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中古帝國一小兵 > 八·嗡嗡酒館
  木制桌椅隨意擺放著,整個旅館一層看上去像是混亂的聚集地,充斥了各式各樣的人。

  人們在旅館內盡情交流,痛飲帝國啤酒,吧臺坐滿了人,人們總是在抱怨帝國北方最近的不安穩,商道不順等等。

  老板菲爾達·格雷茨和他的妻子喬莉經營著這家嗡嗡旅館。

  菲爾達是南方瑞克領人,有著清醒的態度和精明的判斷力,他負責處理生意往來,很少能看到菲爾達不皺眉的樣子。相較之下,喬莉恰如其名,臉上永遠掛著微笑,她那洪亮的笑聲回蕩在旅館各處——她負責管理酒吧和與顧客打交道,而其刺耳的諾德人口音,總能成為不少過往旅客的歡樂之源。

  隔了一道帷幕的后廚里,兩名廚師忙得熱火朝天,壁爐里爐火燒得正旺,一鍋又一鍋濃濃肉湯不斷從后廚端入大廳里。

  大廳中心,篝火烤架上的烤全羊冒著熱氣,肉香味在旅館內部不斷飄散著,常住旅館的吟游詩人正彈奏手中三弦琴,清脆歡快節奏熏染了所有人,侍女們臉上也泛著微醺地醉紅色。

  沒人會拒絕一次酣暢淋漓的放松,旅館中間,幾人正圍在篝火旁,伴著琴聲跳北方特有的踢踏舞,周圍桌上喝酒旅人臉上笑容不斷,紛紛舉起酒杯,大聲為跳舞者喝彩。

  萊倫看到大廳邊角有張桌子空余,不動聲色走過去,放下背后包裹。

  很快就有侍女向他走來,衣著暴露身材火辣的侍女瞥了眼萊倫身上軍服,并沒有在意,嗡嗡旅館從來不缺士兵光顧,有客人看到克里爾隊長會偶爾出現在私人專區,一個人喝悶酒。

  “為你服務~勇士”侍女微笑著彎下纖細腰肢,故意將領口春光露出,嬌滴滴道。

  萊倫只是看了一眼便別開目光,雙手擔在桌面,對著侍女微笑道:“我需要一個四等房間,和一頓晚餐。”

  侍女見萊倫的目光沒有絲毫留戀,頓時對面前這個身上軍服老舊的士兵起了興趣,遞上一張羊皮紙菜單,問道:“就你一個人嗎,我們的空房間不多哦。”

  以往她這么做,有些客人就像勾走了魂似的,會多給十幾枚銅幣作為小費。

  “就我一人。”萊倫點了兩塊黑面包,一大杯黑麥啤酒和一份肉湯,接著從衣兜里摸出兩枚銀幣,遞給侍女,“這些應該足夠支付了,至于剩下的,就當做你的小費吧,美麗的小姐。”

  “哦~謝謝你。”侍女對萊倫嫵媚一笑,除去住店和晚餐費用,至少能剩下一枚銀幣,這樣的好事可不經常見。

  她剛一轉身,勾起的嘴角變得輕佻。

  呵,又是一個好色的家伙。

  萊倫不知道侍女心里對他的評價,自顧自地拆開包裹取出那封信,貼身裝著。

  他看過的可謂見多識廣,如果這點誘惑都忍不住,只能說純粹是看的少了。

  只有年輕氣盛的小男生才會這樣的沖動,而曾經的萊倫心智超過三十歲,該體驗的都體驗了,對這方面沒有那么饑渴。

  之所以給出大額小費,也是為了遮人耳目,從步入旅館那一刻,萊倫就察覺到有人目光一直盯著自己。

  沒人會相信一個血氣方剛的帝國士兵,在面對穿著暴露的女人時會沒有一點反應,要么他隱藏的很好,要么他不是男人。

  而出手闊綽,就顯得萊倫像一個不懂行的愣頭青,傻里傻氣。

  果然,觀察自己的目光消失了。

  很快,侍女先給萊倫送來一道木牌,這是住店的憑證,上面刻有房間號,她轉身去后廚為萊倫取來了晚餐,遞上餐具后便離開了。

  黑面包是剛剛出爐的,還帶著溫熱,質地也偏柔軟,萊倫將兩塊黑面包撕成塊狀,將其中一塊浸泡在大碗肉湯里。

  在他右手邊有幾個家伙穿著像是冒險者,他們正大聲討論著今年春季北方諾德領發生的戰爭。

  中古世界城鎮之間交通不便,信息傳遞也十分困難,底層人民對外界事物充滿好奇,一個冒險者注意到周圍有人豎起耳朵旁聽他們說話內容。

  他不自禁大聲嚷嚷著:“我前面那幾個家伙看到那么大一頭戰爭猛犸,都尿了褲子!”

  “可不是嗎?北佬養的巨獸一沖起來,簡直要了命了!”

  “北佬的長船至少有兩個貝爾格城堡大!”

