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真君請出山 > 第四十一章 拜龍王
  許忘在暗處看著。

  那人應當是個水行妖魔,正如那鱷統領一般。

  不過,修為不高,領頭的頭領滿臉討好之色,那惡名遠揚的臟器正掛在他腰間。

  許忘心頭一笑。

  “奇了,這都到村頭了,怎么還不見有人出來迎接。”

  頭領疑惑道。

  “那不是嘛!”寬眼妖怪指著村口說道,“你這眼神還沒我的好用呢。”

  “那是!那是!”

  頭領笑道,“仙使您的眼光一向都好!”

  頭領抬頭仔細一看,對面騎馬來了個青面獠牙的大將,一身的煞氣,手中握著長刀。

  “你是何人?”

  頭領喝道,“敢擋阻仙使出行!”

  那青面獠牙的黑甲將,一聲不吭,揮刀就斬。

  那頭領連一合都沒走過。

  就被斬成兩截。

  嚇的整個小隊炸開,那名為仙使,實為妖怪的愣頭貨,還倉促拔出長刀應戰。

  兩人策馬對陣,各自沖了兩個回合,不待他變回原形,就被青面神將斬于馬下。

  剩下的人四散而逃,卻被一股狂風迷住方向。

  青面神將策馬追了上去,幾息后,便沒了聲息。

  許忘出現,伸手摸了摸已經死透的妖怪,只有個破爛令牌,估計是來打秋風的。

  可惜,被許忘攔住,丟了小命。

  許忘看了眼頭頂的太陽,心中卻熱血沸騰了一些。

  忽而,狂風陣陣刮過,許忘沒了蹤影,連帶著一地的尸體,就沒了蹤影。

  下次再有騎兵起來,該是七天以后的。

  那時候,除非有大能出手,不然,想追查許忘,還是需要些功夫的。

  荒山中,許忘領著眾人繼續前行,終于到了那寒窟之地。

  白鹿瞪著大眼,看著面前的一百號人,這么的小的洞,能躲下這么多人嗎?

  “呦呦?”

  白鹿傻眼了,擋在洞前。

  獵戶等人也楞在原地,不知該不該前進,這白鹿明顯有些智慧,可能就是山中妖族。

  “白鹿,讓他們進去。”

  許忘說道。

  白鹿歪了歪腦袋,不滿意的叫了幾聲。

  這才走出洞外,讓獵戶等人進去。

  一大堆人烏泱泱的進去。在洞中暫時落腳。

  獵戶三人守在洞口,和許忘交談。

  許忘一邊安慰白鹿,一邊道:“我還不能留在這里。”

  “為什么?”

  獵戶不解,“想必那求仙教不會因為我們而勞師動眾的。”

  許忘笑了笑,確實不一定,但如果我殺了他們的護法,還把你們帶路了,這事就大了。

  “不用擔心,此行我去那紫川江一趟,早有聽聞,那龍王如何,現在想來,也該去拜會一二。”

  獵戶還有些不解,但張大已經明悟。

  猶豫一二,跪了下來,拜謝道:“多謝道長救命大恩,多謝道長,為我們奔波!”

  許忘單手扶起張大,笑道:“救人,只是出于我身為人的善念的。”

  “即便走到山中,也不代表我們已經安全了。”

  “張大,明白!”

  張大抱拳道,眼眶有些泛紅,“只是此行危險重重。”

  “我等怕是無以為報。”

  許忘笑了笑,“還要什么自行車?”

  “道爺我怎么說也是修仙的。”

  仙俠,仙俠,修了仙,可不能忘了那一點俠氣。

  說完,許忘摸了摸白鹿,走到一旁,蹲下道:“你可以在這先等著我,若是回來,我們還能一起行走。”

  “我若是不回來了,或者回來晚了,你就離開吧。”

  “不必守著他們,他們是我尋來的,不該連累你。”

  白鹿明顯有些慌神,許忘把他抱在懷中待了幾息,才起身,向外走去。

  白鹿叫了兩聲,許忘沒有回頭。

  ......

  紫川江。

  位于新寶國東方,北軍城向東直走,群山盡頭有個缺口,那缺口便是紫川江。

  其中有龍王一眾,負責治理附近水域。

  當然,名義上是這樣,北洲向來散漫,很少有人會把這當回事。

  但紫川江的龍王,便是這樣做的。

  冷嘲熱諷者有,但也因此聚集了一些勢力。

  紫川龍宮漸漸有了些名氣。

  許忘一路疾行,不曾停歇,臨近江面,才從一旁走出,換了身干凈道袍,腰間配著長劍。

  拜會龍王,無論是哪個洲,都是相當時髦的活動。

  一來,可以增加談資,給自己長長見識,二來,便是這些慷慨的龍王絕不會栗色自己手中的寶物,凡是拜會者,總有些東西贈送。

  若是來的巧了,被龍女看中,我滴乖乖,那可了不得。

  龍王的一筆嫁妝和派出的保護龍女的侍衛立刻就能把你捧出一個勢力。

  而且龍王人脈很廣,一般天上地下都有打點,就算被找上門,也會因為你是龍王女婿饒你一命,拿些好處就算了。

  所以,這紫川江龍王,是求仙教也沒拿下的硬骨頭。

  許忘站在江前,早早準備的一篇拜帖,以靈力丟入水中,上面寫著自己姓甚名誰,所謂何事。

  被江中蝦兵蟹將拿到以后,便會下去通報,龍王決定見了你。

  自會有水兵出來迎接。

  許忘站在江邊耐心等待,很快,江面上就泛起漣漪。

  兩位水夜叉各自帶著一隊水兵出現。

  問道:“你就是前來拜訪的道人?”

  許忘拱手行禮,道:“不錯,正是許忘。”

  “好,儀表堂堂,隨我們來吧。”

  那夜叉笑道。

  許忘有些意外,怎么出門在外,還要靠臉吃飯?

  但能進入龍宮,許忘也沒有多想。

  進入水下,兩名夜叉各執一件大旗,甩出一個氣泡,氣泡把許忘包圍。

  兩名夜叉笑道:“道友莫急,這氣泡可以讓你在水下呼吸,到了龍宮之內,便能自由行走了。”

  許忘點頭,“原來如此,還請兩位帶路。”

  夜叉點頭,兩隊人馬帶著氣泡向水下龍宮趕去。

  許忘在其中,遠遠便看到那散發著珠光寶氣的龍宮。

  也叫,水晶宮。

  珊瑚做燈,白玉做柱,金粉撲門,紅玉為磚,外來龍兵威嚴,進出妖魔笑談,時有美嬌娘出沒,用扇子遮掩半臉,做那猶抱琵琶半遮面。

  “請吧。”

  兩位夜叉把許忘引到側門,身邊妖魔少了很多,但多了些好奇看來的水兵。

  許忘也不氣惱,自己一個金丹期的小修士,龍王能見,已經很給面子了。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月下瓜皮的真君請出山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