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真君請出山 > 第三十九章 破敵
  谷內忽而群鬼夜游。

  看的丁佩滿臉不解,但情形不清楚,他更是不敢下去,只當是許忘用了什么秘術。

  想到此處,他反而心中有些喜意,他來此尋人,就是為了兩門道法,現在看來,說不定有其他收獲。

  “水來!”

  一聲大喝。

  是那許忘聲音,丁佩在上面伸頭查看,卻始終不見許忘人影。

  那河水有沸騰之象,竟是浮向空中,被人用靈力一點,化作巨大水鞭子,不去撲滅那火,卻鞭打著眾鬼。

  眾鬼哀嚎,聲聲凄厲。

  丁佩聽得心里發毛。

  幾息內,便少了一眾鬼魂。

  “火起!”

  許忘再喝。

  本就肆意燃燒的火焰猛然一大,竟把那鬼魂都吸入火中灼燒。

  丁佩不解其意,但出于對道術的尊重,細細觀摩起來。

  而且,那群鬼只剩三兩個,揮手間,便能破除。

  抱著這個想法。

  便繼續看了下去。

  許忘心中暗道機會,再逼出精血,兩張黃符飄出。

  那火焰忽的一暗,丁佩眼睛一瞇。

  卻見那嗚嗚鬼群消失不見,只有兩道黑影站在空地之前。

  身穿黑甲,面如青鬼,獠牙露出。

  帶著幾分金丹的韻味。

  “壞了!”

  丁佩心中一動,便舉起手中大斧全力劈下,斷然不能讓那小子有新的助力。

  不僅如此,他還留了部分靈力生怕許忘偷襲。

  可這全力一擊,那青面神將竟是架起兩桿金鞭擋住。

  黑色的魂魄消失開來,呼吸間又飛了回去。

  “好手段!”

  丁佩咬牙用力,卻被那雙鞭架住,許忘身影一動,刺劍沖來。

  “哈哈,我早有防備!”

  那丁佩收力轉身,手中大斧一掃,腳下一點,便向空中飛去。

  許忘身子一矮,那青面神將,單膝跪地,雙手一托,許忘一蹬。

  這尋常修士,全力一跳,也有十來丈高,金丹修士,全力一跳,可以輕松跳到山頂。

  許忘這一借力,不說高度,單說那速度就遠超丁佩。

  丁佩剛剛來得及轉身,就見一個發著青紫光芒的東西撲向自己的腦門。

  丁佩連忙揮斧去擋,但是卻被許忘以肉身攔住,那火焰沾染道袍,迅速爬遍全身,卻被許忘以靈力暫時壓制。

  碎巖火斧被青光架住,丁佩扭頭躲避暗器,卻避不開。

  近在眼前,卻發現是根法尺。

  雷霆一閃,丁佩全身一麻,手腳跟著無力,向下方落去。

  那下面青面神將早有準備,奮力一躍,凌空一砸,把丁佩的腦袋砸了粉碎。

  “噗通!”

  尸體砸在地上,卻有一道灰光走起,向那遠處飛去。

  卻是這老家伙的金丹疾走。

  速度奇快,可惜在山中飛行,仍有被擊落之危,像許忘這般修煉遁術的,基本上金丹就鉆地而走,倒是輪回轉世或是借體重生,都只在一念之間。

  也說那丹,正是過了人劫,金丹開裂,尋了身子,第一件事就是閉關清修,修復金丹,這才有上升之可能。

  許忘再丟法尺,可速度遠不如那金丹快。

  還想遁光再追,卻體內靈力不足。

  方才兩道黃符,為了節省靈力,才只做了一道。

  “主公!”

  那青面神將迅速靠近,攙扶許忘起身。

  許忘點點頭,一揮手,把這青面神將變回黃符,重新收好。

  一手撿起那發燙的斧子,一手摸著這丁佩的尸體。

  獸皮布袋一個,除此之外,還有臟器一個,藏在腰間。

  這東西,他臨死也沒用出來。

  許忘一并拿在腰間,接著便看向手中獸皮布袋。

  封口被繩子綁住,解不開,許忘試著以神識一探,果然解開。

  里面是個不大的空間,剛好能放下一張寒玉床,然后在上面丟些小東西。

  至于里面的東西。

  三瓶丹藥,幾身不同的衣服,兩把普通長劍和一些食物酒水。

  以及,一個令牌。

  許忘拿了出來,上面寫道:

  求仙教,護法。

  護法令牌。

  而且這他金丹遁走,未必會回到原處,但來時應該會有人知道。

  許忘心中有些計較。

  “呦呦?”

  白鹿在遠處聽見沒聲音了,便向這里跑來,見許忘還活著,一頭頂到懷里。

  許忘摸了幾下腦袋,安慰道:“接下來你不能和我一起了。”

  “嚶嚶?”

  白鹿不解。

  “我要下山一趟,這里已經不安全了,可惜赤練娘娘走的太早,不然,可以把你托付給她。”

  許忘看著遠處的地平線說道。

  “你還記得寒窟的位置嗎?”

  許忘問道。

  白鹿連連點頭,許忘把一張黃符用布條纏在白鹿的身上,“若是遇到危險,你便把他丟出來,你自己逃命。”

  “呦呦!”

  白鹿有些急了。

  “放心,我不會逞能,求仙教我斗不過,但我也不能讓他們如意。”

  許忘拍了拍白鹿的腦袋,“放心,若是真的打不過,我會離開的。”

  白鹿叫了幾聲,不愿離開。

  許忘起身,擺了擺手,收走寒玉床,凌空一點,那丁佩的尸體便燃起火焰,自己也消失不見。

  白鹿叫了一陣,便頭也不回的離開此地。

  北軍城。

  紅纓突然從打坐中驚醒,掏出一塊玉牌,那玉牌已經碎裂。

  “丁佩出事了?”

  紅纓略微猶豫,迅速起身,來到堂前,把玉牌放入火盆之中,又掏出一個玉瓶,里面是丁佩之前留下的精血。

  血液倒入火盆中,發出丁佩的一聲嘶吼。

  還在群山中亂飛的金丹忽然一動,便向此處飛來。

  金丹奪舍,修士看不清人,動物,妖魔之間的區別,只能以靈性多少為判斷,若是有人拿了尸體,自然還是能救回來的。

  可此刻尸體不在城內,紅纓便以精血為引。

  指引金丹回到手中。

  這倒不是要救他,求仙教金丹不多,但也不少。

  不過,這金丹拿回去,煉丹做藥,這可都是上上之選。

  吃了無痛,還能省去多年苦修,誰看了不想要?

  另外,打碎金丹之人,氣息也會留在上面,求仙教不救人,但殺人很容易。

  紅纓心頭穩定下來,幾日后,求仙教一眾,便要來到這北軍城,商議征討紫川江龍王一事。

  肉身舍利關乎教主成仙,斷然不能放棄。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月下瓜皮的真君請出山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