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中古帝國一小兵 > 十二·教堂血戰
  “你們是什么人?為什么闖入吾主的教堂?.....啊...”教堂大廳里傳出圣武士大聲質問,緊接著便是一聲慘叫。

  盧瑟·胡斯本想再說些什么,聽到慘叫后,他不由自主地緊張起來:“他們....開始殺人了?”

  同時迫切的目光望向萊倫,希望面前這位神選者能給予指示。

  “嗯....”萊倫沒想到會有混沌信徒如此大膽,居然無視教堂的守護神力,強行潛入。

  走廊里彌漫的血色迷霧證明這些混沌信徒是有備而來,教堂內部人員里肯定沒有墮落者,整個教堂附近街區內,難免會有信仰混沌的人類。

  左手閃耀的光源,在萊倫四周形成一圈光層。

  血色霧氣似乎有侵蝕效果,每當霧氣和光層碰撞一處,會產生一股刺鼻地焦味,就像腐朽的木材表面被烈火凈化似的。

  萊倫發現體內魔風儲量正在快速下降,開始變得稀薄,原本足以支撐法術使用二十分鐘的魔風儲糧,現在最多堅持十分鐘。

  “萊倫....大哥。”盧瑟·胡斯跟在萊倫身旁,最直觀感受到光圈神奇的力量,站在光圈內,渾身上下變得暖洋洋的,這股乳白色的能量平息了灰袍侍僧不安的心靈,讓他勇氣倍增。

  “我們得趕緊走了,胡斯,這道光層撐不了多久。”這樣下去可不行,萊倫的魔風儲量有限,可血色迷霧源源不斷從走廊外部涌入。

  “好。”

  二人沿著墻壁快速移動。

  隨著時間推移,大廳里已經有零星刀劍碰撞聲音,看來是巡邏的圣武士發現了闖入者。

  “把他們從吾主的教堂趕出去!”

  “為了查理曼!為了帝國!”

  越來越多的吶喊聲響起,大廳里傳出激烈廝殺。

  萊倫二人停下了腳步,蹲靠在教堂一層的通往上層的樓梯轉角位置,夜晚空曠的西格瑪教堂里,僅有少數幾名圣武士舉著火把勉強照亮小范圍迷霧,整體還是被血色籠罩。

  數道黑影攢動著跑向其他樓層,僅有的光亮中,只有小部分全身籠在黑衣下的入侵者還在和圣武士們交戰。

  “也許入侵者已經被趕跑了?”灰袍侍僧低聲說道:“圣武士們已經把他們打敗了。”

  “轟~轟~轟~”仿佛應和著胡斯的話,整個教堂地板隨著某種巨獸的步伐而震動。

  在眾目睽睽之下,一輪血色傳送門打開,一頭恐虐牛頭怪被召喚在大廳里,它邁開巨大而扭曲的牛蹄,揚起利爪末端的血腥雙斧,厲聲嘶吼,黃銅摩挲聲音和刺鼻硫磺味道充斥整個大廳內。

  “是恐虐惡魔!是恐虐惡魔!”

  有人絕望喊道,大廳內所有圣武士的臉色頓時變得雪白。

  “惡魔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救命!救救我!”

  “哞!!!!”恐虐牛頭怪猩紅雙目滿是喋血,以無匹巨力揮動屠戮地武器,在它沖鋒道路上的圣武士無不攔腰剁開,這頭巨獸直接抓住兩個倒霉的家伙,用利爪將他們撕成碎片,盡情地吞食人類血肉。

  惡魔的吼叫,驚醒了所有正在夢鄉里的侍僧。

  嘈雜混亂的腳步從四面八方傳來,一時間秩序混亂無比。

  “結成密集陣!不要分散!”

  有個老練的圣武士大聲吶喊道。

  話音剛落,牛頭怪物一個龍車撞擊,將圣武士構筑的防線沖垮,那名老練的士兵被利斧當頭劈下,死的不能再死了。

  “我們完了,我們完了!”

  “吾主!救救我們!”

  同時,數頭恐虐低階放血鬼從傳送門奔出,它們發出非人類地嘶啞咆哮,帶來戰斗和恐懼,血紅的人形惡魔揮舞著地獄之劍,組成了殺戮狂潮,向前猛沖只為殺死敵人,砍下顱骨獻給顱座。

  大廳中心的西格瑪雕像此刻黯淡無比,絕望的氣氛,籠罩著圣武士們。

  教堂大門洞開,更多的火把亮光短暫地驅散迷霧。

  外面不斷祈禱的鞭撻者們聽見了惡魔的吼叫,在絕望的鞭撻下,他們奮不顧身沖向惡魔面前,放血鬼們舞動巨劍迎上去,而面對火紅的地獄之劍,絕望行者們用有力的鏈枷做出回應!

  “吼....血祭...血神!”

