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真君請出山 > 第二十五章 殺鷹王
  洞內,兩人大眼瞪小眼的看了一會。

  忽而鷹王笑道:“這有三個玉匣,玉床一座。”

  “不如,你我兩人就此分了?”

  許忘看了過來,“這玉匣好說,這玉床如何帶走?”

  鷹王也帶著為難,許忘明顯沒有辦法,鷹王也不能就住在此處。

  “我們可以先看看,這玉匣中可有儲物之寶?”

  鷹王提議道。

  許忘面上點頭,卻不再開口,而是內持符紙,伺機而動。

  見許忘點頭,鷹王揮掌打出一陣氣勁,三個匣子被一同打開。

  兩人站在一旁,以各自目力,都能看到其中。

  “土行...遁法!”鷹王聲音忽而一大,“竟是五行遁法中的一種!”

  “我向來只聽說過,還從沒見過這遁法。”

  言語中滿是驚嘆,許忘也能理解,這山中妖魔,沒有師承,一路摸爬滾打,能順利化形就相當不易,能做到虎王那般金丹的,還都是靠天命神通幫助。

  許忘聽聞那黃澤之前說過,虎王就是吞噬魂魄奪取記憶,才能順利結丹,還有種種法術再身。

  “第二個是一株靈芝。”

  鷹王說道,這個就有些興趣缺缺了,山里面靈芝不少,縱然珍貴,也沒有剛剛的遁法對他的吸引力大。

  “第三個是個法尺,想來是法器一類。”

  “這么說,沒有能裝玉床的東西?”

  許忘反問,但身邊的鷹王已經被那土遁術迷住了心,不禁直言道:“道友,那土遁術和法尺歸我。”

  “靈芝和玉床就歸你!”

  許忘咧嘴一笑,把長劍拔出半分,笑道:“鷹王,還是我要法尺和土遁術吧。”

  鷹王呼吸一頓,扭過頭來,那本就狠厲的臉越發猙獰。

  剎那間,鷹王身形變大,就向許忘撲來。

  雙手泛著寒光,似手似爪,許忘拔劍相迎,那鷹王眼中卻閃過一絲笑意。

  張開大嘴,發出一聲刺耳的尖叫。

  許忘身上的金光瞬間炸開,許忘只覺得耳朵一痛,腦中便一片混沌。

  只能靠著下意識阻擋幾招,身上也被鷹王利爪劃開,露出道道傷口。

  許忘悶哼一聲,這次對敵不同,這鷹王明顯比那狼統領和求仙教妖人有所不同。

  狼統領法術平平,或者說,除了臟器,根本沒有什么拿手的本事。

  求仙教妖人受了重傷,一身實力發揮不出三成,這才被許忘牽制住。

  眼前鷹王狀態正盛,那遠超許忘的力量,還有那“金嗓子”都讓許忘有些搓手不及。

  “好小子,這般混沌,還能仗劍攻擊,倒是厲害!”

  鷹王此刻哪有猙獰之色,剛剛種種不過是表象罷了。

  許忘被逼到墻角,手中長劍揮舞,依舊能擋在身前。

  鷹王一番搶攻,戰果不顯。

  許忘一手掐訣,一手用劍,張嘴一噴,便是一團火焰噴出。

  “哈哈,微末法術,也敢賣弄?”

  鷹王笑道,他修為不高,但混跡人妖修士之間良久,不然,也不會被虎王安排劫貢品的任務。

  說完,不屑一笑,袖子一翻,一陣臭風吹出,把火球掀飛。

  目光再看回許忘時,許忘已經拿出黃紙放在胸前。

  鷹王動作一頓,那黃符便被火焰吞噬。

  一道高大的身影從兩人間出現。

  正是許忘所祭煉的護道神將。

  “誅妖除魔!”

  “末將得令!”

  那神將震聲回道,從身后抽出關刀,抬手便向鷹王撲去。

  許忘逼退鷹王,再次用起金光咒護身,然后站在通道口,冷著臉看著鷹王和神將大戰。

  玉床附近地勢空曠,還能施展開來,但到了許忘這,便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了。

  起初,鷹王還仗著自己武藝硬撐,但三五招后,雙手已經開始微微顫抖。

  余光一掃,見那許忘不急不慢,正站在通道口處等著自己。

  神將揮刀怒斬,鷹王連忙舉起雙手抵抗,兩人氣力相似,僵持一二。

  那神將腳下一虛,整個人變成那青氣穿過鷹王,在背后出現,手中關刀也換成了短刀。

  使得都是軍中殺敵之術。

  不求勝,但求死。

  剎那間,鷹王就被神將劃開數道口子,傷勢對妖來說不重,但模樣著實凄慘。

  “好道法!”

  鷹王怒吼一聲,身子陡然變大,竟然在這洞內強行變回真身,雖不能起飛,但能仗著這金鐵般的翅膀阻擋神將攻擊。

  神將雖不懼,但也因此攻擊受阻。

  遲遲不得近身,只能砍下不少羽毛。

  許忘眼神轉動,心中已有妙計。

  那神將步伐間慢慢靠近許忘。

  許忘見時機成熟,從袖中丟出一把黃符,輕輕一吹,便是漫天火焰。

  這便不是凡火了,而是張天師臨走前贈予的一把符紙。

  平日里降妖除魔一類,全仗此符。

  張天師用起來都是一張張的,哪會像許忘這般大手大腳的。

  火焰飛出,剎那間,就落在鷹王那巨大的妖身上。

  鷹王心急如焚,連連吹氣,想把火焰吹滅,但風助火勢,火焰猛然一大。

  接著,便是連綿一片。

  若是在別處,他飛到空中,落在地上,打個滾,火焰就滅了。

  可這洞內,他但凡敢打滾,許忘和那神將,絕對拼命上前了結他的小命。

  想到此,鷹王所幸帶著一身火焰向許忘撲去。

  “來的好!”

  許忘連連后退,忽而又邁步向前,一劍刺在鷹王腦袋之上,那神將也沒閑著,身子一晃,便竄到其后。

  對準后門連刺幾刀。

  “啊!”

  慘叫聲響起。

  就連洞外也能聽到。

  幸好洞內別無他人,許忘也就厚著臉皮繼續進攻。

  抽劍再刺,一劍刺在那鷹王的眼睛上。

  多重刺激而下,鷹王終于忍不住痛苦,開始放聲嘶吼,撞擊山壁。

  土石滾落,許忘也不曾躲避。

  既然動了殺心,大不了被埋在山中,也要把這鷹妖殺了。

  飛濺的血液染紅了地面,也噴了許忘一身,原本干凈的道袍被鮮血污染。

  鷹王揮動腦袋向許忘咬去,許忘身上金光破碎,身子一矮,躲避開來。

  那腦袋再伸長,卻夠不到許忘了。

  “兩位老大,里面發生什么了?”

  鼠人靠近洞口喊道。

  許忘拔劍轉身向外走去,那鼠人臉色一變,趕忙向一旁逃竄。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