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真君請出山 > 第六十八章 哪吒
  許忘本來漸漸模糊的雙眼開始清晰。

  聽得耳邊梵音陣陣,見得眼前金花朵朵。

  陣陣香氣撲面而來。

  那擋在自己身前的李靈被金白兩色光芒包裹,那從天而降的神光把李靈包括其中。

  司分被這神光硬生生打散,右手整齊消失,他化光遁出百里才敢停下查看。

  呼...呼!

  風聲漸起,一道人兒就出現在許忘面前。

  一身青色道衣在風中呼呼作響,身高四尺,面如白玉,眼神似電,頭上挽個雙丫髻,雙手背在身后,兩眼虛瞇,直直看向天際。

  一副高人形象。

  “這是何人?”

  遠處議論聲漸起,打生打死的雙方這會也小心的收了手,各自退到一邊見這神光下是何人。

  許忘看這背影熟悉,身高熟悉,腦袋上那個丫髻也熟悉。

  別人不知道,自己還能猜不出這是誰?

  “哪吒?”

  這道童果然面露驚訝看了許忘一眼,隨即笑道:“小哥稍等,我先活動一二。”

  說著,不知從何處抽出一根紅綢,那紅綢十分柔軟,拿在他手中卻靈性十足。

  用力一抖,那紅綢便纏住空中的司分,用力一拉,那司分面色驚恐的倒飛而來,哪吒輕輕一躍,便飛到空中,一拳把這司分腦袋打爆。

  血如雨下,哪吒甩了甩手上的鮮血,笑道:“舒坦!”

  許忘看的心中,這真是哪吒?

  活脫脫一個惡神!

  神子?

  難道不是天魔轉世?

  不止許忘驚愕,就連龍宮一方也都有些傻眼。

  他們都能看出許忘身邊便是那神子,可怎地是這個模樣?

  哪吒看向四周,一字一頓道:“北俱蘆洲,果然是妖魔混亂之地。”

  “挾持人王,篡改國運,祭煉邪法,顛倒人論,逼迫無辜百姓成為妖獸口糧。”

  “求仙教,其罪當誅!”

  “轟隆!”

  炸雷聲響起。

  哪吒一抖手中紅綢,紅綢由軟變硬,再一抖,竟變成那斬妖劍來。

  拿在手中,目光不善的掃視著眾人。

  目光從敖云和敖靈身上掃過,眉頭一皺,但也沒有直接出手,但看到那些融合妖族血脈的修士,眼中厭惡難以掩飾。

  手中寶劍一丟,以萬劍訣催動,頃刻間,劍如雨下,向那一眾修士妖魔沖去。

  “快走!快走!”

  不知誰喊了一句,眾人四散而逃,而哪吒只是冷笑,仍有那劍雨飛馳,凌空斬落一眾修士妖魔的腦袋、

  剛剛還打生打死的戰場瞬間一邊倒。

  敖靈等人見戰場穩定,想要過來看看許忘,被哪吒瞪了一眼,只能停在原地,遠遠的向許忘點頭示意。

  許忘無奈,只能向他們趕去。

  龍宮大軍下落至江面上,這才沒有觸動哪吒。

  敖云跳到岸邊,向許忘點頭,便往嘴中倒了幾顆丹藥,坐在原地調息。

  敖靈也吃了幾顆丹藥,但按耐不住好奇,湊近問道,“這便是那神子?”

  許忘點頭苦笑,“應當是他。”

  敖靈跟著點頭,“我見他眉宇中帶有淡淡怨念,殺氣逼人,還似乎對我等龍屬有些偏見。”

  這就是方才那一瞪眼品味出來的了。

  許忘暗道:這哪吒就是因為殺了東海妖龍,這才鬧到自刎,剔骨還父,削肉還母,當年看這一幕的時候,可著實是大為感動和震驚。

  如今真人近在眼前,還有種微妙的感覺。

  “他實力很強。”

  敖云睜開眼睛道,“那個司分也是渡劫期修士,若是我和他爭斗,也得要個過百回合,想不到他一擊就能殺了。”

  “這神子,到底何方神圣?”

  許忘心中一動,眼前這人的確是哪吒沒錯,熟悉的混天綾,斬妖劍。

  而在此刻,兩位龍子卻不認得他,難道是時間問題?

  哪吒南瞻部洲出生,剛出道就光著身子潛入東海龍宮,踢倒了龍宮水晶宮,又和海中的蛟龍惡斗。

  此事事發,李靖追責,想要殺哪吒已除后患,不得已自刎,剔骨還父,削肉還母,剩一點真靈飛到西方極樂世界。

  被如來佛祖所救,用碧青的蓮藕做成了哪吒的骨骼,并以荷葉作為哪吒的衣服,念出起死回生的咒語,讓哪吒重生,恢復成了活生生的人形。

  之后便是降服九十六洞妖王,接著去找李靖尋仇...

  等等?

  哪吒在哪降服的九十六洞妖王?

  南瞻部洲人國鼎圣,便是有妖魔,也不該如此值得吹捧,要知道,日后哪吒每每登場,就會有人說著九十六洞妖王的故事。

  火德星君夸過,李靖夸過。

  甚至也是因此上天為官。

  東勝神州也是同理,消滅普通妖魔可不值得如此吹捧,那巡天的雷將,一年(天上時間)打殺的妖魔都不知幾何,也不見人人如此吹捧。

  余下的,只有西牛賀洲和北俱蘆洲了。

  以眼前情況來看,應該是這北洲無疑了。

  一個小娃娃(不到十歲),獨身在北俱蘆洲降服九十六洞妖王,確實值得吹上一吹。

  不過,脾氣似乎很差。

  許忘抬頭,天空中血雨瓢盆,哪吒站在大雨中,任由血雨打濕自己,臉上不見笑,也不見怒火。

  似乎是注意到許忘的目光,他微微頷首,抬頭向頭頂云層中沖去。

  黑云被哪吒破開大洞,敖云敖靈閉口不言,抬頭看向天空。

  不時有金光閃過,還有龍吼響起。

  “吼!”

  痛苦的吼聲響起。

  許忘卻心頭一松,見敖靈兩人如此平靜,說明不是那紫川江龍王的。

  “吼!”

  又是一聲大吼。

  只見黑云破開,放出萬丈金光,哪吒騎在黑色蛟龍頭頂之上,手中斬妖劍一揮,便斬下一根龍角。

  硬生生按著龍頭,從天空殺到江里。

  任由那蛟龍掙扎,卻紋絲不動。

  黑色的血雨從天空落下,許忘拿出幾個玉瓶伸手接下,這都是日后煉丹的好材料。

  江面翻騰,無數滾滾江水拍打兩岸。

  哪吒騎著黑色蛟龍在水中起伏。

  哀嚎聲不斷傳來,哪吒卻沒有放手之意。

  “吼!”

  這蛟龍一聲悲鳴,沒入江中,沒了生息。

  幾息后,哪吒濕漉漉的走上江岸,來到許忘面前,手中還提著一個人頭。

  是那丁運的人頭。

  這人頭砸到敖云懷里,哪吒一手提起許忘,說道:“休息幾日,讓那老龍王前來見我。”

  敖云躬身拱手,應道:“是。”

  哪吒擺了擺手,向許忘的山頭飛去。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