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真君請出山 > 第三十四章 鬼修
  一整天,許忘都在地脈附近清理游魂,赤練娘娘所說的金丹境鬼修,倒是沒有看見。

  收回神將,許忘估算著時間,留了大半靈力。

  退回遠處,然后運起土遁之術,向外面離開。

  體內靈力快速消耗,許忘在土中疾行,全力向上,按照記憶中的位置前去。

  半個時辰后,才出現在地面上。

  正離草廬不遠。

  許忘笑了笑,向里面走去。

  白鹿慣例出來歡迎許忘。

  “看來你沒找到那個鬼修?”

  赤練娘娘躺在寒玉床上問道。

  許忘摸了摸白鹿的腦袋,回道:“沒找到。”

  “不過游魂清理了不少。”

  赤練娘娘點點頭,“可以,手腳夠麻利的。”

  “不辛苦,為娘娘服務。”

  許忘笑道。

  “油嘴滑舌。”

  赤練娘娘晃了晃腦袋,然后,在許忘略帶驚艷的眼神中,變成人形。

  一身紅裙,側臥在寒玉床上,一雙赤足還點著紅色的指甲油。

  許忘多看了幾眼,赤練娘娘便笑道:“別緊張,看看可以,別上手就行。”

  “娘娘說笑了。”

  面前可是經歷過雷劫的狠人,沒必要因為這個惹她生氣。

  許忘摸了摸白鹿,便向靜室走去。

  北鄉村。

  從城里來了隊騎兵,為首的是個穿著鎧甲的將軍和一身長袍的男人。

  若是許忘再此,說不定能一看出來,這男人正是那日的丁佩。

  兩人的威壓把周圍的村民鎮住,丁佩蹲下身子,伸手摸了摸地上廢墟中的黑灰。

  “誰能告訴我,這里發生了什么?”

  丁佩起身笑道。

  一旁的將軍也沉默起身。

  周圍一眾村民沉默下來,但不少人的目光都看向了獵戶。

  “你知道嗎?”

  丁佩向獵戶問道。

  獵戶剛想搖頭,丁佩便輕輕吹了口氣,一陣腥風飄出,眾人面色驚疑,獵戶卻眼神搖晃的站在原地。

  丁佩再問,“你知道嗎?”

  “知..知道,是深山中的道長出手降妖,兩人在屋里里打架,我并沒看到經過。”

  頓了頓,獵戶掙扎道,“是我孩子去找他的。”

  “閉嘴!”

  小寶娘急的叫出了聲。

  但獵戶好像沒聽見一樣。

  丁佩露出笑意,再吹了一口氣,把小寶,還有他娘一同控制住。

  “說說吧。”

  丁佩笑道,“把全部的經過都說一遍。”

  小寶愣愣張嘴,一點點的把前些日子發生的事說了一遍。

  一旁的將軍默然不語,幾息后,小寶說完。

  丁佩揮了揮手,三人恢復正常,神色慌亂的抱在了一起。

  “要不要?”

  將軍這才向前問道。

  丁佩搖搖頭,“不著急,說不定能用上。”

  “那卑劣的虎王把肉身舍利獻給了紫川江的龍王,教主大發雷霆,到時候,我們會需要這些血肉來充當戰力。”

  “讓你的人看好他們。”

  一眾村民神色恍惚,不知道這是何意。

  但將軍點點頭,和丁佩兩人御風離開,其余騎兵就鎮守村子,免得村民外逃。

  次日一早,許忘莫名覺得心頭一突,揉了揉還在頂自己胸口的白鹿,自言自語道:“怎么感覺突然有些不踏實。”

  “那你可要小心了。”

  赤練娘娘的聲音傳來,“北俱蘆洲雖然天機不顯,但修士的預感都相當準確。”

  “那今天是不是就不用去了?”

  許忘忙問道。

  “呵呵。”

  赤練娘娘的笑聲總是充滿善意。

  許忘笑了兩聲,把擔憂壓在心底,揉了揉白鹿,繼續前往地脈準備清理幽魂。

  地下空腔。

  許忘的身影出現,先放出神將,自己卻不急不慢的站在原地,感悟心中收獲,在這地脈附近,使用土遁術的感覺和上面不同。

  上面還需揚土飛沙,來到這地脈附近。

  許忘動作一頓,腳尖一點,作勢欲跳,整個人卻瞬間消失在原地。

  幾息后,在不遠處的位置重新出現。

  許忘微微頷首,細細品味其中差別,在這地脈之中,使用土遁術,就連體內靈力運轉都有些不同。

  “難道這就是差距之處?”

  許忘瞄準遠處鬼蜮,身形瞬間消失,再次出現時,已經在那幽魂之后,長劍一刺,許忘和鬼魂同時消失。

  這感覺就對了。

  許忘暗自點頭,一邊運用遁術,一邊度化鬼魂。

  “鐺!”

  一聲脆響,許忘身體慣性消失,也因此躲過一次攻擊。

  許忘身影出現在遠處,手中長劍上多了個烏黑的手指印。

  許忘的遁術太快,直到此時,神將才堪堪跟上。

  許忘目光看向鬼群,但并沒有人嘶吼著沖了上來。

  這鬼修夠機靈的啊。

  許忘看著鬼群不敢在亂動。

  鬼修出手悄無聲息,許忘到現在都不敢確定那一劍有沒有刺中他。

  總是依靠遁法也有被守株待兔的時候。

  “你去。”

  許忘指了指前面的一眾鬼影說道。

  神將動手,就沒有那度化之意,算是物理超脫了。

  這神將向前邁步走去,一把關刀手起刀落,便有幽魂消失。

  許忘持劍,目光在鬼影中搜索。

  “桀桀,好狠毒的小輩。”

  刺耳的聲音響起。

  “我本來只當你是個天賦異常的修士,過來湊湊熱鬧,想不到你當衛道士上癮了?”

  “真不知我北地鬼王的名頭?”

  “北帝?你口氣也不小啊?”

  許忘笑道,這人藏頭露尾半天不敢出現,看來正如赤練娘娘所說,金丹半成。

  “嘿嘿,等你成為我萬千分身那一刻,你就明白我的厲害了。”

  話音一落,原本沉悶的鬼蜮瞬間活化起來,還沉悶的鬼魂瞬間轉身,齊齊向許忘撲來。

  神將瞬間被鬼魂淹沒,許忘掏出一把黃符,空中一丟,靈力一催,那火焰瞬間爆燃。

  火焰經過靈力加持,在空中越發絢爛,可惜許忘不通火法,不然這會該整個火龍火馬啥的撐撐場面了。

  火焰逼退一眾惡鬼,許忘不敢大意,剩下兩張黃符再次丟出。

  又是兩位神將落地。

  “清除鬼蜮!”

  許忘喝道。

  “末將得令!”

  三員虎將,本是鬼魂,由許忘祭煉而成,雖都是結丹境修為,可面對群鬼,仍然占據上風。

  許忘只要小心那鬼修暗中出手就好。

  “嗚——嗚嗚!”

  陰風怒吼,那一眾只有虛影的幽魂也漸漸清晰起來。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月下瓜皮的真君請出山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