言,對此行為鎮內各大教會都表示支持,反倒有些白狼尤里克信徒感到不滿。

  慈悲女士莎莉娜教堂醫院,二層。

  “唔...”萊倫長舒一口氣,睜開了眼睛,發現自己正躺在一間干凈整潔的私人病房。

  屋內點著兩盆火盆,似乎是松脂一類的昂貴燃料,有淡淡的松木清香,燃燒起來沒有一絲刺鼻焦味,他的身上蓋著兩層被褥,顯然照顧他的人,很擔心萊倫的身體。

  屋外天空有些深藍地陰沉,清晨陽光也無法穿透云層。

  帝國北方天氣本就不太好,一年四季溫度較低,只有臨近瑞克河一小片地區種植的農作物,才可以一年兩熟,更北方的諾德領和奧斯特領僅有在夏季才能收獲糧食,至于塔爾教派培育的冬小麥,很難在塔拉貝克領之外看到。

  萊倫依稀記得中古世界的米登領,有一座重量超過十噸的巨型加農炮,據說裝填彈藥就需要智力低下的巨人操作。

  一個農業極為不發達的土地,確有與之不匹配的重工業產物,未免太過離奇了些。

  萊倫覺得身體上除了虛弱以外,倒也沒有什么異樣反應,仿佛自己與恐虐狂牛戰斗只是一場夢境,可胸口和腹部的隱隱陣痛,提醒他昨晚的事情是真實存在的。

  掀起被褥,略微舒展一下腰肢,來到中古世界兩個多月以來,萊倫一直睡的是硬板床,身下頂多鋪一層干草墊著,畢竟整個貝格哨站里,唯一稱得上“床”放在那座二層木屋里,是托卡隊長私人物品。

  整張床太過柔軟,躺在床鋪上,就像陷入泥潭似的,萊倫還有些不習慣。

  趁著四下無人,萊倫意識微動,調出了系統面板。

  【宿主姓名:萊倫】

  【種族:人類】

  【等級:lv3(歷練值:700\2500)】

  【裝備:赫拉姆戰錘(紫色品階)、盧瑟·胡斯的圣徽(藍色品階)】

  【幸運值:42\100】

  【虔信值:167\1000】

  【技能:近戰學徒1、防御學徒1、莽撞沖擊1、耀光術】

  【特性:威風凜凜(范圍+4士氣),圣錘(概率觸發+雙倍虔信值)】

  兩個月時間,等級從lv1升至lv3,,裝備也從無到有,特性一方面從單個威風凜凜多出了一個圣錘。

  第二個特性有些雞肋,概率觸發雙倍虔信值,自己最需要的是提升實力,虔信的獎勵領主面板還沒來得及細看呢。

  不過看著自己這段時間的提升,萊倫還是感到十分欣慰,不容易啊。

  昨晚和惡魔真刀真槍打一架后,萊倫意識到自己的力量有多么渺小,幸好那頭恐虐狂牛是召喚來的,惡魔能量不穩定,并且會隨著時間推移,力量會自行慢慢流逝。

  而且戰場是在西格瑪教堂里,有教會圣物和信仰加持壓制惡魔的力量。

  簡單來說,自己只是碰巧遇上這樣的大號經驗包,純粹是收割。

  要是恐虐狂牛無限制出現在凡世,萊倫恐怕不超過三回合就會被梟首,這還是只是一頭恐虐狂牛,比它強橫的惡魔還有碾血者,魔魂者以及最為強大的嗜血狂魔。

  “哎...”萊倫嘆了口氣,自己提升實力的重要性,任重而道遠啊。

  這時,面板有了新的提示。

  【檢測到宿主有1技能點未使用】

  噢!殺死恐虐狂牛之后,任務獎勵給了他40點幸運值和1技能點,身后萊倫忙著找澤伊斯牧師忘記用了。

  他趕緊調出技能面板,抓緊提升實力才是王道!

  面板上除了加過點的近戰學徒,防御學徒以及莽撞沖擊亮起,后面的一系列技能仍是被灰幕覆蓋。

  但萊倫學過的技能似乎還可以強化,強化后就會顯示【近戰精通2】、【防御精通2】、【莽撞沖擊2】。

  帶來的強化效果分別是:+6近戰攻擊,+6近戰防御和+15點沖鋒威力。

  強化的效果并不如何顯著,但萊倫毫不猶豫選擇將技能點加在【近戰學徒】上,看著面板技能變為【近戰精通2】。

  腦海中對于武器使用的熟練度有所增加,如果說萊倫之前的武器熟練度,差不多是一名訓練了兩三年的普通士兵,經過系統強化后,現在他的武器熟練度,等同于一名經過專業訓練的帝國騎士。

  武器使用十分重要,尤其在自己面對更強大,體型更龐大的敵人,光靠蠻力是無法取勝的。

  在關鍵時候一個細微的揮擊變動,就會使戰斗變得順利。

  完成加點后,萊倫滿懷激動地調出了虔信值的第一道獎勵:領主面板!

