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真君請出山 > 第三十五章 北洲眾生的命,都在自己手上
  虛幻的身影漸漸凝實,顯然那鬼修也用了全力。

  前頭幾個,赤面鬼,膚如重棗面猙獰,中間一群,黑煞鬼,霧蒙蒙看不清面容,吞吐煞氣作戰。

  后面種種,吊死鬼,食發鬼,無頭鬼,黑面鬼,張牙舞爪。

  遠近不同,氣勢兇狠,以許忘看來,好似百鬼夜行,人間地獄。

  “砰!”

  忽而一聲巨響。

  竟是那驚堂木拍下,那無面鬼修坐于高臺之上,身穿官服,喝道:“修士許忘,你可知罪!”

  許忘一愣,身邊場景再變,自己不知何時被帶上枷鎖,穿上白衣。

  有牛頭馬面站在身側,黑白無常在堂前怒視。

  “威——武——!”

  兩排鬼差發出震天殺威聲。

  許忘這才回過來神來,笑道:“你這小小鬼修,也敢學那地府閻王?”

  “學?”那高臺上鬼修狂笑,“我何必要學?”

  “我就是閻王!”

  “來人!把他斬了!”

  “好膽!”

  許忘也喝道,“三將還不速速出手!”

  這邊說著,許忘身邊牛頭馬面忽而一動,許忘心頭一驚,卻見兩人向前踏步,身上牛頭馬面的外表破碎,露出那黑甲神將的模樣。

  那黑無常也一同脫落假身,露出那真面目。

  三人把許忘護在中間,大殿上瞬間亂成一團。

  “反了!反了!”

  那鬼修在臺上大叫,身邊一眾鬼差露出那惡鬼真身撲向許忘。

  “解開!”

  許忘察覺自己雙手被捆住,應該也是那鬼修邪法,一神將轉身,以大刀斬下。

  “乒乓!”

  一聲,許忘低頭一看,是塊碎裂的石頭,自己的長劍就丟在一邊。

  好道術。

  許忘心中暗道一聲,拿起長劍就沖入鬼群之中。

  空曠的地下空腔內滿是喊殺聲。

  那鬼修在高臺上,站,站不住,坐,坐不穩。

  掃了幾眼,只見三位神將在鬼群中亂殺,自己這些收攏來殘魂眼看就要被斬殺殆盡。

  干脆腳下一點,整個人在空中變化,官服一轉,變成黑袍,凌空就向許忘撲來。

  雙爪在空中連連舞動,手指末端都泛起黑光。

  神將連忙抽刀阻攔,可那鬼修空中一晃,便帶著黑光向下落去。

  “死!”

  許忘心頭一動,手指一點,泛著紫光的千機尺從丹田飛出,在這黑暗中放出微弱的紫光。

  “出!”

  那千機尺光芒大盛,表面隱隱有一層雷光閃過。

  那鬼修心頭一驚,全力順出,那道雷電便撲向鬼修,鬼修手掌連連舞動,拍出一個個漆黑掌印。

  卻都被那紫光磨滅。

  最后雙掌拍在屏障之上,紫光和黑光在空中交織,然后炸開。

  雙方倒飛而出。

  許忘抱著千機尺砸在后面的墻壁上。

  那鬼修穩穩的落在地上,滿臉的驚奇。

  “好小子,這法尺上還有雷電之力,你是哪來的修士?!”

  這話,多少帶著幾分詢問之意。

  許忘喉頭一甜,把鮮血咽下,笑道:“不敢,不過是赤練娘娘手下一介散修罷了。”

  “呵呵,散修。”

  那鬼修顯然不信,“不過赤練那賤人一直和我們作對,真是不知死活。”

  我們?

  又是一個勢力?

  許忘腦中思考著,這赤練娘娘果然沒有說出實話。

  兩人場面僵持,三位神將還是出苦力,刀起刀落,便有冤魂死去。

  “小子,這事沒完。”

  那鬼修冷笑一聲,一眼看出許忘在裝重傷,轉身一揮手,千道幽魂飛入袖中,縱身一躍,便撞在墻上消失不見。

  許忘擦了擦嘴角的鮮血,慢慢支撐起身,三位神將也不敢輕易收入懷中,生怕那鬼修在殺個回馬槍。

  “想不到這赤練娘娘在這一畝三分地還有些名氣。”

  許忘呼出濁氣,看了眼已經清理干凈的地脈,便催動土遁術離開。

  草廬。

  許忘先回了靈氣,才向赤練娘娘那邊走去。

  “回來了?”

  紅色的妙人依舊半側臥在寒玉床上,臉上帶著淺淺的笑意。

  “你和那鬼修動手了?”

  許忘點點頭,“那鬼修聽了你名頭,連滾帶爬的就走了。”

  “嗯哼。”

  赤練娘娘點點頭,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

  “不過我想問問,那鬼修什么來頭?”

  許忘好奇道。

  至于這傷勢,許忘自然沒有放在心上,先前拿到那祭煉法門時,便交代過細節,金丹境鬼修,確實比較虛。

  赤練娘娘面色平靜,看向不遠處的瀑布,“這事還和這地界有關。”

  “此世三界四洲,海外三島十洲,只有這北俱蘆洲如此特殊。”

  “一來,不顯天機,二來,沒有地府。”

  “沒有地府,這可能嗎?”

  許忘不太相信,若是說沒有天庭管,想來是自古以來,可這六道輪回,地府鬼差,怎么會管不到北洲?

  看著許忘表情,赤練娘娘微微頷首,心中有了計較,道:“你心中定是不信。”

  “那就簡單說說吧,地府和所謂的輪回,是兩回事。”

  “地府掌管游魂鬼修,陰差判官,其中很大的功能是懲惡揚善,完善天地規則。”

  “為轉世之魂,增添各種氣運和命數。”

  “其中還有其他功能,你暫時不需要知道。”

  “六道輪回,乃是后土娘娘所創,承載這轉世輪回這一說。”

  “人死為鬼,鬼死為聻,聻死為希,希死為夷,夷死為微,微死無形。”

  “無形亦有形,那最后的一點,便是生命的真靈。”

  “這些真靈,可以穿過四大部洲,三島十洲的限制,前往六道輪回,而掌握天地權柄的地府,便沒有在北俱蘆洲留下。”

  “所以,北俱蘆洲的鬼魂比其他三洲加在一起還多,因為沒有人會去管,這些鬼魂,便殘留下來,互相拯救,繼續修煉。”

  “靈魂和真靈都能投胎轉世,不過一個可以被定義,另一個,就是完全隨機了。”

  “有人說過,北洲眾生的命,都是在自己手上的。”

  “你干干凈凈的來,最后也是孑然一身的離去。”

  許忘恍然,“敢問娘娘,你又是如何知道的?”

  赤練娘娘看向遠處,回道:“很多年前,我碰見過一位仙人,都是她告訴我的。”

  “北洲眾生的命,都在自己手上。”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月下瓜皮的真君請出山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