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真君請出山 > 第六十一章 五門道法
  荒山中,許忘拜別送來東西的龜丞相。

  左右護法,野豬頭和烏鴉頭正哼哧哼哧的把東西往洞里搬去。

  這兩個小妖手腳麻利,吃苦耐勞,放他們出去,也是當炮灰的料,倒不如留在山中,做個守山小妖。

  一應雜事,由他們解決。

  “大王,不,老爺,這丹鼎好重啊!”

  野豬頭雖然抱怨,但還是用出全力和烏鴉頭抬著這東西向洞里走去,但這丹鼎卻絲毫沒有移動。

  這兩人修為不過練氣,能活到今日,已然不易。

  “我來吧。”

  許忘笑道。

  伸手一點丹鼎,丹鼎便落入土中半截,伸手輕推,這丹鼎正如小船一般,在土中輕松前行。

  兩妖看著的雙眼發直,然后瘋狂鼓掌。

  “老爺厲害!”

  “老爺威武!”

  白鹿在一旁跟著叫了幾聲。

  許忘看了一眼,這白鹿也是奇怪,分明是結丹境,但卻不以人身示人,還從不開口說人言,只是通過叫聲和許忘溝通。

  許忘不再多想,把丹鼎推入煉丹室內,兩個小妖在身后抱著藥材進來。

  裝飾完煉丹室后,許忘又帶著小妖把其他雜物收拾干凈。

  這兩小妖,也換了身鎧甲神氣的站在洞前。

  手中拿著的是龍宮送的長槍,往那一戰,修為不說,面子是多了幾分。

  許忘拿著玉符坐在靜室內。

  這玉符是龜丞相親手送來的,囑咐許忘小心收藏,莫要外傳他人。

  得到許忘的保證后,這才轉身離開洞口。

  許忘神識探入,一道女聲傳入腦內。

  這是敖靈的聲音。

  “許道友,你天資上佳,師承無名,所以我特意為你挑選了幾樣法門,希望對你有些幫助。”

  這聲音過后,才有道法在腦中出現。

  【呼風喚雨】

  【壺天】

  【噴化】

  【琳瑯劍法】

  【五鬼搬運】

  這五道法門,許忘粗粗掃了一眼,便覺得心頭舒暢。

  呼風喚雨,這是龍族本家法術,許忘拿的心安理得,日后若是在北洲混不下去了,去那車遲國混個國師當當也綽綽有余。

  壺天,小說中常見的壺天之法,在物件上開辟儲物空間,材質越好,空間越大。

  練到高深處,那桃源鄉,洞天福地,都可弄得。

  當然,此法的晉升路線,比起五行遁法也差不多難,且看緣分吧。

  噴化,這是頗有印象的法術。

  電視中,小說里,那孫悟空拿起物件吹了口氣,便能變出其他東西,或生靈,或死物,或是那萬千猴子猴孫。

  龍族用出,一點口水便是滿江水,一個噴嚏便是晴空雷。

  琳瑯劍法,這名字許忘倒是沒有聽過,但對于能增進武藝劍法,許忘向來是來者不拒。

  五鬼搬運,聽起來像是某種低級法術。

  但經過許忘仔細一看,還真有些微妙的區別。

  首先,五鬼,這對五鬼的定義不同,戰斗也就不同。

  說是鬼,可以是黃巾力士,天兵天將,或是許忘祭煉的鬼將,兩者合一。

  破敵擊陣,不過一念之間。

  其余的便是種種丹書,煉丹配方,這東西敖靈給了不少,或許是龍宮里真的沒什么人會吧。

  許忘神識收回,露出笑意,“此法來的正是時候。”

  “可惜,我答應龍宮不能外傳,不過,就教教你了。”

  白鹿扭頭,哼了一聲,在洞內撒歡。

  許忘微笑,轉身走入靜室,先恢復一夜,明日一早,再把鬼將祭煉出來。

  這次敖靈送的材料可都是許忘沒見過的好東西。

  次日一早。

  許忘把氣息穩定,來到平臺之上。

  在室內開壇做法,過程比較繁瑣,祭拜祖師,布下防護,免得有其余人過來沖撞。

  可在這北俱蘆洲,許忘還怕有天魔冒充三清祖師,說要收自己為弟子,

  到那時候,不答應也得答應了。

  就如同那鎮元大仙一般,祭拜天地就好。

  許忘把法壇立定,這才說道:“你們兩人雖然修為不高,資歷不足,但這拘靈遣將一法,是我們洞內大法,好生看著,對你們有益處。”

  “是,老爺!”

  “是,老爺!”

  兩妖同時挺直腰板回道。

  這可是大事,放在以前,山中大王修煉法術,哪個不是封鎖重重,恨不得不見日光。

  這新大王,卻如此慷慨。

  許忘倒是沒多想過,持劍站在壇前。

  熟練的開始祭煉、

  不多時,陰風陣陣,隨著許忘的動作越發猛烈、

  長劍一揮之下,約莫有近五十道身影飄在壇前。

  此舉不僅兩個小妖傻眼,就連許忘都有些意外。

  昔日在山中祭煉,可沒這番動靜,若不是自己停止的快,后面只會來的更多。

  “哇!不愧是老爺!”

  野豬頭贊道,烏鴉頭也跟著點頭。

  許忘眼睛一瞇,繼續施法。

  山泉從一旁冒出,許忘熟練的揮舞長劍,陣陣陰風怒吼,鬼魂哭嚎。

  偶爾還傳來幾聲求饒之音,許忘不管不顧,繼續祭煉。

  許忘左掌一打,打出一道勁氣,掠過火燭之上,一道火焰從火燭之上飛射而出。

  滋啦作響的聲音傳來。

  剎那間,整個林間天昏地暗。

  只有鬼哭聲響起。

  火煉可比水洗困難,再者,許忘也不需要這么多的鬼將。

  三五個就成。

  “出!”

  許忘再喝,那火勢瞬間吞噬眾鬼,然后在一片哀嚎聲中漸漸沒了聲息。

  許忘揮手,火焰褪去,只有六道身影浮在面前。

  尚未佩甲,但都低頭拱手,顯示尊敬之意。

  許忘丟出六枚玉符,把六人收入玉符中。

  這玉符許忘存量也不多,不過,若是用完了,自己也能順著地脈找到。

  許忘把一枚玉符丟給白鹿,白鹿叫了兩聲,沒法拿起,許忘笑了笑,蹲下身子,用繩子綁在他的脖頸之上,遇到危險,神識催發便是。

  想了想,許忘還拿出兩枚丟給野豬頭和烏鴉頭,今日開壇,許忘就是打算把這鬼將補齊。

  這給了三個,等下再祭煉便是。

  在這山中,許忘便是連回氣速度,都遠超平時。

  “呵呵,道友好手段啊!”

  陌生的聲音響起,許忘心頭一緊。

  轉身看去,兩個人面色蒼白的人站在平臺邊緣,一個身穿白衣,一個身穿黑衣。

  面上都帶著僵硬的笑容。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