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中古帝國一小兵 > 十四·身為神選的亮相
  有一個詞特別適合身旁盧瑟·胡斯現在的狀態,猛男落淚。

  萊倫還沒來得及細看系統的領主面板,耳邊就有哽咽聲音。

  周圍明亮火光有些晃眼,萊倫不好氣道:“哭什么啊,我這不沒死,活著好好的嗎。”

  “唔...”想抬手拍拍灰袍侍僧肩膀,稍微移動一下,胸口便傳來撕裂一樣的劇痛,要是光線充足,旁邊幾人就能觀察到萊倫蒼白面色,大滴大滴冷汗溢出額頭。

  “萊倫大哥,先給你包扎。”胡斯深吸一口氣后,抑制住情緒,將身上白色布衣扯成數條。

  包扎過程中,萊倫只覺得五臟六腑都能感到疼痛,大大小小傷口觸目驚心,尤其腹部那道被恐虐狂牛砍出的巨大傷口,一直有灼燒感附著在表面。

  越來越多的布雷鎮士兵進入教堂內,一些歲數較小,尚未見識過慘烈戰爭的年輕士兵見到大廳猶如尸山血海場面臉色發白,更有幾名當場彎腰嘔吐。

  當布雷鎮守軍最高長官克里爾隊長趕到時,血腥味已經淡去許多,先一步進入教堂的士兵們已經將圣武士和鞭撻者的尸體清理出教堂外,等待火葬,而惡魔的尸體則紋絲不動,在沒有教會牧師協同下,普通人觸碰無異于直面混沌腐蝕。

  任誰也不敢相信,帝國的教堂會出現如此數量的恐虐惡魔。

  當他看到大廳中心那頭身披黃銅鎧甲的恐虐狂牛時,下意識握緊腰間長劍,心底不禁疑問:僅僅依靠人類弱小的力量,能殺死這樣的怪物嗎?

  萬幸的是,惡魔已經被放逐凡世。

  “還有幸存者嗎?”克里爾暗暗松了口氣,轉過身,語氣嚴肅的問向身旁副官。

  “大廳里只剩下四名駐守西格瑪教堂的圣武士,七個鞭撻者還有六名侍僧....”副官略略低頭,惋惜道:“剛才還有四人因為傷勢過重,不幸去世,剩下的人狀態也很不好,再拖下去,恐怕....”

  “立刻將他們送往鎮里慈悲女士教堂,讓希婭特主教親自救治,所有費用由領主承擔。”最高長官立刻命令道:“還有,通知城防軍營,再調遣五十人過來,警戒鎮里所有動向,宵禁!”

  “是。”副官組織士兵,執行命令。

  最高長官冷著臉,看見士兵們正抬起一名渾身血跡的圣武士,后者抬起手,像是有話要說,他快步上前:“等一等。”

  士兵止住腳步,看著長官。

  擔架上的圣武士身體極為虛弱,抓著克里爾袖口,嘴唇張合著喃喃道:“神選者...吾主的神選者就在這兒...神選者...”

  擔架上的圣武士使出最后力氣,手指指向大廳靠墻方向,扭頭暈死過去。

  “神選者?”克里爾皺起眉頭,十分不解,示意士兵盡快把傷者送走后,他順著方才手指方向看去。

  先前告訴自己教堂有惡魔的灰袍侍僧站在那,和兩個士兵攙扶起一個赤裸上身的男人,后者身上纏著厚厚一層繃帶,白色繃帶下層,隱隱有血跡滲出。

  克里爾走過去,看著面前虛弱至極的男人,覺得有一些眼熟,似乎不久前在哪里見到過,問向灰袍侍僧:“他是誰?鞭撻者嗎?”

  沒等盧瑟·胡斯開口說話。

  “你好...克里爾長官,很高興你能帶領士兵趕過來...”萊倫抬起頭,苦笑著說道:“我是澤伊斯牧師的朋友,暫時在教堂里住一晚,并非神職人員。”

  “澤伊斯牧師的朋友...這么說,今晚的戰斗你也在場?”克里爾意識到一點,連忙向萊倫詢問更多信息:“有看清整個過程是怎么回事嗎?”

  旁邊的灰袍侍僧替他回答了:“我們在教堂二樓雜貨間里,聽到了走廊盡頭有重物落地聲音,沒過多久大廳里就傳來打斗聲。”

  “重物落地聲音?”克里爾有些疑惑:“這些惡魔是從教堂外面強行闖進來的?”

