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真君請出山 > 第十五章 道長,我求你了
  許忘慢慢點頭,深呼吸平息自己的心跳。

  在妖魔窩里放人,這可真是廁所里輪流跳高,太他媽過分了!

  張天師也平靜下來,“現在就怕那圓智大師和黃澤晚上不同意。”

  許忘幽幽道:“你不是說不會被別人發現嗎?”

  張天師重重點頭,“明白了。”

  這事,許忘是非去不可了!

  正好此處面前有條小河,順著小河走,一來隔絕氣息,二來很快就能離開南山。

  很快,那邊交談聲忽然一大,看樣子狼統領有些不滿,但架不住圓智大師和黃澤的勸說,幾番別扭之下,才擺了擺手,勉強同意。

  黃澤和圓智大師走了過來,面上輕松幾分。

  “老衲方才和狼統領商量一二,他愿意晚上帶我們去拜見南山大王,若是那舍利在他洞內,我們便能探測得知。”

  “次日一早,我便聯絡我爹,讓他派人前來。”

  黃澤接話道。

  “若是不在洞內,我們便去庫房一看,若是都沒有,凌晨時分,我們便借著夜色離開。”

  “這狼統領會護送我們到南山邊界。”

  圓智大師一一說來。

  “這般輕松?”

  許忘有些不太相信,且不說妖魔一類,就單說狼統領那狡詐的性子,不把他們賣了就很給面子了。

  黃澤苦笑道:“無路可走,只能試一試。”

  許忘點頭,心中卻依舊有些擔憂。

  四人在水邊看了一陣水光,實在忍受不了一旁數量眾多小妖身上所散發的氣味,便回了山洞內部。

  傍晚,有小妖走進洞內,端著一片石板,上面放著三瓜倆棗,大多都是些野果。

  像那般修士常吃的杏,松,桃一類,一個也是不見。

  此情此景,反而像極了打發叫花子,連那圓智大師都嘆了一聲,以佛號平息心中不忿。

  “罷了,先且受用,回了城,自有福享。”

  黃澤嘆道。

  他肉體凡胎,尚且不能辟谷,那張天師和牛黃夫妻也是如此,四人簡單分了分,都吃的半飽不飽的。

  入夜,那狼統領走進洞中,掃了眼眾人,才慢悠悠的道:“來吧,大王要見你們兩人了。”

  圓智大師和黃澤趕忙起身,跟著狼統領走了出去。

  許忘和張天師對視一眼,默默閉目修行,等待夜深之時。

  好在今夜晴朗,頭頂月光皎潔,大小妖魔要么在洞中修煉,要么尋一空地享受月光。

  忽而,許忘睜開眼睛,見那牛黃夫妻正向外面小心翼翼的走去,身后還背著包袱。

  “兩位,外面很是危險。”

  許忘忍不住開口道,這兩人修為不高,一旦驚動了妖魔,定死無葬身之地。

  聽聞許忘開口,牛黃夫妻差點叫出聲來,張天師也睜開眼睛帶著些許意外。

  “兩位道長!”

  牛黃這魁梧的漢子直接跪在身前,張玲也是如此。

  “求兩位道長放我們離開!”牛黃忍不住低聲道,“我們雖受黃城主恩情,可也在城內當牛做馬二十年有余。”

  “未曾起過別的心思,如今在這妖魔洞窟之中,我實在是心中慌亂,難以穩定。”

  “先前說要我們兩人帶路,好和南山大王見面,如今山也進了,面也見了,還請兩位道爺高抬貴手!”

  “放我們離去!”

  許忘有些動容,“這般離去,萬一引得妖魔發現,豈不是自尋死路?”

  “便是死路,我們也要試試!”

  牛黃又是一個腦袋磕在地上。

  砂石混著泥土印在腦門上,帶出絲絲鮮血。

  “別磕了,有這血腥味,你們更走不出這山洞。”

  許忘提醒道。

  兩人身體一頓,不知如何是好,只能把祈求的目光看向兩人。

  張天師忽然拍手笑道:“喵喵喵!”

  許忘差點以為他要現原形了。

  “走一個也是走,走兩個也是走,都走,都走!”

  張天師接著道。

  牛黃不解看去,許忘也才反應過來。

  “且附耳過來。”

  張天師笑道。

  許忘剛想阻止,那牛黃又磕了一頭,然后連滾帶爬的靠近張天師。

  張天師微微一笑,一邊把下午兩人在岸邊密謀一事訴說,一邊從懷中掏出兩張符紙。

  嘀嘀咕咕半響,那牛黃顫抖的拿著符紙,又跪在地上。

  張天師連忙攙扶,道:“機不可失,速速貼上此符,然后往河邊趕去。”

  “你們二人救了人,就從水路走,千萬不要回頭。”

  “謝謝道長!謝謝道長!”

  牛黃夫妻大喜過望,有了此符,逃生的希望就更加大了!

  許忘卻心中一沉,若是明日一早,那南山大王或者那狼統領見少了兩人,該如何計較?

  沒了“肉人”還能以小妖偷吃或者他自己逃走為理由。

  若是他們同時離開,自己等人的行為豈不是給南山大王上眼藥?

  還能有命活?

  洞內四人,兩人狂喜,一人自得,只有許忘心中涼了半截。

  “且慢。”

  許忘開口道。

  似乎預料了到許忘會開口阻攔,那牛黃又跪在面前,把身上的包袱拿了出來。

  搶先道:“道長!這是我們夫妻兩人近二十年的積蓄。”

  說著,打開包袱,露出里面的黃白之物。

  還有塊靈石,牛黃連忙把靈石推出來,道:“道長,這是我們夫妻兩人存了多年的靈石,連黃城主都不知道。”

  “我們本來就打算離開黃云城,在山里共度余生,還望道長,大發慈悲,讓我二人離去。”

  “日后定為兩位道長日夜祈福,生生護佑。”

  說著說著,這大漢聲音顫抖的哭出聲來,“道長,我們倆從來沒害過人,但城里的人一直都歧視我們。”

  “我妻子張玲是半妖不假,有狐妖血脈,那些人饞我妻子美色,我也只能一忍再忍,一躲再躲!”

  “道長,我求你了,道長!我求你了!”

  牛黃幾乎是跪在許忘面前哀求,他雙手拉著許忘的盤坐的雙腿,但又不敢用力。

  “我以前有過一個孩子,被他們下藥弄死了,就因為我他媽是個半妖,就因為我們是半妖!”

  一旁的張玲已經哭成淚人,張天師也側過頭去。

  哭聲凄慘,就算是許忘也不忍直視,只能道:“可這天下妖魔混居,你們又能去哪呢?”

  “去哪都行!去哪都行!”

  牛黃壓低聲音嘶吼道,崩潰的模樣讓許忘不能再次開口。

  “我們,我們就想獨自安好的活著。”

  許忘嘆了口氣,穩住心神,靈力運轉全身,那牛黃直接被震的脫手。

  “好,你們走吧。”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