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真君請出山 > 第五十章 山長高了
  次日一早,敖靈就帶著龍兵開始清理江東。

  大妖早就被龍宮收編,小妖也被編入了西岸的軍營中。

  半月內,一片相當大的地方就被清理了出來。

  敖靈動作麻利,對江東的統一十分迅速。

  山洞前,敖靈站在平臺之上,看著眼前用腦袋頂自己的白鹿,有些無奈。

  “我是認真的,把許忘喊出來吧。”

  白鹿不停,還是用小腦袋頂在敖靈的小腹上。

  敖靈無奈,只能喊道:“許忘道長,敖靈請你出山一見。”

  白鹿見狀,終于無奈放棄,噠噠噠邁開步子向洞里走去。

  敖靈站在平臺上,許忘的氣息轉瞬即逝,但可以肯定,比半個月之前強了太多。

  許忘可不這么想,這半個月的修行,就漲了一層。

  【修為:金丹境(一層)】

  “真是越到后面越難修煉。”

  許忘走出洞口,見敖靈站在洞前,笑道:“早啊!”

  敖靈抬頭看了眼太陽,笑道:“許忘道長,我此次來,有事和你商量。”

  許忘點頭,讓開半個身位,道:“請吧。”

  敖靈便向洞內走去。

  進入大廳,各自坐好。

  敖靈看了眼周圍的環境,又見許忘的桌子上光禿禿的,什么也沒有。

  但不想,許忘從懷里掏出幾個果子,遞給敖靈,道:“這都是白鹿的,我平日里沒有什么準備,湊合吧。”

  敖靈看了眼果子,拿在手中,道:“許道長,對新寶國如今怎么看?”

  “新寶國?”

  許忘略一停頓,細細想道:“大廈將傾,求仙教已經扎根在這個國家每一寸土地上。”

  “非壯士斷腕不可救。”

  敖靈笑道,“道長果然俠肝義膽,不知可聽說過前些日子的戰況?”

  許忘搖頭,“倒是不曾,我在洞內閉關清修,不理俗事。”

  敖靈又把之前求仙教建城一事說了一遍。

  許忘眉頭皺起,但也沒有多說什么。

  自己能力有限,能救出這些村民,就已經是老天開眼了。

  敖靈頓了頓,又把新建人國之法說了一遍。

  許忘連連點頭,“是個好方法,也是一石二鳥之計,可這北俱蘆洲之地,頗為險惡。”

  “便是沒了求仙教,也有其他妖魔,人族人多雜亂,心思如紅塵萬道,如何能掌控。”

  “再者說,以妖魔之法,行普世救人之計,他們也未必會接受。”

  許忘句句說在點上。

  你把他們綁過來,他們也未必會聽話,大環境惡劣,對妖魔的恐懼是刻在他們骨子里的。

  不然,求仙教的臟器也不會這么受歡迎。

  除非真有正兒八經的仙人或者大能出現擔保。

  比如北海龍宮,龍旗一出,高人出手,頃刻間覆滅求仙教。

  別說建城換地,就是改換門庭,認祖歸宗也不在話下。

  縱使世間大道千萬,能救我命者,便為一等。

  “一句話,名不正,言不順,這事就辦不成。”

  敖靈聞言,微微點頭,他們紫川江龍宮一脈,聲名不顯,新寶國又遭到求仙教霍亂多年,其中百姓早已心有魔種。

  便是救來,也未必能成。

  敖靈心思百轉,她身處居中,倒是不如許忘這個后世來人看的清楚。“可是,除了此法,我們也沒有其他后手了。”

  “若是那求仙教再犯,只能以戰止戰。”

  許忘摸著下巴尋思,“也有辦法。”

  敖靈看了過來。

  “計將安出?”

  “就看你們龍宮膽子有沒有了。”

  許忘說道。

  “請說。”

  敖靈不解,但是想迫切知道方法。

  “你們可以自號為北海分支,行救人之事。”

  許忘說道。

  敖靈皺眉,“這話一出,恐怕北海不喜。”

  “他們喜歡不喜歡現在不重要,等事成了,平了求仙教,穩固了新寶國,這功勞也就是北海的了。”

  許忘接著說道,“功過相抵,北海龍宮要是真的過來查看,我們這正好可以消滅求仙教。”

  “先斬后奏?”

  敖靈反應過來。

  許忘點頭,“此為其一,其二,便是那失落的神子。”

  “這半個月來,我苦思冥想,還真有些發現。”

  敖靈連連點頭,“快說。”

  “我和那南山虎王,都不是最后一個見過李清兩人的,那黃云城城主黃安才是。”

  “他孩子邀請我時,曾經以這兩人博得我的好感。”

  “他所說細節,也都對得上。”

  “你們可以派一支伏兵,順江而下,從下方登陸,走南部群山,直取黃云城。”

  “找到黃安,這兩人的下落才有新一步的線索。”

  敖靈重重點頭,起身就要離開。

  許忘阻攔道:“且慢,這話我和求仙教紅纓也說過,你們可以追查這紅纓的位置,說不定還能有些收獲。”

  敖靈起身,拱手謝道:“多謝道長解惑。”

  “實不相瞞,此次來,本打算是借著道長身份容貌,好來替我們幫助人族在江東站穩腳跟,卻不想,指出了我們諸多漏洞和多條明路。”

  “此事我先回去稟告父王,不日定有大禮送上。”

  說完,敖靈便向洞外疾走,許忘也未阻攔,而是坐在石椅上沉思。

  敖靈來意,許忘能猜到幾分,最后說的那些話,倒是在意料之內。

  可是這照理人族費心費力,自己不過一金丹修士,又能幫多大的忙?

  倒不如推脫此事,在山中清修,功成之日,定當出手。

  想了想,許忘出了洞口,在山中尋了一巨石,然后把洞口堵住。

  以劍指寫道:“閉關清修,若是來訪,敲石三下。”

  三列字寫完,許忘面色如常,穿石而過,進入洞內。

  山下,一眾村民建起數十間木屋。

  臨近山腳的位置,卻多了些開采的痕跡。

  獵戶從山中回來,累的氣喘吁吁,一旁的婆娘接過他背上的野獸,玩笑道:“怎地?終于發現自己不行了?”

  “胡說!”

  獵戶瞬間挺直腰板,卻狐疑道:“我這身子我自己清楚,還準備給寶兒添個弟弟呢。”

  “可這今日的山,越發難爬了。”

  “怎滴?”婆娘笑道,“這山還長了不成?”

  獵戶愣在原地,隨即拍手道:“就是這個!”

  說完,便出了門,找那張大,商量封山一事,不能讓村里的人打擾到道長修煉。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月下瓜皮的真君請出山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