  “為了查理曼大帝!”

  場面變得更加混亂。

  不單是大廳,教堂二層,三層都傳出慘叫聲,潛入進來的混沌信徒在弱小的侍僧里大開殺戒,冰冷刀刃帶走一條又一條鮮活生命

  聽著往日同伴的慘叫聲,盧瑟·胡斯目眥欲裂,此刻他發自心底想握著一柄戰錘,同那頭恐虐牛頭怪死戰到底。

  可盲目沖動不能解決問題,只會讓自己白白犧牲。

  局勢急轉而下,灰袍侍僧茫然道:“萊倫大哥...我們該怎么辦....”

  “惡魔傳送陣,恐虐低階放血鬼還有一頭嗜血牛頭怪,潛入進來的應該是一個中型混沌教派,絕對不是我們能對付的。”萊倫低聲道,他收攏光層,示意身旁侍僧冷靜。

  “難道我們就要看著他們死嗎?”盧瑟·胡斯神情悲痛道:“救救他們,萊倫大哥,您可是吾主的神選者啊!”

  “冷靜胡斯!冷靜!”

  聽著大廳內絕望呼喊聲,萊倫意識到圣武士們的士氣已經降到了谷底,這種時候再有一丁點不利的變化,他們就會全盤崩潰。

  可萊倫自己只會一招耀光術,他能做什么?

  大廳內的鞭撻者近乎死傷殆盡,他們吸入過量的血色霧氣,變得和惡魔一樣狂暴好戰。

  “死就死吧!”萊倫一咬牙,來到這個世界沒幾天就死在惡魔斧下,自己算是史上最丟人的穿越者吧。

  “胡斯,等下你跟在我身后沖出教堂!去找城鎮巡邏隊!聽清楚沒有!”萊倫沉聲道,握著長劍的手青筋暴起。

  “準備好!”

  萊倫低聲默數三個數后,帶著盧瑟·胡斯飛也似地,沖下樓梯。

  迎面一個黑衣人目光血紅,怒犬似的舞動長劍沖萊倫狂撲而來,長時間的鏖戰激起了他的兇性。

  抬劍,猛地格擋住黑衣人的撲擊,萊倫手中長劍翻轉方向,精妙的劍術劃出一道血弧。

  面對面交鋒的第一瞬間,鮮血四濺,黑衣人的撲擊十分致命,刀刃劃到了萊倫肋下,而代價則是頸部被切開,半張臉被血污沾染。

  萊倫不忘狠狠地踹上一腳:“在我面前裝什么野獸啊。”

  經過系統強化的【近戰老手】技能,大大增強了萊倫近戰能力,得心應手的劍術訣竅應對這群混沌信徒綽綽有余。

  在連續砍倒兩個黑衣人后,萊倫胸前多出一道略深割傷痕跡,教堂大廳里迷霧越來越濃郁,蠻牛似的獸吼仿佛近在耳邊,人類的慘叫聲和非人的吼叫聲此起彼伏。

  太多了,實在是太多了。

  萊倫心底發涼,緊靠墻邊,他看著著血霧里穿梭的黑影和血色惡魔,長嘆一口氣。

  不斷有黑衣人拼命地沖過來,想把他殺死,萊倫固然有劍術傍身,此時額頭上全是細密汗水,這種情況下,就是身處地獄殺戮場。

  猛然間,灰袍侍僧的身后躥出一頭放血鬼:“血祭....血神!”

  惡魔的模樣實打實嚇了胡斯一跳,面對砍下的地獄之劍,胡斯下意識揮出一拳。

  “鏘!”

  劍身相擊在一處,穿透耳膜的尖銳聲讓灰袍侍僧倍感痛苦,手臂猛地一股大力將他拉開。

  “你是真敢啊!還想打惡魔一拳!”萊倫咬緊牙關,十分吃力的扛住這一擊,也不忘記吐槽一句。

  幸虧他反應及時,要不然未來的西格瑪先知就要提前隕落了。

  幾息地僵持后,萊倫使出死力,折手抖擻出一落劍花,直刺惡魔犬面雙眼。

  可他手里的長劍終究是普通武器,方才的對劍中,劍身就以是強弩之末,刺中堅硬表皮時,長劍毫無征兆的從劍身中部斷開。

  “該死!該死!”萊倫把手中斷劍握柄砸向放血鬼身上,一把扯過灰袍侍僧。

  趁亂撿起了地上一具殘缺尸體的長劍,盡可能在身旁舞得密不透風,發動【莽撞沖擊】直沖向教堂大門。

  他決定賭一次。

  也是唯一一個挽救教堂所有人的機會,萊倫別無選擇。

  “為了查理曼!為了人類!”大廳另一側響起了絕望悲歌,為數不多的圣武士們和鞭撻者發起了最后殊死一搏,就是用牙齒去咬,也要將惡魔殺死!