  “不,這些惡魔都是通過傳送門出現的,可能是混沌信徒事先布好了法陣”

  萊倫深吸一口氣,努力讓自己不陷入昏沉狀態,繼續道:“我猜測,他們是通過自我獻祭的方式,強行打開惡魔傳送門,使混沌魔域在短時間與凡世連接,這些惡魔得以在凡世中活動一段時間。”

  萊倫低聲提醒道:“或許,萊夫領主看到的惡魔,也是這群混沌信徒引起的,他們同屬于一個混沌教派....”

  “萊夫領主...混沌教派...”克里爾隊長沉吟一會兒,突然想起了什么,眼睛死死盯著萊倫沉聲道:“你怎么會知道那件事情?”

  “我說了,我是澤伊斯牧師的朋友,他委托我明天將教堂里的圣物送往領主城堡,只是現在...”萊倫搖了搖頭:“事發突然,當務之急是抓緊找到澤伊斯牧師,確保圣物沒有被帶走。”

  “嗯...”克里爾表示認同,不知為什么,眼前男人給他一種可以信任的感覺。

  他立刻召集教堂士兵,搜索每一個房間,尋找牧師和其他幸存者,同時在教堂外側布置警戒哨,以防混沌信徒再度來襲。

  “你身上的傷,和惡魔戰斗的滋味不好受吧。”

  “當然。”萊倫的臉色十分憔悴,疼痛使他感官有些麻木,而且臉色泛著不自然的蒼白,勉強勾起嘴角:“痛苦和折磨,幸虧惡魔的力量在凡世會不斷削弱,否則,那頭恐虐狂牛死前一擊足以把我砍成兩半。”

  攙扶他的兩名士兵彼此對視一眼,像是聽到什么不得了的大話。

  克里爾的表情也十分精彩,將信將疑地問道:“你是說,那頭嗜血狂牛是你殺的?”

  萊倫點了點頭。

  面前這個男人才多少歲?看上去連二十五歲都不到,克里爾足有精英階實力,都不敢說能在惡魔包圍下擊殺一頭嗜血狂牛,并且還能活下來。

  “萊倫大哥可是吾主的神選者!”旁邊灰袍侍僧補充道:“他能使用雙尾彗星之力,還有吾主賜予他的圣錘!”

  “吾主的圣錘?”

  萊倫身旁兩名士兵瞪大了雙眼,他們忽然覺得自己扛著的并不是一個虛弱到沒力氣說話的男人,而是一尊雕像。

  “你真的是...神選者?”克里爾想起了那名圣武士昏死前的話語,語氣有些不確定。

  萊倫看了他一眼,沒有直接回答這個問題。

  布雷鎮城防最高長官心底有些拿不準,看著面前萊倫,克里爾很難聯想到他是一名足以做出如此壯舉的強者,可教堂那具被敲碎的牛首的惡魔尸體就倒在那兒,又很難不去相信。

  就在這個時候,教堂上層傳來一絲非同尋常的響動,最高長官瞬間反應過來,大聲命令道:“所有人戒備!每隊結成隊形!”

  萊倫仰起頭看向教堂三層某個方向,心底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他立刻提醒道:“我們必須上去,克里爾隊長,澤伊斯牧師可能有危險。”

  克里爾緊繃著面部,回看萊倫一眼后,抽出長劍,一時間大廳里武器出鞘聲不絕于耳:“所有人,結隊形,去教堂三層!”

  一時間,整齊腳步聲緩緩向樓層上方響起。

  教堂二層遍地的黑衣人尸體中夾雜著幾頭放血鬼,惡魔的瞳孔不再泛著血紅,走廊里散發著濃濃血腥味。

  通往教堂三層的樓梯上方,淺薄的血色霧氣逐漸飄下來,樓梯最上方的幾名劍盾兵舉著盾,不知所措,隊伍一時間停住。

  “愣著做什么?繼續向上!”一個副官見此情況,立刻擠上前,沖著那幾個劍盾兵呵斥道。

  在長官命令下,士兵們忐忑不安地向上走,血色霧氣里一切未知,鼻尖縈繞一股腥甜味道。

  他們沒注意到,自己裸露在外,與血色霧氣接觸的面部和雙手上有幾道紅紫印痕浮現。

  “等等!”萊倫突然喊道。

  ,隊伍從中間分成兩塊,讓出了道路,萊倫在盧瑟胡斯的幫助下趕到隊伍前,幾名劍盾兵又停住了腳步。

  “你干什么?!”那名副官沖著萊倫怒目而視,礙于克里爾在場,副官忍住了嘴邊罵聲:“抓緊離開這里!”

