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真君請出山 > 第三十三章 北俱蘆洲
  “轟!”

  天雷炸起,許忘有些意外,但還是繼續祭煉。

  念完咒語以后,還需以長劍舞動,隔空烙印法門。

  有五行煞,紫薇諱,金光令等等。

  其中細節不一一細說,直說許忘掐訣做法,一切完成。

  四下并沒有異象出現,三根清香正常燃燒,長劍也沒有斷裂。

  便睜開眼睛,手中海碗一托,其中夾雜精血的水便印在了千機尺上。

  血液融入其中,千機尺上亮起的蒙蒙的光芒。

  這是成了?

  許忘心中有些激動,體內的靈力確實正在向法尺中輸出。

  “起!”

  許忘一指,那法尺就凌空而起,飛到頭頂之上。

  放出陣陣紫光,籠罩全身。

  許忘伸手,這紫光接觸時,還有絲絲酥麻之意。

  “雷電?”

  許忘自語道。

  “就是雷電,”一旁看著的赤練娘娘回道,“我現在越發懷疑你是某個仙家轉世了。”

  聲音中拿著挪諭,許忘笑了笑,“應該不是,不然,何至于落到這個地步?”

  赤練娘娘搖搖頭,“你數次逢兇化吉,又連番得寶,便不是天神之流,也該是帝王轉世。”

  許忘笑了笑,這話說的自己就差點信了。

  “行了,你先歇息一日,一日后,便出發吧。”

  赤練娘娘說道。

  “好,愿為娘娘驅使。”

  許忘拱手道。

  許忘的識相讓赤練娘娘相當滿意。

  許忘看了看赤練娘娘占據了寒玉床,沒說什么,而是問道:“此方天地,可有天庭?”

  因為許忘剛剛在祭煉法門中得知天蓬這名字。

  幾乎瞬間,赤練娘娘的目光就落在了許忘身上,目光幽深,猶如利劍,像是要把許忘剝開一樣。

  “有。”

  “那此地是?”

  許忘繼續問道。

  赤練娘娘深深看了許忘一眼,道:“北俱蘆洲。”

  北俱蘆洲,天蓬尺。

  許忘目光恍然,又愣愣出神,良久,露出笑意。

  “原來如此。”

  這笑意來的突然,把赤練娘娘嚇了一跳。

  北俱蘆洲為西游記中描寫較少一地。

  妖魔眾多,仙神不顯,佛陀無光,所以仙家少有,成仙無門。

  怪不得此地的修士最后鬧成這樣,以人妖為基礎雜煉,以地脈為營養吞噬。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

  原來如此。

  很好,地獄開局,除非自己是真武大帝,不然,絕對不可能是什么天神轉世了。

  就算是,我這是犯了什么罪,被玉帝他老人家丟在這享福?

  這鳥天神,不當也罷!

  許忘神思百轉,赤練娘娘心中也是如此。

  剛剛那一聲原來如此,差點以為許忘要攤牌了。

  我看你這小蛇伶俐,今日特地前來渡你成仙。

  赤練娘娘搖了搖頭,把心中美好的愿望掐死,道:“別楞著了,修煉去吧。”

  許忘拱拱手,頭也不回的向靜室內走去。

  蒲團上,許忘把僅剩不多的幾根清香燃起一柱,放在香爐中靜心。

  雖然身在北俱蘆洲,但也想知道那孫悟空如今可曾出現,那精彩恢弘的取經大業是否開展。

  而我,許忘,能不能在有生之年,離開北俱蘆洲。

  許忘所熟悉的那些精彩故事,瑰麗山川,沒一個在北俱蘆洲上,唯一聽說過的,還是以真武大帝為主角的《北游記》。

  可惜,只聽過名字,根本沒看過。

  心潮起伏,許忘運氣調息,這才平靜下來。

  西游太遠,赤練太近,老實修煉吧。

  次日一早。

  許忘就站在寒床前等待,赤練娘娘依舊趴在寒玉床上,道:“我送你下去,你要記住,日落前要趕回來。”

  “只此一次,日后若是上下,便靠你自己了。”

  許忘點點頭,把長劍握在手中。

  “記住,能以靈力度化的,便用度化,若是不能,就用劍。”

  “明白了。”

  許忘回道,下一秒,身子一沉,只見面前萬物瞬間變得高大。

  自己卻小的像螻蟻一般。

  接著,一陣靈力把自己包裹,自己便向這土中滑落。

  在回過神來時,許忘已經站在一處地洞中。

  “這是地下空腔。”

  赤練娘娘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你要對付的鬼蜮就在前方,他們大多都沒有意識,但往往就是這么沒有意識的行為會對地脈造成極大的影響。”

  “你用靈力化解會很順利,但要小心,可能會有別的鬼修隱藏其中。”

  “找到他,殺了他,然后離開。”

  “明白了?”

  “明白。”

  許忘點點頭。

  赤練娘娘的聲音消失不見。

  許忘深吸一口,直接掏出黃符,放出神將,兩人一同向前走去。

  腳下土地松軟,不是沙塵,反而都帶著點點亮光。

  另外,此地的靈氣異常的高。

  還帶著股雨后泥土特有的香味。

  呼吸間,許忘體內靈力都踏實了許多。

  緊張的心情也緩解了不少。

  “嗚嗚嗚!”

  耳邊傳來陣陣陰風呼嘯之聲。

  不時有鬼影閃過。

  此地靈力富裕,鬼魂也能輕易現身,大多都聚在一團,低沉不動。

  許忘小心接近,用靈力附著長劍,一尺長的劍光由靈力凝結,許忘一劍斬去。

  便有一道鬼影消失。

  看似簡單,實則是許忘把水洗火煉這一步驟縮減,以靈力強行度化。

  除去業力,然后打散身影。

  這是赤練娘娘的要求,也是許忘現在能做到的極限。

  放眼望去,陰沉鬼影不見盡頭。

  許忘忍不住心中嘀咕,這么多鬼,怎么不見陰曹地府使者,黑白無常或是鬼差前來緝拿?

  反而聚在這地脈旁吸著靈氣?

  腦中想著,許忘手上動作加快,反正在這北俱蘆洲之地,見到啥,都不算離奇。

  在這,你可以不活,但不能沒活。

  漸漸的,許忘也有了其他發現。

  每當自己滅殺一個鬼影,便有道靈氣沖入自己體內,讓自己損耗的靈力得到補充。

  地脈的報恩?

  許忘笑了笑,手上的動作越發凌厲起來。

  赤練娘娘沒有要求在短時間內完成,所以許忘身邊的神將就沒有動手,而是冷眼看著周圍。

  一旦有異動,他才會出手對敵。

  許忘可沒忘了,這里有金丹期的鬼修。

  雖然實力只有正常的一半,但不管怎么說,都要給他足夠的尊重,萬一鬼修的金丹期有什么特別之處呢?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月下瓜皮的真君請出山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