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中古帝國一小兵 > 七·布雷鎮
  不得不說,騎馬是一件非常消耗體力的事情。

  長時間奔波策動下,萊倫覺得兩胯磨得發痛。

  沿途景象平淡,帝國鄉村建設處于十分落后狀態,一路上看到的村莊,大多數只有一道一道柵欄圍起來,駐守的征召民兵大多無精打采面黃肌瘦,面對野獸人襲擊,這些守軍形同虛設。

  布雷鎮周圍地理位置險惡,所以可以耕種作物的土地顯得額外珍貴,村莊數量也比東面腹地少上許多。

  整個布雷鎮的經濟發展全靠一座石礦和鐵礦撐起,有礦的地方就會有矮人,據說在布雷鎮定居的群山矮人數量超過了七十人,而這座邊境小鎮的總人數僅有一千三百余人。

  地理位置靠近德拉科瓦爾德森林,布雷鎮郊外幾個伐木場生意也還過得去,原木巨木資源豐富,木材價格永遠是最低的,商人們都會選擇從這里采購大量廉價木材,運往其他城市賺取差價。

  過了數個小時的長途奔襲之后,萊倫終于到達布雷鎮,也是原住民萊倫唯一見過的帝國城市。

  比起萊倫記憶中去過的古老城市,布雷鎮還是要小上許多。

  從遠處看,一條條黑色的煙飄上天空,從位置上就能清楚這座城市的大概情況,木質的城墻擋住了萊倫的視線,高度超過四米的城門用石塊建造,厚重的大門向里敞開,城門外站崗的士兵裝備比起萊倫身上單薄的軍服簡直云泥之別。

  崗哨的士兵身上穿著全身鱗甲,鎖子頭套和鋼盔保護著他們頭部與頸部,士兵們手中持著鋒利地長矛和長戟,比起那些村莊民兵面黃肌瘦,布雷鎮的士兵臉色更為健康,一名守衛長官單手握劍站在拒馬樁內崗哨里,眼神凌厲的不斷掃視過往行人。

  城門外排著兩條長隊,萊倫翻身下馬,握緊韁繩跟在隊伍末端。

  快要輪到萊倫時,城門里面傳出嘈雜聲響。

  似乎是一隊雇傭兵和一個商隊起了沖突,為首的一名雇傭兵典型的諾思卡人相貌,超過一米九的體型,雙臂塊塊隆起的肌肉裸露在外,背后兩柄鋒利短斧不斷折射寒光,雙方爭執不休。

  雇傭兵是最容易引起矛盾沖突的人群,他們拿命博取利益,同樣,做任何事情雇傭兵們更擅長用命去賭氣。

  “你們商隊的貨物,每次都是俺蠻熊傭兵團護送!上次遇上了綠蘑菇劫匪,俺們損失了多少個好小伙!半個銅幣賠償都沒有,一句話不說就換別人護送?你先問過俺的雙斧同不同意!”

  幾個守衛聞聲趕了過去,城門口陷入了短暫的混亂。

  雙方沖突愈發擴大,隨著領頭諾思卡傭兵頭子揮出雙斧威脅,兩邊人馬紛紛拔出武器,隨著聲音越來越大,兩邊領頭人站在一處,吵得面紅耳赤,不少城門守軍的長矛長戟也從直立逐漸傾斜,城墻上幾名弓箭手也搭箭上弦。

  “立刻放下武器!迅速離開城門!否則按照公國法令處置!”守衛長官沖著兩方大聲道。

  “散開!”

  “都散開!向后退!”

  守衛士兵們來回走動,大聲呵斥著,不斷驅散向這里靠攏的密集人群。

  城外排隊的行人也被迫向后退,萊倫這下來了興趣,他拉著旅行馬,就這樣站在原地,興趣滿滿地向城門里面張望著。

  “咻!”,異動出現了,對峙的商隊中,一個商隊護衛拉滿長弓似乎想要恐嚇對方,沖著一個雇傭兵身前石板射了一箭,或許是準頭問題,那根箭不偏不倚,正中雇傭兵大腿根部。

  諾思卡人可都是擅長玩命的主,脾氣極為狂躁,這一異變無疑惹怒了整個蠻熊傭兵團。

  諾思卡雇傭兵頭子頓時怒火沖天,沖上去一記直拳轟在那名護衛面門,后者“啊”的一聲,斷線風箏似倒飛幾米。

  蠻熊傭兵團其他人緊隨其后,被動防御的商隊眾人,在一瞬間落入下風,護衛們被沖的人仰馬翻,雙方扭打一處,激情肉搏。

  守衛長官臉色很難看,他立刻對守衛下令:“拿下他們!”