  萊倫和盧瑟·胡斯也闖到了大門外部。

  揮劍殺退了圍上來的黑衣人,萊倫沖著灰袍侍僧大吼道:“你快去找巡邏隊!我們所有人能不能活下來全看你了!”

  盧瑟·胡斯剛跑出幾步,意識到了什么,回身喊道:“萊倫大哥,你不和我一起去嗎?!!!”

  “當然不!”

  一個混沌信徒的劍刃在萊倫后背劃出一道傷口,萊倫轉身怒吼著迎上去,手中長劍精準的披在黑衣人的面部,側身躲過偷襲來的斧刃,劍身冷光劃出三道印痕。

  “我可是神選者,當然要去救他們。”萊倫咧開嘴,身上傷口的痛楚刺激著他的精神,最后看了眼盧瑟·胡斯,沖入教堂。

  教堂大廳內已然化作一片尸山血海。

  萊倫沖入教堂后,先將大門抵住關上,防止惡魔離開教堂。

  怒吼著沖鋒而上,他手中長劍翻飛,連著三個黑衣人被砍斷了脖頸。

  濃郁而腥臭的血氣刺激著萊倫神經感官,人類的反抗越發勢弱,而且在血氣的影響下,許多鞭撻者和侍僧身上都開始流出血水,腦袋暈沉。

  “不行,這樣下去我一定會死。”

  “哞!!!”萊倫剛沖到大廳中部區域,身前橫出一道巨型身影,恐虐牛頭怪盯上了他!

  這個可怕的怪物身上表皮已經布滿劍刃砍砸的痕跡,可它依然好好的,隨著時間的推移,召喚出的惡魔去沒有被放逐,身形反而更加凝實。

  一團血氣凝練在這頭巨大怪物身上,無形中聯結著所有放血鬼。

  “難道說....”萊倫睜大雙眼,想到什么,可這頭恐虐惡魔不給他一絲反應時間,利斧帶著氣浪,豎直砸向他的頭頂。

  萊倫腳底踉蹌一下,堪堪躲過致命一擊,瞬時揮出長劍砍在牛頭怪上蹄,他只感受到劍身一震,右手虎口處疼痛難忍。

  惡魔表皮比鋼鐵還硬!

  萊倫剛剛穩住身形,迎面就是恐虐牛頭怪的斧身抽擊:“嘭!”

  萊倫被怪物抽飛出去,重重的撞到西格瑪雕像底部,摔在地上。

  “唔...”萊倫的棉麻上衣早已破損不堪滿是孔洞,他喉嚨涌上一陣腥甜,嘴角溢出鮮血,五臟六腑像被撕裂一般,極端疼痛刺激著他的神經,他懷疑自己的手臂斷裂了。

  僅存的人類聚在西格瑪雕像一圈,他們背靠著背,憑借最后的意志,硬剛惡魔的威壓。

  地面再度震動,恐虐牛頭怪沖向了他們。

  放血鬼發出黃銅摩挲的聲音,以血神之名沖鋒。

  圣武士們發出絕望呼聲,侍僧身體按捺不住地哆嗦著,卻沒有放棄抵抗。

  系統似乎在旁觀這一切,沒有任何反應。

  萊倫強撐起身體,背靠西格瑪雕像,勉強伸出一手,摸在雕像足脛處,仰頭望著人皇的臉。

  “西格瑪....他們都是你的子民,你的信徒...”萊倫低垂下眼瞼,只覺得四肢發冷,口中喃喃道:“最后一次....我祈求你,救救他們....”

  耀光術,前所未有的使用。

  乳白色光輝,從萊倫腦后一輪圓月似的圣光照耀而出,驅散了教堂大廳里的血色迷霧。

  高達五米的雕像此刻宛如活物一般,渾身迸發出金色烈焰,一層淡金色籠在足脛旁的萊倫身上。

  【任務達成:犧牲】

  【獲得消耗型特性:垂憐者(瀕臨死亡時,宿主復蘇)】

  恐虐牛頭怪止住了沖鋒的勢頭,猩紅牛眼充滿暴虐,眼前被金色籠罩的小小人類突然迸發出的力量,讓它驚恐且憤怒。

  “圣錘!是圣錘!”

  “吾主顯靈了!”

  “吾主啊!”

  圣武士和侍僧們看著眼前萊倫沐浴在金色圣光下,一柄通體古樸的戰錘落在他的手中,正是第二次抽獎得到的赫拉姆戰錘。

  耀光同樣籠在他們周身,撫平了不安的心靈,振奮了士氣。

  【虔信值+43】

  “那么。”

  萊倫雙手握住戰錘,眼底流光通徹且璀璨:“為了帝國!”

  ...

  求票求收藏!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錘佬楠十一的中古帝國一小兵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