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真君請出山 > 第六十六章 許忘請出山
  許忘看的提心吊膽,可也插不上手。

  修為還是不夠啊。

  許忘暗道。

  抬頭看向黑云,黑云之上,隱隱有莫大雷聲閃過。

  下面打生打死,最后還要看那上面的結果。

  江面不時暴起水柱,然后被敖云抽走,握在手中,一巴掌抽在那鉤蛇之上。

  或是拿去抵消炎熱,對抗那麻羽神威。

  忽然,敖靈看了自己一眼。

  許忘心頭發麻,便聽到龍王傳音入密。

  “小友,速去龍宮之內,有妖王破了禁制,正在尋那神子。”

  “此戰不求得勝,還請帶走神子。”

  說完,便沒了聲息。

  這,上,還是不上?

  許忘看著江面,的確,有些金丹紫府之流的修士妖怪會遁入水中,多是龍宮一方的,龜丞相也不好阻攔。

  估計又是那求仙教的內應。

  肉身舍利龍王可能隨身攜帶,這神子總該帶不走。

  許忘還在思考,那敖靈目光再來,目露懇求之色,十分楚楚動人。

  許忘不是個色令智昏之人,不然,當初就該跟著赤練娘娘走了。

  “也罷!”

  “望門投止思張儉,忍死須臾待杜根。我自橫刀向天笑,去留肝膽兩昆侖!”

  “今日,我橙留香,就幫幫你這個場子!”

  說完,許忘便消失在山中。

  那敖靈再看,卻不見了許忘身影,心中滋味,忽上忽下,又迫于面前威脅,繼續戰斗。

  龍宮內,許忘也算是輕車熟路。

  把敖靈送自己的腰牌掛在腰間,這里形勢復雜,別被自己人傷到了。

  龜丞相在上方水域堅守,整個龍宮被徹底封閉,只有外圍區域開放,一眾受傷的修士要么閉門療傷,要么三三兩兩的聚在一團。

  為首的螃蟹大將軍,正一臉嚴肅的守在宮門前。

  從這里向內,便是內宮區域了。

  許忘亮出腰牌,那螃蟹大將軍仔細搜查過后,才讓許忘向內走去。

  進入內宮,便不見了那些修士。

  便是有服侍的蚌女龍兵,此刻也都回到各自房間內。

  許忘走在路上,穿過花園,尋找之前接待李靈的房間。

  未行百步,便有一道神識掃過,許忘和這人同時互相發現對方的存在。

  一道勁氣便從腦后襲來。

  許忘身子一彎,那勁風從頭頂飛過。

  許忘轉身,心頭一沉,不是一個,而是三個。

  不過,他們手中并無李靈,和自己一樣都在尋找之中。

  “上!”

  不知對面三人誰喊了一聲。

  三人同時撲來。

  一人用刀,一人用劍,一人使那短棍。

  三人合圍,道袍寬松,都露出脖頸處的鱗片。

  看來都是那融合了水中妖族血脈的修士。

  許忘丟出黃符,身子爆退,顯然是怕被三人合圍,不待武藝道術發揮,便被亂刀砍死。

  三名青面神將出現,各自擋住一人。

  三人面露意外,使刀那人喝道:“速戰速決!”

  當然要速戰速決,許忘抽出靈劍,沖向三人。

  需以雷霆之勢,先拿下兩人,才有得勝的希望。

  這邊想著,已然沖到那短棍修士面前,這三人不似普通修士,反而像是被強行提升上來的,不像修士,反而像宮里的死士。

  既然是死士,那就不能輕易拼武藝。

  許忘留了個心眼,長劍接觸中,借著自身巨力,打的對面連連后退,若是他大步向前,許忘反而后退,一旁的青面神將就會擋在身前。

  硬吃一擊,身形消薄幾分,但仍有一戰之力。

  許忘再向前,那人果然變了步伐,打法兇猛,招招奔著死穴打去。

  許忘早有準備,從丹田處飛出一法尺,直直打在他腦門之上,一絲雷霆閃過,那人手腳酥麻,被青面神將,一金鞭抽在肩胛骨上,打碎了骨頭。

  許忘抽劍便刺,一旁的耍刀修士靠近,雙手一推,一道激流把許忘重重打在許忘心口。

  許忘心口陣痛,干脆再拍心口,噴出一口精血。

  再以靈力輕輕一吹。

  精血在水中化作道道機靈血蛇,卻是許忘以自身靈力精血,模擬那赤練娘娘本身凝結的血蛇。

  在水中游動速度極快,對面三人又有青面神將阻擋,一時只能護住周身。

  那被法尺擊中之人也清醒過來,但已受了重傷。

  動作緩慢,抬手頓足間,便被血蛇咬了幾口。

  赤練以蛇毒顏色聞名,這被咬了幾口,若是能靜坐調息,還能有回轉之希望,若是還繼續打斗,那就只有蛇毒攻心,死路一條。

  這時,另外兩人向這里靠攏,想要靠默契,以兩人之力,吸引神將和血蛇,好讓這人能盤坐調息。

  但許忘已經頭頂法尺,渾身發出毫光,沖了過來。

  遙遙看向那人,伸手一點,口中喊道:“定!”

  那氣禁之術,若是平時,同境界不過停留半息,若是有護身法,甚至半息也無。

  可這老小子,肩胛骨破碎,被血蛇咬了兩三口,被這一定。

  竟是硬生生噴出一口血來。

  臉色一白,進氣多,出氣少,眼看就要無了。

  對面兩人對視一眼,同時動身。

  先逼開神將血蛇,也不管那傷者,各自合手做法,許忘看的心急,再次欺身而上。

  口中喊:“定!”

  果然,那兩人便沒有任何影響。

  兩人在水中撕開衣服,露出那猙獰外形。

  身形暴起,一人似那夜叉,一人似那力士。

  大馬金刀,揮刀便斬,青面神將被兩人合一破開,也不管那血蛇,自顧自的向許忘殺來。

  許忘咬牙頂上,一把長劍在手中接連抵擋,這兩人忽然變大,打法拼命,完全一副以傷換傷的模樣。

  許忘無奈,所謂的琳瑯劍法施展,以長劍硬搏兩人,青面神將三去其二,只有最后一個在背后攻擊,想給許忘分擔點壓力。

  可惜兩人同時轉身,硬吃許忘一劍,長劍穿過背部,但戰力依舊不減。

  最后一個青面神將消散。

  許忘面對兩人夾攻,目光終于晃動幾分。

  還想再用遁術,那兩人合力一推,水流忽然剛硬似箭,許忘身形都不能穩住,便被兩人逼近。

  “唰!”

  大刀劃過許忘的肋部,留下一道血痕。

  來的突然,許忘連金光咒都未把持。

  那兩人見許忘受傷,更是鉚足力氣攻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