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真君請出山 > 第九章 出發
  許忘走進房內,一應晚飯已經準備好了,一旁還有一身新的道袍。

  想不到黃安連這一點都想到了。

  許忘沒用飯菜,把道袍換了,盤腿坐在床上,長劍橫置于雙腿之上。

  繼續修行。

  面板上,山中隱士四字暗淡,起初許忘還沒有在意。

  可這一修煉起來,那靈力如同脫韁的野馬,十分難以控制。

  體內早早馴化的倒是揮之如臂,但這新納的氣卻不聽使喚。

  在經脈中橫沖直撞,好在許忘修為在身,經脈也打磨的足夠堅韌,一番折騰,反而是那事倍功半之效。

  “呼。”

  許忘睜開眼睛,“還是在山中修煉暢快,山下人煙混雜,紅塵蒙心,連氣都不聽使喚了。”

  許忘不再多想,所性把腿一伸,和衣而睡,直到天亮。

  次日一早,早有甲士敲門,請許忘入殿議事。

  行至殿前,便察覺到不少目光看來。

  左邊起手,為首的是拿著禪杖的和尚,身形高大但卻裹著斗篷的大漢,一臉平靜的黃澤,右邊起手,是那嬌俏的女子,臉色帶著幾分討好之意。

  身邊是昨日一同前來的張天師。

  張天師旁還有個空位,看來就是自己的了。

  許忘拱手入殿,在黃安的示意下就坐。

  門前士兵把大門關閉。

  黃安才道:“諸位,今日請來幾位,是有大事商量。”

  “幾日前,在下準備的朝圣賀禮,被那南山群妖攔截,此禮非同凡響,乃是慶祝新皇登基而為。”

  “其中珍奇寶物,黃金珍珠也就不說,靈石百顆也可不提。”

  “但是那黃云寺前任主持的舍利,被山中妖魔劫走,此事定不能輕饒。”

  黃安看向眾人,“請諸位來,便是為了那顆舍利。”

  “這南山妖王勢大,如何能得?”

  那裹著斗篷的大漢說道,“我等又不是那天兵天將,說出手拿了,就出手拿了。”

  “哈哈哈哈,牛兄莫要妄自菲薄,”黃安笑了幾聲,“我也不會讓幾位上去送死。”

  “這次的目的,一來是打探消息,看看我那舍利如何了。是被妖魔吃了,還是留在府中。”

  “要是吃了,幾位就請回來,”黃安說道,“若是沒有,就弄清位置,打聽清楚,能偷就偷,不能偷,便請幾位留守山中。”

  “請一人回來報信,我好帶大軍前去,引開妖魔,使幾位能夠動手取寶。”

  “說是如此,不還是讓我們去送死?”

  那大漢依舊不依不饒。

  張天師臉色也相當難看,道:“我等并非妖魔,走入山中,豈不是自尋死路?”

  “一旦身份暴露,不說妖王出手,便是大小精怪,妖將妖兵,就把我們拿住了。”

  黃安面上點頭,但卻沒了笑意。

  “這也是我父親請幾位來的原因,”黃澤開口道,“這位牛大哥和張小姐,正是為此而來的。”

  牛大哥和張小姐?

  許忘眼神看向那黑袍大漢和那不曾開口的女子。

  “不錯,”黃安點點頭,“請他們前來,就是為了此事,若遇到妖魔,你們可商議決定,是戰是和,都有選擇的余地。”

  “兩位都是半妖,多年來受我庇護,聆聽黃云寺的佛音,還請兩位莫要推辭。”

  黃安說道。

  那黑袍大漢嘆了一聲,不再吭聲,那女人點點頭,道:“都聽城主的。”

  黃安這才多了幾分笑意,“你們兩位,意下如何?”

  說完,便看向張天師和許忘。

  張天師目光猶豫,許忘卻看向那穩坐釣魚態度的老和尚,問道:“這位大師是?”

  黃安微微點頭,介紹道:“黃云寺新任主持,圓智大師。”

  那老和尚這才睜開眼睛,露出笑意,對著許忘微微點頭。

  無形的神念掃過,修為絕對在自己之上。

  “大師也會隨同幾位前行,取寶一事,也是他來。”

  話說到這份上,張天師臉上的猶豫消散很多。

  許忘看了看面色松懈的幾人,點點頭,“可以,但要是遇到危險,我不會強出頭。”

  黃安點頭,“理應如此。”

  張天師跟著道:“那貧道也去,就算是正道出一份力。”

  “哈哈哈哈,好好好。”

  黃安大笑,“既然事情敲定,若是有什么需要,都可以和小兒黃澤說,午宴過后,還請幾位啟程。”

  說完,便轉身走出正殿。

  “唉。”

  那“牛兄”嘆了口氣,伸手牽起那女人的手,兩人一同走了出去。

  看那模樣,好像夫妻一般。

  “他們兩人受我黃云城庇護多年,但此事太過危險,所以難免有些情緒。”

  黃澤笑道,“兩位若是有什么需求,都可以和我說。”

  圓智大師起身,說道:“就不麻煩賢侄了,出發時派人來尋我便是。”

  黃澤微微躬身,“大師慢走。”

  圓智大師走出房間。

  黃澤看向最后兩人,張天師道:“我向來一身清風,若是能安全回來,還請公子哥給我留塊田地,我想養老送終。”

  “一定。”

  黃澤點點頭,然后看向許忘。

  許忘猶豫一二,道:“一身軍中重甲,一把上好的長劍。”

  “這就準備,馬上送上。”

  黃澤回道。

  許忘點點頭,向院中走去。

  四周甲士站在各個通道口上,視許忘如無物。

  所謂的午宴,只有黃安黃澤父子出現,許忘和張天師赴宴,其余幾人,都沒有前來。

  來人匯報時,黃安面色平靜,只是說了句知道了。

  許忘倉促吃了幾口,清修以來,還從未正兒八經的吃過上好飯菜。

  飯后,一行人在城門前集合。

  那半妖牛黃,半妖張玲,各自拿下了偽裝,一個頭頂雙角,身材高大,一個身后狐尾,身材嬌小。

  圓智大師看著身后的黃云城久久沒有出聲。

  張天師倒是背后多了把長劍。

  黃澤和許忘騎馬帶著小隊從城門走出,身上一套黑色的重甲。

  好在有靈力支撐,倒是和平常衣物無二。

  黃澤會帶著騎兵小隊一路護送到南山附近,然后會在當地扎營,等候許忘等人的消息。

  “走吧。”

  黃澤說道。

  幾人翻身上馬,走在前頭,向南方趕去。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