  桌旁其他人附和道。

  萊倫聽冒險者大聲討論的內容,默不作聲吃著晚餐。

  自己對這個時間點發生的事情十分清楚,帝國歷2502年春季,數量遠超兩萬人的諾斯卡掠奪者入侵帝國北方諾德領和奧斯特領,戰局糜爛,直到現在諾德領的鄉野小路,還充斥著諾斯卡掠奪者身影。

  從戰爭結局損失來看,帝國慘敗,諾斯卡人血賺,直到一年后帝國皇帝率軍北上支援諾德領,才將此次入侵的諾斯卡掠奪者徹底趕走。

  幾個冒險者停止討論這個話題,萊倫注意到旅館另一邊桌子上,有幾名諾斯卡雇傭兵抬起頭望向這里,目光兇狠地盯著他們

  冒險者轉而繼續盯著那些游走在人群里的火辣侍女,聊些千篇一律的話題。

  正如有些帝國人信仰邪教,并非所有諾斯卡人都信仰混沌邪神,總一部分例外存在,只是占比很小。

  200年前的帝國皇帝“救世者”路德維希陛下,對待歸化的諾斯卡人具有極大包容性。

  在帝國北方沿海經常會看到他們,這些諾斯卡人“背離”混沌邪神的理由很簡單,多半是覺得那四個邪神很“傻X”。

  吃完晚餐,萊倫嘴角一抹,正準備拿起包裹上樓。

  卻發現嗡嗡旅館的老板娘喬莉,端了一杯酒水,身上黃綠相間的連衣長裙裙擺晃動,正向他走來,老板娘年齡可能超過了40歲,但整體保養的很好。

  她露出了笑容說道:“勇敢的士兵,想來一杯新釀的蜂蜜酒嗎?味道醇厚香甜,保證讓你滿意。”

  說著,手中餐盤向萊倫身前遞去。

  “恐怕我沒有多余的錢支付這杯蜂蜜酒,問一問其他客人吧,一定會有酒客想品嘗。”萊倫站起身,將包裹斜挎在肩部,伸手委婉回絕道。

  老板娘笑容加深幾分,繼續道:“哦~您是尊貴的二等客人,可以免費品嘗這杯酒。”

  “二等客人?”

  萊倫稍稍遲疑一下,隨后目光看向人群里一個侍女,明白了什么,后者剛給客人倒完酒水,注意到萊倫的視線,站直身子,遠遠地對他嫵媚一笑。

  “怎么?客人您定的不是二等房間嗎?”老板娘喬莉笑容不變,問道。

  “哦,是我記錯了。”萊倫收回目光,轉手接過餐盤上那杯蜂蜜酒,琥珀色的酒液晃著壁爐火光,“就是二等房間,愿尤里克賜福你,好心的夫人。”

  老板娘喬莉嫣然一笑,“你還是第一個叫我夫人的家伙,嘴真甜,祝您住店愉快,尊貴的客人。”轉身離開。

  “有個問題想問夫人。”萊倫叫住了喬莉。

  “嗯....請說,知無不言。”

  “亞特魯·奧弗朗商人,夫人知道他嗎?”

  面前的老板娘沉默了一陣,有些警覺地問道:“你找奧弗朗...做什么?”

  “有人托我給他送一封信,我需要親手交給他。”萊倫挑了挑眉,眨巴眨巴眼睛,裝出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樣子。

  喬莉上下打量萊倫,眼神復雜地看著他身上的軍服,突然問道:“你是西面德拉科瓦爾德森林駐軍哨站的士兵嗎?托卡隊長不會是你長官吧。”

  “嗯......”萊倫“面露難色”,似乎在糾結于要不要說出來。

  “我知道了。”老板娘喬莉笑了笑,頓了頓,語氣隨意道:“年輕的士兵,我勸你還是放棄這個任務早些回去吧,不然,你會后悔來這里。”

  “奧弗朗可不像我這么好心,相信我,你不會想認識他的。”

  萊倫聽完老板娘的話,垂著腦袋,沮喪說道:“可我...要送這封信啊,不然長官會把我后半年的錢全部扣光的。”

  “在這兒舒舒服服住一晚后,明早抓緊離開布雷鎮吧,性命可比后半年的錢重要的多,年輕的士兵。”喬莉不想多說些什么,扭動腰肢離開了。

  萊倫習慣地瞇起眼,心底快速權衡利弊。

  嗡嗡旅館來往客人黑白都有,大大小小事情時有發生,按理說老板娘不可能對一個商人這樣忌憚。

  除非后者財權通天,光憑借影響力就足以震懾其他人。

  “這個奧弗朗,我還真想拜訪拜訪。”萊倫搓了搓下巴,心里有了計策。

  ...