  這動起手來一個沖動,可就是真刀真槍的打,損傷了幾條人命,自己最多是職位剝奪,要是事態擴大變成無節制廝殺牽扯平民,自己這個守衛長官還當不當了?在他看守期間發生這樣事情,領主一定會追責到他頭上!

  他只能徒勞叫喚道:“立刻停手!立刻停手!”

  守衛長官一面派出士兵向領主通報,一面調遣城門守衛將械斗雙方圍住,防止牽扯無辜平民。

  萊倫挑了下眉毛,這樣的事情很少見,尤其諾思卡人組成的傭兵團,那是少之又少。

  城門外的守衛們都跑到門內控制局勢,一時間也沒人阻攔城外人進入,聚集的人群立刻涌上去,只為看個真切。

  流血沖突是帝國北方人民喜聞樂見的場景,尤其米登領和諾德領尚武風氣當屬之最。

  作為一名帝國士兵,萊倫其實有義務配合城門守軍穩住局勢,維持秩序,保護公國法令,這會兒冒然進場,只會給自己引來不必要麻煩,更何況雙方只是拳腳打斗。

  萊倫突然想起來系統還有幾個任務,其中有一個任務是【發現1名英雄單位】

  趕緊調出系統面板,這一招萊倫還從沒用過呢,定睛看向那個在人群里勢不可擋的諾思卡雇傭兵。

  【姓名:哈雷克·怒熊(精英)】

  【種族:諾思卡人族】

  【職業:狂戰士】

  【裝備:重擊戰斧(雙持武器)】

  【特性:戰斗狂熱(陷入近戰+5近戰,范圍內己方+3近戰)】

  【潛力:6\10】

  好家伙!戰爭狂熱屬性?不單給自己近戰加成,還能范圍內近戰加成?

  在系統幫助下,萊倫看到了雇傭兵的皮膚表面,都泛出一層淡淡紅光,難怪傭兵團陷入僵持戰,以多打少卻不落下風。

  【英雄任務:發現1名英雄(完成)】

  【獎勵:英雄禮包,注意查收。】

  【英雄任務2:發現3名英雄(1\3)】

  諾思卡人哈雷克愈戰愈勇,周圍守門士兵被驚得后退,在長官大聲命令下,守門士兵面露難色,平放槍尖,堪堪向前收攏一圈。

  城門里面,人群一陣騷動,只聽有人高聲呼喊道:“克里爾隊長來了!克里爾隊長來了!”

  伴隨一陣整齊的腳步聲,一隊全部身穿鱗甲的帝國劍士,快速從人群中穿過,人潮迅速從中間分開。

  帝國劍士隊伍前列,領隊軍官騎著一匹米登戰馬,刀削斧砍的面龐棱角分明,看上去不到四十歲,身穿厚重的半身板甲,腰間別著一柄長劍,戰馬懸著兩面戰盾,外面套著一身黑色戰斗袍,他就是布雷鎮城防最高軍官克里爾·安洛先。

  布雷鎮領主萊夫·安洛先的親弟弟。

  “我以萊夫領主之名,命令你們放下武器!”克里爾先手抽出長劍,低沉嗓音響徹這片區域。

  萊倫覺得這一聲像是在他耳邊大吼,震得耳膜發痛,又一個精英級別強者!而且實力遠比諾思卡人雇傭兵頭子強。

  守衛長官看到主心骨似的,士氣一振,這樣就不擔心這些雇傭兵會亂來,更多的城門守衛聚攏壓上。

  諾思卡雇傭兵被吼的發蒙,矛盾雙方也停止打斗,慢慢分開來,顯然他們都忌憚于實力強橫的克里爾隊長。

  很多雇傭兵表情露出了警惕,雇傭兵頭子哈雷克則是背手握緊雙斧,眼色不善的看著克里爾。

  商隊護衛們也收回武器,沒人想得罪這名領主重臣。

  “收繳他們的武器!所有城門守衛,把他們綁起來!交給領主大人處置。”克里爾斬釘截鐵道,雙目徘徊在鬧事雙方的領頭人身上。

  在商人肉痛的目光下,城門守衛將商隊馬車,連帶車上貨物全部收走看押,商人要想重新換回這批貨物,不大出血一筆,恐怕這批貨物就得扔在布雷鎮。

  城門守衛上前收繳雇傭兵的武器,傭兵團里大多數是北方野蠻的諾思卡人,自然不服氣,但是看到哈雷克冷哼一聲交出雙斧后,雇傭兵們也只好紛紛照做。

  在克里爾了解情況后,城防最高軍官判定是商人先的動手,負整件事的主要責任,而蠻熊傭兵團堵塞道路,擾亂布雷鎮秩序,負次要責任,眾人以20枚銀幣賠償那幾個受傷的守門士兵,商隊支付大部分,剩余交給哈雷克他們。

  更多的事項,還要交給領主萊夫大人審理。

  城門外堵塞的人群被守門士兵驅散開,重新排成長隊。

  經過剛才異變,士兵們對過往行人盤查地更加嚴格,輪到萊倫時,守門長官連著看他好幾眼。

  趁著面前審查他的士兵正反復翻看他的腰牌,萊倫悄默聲遞出一枚銀幣,靠近一步,小聲道:“布雷鎮的飛車旅館,客滿了嗎?”

