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真君請出山 > 第二十四章 寒窟白玉
  神將符紙再身,許忘又苦修月余,心中自然輕松幾分。

  一人一鹿,在林間快速穿行。

  遠處天光彩光陣陣,幾個呼吸后,越發的渺小。

  要是不能在這光芒消失前趕到,此物就和自己無緣了。

  “再快些!”

  許忘催促道。

  可惜自己不會騰云駕霧一類的法術,更不是妖類,掀不起陣陣妖風,只能靠著雙腿,在這林中穿梭。

  白鹿動作迅速,無論許忘怎么加速,也能緊緊跟在身邊。

  翻過兩個山頭,在一處山谷中,見到了那光芒最后消失的地方。

  一處寒窟。

  那洞口圍著一眾大妖小妖,都圍在洞前,不敢前進。

  洞口不時噴出股股寒風,吹得洞口前草木霜結,若是打在人身上,未行百步,就被凍成冰雕了。

  洞口前,三三兩兩的小妖成隊,少有孤身前來的。

  許忘這一人類修士到此,反而惹得眾妖看來。

  “幾位,這寒窟寒氣還沒結束,不如我們聯起手,把這野道士趕出去如何?”

  一個賊眉鼠眼的妖怪說道,他身形佝僂,門牙奇大,應該是鼴鼠一類得道。

  白鹿躲在許忘身后。

  此話一出,其余幾個見過血的妖魔都看了過來。

  一個身穿甲胄的小妖說道:“無妨,我家大王馬上就到。”

  大王,那最少也是個結丹或金丹的大妖了。

  許忘一旁觀望,若是那虎王來了,還是腳底抹油,開溜吧。

  “你家大王?不是都隨虎王離開了嗎?”

  先前那鼠人問道。

  “你知道個甚,此地是虎王的家,縱使離去了,還有其他大王看守。”

  那小妖肩上挑著一把長槍,臉上帶著幾分自得。

  說到這,許忘心中沉思,虎王離開,對自己來說可是好事。

  等把臟器祭煉完畢,要不要回去看看呢?

  聽說那小妖大王要來,眾妖開始有人離開,他們都是些山間小妖,自然開化的,腦子不傻,這寶物拿不到,那就趕緊走。

  免得城門失火,殃及池魚。

  洞口寒風依舊呼嘯,洞口前卻慢慢冷清起來。

  那鼠人還站在原地,兩只小眼睛滴溜溜的轉,不知有什么心思。

  “你先回去。”

  許忘伸手拍了拍白鹿,低聲說道。

  “在回去的路上多轉幾圈,別讓人跟著你。”

  白鹿咬住許忘的衣服,然后微微扯動,似乎想要帶著許忘一起離開。

  “你先回去,我自然會有辦法的。”

  許忘說道,自己獨身一人,可戰可退,帶著這小家伙,就有些束手束腳了。

  白鹿低低的叫了一聲,便不情不愿的轉身離去、

  許忘看著眾妖,還好,并沒有人前去追蹤白鹿。

  “唳!”

  一聲鷹啼,巨大的蒼鷹從眾妖頭頂飛過,然后發出威勢,盤旋而落。

  巨大的鷹身沒有變換成人的意思,而是蹲在山頭上,用銳利的目光掃過眾人。

  “竟然還有六個,你們這些小妖,是真想與本王為敵了?”

  聲音有幾分耳熟,正是前幾日見過的蒼鷹大王。

  “不敢不敢!”那鼠人連忙叫道,身上穿著怪異的道袍,“小的,小的只是想看看這洞內到底是何寶物。”

  “怎么敢搶大王的東西呢?”

  “不過,那邊那個修士就不一定了!”

  蒼鷹大王看去,許忘卻笑了兩聲。

  什么叫緣分,這就叫緣分,剛剛還在想臟器的祭煉過程,這妖族內臟,就已經到位了。

  鼠鼠你啊,今天走不掉了!

  “是你?”

  那蒼鷹早就覺得許忘眼熟,忍不住道:“你這野道士,不過月余,你就結丹了?”

  許忘拱了拱手,笑道:“托大王的福氣,僥幸有些突破。”

  蒼鷹大王略微沉默,然后道:“你們這些小的,就留在洞口,我和這道人下去就成。”

  “啊?”

  鼠人一愣。

  “別啊了,回頭會讓你看看這東西是什么的。”

  蒼鷹大王帶著惡意笑道,然后看向許忘,“你這小子,可敢?”

  許忘自然愿意,這蒼鷹大王摒除了外人,洞內就算斗起來,許忘也不怕他。

  “都聽大王的。”

  “好!”

  蒼鷹大王點點頭,空中一躍,再落地時,已經變成了人類模樣。

  一身寬松長袍,不見武器再身,眉宇間帶著一股子狠厲之味。

  洞口噴出的寒氣越發稀薄。

  又有幾個妖怪離開,蒼鷹大王在此,他們顯然沒有多少信心搶奪。

  這鼠人還在原地站著,似乎真打算瞧瞧這里面是什么東西。

  幾息后,洞口已經噴不出寒氣,蒼鷹大王看了眼許忘,道:“請。”

  顯然,是打算讓許忘當排頭兵了。

  許忘微微頷首,口中默念,手上結印,一道金光護體,便向洞口走去。

  “道友果然有些奇遇。”

  蒼鷹大王笑道。

  許忘也跟著笑了幾聲,你這大王當的,還挺會變通。

  “請。”

  “請。”

  兩人相互客氣,好似那多年的老友。

  步入洞口,氣溫驟降。

  許忘故意放慢腳步,和蒼鷹并行。

  蒼鷹大王似乎并無察覺,只是道:“敢問道友,那日到底發生了何事?”

  “鷹王不知?”

  許忘一邊反問,一邊看著這洞里的景色。

  越往里走,溫度越低,山洞內部有人為開鑿的痕跡。

  兩旁還有掛著寒霜的燭臺。

  鷹王同樣也在觀察山洞內部,兩人步伐都是極慢。

  “我自然不知,那日搶奪車隊,不過是和虎王的一樁交易。”

  “說來不怕道友笑話,得知是求仙教的貢品后,我反而心中有些擔憂。”

  “既然擔憂,為何不陪虎王一同離開?”

  許忘繼續套話。

  “道友說笑了,虎王此去紫川江,拜會龍王,一路上必定會和求仙教的人起沖突。”

  “同行妖王一眾,未必能活下幾個。”

  “咱們這南部群山,我又速度極快,便是金丹境,在這山中也拿我沒有辦法。”

  鷹王略帶自得說道。

  許忘點頭,便和鷹王走到內部深處。

  只見一骷髏坐在玉床之上,那骷髏身穿道袍,發帶道冠,盤坐于玉床之上。

  這玉床溫潤,之前洞口股股寒風便是它發出的。

  玉床之上,骷髏之前,擺放著三個玉匣。

  許忘和鷹王默契停住腳步,同時沉默。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