  帝國歷2052年9月17日。

  “早上好,尊貴的客人,您的早餐已經準備好了,需要送進來嗎?”房門外響起一陣輕緩地敲門聲,只有定了二等房間的客人才能享受送餐服務。

  清晨陽光透過向陽的窗戶,照在絨毯床鋪上的男人,刀削斧砍的面龐看著英氣十足,他深深吸氣,睜開了眼睛。

  床邊矮柜上放著他的包裹,和一個木酒杯。

  不得不說嗡嗡旅館的蜂蜜酒味道確實不錯,琥珀色酒液味道甘甜帶有麥芽香氣,而且有助睡眠,這是萊倫來到中古世界睡得最舒服得一次。

  不過房間的隔音效果確實不怎么樣,半夜一陣男喘女叫的聲響從隔壁房間傳來,稍微有些影響萊倫。

  “辛苦你了,送進來吧。”萊倫舒舒服服伸了個懶腰,隨后掀起被褥,動作麻利的穿上衣物。

  在布雷鎮穿著士兵軍服太過顯眼,藍白色與整個小鎮的主色調格格不入,索性換了一身棉麻制成的便裝。

  房門推開,一個旅館伙計端著餐盤有些冒失地踏入房間,險些摔了一跤,還好餐盤沒有傾倒。

  把準備好的早餐放在房間的木桌上后,旅館伙計微微欠身,正要離開時,萊倫問道:“現在幾點了?”

  “額,大概六點半左右,客人。”

  “六點半...”萊倫若有所思,沖著旅館伙計問道:“布雷鎮西格瑪教堂的牧師還是老澤伊斯嗎?”

  “還是他,我們老板說那個家伙沒什么人脈,以后也只能在這一片做個小教堂駐守牧師。”旅館伙計說完,欠身帶上了房門。

  在旅館伙計走后,萊倫推開向陽的窗戶,看著窗外的景象。

  旅館正對的街道上,光線還有些黯淡,來往的人群逐漸多了起來,整個小鎮開始了新一天的生活,人們也要為了新一天生計而勞作。

  吃完了早餐后,萊倫只身下樓走到旅館一層大廳,包裹斜跨在背后。

  幾個伙計和旅館侍女正在打掃桌面和地板,垃圾堆積在一處,再一塊裝入圓桶里,由兩個健壯的男人抬起,從小門運出旅館外。

  “年輕的士兵,你起的真早啊。”徐娘半老的老板娘喬莉一個人坐在吧臺后面,正擦拭酒杯擺放整齊,看到萊倫下樓,微笑著說道。

  萊倫禮貌地點點頭,要了杯麥酒,坐在吧臺旁座椅,隨口問道:“老板菲爾達呢?怎么沒看到他?”

  老板娘白了一眼,一邊埋怨著,一邊從身后酒架上取出一瓶麥酒,斟滿一杯后遞給萊倫:“那個死男人又忙著去進貨了,這兩天來的客人比較多,后廚倉庫的食物儲備又不太夠,菲爾達整天拉著兩個伙計四處張羅著,自己是舒服了,臟活累活全丟給我嘍。”

  “老板娘生意興隆啊。”萊倫笑著喝了一大口麥酒,醇厚麥香抿于唇齒之間。

  “勉強有一頓飯吃,開旅館整天忙里忙外的,也不就是幾塊黑面包的事情嘛,還要應付那些領主手底下當兵的,多一子少一子,算不上興隆。”

  見萊倫杯底見空,喬莉笑問道:“再來一杯?”

  “算了吧,身上本就沒幾枚銅幣,再喝下去,以后就要喝西北風了。”萊倫打趣著,從衣兜里摸出兩枚銅幣放在吧臺上。

  老板娘捏住兩枚銅幣收進錢箱里,起身趁勢向萊倫位置靠過去,萊倫鼻尖能嗅到她身上香水味。

  喬莉彎著腰,雙臂倚靠在吧臺上,上衣緊繃的領口包裹住碩大鼓起,沉甸甸地擔在臺面上。

  “還要去送那封信嗎?”她歪著頭,露出白皙脖頸,語氣玩味道。

  “當然。”萊倫坦然對上她的目光,目不斜視。

  片刻后,老板娘開口說道:“你的表現襯托出不符合年齡的老練,年輕的士兵。”

  喬莉重新坐下,擦拭著萊倫的酒杯:“昨天故意多給了侍女小費,是為了遮人耳目,我說的對嗎?”

  萊倫默不作聲,點了點頭,一手慢慢地摸向腰間匕首,在嗡嗡旅館消失的人可不少。

  老板娘抬起雙手,示意對萊倫沒有任何威脅,婉轉一笑道:“來者是客,你的事情我不想多摻和,這么大個旅館都夠我忙活了,再多管幾件事情,腦袋跟不上。”

  “只是想提醒一句,趁著奧弗朗發火前,早些跑,說不定能活下來。”

  “再來一杯麥酒。”兩枚銅幣拍在臺面上,萊倫表情平淡。

  很快,一杯麥酒遞到吧臺上。

  接過酒杯后,萊倫仰頭悶下,隨后轉身從旅館大門走出去,說了句:

  “謝謝你的提醒,喬莉夫人。”

  ...

  求票求收藏!

  感謝書友們的打賞!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錘佬楠十一的中古帝國一小兵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