  后者不動聲色看看周圍,接下銀幣,在手里搓了搓,確認是真的銀幣后,不禁眉開眼笑,側耳道:“還有幾間留著,菲爾達一家新做了幾瓶蜂蜜酒,快去嘗嘗。”

  隨后,守門士兵抬起長戟,給萊倫放行。

  布雷鎮旅店酒館有很多,帝國北方公國天氣常年寒冷,自由民和少量農民最喜歡在沒事時,聚在某一家鬧哄哄的酒館里,喝上一杯廉價大麥酒,酒精作用上了頭,就開始舌頭打了飄不住嘴的聊天,聊地,聊女人。

  他們更喜歡后一項。

  布雷鎮的飛車旅館是帝國士兵,和一些來歷不明的游俠經常落腳地方,這里酒水通常比其他家便宜一兩枚銅幣,摻水情況也還湊合,但這些都不是住店旅客最主要原因。

  飛車旅館是一家“洗白店”,也就是俗稱的銷贓窩點。

  每天都有來路不明的人,或者“人”,帶著來路不明的貨物走進旅店大門。

  這些也不是萊倫要去的理由。

  原記憶中,曾經的萊倫沒少去過飛車旅店,雖然他性格怯弱,可就喜歡盯著飛車旅館里那幾個整日忙活,整日穿著清涼的貼身長裙,臀部如蜜桃般圓潤挺翹的酒館侍女。

  每次被人打出來,卻賴在門口不走。

  其他記憶不深刻,就記住了這些,原住民萊倫性格不咋樣,光成色胚了。

  萊倫本就想找個旅館住一晚,同樣是住店,有的地方能飽飽眼福,為什么不去?

  進入城墻里,米登領的建筑別具一格,放眼望去布雷鎮里成片低矮的房屋有序排列著,組成一個個街區。

  萊倫騎上旅行馬,快速趕往嗡嗡旅館。

  東西南北條主干道橫貫整個布雷鎮,道路兩旁有不少店鋪和兩層的摟屋,路面只有少數幾個衣著服飾華麗的人騎著馬,招搖過市,而路面上貨車的數量很多,來往商人們從布雷鎮運走商品,前往其他村鎮販賣。

  嗡嗡旅館從遠處看就像一座要塞,位于布雷鎮南端主干道一邊。兩米高的黑色石墻圍起旅館,這里還有一座木制瞭望塔。旅店里聘用的守衛可站在塔中,監視逐漸靠近的馬車以及所有前來旅客,或者巡邏靠近的士兵。

  旅館分為住店和酒館兩層,兩道大大門“飛馬”和“旅客”,從外院通向兩間內院以及旅館相對安全和溫暖的主建筑。

  在兩道大門之間,忙亂的廚房和食品室將旅館的兩部分連接在了一起。

  在有門房看管的旅客門內,是酒吧和一個供獨家聚會使用的私人“雅間“。在沒有馬車造訪時,酒吧顯得大而空蕩,但在繁忙的假日也會擠得水泄不通。與之相連的是一個儲藏室,可向下通往一間設備齊全的地窖——該地窖也可從旅館后部送貨入口對面的釀酒室中的一個斜坡進入。

  嗡嗡旅館特色便是蜂蜜酒,這種啤酒,用到了從庭院后部三個蜂房里收集的蜂蜜作為原料,大麥味道混合著蜂蜜香甜,據說萊夫領主的酒桌上經常能看到幾瓶蜂蜜酒。

  馬車門通向一間內院,內院里有三個供顧客、私人顧客和車隊馬匹使用的馬廄區域。

  步入大廳,旅客們幾乎把這里一切能坐的地方,坐了個滿滿當當,火熱的氛圍顯得旅館一層十分吵鬧,眾人喝酒取樂,三個游走在人群里的酒館侍女忙得像蝴蝶似的轉圈,偶有膽大的家伙揩油,都被她們笑罵著打掉伸來的手。

  ...

  求票求收藏!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錘佬楠十一的中古帝國一小兵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