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真君請出山 > 第十八章 臟器
  許忘從未正兒八經的斗過。

  但上次在村中對付狼妖一事,倒給自己不少信心。

  不就是力氣大點,耐打一點嗎?

  大家都不會法術,何必怕呢?

  狼統領重錘落空,一手擦去臉上的水,一邊睜眼轉身。

  許忘一腳踢在狼統領的后腰上,這妖趔趄兩步,還穩了下來,扭頭陰狠的看向許忘。

  周圍的小妖有些躁動,狼統領微微抬手,厲聲道:“這個交給我。”

  他也算是一路殺出來的,對付個結丹還沒有的筑基修士能難到哪去?

  小妖們吼叫著,那些簡易兵器在空中碰撞著,發出陣陣聲響。

  許忘一抖長劍,貼身迎了上去。

  許忘不比這妖魔皮糙肉厚,唯一能指望的,只有這把長劍。

  好在那一套秋斬劍法,許忘已經牢牢記在心中。

  狼統領粗暴的靈力灌入狼牙棒中,那本就猙獰的狼牙棒越發具有威懾感=力。

  后發先至,這是力量的突破,許忘長劍一點,竟硬生生的頂在那狼牙棒之上。

  彼此的靈力借著武器互相撕咬。

  “小道士,力氣不小啊!”

  狼統領怪笑道,“看你劍法精妙,能發揮幾成啊?”

  這狼統領信心十足,許忘仗著一把長劍不停游走。

  或刺或砍,或挑或撩。

  兩人武藝都是稀松,這般仗著本能的打架過后,才開始運用起體內的靈力。

  但許忘有通明劍心在身,狼統領初時還能笑,可漸漸的,許忘的攻擊猶如潮水連綿,看起來輕飄飄的,反而暗藏殺機。

  靈力甚至透過狼牙棒,打在自己手臂上來。

  這廝修為恐怕已經無限接近我了。

  狼統領暗道。

  當下一手蕩開長劍,張嘴便咬,許忘抽劍矮身,劍鋒所過,差點把狼統領的舌頭削下來。

  冷颼颼的風從嘴中飄過,狼統領瞳孔都被嚇到縮小,許忘忽而跳起,接連兩腳踢在狼統領腰眼上。

  “啊!”

  狼統領吃痛,許忘手中長劍接著就插入狼統領的肩膀上。

  狼統領手中狼牙棒掉落,雙手反過來掐住許忘的肩膀。

  許忘面色漲紅,一腳踢在狼統領胯下,狼統領面色猙獰,身體一顫,當即跪在地上。

  許忘抽劍翻身,狼統領不肯落入下風,吃痛一滾,重新在地上撿起狼牙棒,又嘶吼的沖了過來。

  “呼!”

  一口黑風從狼統領口中噴出,在空中化成一個黑色骷髏模樣。

  向許忘撲去。

  鬼狐狼嚎聲響起,許忘不敢硬接,但那空中黑色云霧形成的骷髏像是能辨別一樣向許忘沖去。

  許忘狼狽逃竄,一旁的等待已久的張天師終于出現,口中念念有詞。

  “天地玄宗,萬炁本根。

  廣修億劫,證吾神通。

  ......

  金光速現,覆護真人。”

  張天師雙目看向許忘,站在岸邊,雙手連連結印,最后搖搖一指許忘。

  一層蛋形的金光就出現在許忘身上。

  “都上!都上!”

  狼統領喝道,當即丟開許忘,反身向張天師沖去。

  張天師見勢不對,帶著牛黃就往河中跳下。

  氣的狼統領嘶吼一聲,又殺向許忘。

  許忘被群妖包圍,刀槍劍戟都向許忘戳來,那黑霧骷髏撞在護體金光之上,頃刻破碎。

  但那骷髏頭只是消散幾分,皆因張天師修為不濟,棋差一著。

  但也給許忘提供了機會,許忘腳下一點,越過眾妖,那骷髏頭只走直線,徑直打在群妖身上。

  頃刻間三四只小妖跌落在地。

  黑霧骷髏也被消散。

  許忘拔劍拼殺,群妖被狼統領和許忘夾在中間,狼統領見了血,激了血性,手中狼牙棒手起棒落,幾個小妖就被狼統領打飛出去。

  “你這小道士,還想去哪?!”

  狼統領身形變化,撐破鎧甲,模樣和村中死去的狼妖相似,他丟了狼牙棒,一拍腰間,拿出一樣葫蘆。

  許忘看的眼熟,正是那村中狼妖所用的臟器。

  狼統領一拍,那即刻從葫蘆中噴出一道血箭,那血箭腥臭無比,洞穿三兩小妖的身軀還向許忘撲來。

  許忘揮劍格擋,那血箭打在長劍上,長劍顫抖,那血箭居然把長劍融化出一個口子。

  許忘心中一驚,目光放在那葫蘆之上。

  這臟器端的兇猛,之前李老道曾經說過,不到金丹,都會受到影響。

  小妖們炸了窩,拼命向四周逃去。

  許忘身子一矮,丟出長劍,直直飛向狼統領腦門,飛劍一丟,又把地上那分量十足的狼牙棒抄了起來。

  狼統領傷殘的手臂撥開長劍,又被劃出一道口子。

  目光在混亂的小妖中搜索。

  張天師不知何時從水中爬了上來,撿起地上的長劍在狼統領身后搖擺,想要偷襲,但卻被狼統領神識察覺。

  狼統領轉身,又是一拍葫蘆,血箭飛射而出。

  “小心!”

  許忘起身喝道,他原本已經快接近狼統領,但張天師突然一動,反而讓他的潛伏失去效果。

  那臟器的血箭豈是張天師可以抵擋的。

  張天師身上也有層金光護身,但頃刻被血箭溶解,張天師倒飛而出,砸在水邊,半個身子落在水里,鮮血隨著河流飄散而下。

  而許忘也終于摸到了狼統領身邊,那狼牙棒重重的砸在他的背上,狼統領腳步顫抖,反手掐住許忘的脖子。

  許忘膝蓋一頂,那臟器葫蘆便落入手中。

  以靈力一拍,血箭激射。

  狼統領身體一顫,就被洞穿了心口,連連后退幾步。

  許忘也落了下來,再以靈力催動,那臟器葫蘆卻沒了反應。

  狼統領心口受傷,捂著胸口就向遠處退去,許忘此時也精疲力盡,不通術法,便是如此。

  但就這么讓他走了,“我的這班兄弟豈不是死的很無辜?”

  許忘撿起長劍,咬牙跟著他追入密林。

  小妖早早被沖散,狼統領一邊噴涌著鮮血,一邊向林中逃去。

  許忘沿著血跡追趕,幾步踏在樹干上,便追上了受傷極重的狼統領。

  長劍揮砍,狼統領的腦袋被許忘削掉半個,長劍也因此繃斷。

  “嘭!”

  巨大的身體倒在地上,殷紅的鮮血從傷口噴涌而出,染紅了地面。

  許忘委身,用短劍又捅了幾下,在狼統領身上摸了幾把,這才急匆匆的向河邊趕去。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