  他搓揉著手,有些口干舌燥,但下一秒,興奮的神情戛然而止。

  【領地:無】

  【類別:無】

  【人口:無】

  【宿主尚未獲得領地】

  ?

  領主面板還需要自己先有一塊領地才能用?那我要你這個系統有什么用啊!

  領地哪里是這么好得到的。

  那么,隨便帶著一伙人開辟一塊土地,就能在帝國當領主了嗎?

  錯!

  首先,你要得到選帝侯的認可,最次也需要某位伯爵的承認,給予你爵位后,才代表你的領地符合“帝國貴族法典”。

  否則,你的領地屬于帝國分離勢力。

  要不了多久,就會有一大群追求軍勛妄圖加入軍勛貴族的帝國將軍,騎著戰馬,趾高氣昂地帶著一群狂熱的帝國士兵千里迢迢跑過來,把你的領土摧毀地一干二凈。

  系統似乎清楚萊倫的想法,彈出了一則任務面板。

  【領地任務發布:擁有一塊領地】

  【任務獎勵:+2000歷練值,失落騎士板甲(綠色品階),佐科戰錘(藍色品階)】

  【隨機獎勵:建筑圖紙。】

  任務都給發布了?

  那這個領主非當不可!

  一陣腳步聲從外面走廊傳來。

  “萊倫,你醒了嗎?”片刻后,一陣舒緩的敲門聲響起,聽聲音應該是昨晚認識的克里爾隊長:“我可以進去么?”

  “快請進,快請進!”萊倫收起系統面板,移步想走過去開門,可大腿外側一陣酸麻感,險些站不穩,一手撐在床旁邊的木柜上。

  推開門,克里爾和一個與他面相有七分相像,身形壯碩富態的男人一同走入房間里。

  最高長官一身戎裝,板甲光滑的表面折射著窗外光線,而他旁邊一人,身披一件藏青色披肩,藍赭色的上衣針線嚴密,勾勒出幾道金邊。

  顯然身份尊貴。

  見到萊倫此時模樣,最高長官幾步上前,將萊倫扶起,同時抽過兩個枕頭墊在萊倫身后。

  做完這些后,克里爾嘖嘖出聲,面露微笑道:“真沒想到剛過了一個晚上,你就能下床活動,希婭特主教昨晚還說你至少需要一周時間才能走動。”

  “我寧可恢復的不那么快,克里爾隊長。”萊倫重新躺在床上,背靠靠枕,露出了一個苦笑:“多謝你昨晚的幫忙,要不然這個時間,我還不知道自己會躺在哪個角落里呢。”

  “真不簡單啊,吾主的神選者,直接叫我克里爾就好,同樣,我可以叫你萊倫嗎?”

  “當然可以。”萊倫隨意道。

  萊倫看向守衛長官旁邊那一位,心里猜出了一個大概:“這一位,不向我介紹一下嗎?”

  很榮幸見到你,萊倫,吾主的神選者。”站在一旁身形壯碩的男人,自帶一種不怒自威的上位者風范,他上前一步,伸出右手,語氣十分溫和道:“我是布雷鎮的領主,萊夫·安洛先,米登領的世襲德拉文伯爵。”

  世襲德拉文伯爵?還是布雷鎮的領主!

  也就是說,面前這個身形健壯的男人,是控制了德拉科瓦爾德森林南部防線的大貴族!

  貝格哨站和其他三個都分屬于布雷鎮管理,眼前二人可以說是萊倫現在身份的頂頭上司。

  換做普通士兵,能被這兩位親自關照,早就受寵若驚了,可對于萊倫而言,這二人的價值還不如一個年輕的盧瑟·胡斯重要。

  萊倫抬手與萊夫領主相握,微笑著,不卑不亢道:“很榮幸見到您,伯爵大人。”

  松開手后,萊倫問向克里爾:“昨晚的情況,怎么樣了?澤伊斯牧師醒了嗎?”

  “澤伊斯牧師情況很不樂觀,不過慈悲女士教會的一位白衣主教正在全力救治。”克里爾接過話頭,直截了當說道。

  萊倫心里一驚,他只能無奈的嘆氣。

  澤伊斯牧師年紀太大了,中古世界能正常活過六十歲的老人,就可以稱得上長壽者,貴族的平均年齡也不過才五十歲左右。

  一個年輕時久經沙場的戰斗牧師,暗傷不斷,現在又有這樣的新傷口,能不能活下來,全看西格瑪是否保佑他。

  “不過混沌信徒一事,有新的發現。”

  “哦?”

  ...

  求票求收藏!

  第二章會在凌晨兩點左右發出,祝書友晚安!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錘佬楠十一的中古帝國一小兵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