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真君請出山 > 第四十章 移村
  山下,許忘已經遠遠看到北鄉村的燈火。

  便借著土遁術直接進入地下。

  先在外圍轉了一圈,沒有修士在此,便身形一動,出現在那獵戶屋中。

  獵戶耳朵靈敏,聽見動靜,便從里屋出來查看,見是許忘在此,眼眶瞬間就紅了起來。

  許忘擺手,示意他安靜,他連連點頭,兩人各自壓低聲音說著。

  “到底怎么回事?”

  許忘問道。

  獵戶壓低聲音,快速說道:“道長有所不知,幾月前,道長你降服那屋中妖魔后,那北軍城便來了一支官兵,為首的是個將軍和道人。”

  “那道人會使妖法,他控制了我們一家三口,便說出了全部細節。”

  說到這,那獵戶緊張的不行,生怕許忘怪罪。

  “別說這個了,我不會怪你們的。”

  許忘笑道,“村里那些騎兵是怎么回事,他們來到這是調查什么的?”

  獵戶松了口氣,才道:“是為了鎮壓我等,怕我們逃跑。”

  “那求仙教的人已經到了附近的北軍城,說是要捉拿我們喂養妖獸。”

  “喂養妖獸?”

  許忘反問道,“用你們,去喂養求仙教圈養的妖獸?”

  獵戶搖頭,“不是圈養,是合作的妖族。”

  “他們提供血液,求仙教便要提供血食,修士們互惠互利,但我們和那些剛剛啟靈的小妖,倒是成了雙方的犧牲品了。”

  許忘心頭震動,“這求仙教,怎會如此惡劣?”

  獵戶露出一絲苦笑,“道長,我們這些窮苦百姓,又能有什么辦法?”

  “你們都是修士,高來高去,不食人間煙火,我們呢,不用修士出手,單是那隊騎兵就壓制住我們了。”

  “幾個月來,村子里少了一半的人口,這求仙教的消息,還是我買通了一位騎兵得知的。”

  “道長,這,我們該怎么辦啊?”

  獵戶問道。

  許忘看著眼前的燭火沉思,求仙教很遠,但面前的北鄉村很近。

  為了他們,得罪新寶國,得罪求仙教,值嗎?

  幾息后,許忘便露出了笑意。

  “那隊騎兵,有幾個能活的?”

  獵戶面色一變,隨即道:“有幾個,都與我相熟,需要我怎么做?”

  “把他們叫進來,我問幾個問題,還能活下來。”

  獵戶連連點頭,“好好好,我這就去找他們!”

  說完,便穿戴整齊,向外面偷摸走去。

  許忘便坐在當中,等待他們到來。

  不到一刻鐘,便有談話聲從外面傳來。

  “老哥,說了不行,真不行,我老大那脾氣你也知道,我不能再和你見面的了。”

  “是啊,我們都被打了好幾鞭子呢!”

  “兩位老哥,真是有好事,快快進來,免得失了福分!”

  獵戶拼命勸道。

  這兩人才同意進來。

  獵戶推開大門,三人小心入內。

  忽而,燈光一晃,兩名穿著鎧甲的人見到了許忘。

  “鏘!”

  為首的那個拔出長刀。

  卻見許忘一身道袍,臉色幾變,始終不敢喝出聲來。

  獵戶趕忙攔下,“兩位老哥,這是我那道長,你放心,這是活命的機會!”

  兩人站在一旁,進也不是,退也不是。

  許忘招了招手,道:“先坐。”

  兩人臉皮抖了抖,把長刀放回刀鞘。

  清了清嗓子,“在下張大,道長想問什么?”

  “求仙教的目的,為什么突然來這邊疆之地?”

  兩人互相看了看,那張大才嘆道:“說于道長也無妨。”

  “求仙教打算領兵攻打紫川江的龍王,說是要尋回寶物。”

  “紫川江龍王?”

  許忘終于了然,“還是為了那肉身舍利?”

  “具體的,我們就不清楚了,”張大繼續說道,“不僅如此,還有很多妖族在城里休息,偶爾夜出殺害百姓充當口糧,將軍也不敢管。”

  “這,這,竟荒唐成這樣?”

  許忘不解。

  張大兩人卻詭異的沉默,“沒有辦法,你們能修煉,我們苦練武藝,依舊沒有一戰之力。”

  說完,看了許忘,道:“就算想逃,我們又能逃到哪去?”

  許忘頓了頓,忽而起身,“去通知所有人,收拾東西跟我走,我去料理騎兵。”

  說完,便消失不見。

  張大三人面面相覷,然后悶頭向外走。

  張大兩人生怕被許忘認錯,還脫了鎧甲,只拿著刀行動,跟著獵戶行走。

  一刻鐘后,整個村莊都熱鬧起來。

  但都拿著行李,在門口徘徊,一來是不知道該往何處去,二來是不知道該不該信。

  幾息后,許忘出現在眾人面前,問道:“愣著干什么?”

  “先往山中走。”

  許忘說道。

  獵戶忙帶著人向外走去。

  許忘攔下張大,張大雙腿一軟,差點跪下。

  “別急,就是問問你們什么時候替換交接。”

  張大這才重新站穩,道:“七天一班,兩日后便是輪換。”

  “好,快跟上隊伍。”

  兩日足夠了。

  許忘心中暗道。

  張大兩人連忙跟上隊伍。

  許忘隱去身形,在暗處看守,需要指明方向時,才出現,指引眾人繼續前行。

  一路上,倒有些開山伐樹的意思。

  眾人日夜兼行,所幸都知道此行是逃難,倒是沒一個拖后腿的。

  許忘跟了兩日,這才堪堪走到那草廬一半的位置,想要進入深山,還需要些時間。

  眾人暫時扎營,許忘落在地上,喚來張大獵戶三人。

  囑咐道:“此行我會把那換防的騎兵解決,你們只管前行,我自會跟上來。”

  說完,便要轉身離開。

  獵戶忙道:“這山中,可有妖魔啊?”

  許忘仔細的看了看他,隨即笑道:“那妖魔不都在城中嗎?”

  獵戶一愣,隨即連連點頭,帶著眾人繼續前行。

  許忘下山,心中卻多少帶了些殺意。

  一路走來,不是沒見過人,也不是沒見過妖,可你這逆亂乾坤,顛倒陰陽,真是離譜他媽給離譜開門。

  離譜到家了。

  手掌一抖,長劍便落入手中。

  許忘在林間幾個縱躍,身形便消失在地上。

  北鄉村,一隊騎兵正在接近。

  不僅如此,還多了個急色的男人。

  這人雙眼目距不小,遠遠看去,像是一張鯰魚臉。

  還不時從腰間拿出水壺倒在臉上。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月下瓜皮的真君請出山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