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真君請出山 > 第十章 舍利非舍利
  許忘是聽說過南山群妖的名頭的。

  一次。

  還是作為赤練娘娘的追求者出現的。

  當時的沖擊力自然不如現在。

  “南山群妖,一般泛指整個南山區域,”黃澤解釋道,“南山多丘陵,高山也有,但都是妖王的主峰。”

  “其中,最為強大的,便是南山大王,是一頭斑斕猛虎成道,整個南山都在他控制范圍之內。”

  “但整日沉迷修煉和女色,倒是很少出現在外界。”

  “我們這次的目標,是一個處在南山外圍的妖王。”

  “叫凌鷹大王,蒼鷹得道,速度極快,手下多是群鳥為妖。”

  “便是他劫的我們的貢品。”

  幾人點頭,張天師問道:“這凌鷹大王,是何等修為,何等勢力,山中大小精怪有多少?武器幾何?又會什么妖法?”

  一連串的詢問,把黃澤問住了。

  黃澤搖搖頭,“我們一概不知,他們很少和人類打交道,一旦出現,就伴隨著襲擊。”

  “聽起來脾氣很壞?”

  許忘回道,身上的重甲給了自己不少安全感。

  “沒有什么脾氣可言,他們的世界及看法和我們不同。”

  黃澤回道,“沒有教化,沒有學習,沒有傳承。”

  “即便相處,也只會遵循弱肉強食的世界規則。”

  “一些小妖反而沒有大妖和氣,他們走過很多路,甚至會故意化身在人間學習品味。”

  “那些,才是能溝通和交流的。”

  黃澤說得很有道理,聽起來倒是挺像回事的。

  “倒也未必,”一旁的牛黃見許忘點頭,便開口道。

  “哦?牛兄有何見解?”

  黃澤笑道。

  許忘也好奇的看去,對于自己來說,所謂的妖,仙,以及這個妖魔世界下的人類,都是自己需要了解和接觸的。

  “圣人說過,人之初,性本善。”

  牛黃說道,“我父親當年剛剛啟靈得智那會,天真爛漫,心思純潔,山間草露為食,愛護族群,守護山林,除非必要,沒有殺過任何有靈智的東西。”

  “但是卻被發現他的道人給擒走,在道觀中當了三年的坐騎。”

  “三年來,我父親無時無刻不想回到山中,可那會靈智初啟,口不能言,只能以鳴叫示意。”

  “那道人卻以我父親吵鬧為由,鞭打一通。”

  “長此以來,反而讓兩人之間結下仇恨。”

  “依我看,好壞和修為無關,和經歷有關。”

  牛黃一番話讓幾人齊齊點頭,頗為信服。

  那黃澤也是如此,“牛兄所言極是,識大體,曉正義,佩服。”

  牛黃點點頭,但面色一暗,“可惜我父親被那道人鞭打,毀了身子,逃出來以后,也沒害任何人,認識了我娘,生下我后,便死了。”

  “他不是個好人,但也不是壞人。”

  “阿彌陀佛,他是個值得尊重的生靈,”圓智大師開口道,“回去以后,貧僧定當親自為你父親祈福。”

  “多謝大師。”

  牛黃拱手行禮,模樣間,和常人無異。

  遠處的重疊的大山慢慢向許忘等人走來。

  日落時分,才堪堪走到邊緣。

  隊伍停下,生火造飯。

  黃澤向東指著,道:“許兄,那邊疾行三百里有余,便是你家了。”

  許忘伸頭看著,卻只看見頭頂的大日一點點消沉,然后被群山吞噬。

  夜色漸濃。

  許忘坐在樹根旁邊,張天師湊了過來。

  低聲道:“道友,白天牛黃的故事感動不?”

  許忘眉頭一挑,“怎么?你還有高見?”

  “高見談不上,但確實有些看法。”

  張天師笑了兩聲,“我走南闖北,半個新寶國我都去過,這半妖所說,半真半假。”

  許忘下意識看向遠處和張玲湊在一起的牛黃。

  “為何和我說這個?”

  許忘不問真假,反而問起張天師的動機來了。

  “當然是希望道友和我一頭啊!”

  張天師深知拉幫結派的重要性。

  干笑兩聲,說道:“貧道也從未干過壞事,不也一樣被抓了過來?”

  “是嗎?”許忘露出個狐疑的表情,“我怎么聽黃澤說你經常給良家婦女開光?”

  “別別別!”張天師趕緊攔著許忘,迅速看了眼周圍,見無人注意,才道:“非也非也,勾引良家婦女是要遭天譴的。”

  “我是給寡婦開光,你情我愿!”

  許忘微微搖頭,“未達金丹,金身不漏,你這也不懂?”

  張天師聽完,臉色更苦了,“我這天賦,能練氣都算是我師傅開眼了。”

  “那還敢想金丹?”

  許忘笑了笑,修行一事本就靠個人,既然張天師如此認為,也就算了。

  “說回正題,說回正題。”

  張天師連忙說道,“說回牛黃,不對,說回我們。”

  張天師的聲音更低了些,“出門在外,最需要的是什么?”

  “錢?”

  許忘回道。

  “不對,是朋友,”張天師是懂傳銷的,“你修為比我高,我心眼比你強。”

  許忘戰術后仰,我看你就馬比我強。

  “咱們倆正好互相幫助,又同出道門,都是一家人。”

  “我該怎么相信你?”

  許忘笑道,這人著實有趣,不如聽聽他的消息。

  張天師湊的更近了,低聲道:“要找的不是舍利,是肉身舍利。”

  許忘心中一動,“你從哪編的這個詞?”

  張天師急了,“這事你都沒聽說過?!”

  許忘心想,我聽過個屁,我來這世界不過三個月出頭,拿我當造化玉碟呢!

  許忘搖頭,張天師一愣,反而笑道:“也好,沒聽過也好,路上還長,我慢慢和你說。”

  “你只要知道,這肉身舍利非同小可,可以讓人奪舍重生就行。”

  奪舍重生!

  許忘心中驚訝,若真是如此,那還真得小心些。

  一具可以供人奪舍重生的肉身舍利,會引來多少兵解轉世或者奪丹重生的高人?

  許忘目光閃爍幾分,張天師見許忘終于信了,才道:“嘿嘿,他們都不和你說,就我和你說。”

  “道友,這次咱們是一頭的了吧?”

  許忘掃過眾人,微微頷首,含糊道:“算是吧。”

  張天師也不意外,就這么坐在一旁,和許忘閑聊起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