  “咳咳...”萊倫忍住胸口的疼痛,繼續說道:“這些殘存的血色霧氣里有混沌腐蝕,只要沾染一點,就會影響心智。”

  經過他的一番提醒,士兵們不由得有些恐慌,紛紛遠離霧氣。

  “咳咳...你們先退后...”萊倫看上去虛弱至極,在盧瑟胡斯的幫助下站穩身形,向后揮揮手,示意士兵退開幾步。

  “你到底要做什么?”副官非常不滿,一直瞪著萊倫。

  克里爾也走上前,看著萊倫,但沒有出聲制止。

  萊倫審視體內稀薄的魔法之風,勉強夠支撐幾分鐘的耀光術。

  他心里暗暗道:這可是漲虔信值的好機會啊,耀光術一照,自己是西格瑪神選的身份還不是坐實了?

  萊倫閉上雙眼,醞釀了一會,裝模做樣地站在隊伍最前方,口中默念著什么。

  所有人都在盯著他,滿臉好奇,克里爾也情不自禁地向他旁邊靠近幾分。

  眼看時候差不多了,萊倫慢慢睜開眼睛,伸出一掌,有條不紊道:“以西格瑪之名,賜予我力量.....”

  默不作聲的瞥了眼克里爾,從腦海中調出耀光術。

  他無比虔誠道:“圣光。”

  就在這時,奇跡發生了。

  一道乳白色光球浮現在在他掌心中間,大放異彩,照徹了整條走廊。

  在場所有士兵,無不瞪圓了雙眼。

  “他真是吾主神選者!”

  “吾主的力量!”

  有幾名士兵是西格瑪教會虔誠的信徒,看到這一幕,他們當場跪下,眼底涌出熱淚。

  這是神跡啊!

  活生生出現在自己面前,真正的神跡!

  “你掐一下我的臉,這是真的嗎?”方才攙扶萊倫的士兵對旁邊同伴說道。

  他的同伴并沒有理會他,直勾勾盯著萊倫,眼底滿是敬畏和崇拜。

  “這這這.....”沖著萊倫怒目而視的副官更是表情呆滯,兩眼空洞無神地望著萊倫掌心,瞳孔里只有那道白光,他張大嘴巴,掐了掐自己的臉,艱難咽下一口唾液。

  只有萊倫才能看到的系統面板不斷跳出。

  【+1虔信值】

  【+1虔信值】

  【+1虔信值】

  .......

  看著瘋漲的虔信值,萊倫心底打呼痛快,沒白和恐虐惡魔打一場!

  僅僅是一次當眾“亮相”,就為萊倫增加了近150點虔信值。

  萊倫加大了耀光術的消耗,光罩范圍得以覆蓋整個走廊,血色霧氣被乳白色光芒逐漸驅散消失。

  持續了十幾秒后,萊倫體內魔風儲量也到達了極限。

  萊倫默不作聲的觀察眾人的反應:“是時候結束了”。

  隨后轉動掌心,乳白色光球立刻消失不見,化作光點散在眾人身邊。

  這一通表演實打實耗光了萊倫所有力氣,突然眼前發黑,倒向地面,周圍數名士兵連忙上前把他攙扶起來,克里爾也是心底一驚,急忙上前。

  心底所有的疑惑都被解開了,萊倫在他心里就是真正的西格瑪神選,代表曾經的人皇意志回到帝國。

  僅憑剛才那一幕,克里爾可以發誓四十多年來從沒見過這樣的力量,從內心深處撫慰心靈。

  “現在可以繼續前進了。”萊倫虛弱道,這會兒都有些脫力,隨便一柄匕首就能要了他的命。

  “還愣著干什么!”克里爾大聲命令道:“繼續前進!”

  這一次,那名副官帶頭拿著盾走在最前列,似乎有些懺悔剛才的所作所為。

  士兵們才從剛才的神跡里醒悟,紛紛跟上,只是他們看著萊倫的目光愈發崇敬。

  沒人注意到萊倫勾起的笑容。

  ...

  求票求收藏!

  今天有事情來晚了,明天雙更補償一下哈。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錘佬楠十一的中古帝國一小兵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