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真君請出山 > 第五十六章 鬼將
  這物件輕巧,材質特殊。

  不似凡物。

  卷起來像是一根玉骨,仔細看卻能看到上面的開口。

  “這是何物?”

  許忘再問一遍。

  紅纓才回道:“那祭煉肉身舍利的秘法,沒有它,是無法祭煉的。”

  許忘恍然,“你還真是準備十足。”

  “可惜,你現在便是不說,也晚了。”

  紅纓冷冷的看向許忘。

  “紫川江龍王手下有個投靠的虎王,這虎王能吞人魂,獲得記憶,你想藏神子,可終究藏不住。”

  許忘緩緩起身,兩名青面神將無聲靠近。

  “等一等!”

  紅纓喊道,“還想騙我?”

  她笑道:“那虎王早就投靠了我們求仙教,不然,何至于半年沒有回去。”

  “他雖然是老虎,但膽子賊小,入了這黃云城,卻不敢踏出半步。”

  紅纓笑著看向許忘,卻不見許忘臉上的惱怒。

  “你小子,取死有道啊!”

  許忘一揮手,收了紅纓殘魂,向南山趕去。

  一遁便是百里,許忘在出現時,已經來到那日鱷統領看守的地方,但這山中已經空空如也,不見半個小妖。

  如今大戰在即,這些小妖也都被求仙教弄走了。

  鄰近水邊,許忘一劍掃開一片空地,一旁早早修建的高臺還保留大半,許忘站在上面,扯來這一張桌子,把法尺往上面一拍。

  黃符灑出,長劍一點。

  “出!”

  “轟隆!”

  法尺一震。

  雷霆作響,那紅纓靈魂剛剛出現,便被雷聲削弱大半。

  “水來!”

  許忘再揮長劍。

  “轟隆!”

  又是一聲炸雷響起,只是這炸雷,就讓紅纓身子再次稀薄。

  水鞭飛出,狠狠的抽打在身軀之上。

  “好!”

  紅纓叫道,她這會以為許忘要殺她,所以放生的大笑。

  許忘面色不動,長劍再起。

  “啪!”

  又是一道水鞭。

  紅纓身影消散大半。

  許忘看了一眼,心一橫,喝道:“火起!”

  黃符丟出,火焰燃起,紅纓在火中翻滾,許忘也不問她,紅纓咬牙忍痛。

  死不吭聲。

  “好,你可要堅持住!”

  許忘繼續給她打雞血。

  紅纓吃痛道:“放馬過來!”

  聲音尖利刺耳,面容猙獰。

  許忘點頭,好,軍心可用。

  從懷中抽出拿道被她打傷的神將黃符,再一揮長劍,火焰冒起,雷聲作伴。

  “出!”

  “轟隆!”

  許忘打出一道靈力。

  紅纓被火焰和雷電夾雜,然后在天光中重新露出真形。

  紅纓一身黑甲,單膝跪在地上,拱手道:“拜見主公。”

  許忘笑道,“紅纓,現在感覺如何啊?”

  紅纓的眼神出現明顯的復雜之色,最后穩定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愿賭服輸。”

  “神子在哪?”

  許忘再問。

  紅纓拱手道:“回主公,正在黃云城密道之中,神子尚未覺醒,體內并無修為,所以便是教主親至,也得一寸寸的尋找。”

  許忘點頭,“如何才能覺醒?”

  紅纓搖頭,“事發突然,星月觀也被求仙教一路追殺,其中細節并未得知。”

  許忘心中一沉,李清老道長仙去前也并未說過細節,看來只能問問那老龍王了。

  “那虎王呢?”

  許忘再問,敖靈追蹤虎王出江,一路至今,其中至少該有些細節才是。

  紅纓回道,“虎王此刻,正在城中躲藏。”

  “那你可曾見過別的可疑之人?”

  許忘問道。

  “比如,龍宮的龍女。”

  紅纓略微沉思,隨即道:“主公所說,確實有些印象。”

  “那虎王整日躲在城內,如今看來,像極了躲避追殺,不過城中只有護法六人,特使一人,所以并沒有任何發現。”

  “護法我知道,金丹修為,那特使呢?”

  “元嬰境。”

  紅纓如實回道,“不僅如此,還請主公莫要忘了求仙教的融合妖族血脈一事。”

  “這護法特使,全是此中佼佼者。”

  許忘點頭,“若是再讓你回到城中,帶出神子,可有希望?”

  紅纓搖搖頭,“斷無可能,如今我以歸順主公,看似神將,實為鬼神,不過有主公法力,能日夜出行,全力施為。”

  “可若是碰到那金丹修士,也該被發現追殺。”

  “若想取得神子,只能你我二人,潛入城中,才有希望。”

  許忘聽完長嘆一聲,聽起來那敖靈就在城外看守,先取神子,然后再于城外等候。

  以手中靈劍為點,找不到她,可以讓她來找我。

  思緒暢通,許忘便把紅纓收入黃符之中,便消失在原地。

  黃云城許忘是去過的,不知那黃云城城主黃安如何了。

  治理城池倒是有幾分本事。

  這般想著,許忘便慢慢接近那城市。

  遠遠看去,昔日黃云般的城池露出一片衰敗之相。

  城門發黑,守衛臉色陰沉,動輒變有打罵發生,城頭上站著兩個畫風不同之人。

  一人身穿俠客服,一人穿著武僧練功服,看起來像是突然加入求仙教。

  偶爾有一道神識掃過許忘頭頂,但也都是草草了事。

  許忘收斂氣息,看著門口被刁難的村民,便放棄了喬裝進入黃云城的打算。

  拉遠距離,在城池外面轉了幾圈,確實沒有發現敖靈的痕跡。

  許忘只能放棄,喚出紅纓,問道:“這黃云城怎么變成這樣?”

  紅纓回道:“黃安辦事不力,先是害死了自己的兒子。”

  “回來以后,就整日以酒度日,教中派我來清理此事,他還胡攪盲纏。”

  “我還沒問清細節,就被那特使殺了。”

  “不得已,我便出城打探消息,在那山洞中遇到了神子兩人,帶到城中躲藏。”

  “接著,便是東奔西走,為尋找不存在的神子努力,正巧在山中遇到了你。”

  “我知道黃安已死,便讓丁佩回去,自己獨自尋找,答復上面。”

  許忘突然問道:“可還有沒交代的?”

  紅纓頓了頓,“我在發現神子時,那道人似乎和他師弟正在劇烈爭吵,一個要歸順求仙教,一個要誓死抵抗。”

  “神子昏迷,我突然出手,拿下道人。”

  “其余的便沒有補充了。”

  許忘點點頭,劇情能接上,但李清在山中走了許久,難道只是為了尋找他師弟?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