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真君請出山 > 第十六章 “真理”
  洞內,此時只剩兩人。

  許忘睜開眼睛,原本略微濕潤的雙眼恢復正常,“老哥啊,這下我們闖禍了。”

  “何出此言?”

  張天師還沒反應過來。

  許忘看了眼張天師,一五一十把心中所想全盤脫出。

  “我們本就是妖中一類,人族修士,若是單獨走脫一方,無論是牛黃夫妻或者是那肉人,我們都能解釋。”

  “可單單他們一起離開,只會更加惹怒那南山大王。”

  張天師嘴唇動了動,沒有出聲。

  “心軟是有代價的,我也一樣。”

  許忘道,“我們現在只能希望他們三人能順利離開,這樣,便是死,也算有點價值。”

  張天師苦笑連連。

  “接下來,無論圓智大師等人結果如何,我們都必須趁夜離開,免得明日一早對上那南山大王。”

  許忘繼續說道,“那夜行符,你可還有?”

  張天師顫抖的從懷中掏出符紙,道:“最后兩張。”

  許忘的眼皮連跳幾下,“給我一張,剩下的,你自己處理。”

  善心發完了,該面對現實了。

  張天師點點頭,把符紙給了許忘。

  洞內安靜下來,許忘橫劍放于腿上,感悟體內靈力。

  “道友,不如我等現在就走?”

  張天師試探問道。

  “現在知道怕了?”

  許忘瞥了一眼回道。

  張天師面露苦澀,“在妖魔窩中廝混久了,方才知道自己是修道的,現在知道自己是個人。”

  許忘目光幽幽,是啊,是人不是仙。

  還不能隨心所欲。

  許忘嘆了一聲,道:“我們雖一路走來,來時不正,但當初應了此事,總該有個交代。”

  “放走牛黃兩人已經把我們置于險地,若是在棄黃澤兩人不顧,更是無義。”

  “現在只能祈禱他們兩人迅速回轉,好商議對策。”

  張天師慚愧道:“此事都怪我,是我連累了道友,是我對那求仙教和少城主兩人有偏見。”

  許忘微微搖頭,“我若不許,那兩人也無法離開。”

  這次下山,還是經驗不足啊。

  應該當時在黃云城就該拒絕的。

  兩人沉默良久,張天師如熱鍋上的螞蟻,連打坐都不打了,許忘耐著性子聽著門外動靜。

  忽然,洞內一聲狼嘯!

  “嗚!”

  隨后便是一陣喊殺聲,張天師跳下石床,忙道:“怎么了?怎么了?”

  許忘聽著喊殺聲不對,連忙跟著張天師走到洞外,果然見那圓智大師狼狽逃竄,徑直路過兩人面前,絲毫沒有入洞提醒的意思。

  張天師還想問,許忘推了他一把,跟著就往外沖。

  張天師才反應過來,緊緊跟在許忘身后。

  “大師,黃澤呢?”

  許忘喊道。

  那圓智大師轉過身來,胸口多了幾道傷痕,一邊跑一邊推開面前小妖,回道:“黃澤死了,被那狼妖一口咬住了脖頸。”

  “等下我們三人在河邊一同離開,南山大王不知道這事,還有機會。”

  “好!”

  許忘回了一句,心中一松。

  雖然不知真假,但有個高個子頂頭沖鋒,心中也輕松許多。

  不僅如此,許忘回想起方才圓智大師路過洞口一幕,心下謹慎,更是后退半步有余,萬一這大師想拿自己當斷路的,豈不是一命嗚呼?

  三人狼狽逃竄,許忘揮劍,也不求殺敵,三兩下逼開面前小妖就行。

  出了山洞,情況好了很多,洞內動靜雖大,但外面的小妖都在修煉,便是不修煉的,也在睡覺享受月華。

  許忘和張天師對視一眼,兩人齊齊用了那夜行符,借著夜色就消失不見。

  圓智大師仿佛有所察覺,回身一看,不見了兩人身影,心中暗罵幾聲,更不敢掉以輕心,那狼統領可還帶人追著圓智大師呢!

  狼統領發現許忘兩人身影不見,喝道:“去把所有小妖叫醒,就是把南山翻過來,也要把人找到!”

  隊伍越發浩大,就連水邊的鱷統領也被驚動。

  許忘兩人消失,他卻攔住了那圓智大師。

  “怎么回事?”

  鱷統領問道,他下午還見到此人,怎么這夜半如此狼狽,山中還有喊殺聲?

  “鱷統領,攔住他!”

  狼統領遠遠喝道,鱷統領目光不善,把手放在背后的大斧子上。

  那圓智大師形色慌慌,連之前拿在手中的禪杖也被落在洞內。

  若是對上鱷統領,落敗只是時間問題。

  “你這狼妖,你以為你能好過?”

  圓智大師回道,“待你家大王明日出關,非吃了你不可!”

  “我求仙教也不是浪得虛名的,我那兩位弟子已經逃走,你們就等著報復吧!”

  說完,竟一把跳入河中。

  那鱷統領跟著跳入,大斧在水中起伏,圓智大師和鱷魚纏斗,哪有圓智大師反抗的機會,水流湍急,連法術都未成施展,當即就被鱷統領切下一條手臂。

  隨后被哀嚎著帶出水中。

  所謂佛門法印,金身神通,連經文都不會。

  鱷統領不屑一聲,“原來是個假和尚!”

  說完,陰冷的目光就看向周圍,他能感受到有人在暗處潛伏。

  “多謝,多謝鱷統領!”

  狼統領慌忙趕到,伸手便向去拿昏死過去的圓智。

  卻被鱷統領一掌拍開。

  “你!”

  狼統領一愣。

  鱷統領卻把斧子拿在手中,壞笑道:“功勞,我的。”

  “懲罰,你的。”

  鱷統領雖不知洞內發生什么,但想必驚擾了大王閉關,拳打腳踢是少不了的。

  自己抓住假和尚有功,獎勵也是有的。

  這都門清。

  狼統領氣的差點就要動手,但看著鱷統領那威武的樣子,還是忍了下來。

  南山大王三個統領,鱷統領實力最高,聽說還有什么血脈天賦。

  就連大王在金丹前都相當忌憚。

  “搜山!把剩下那兩個道人找出來!”

  狼統領怒道。

  身后的小妖也只能憨憨傻傻的轉身離去。

  鱷統領哼了一聲,這狼頭,仗著自己有點腦子,連自己手里的“真理”都不認得了。

  只是這好好的壽宴被攪合,大王恐怕要發脾氣了。

  金丹境和結丹境,差距之大,好比修士和凡人之間的差距。

  不少各種妙法神通要在這一階段才能初見成效,單單說那妖風,呼啦啦一卷,那就百里無日光,擒人破敵,只在一念間,黑壓壓一片,那叫一個厲害啊!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