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真君請出山 > 第七章 筑基九層
  紛雜的外事還是都隨著李老道兩人離開而消散了。

  山下的村子安靜下來,有時會給許忘送上點急需的東西和食物,除此以外,許忘一直都在安心的修煉。

  筑基,并不是個輕松的活。

  這話也不對,應該說修仙就沒有輕松的。

  初步便是納氣,調養身體,培養氣感,之后便是筑基。

  筑基則是肉身為鼎,用自己的意念為火,把靈氣壓制為靈液。

  儲存在丹田中。

  這個時候,許忘若是行走江湖,遇到別人危急時刻,一口口水就能活人一命,這口口水,便是丹田內極致壓縮的靈液。

  可實可虛,然后控制著靈液游走全身,打通各個經脈,自丹田發起,大小周天過后,再回丹田。

  一來,強化經脈和肉體,二來便是洗練內臟。

  所謂的去污排詬,這要在練氣期就要完成,剔除肉體上的雜質,把身體打磨到巔峰狀態。

  說回筑基,這個階段。

  許忘開始閉長關,一連三四天不動都是常事。

  靈液游走全身,強化身體,把人體這個“鼎”進一步用靈液打磨到極限,一旦成功,便算是筑基圓滿了。

  那下一步,就開始準備結丹,也就意味著正式踏入結丹期。

  丹田為爐口,身體為爐鼎,把性命靈力雜糅在一起,這一步非常關鍵,不能有半點差錯,算是鯉魚躍龍門也不為過。

  如此緊要關頭,有很多修士在結丹期開始接觸煉丹,一是為了天材地寶,養生護道,二是為了給自己凝練金丹做準備。

  這一連串說起來奇妙,其實就是用人體練自己的性命。

  這也是許忘覺得修仙厲害的地方,不求外物,只求天地間的一口氣。

  有這口氣,就能成仙。

  “呼。”

  許忘輕吐濁氣,慢慢睜開眼睛,看了眼面板。

  【筑基:三層】

  看看這速度!

  這從李老道走了才不過半月,修煉起來真是如有神助!

  當然,許忘也不會太過樂觀,有些關鍵境界,比如凝練金丹,吃天賦,渡劫成仙,比較吃命。

  天賦悟性不到,金丹就是練不出來。

  但是許忘修煉速度遠超常人,只要不死,有的是機會東山再起。

  許忘愜意起身,感覺身體“輕”了不少,內在有靈力相助,自己就能跳的更高,飛的更遠。

  “先練練劍,找找感覺。”

  許忘手掌一吸,地上的長劍便被吸入手中。

  有靈力在身,這點事還是能做到的。

  筑基嘛,超凡之基。

  許忘走到門前,山前的環境變化不大,倒是落葉積攢了不少。

  許忘揮劍閉目,慢慢開始。

  長劍揮舞中,越發凌厲,也越發靈動。

  一片落葉被許忘的腳步帶起,又被周身氣場挾持卷起,許忘長劍一抖,閉目接住了這片落葉。

  “有趣。”

  許忘嘴角一歪,長劍便帶著落葉開始揮舞,時而疾,時而徐,可那落葉就是沒有離開劍身半點,仿佛有磁性一般吸附在劍身之上。

  簡短的劍招演練完畢,許忘橫劍睜眼,那落葉不知何時被細細剝開,露出那纖細的脈絡。

  許忘再一抖長劍,落葉被切成碎片,從空中落下。

  “這就大成了?”

  許忘剛剛確是心中感觸連連,手中動作順應心意,通明直白,正是那通明劍心之玄妙。

  這枯木劍法帶著一絲秋時落寞之意,但秋時還有萬物鼎盛之象,花開兩朵,里外兩層,綿里藏針。

  “哈哈哈哈!道爺悟了!道爺悟了!”

  許忘大笑出聲,笑聲在山林間回蕩,初時顯得爽快,可很快就有些落寞。

  獨身一人,最易觸景生情。

  “也罷,修真修心,我該耐得住寂寞才是。”

  許忘嘆了一聲,收劍轉身,又走回道觀,打掃灰塵,檢查后院。

  此地雖然只有許忘一人,可偶爾還是有山下村民上來祭拜,若是道觀開門,就進來和許忘說上兩句,若是關門,就把東西放在門前,躬身一拜,也就轉身離開。

  劍法大成,許忘又迅速的投入到修煉當中。

  身后大山中的還有妖王活動,許忘可不敢掉以輕心。

  又是一月過去。

  許忘閉了長關。

  ......

  “咚咚咚!”

  一陣急促的敲門聲傳來,許忘頗有神韻的呼吸一停,睜開雙眼,卻也帶著幾分惱怒之色,修煉最怕打擾,不然修士也不會躲在山中修煉,或是修建靜室。

  “稍等!”

  許忘回了一句,敲門聲戛然而止。

  許忘深吸幾口氣,把體內氣息調勻,把長劍別在腰間,做了一下表情管理,整了整破舊道袍,便向門口走去。

  打開大門,是一行穿著鎧甲的士兵站在門前,為首的是個年輕軍官,身上帶著幾分貴氣,一旁站著的是身形佝僂的村長。

  許忘掃了一眼,眾人中沒有修士,倒是這年輕軍官氣血強盛的嚇人,“什么事?”

  年輕軍官看了眼村長,問道:“他就是那個劍道人?”

  許忘眉頭一挑,村長連連點頭,但看向許忘的眼神中帶著幾分愧疚。

  年輕軍官點點頭,正色起來,對著許忘拱了拱手,“道長好,我是黃云城的小將,黃澤。”

  “此行來,是專門請道長下山降妖的。”

  許忘掃了一眼,回道:“不去。”

  說完,就要轉身關門。

  黃澤似乎早有準備,繼續道:“是李清李道長讓我們來的,說您古道熱腸,俠肝義膽。”

  許忘腳步一頓,扭頭問道:“哪個李清?”

  “星月觀李清,身邊還跟著個童兒,叫李靈,”黃澤對答如流,“他還說,你救過他一命。”

  許忘重新站定,看著黃澤道:“把事情說一下吧。”

  黃澤微微搖頭,“事關重大,此事還不能說于道長,還請道長移步隨我前來,若是事不可為,仍有黃金十兩送上,若是不要黃金,也可送上十顆靈石。”

  許忘還是第一次聽見靈石這東西。

  再加上黃澤說的情真意切,許忘確實有些猶豫。

  頓了頓,黃澤再道:“我可以個人出資,再給道長修繕道觀,發放地契。”

  小黃啊,你真懂啊!

  許忘看了眼面板上的信息。

  【筑基:九層】

  隨時可以突破至結丹境。

  “好,我答應你。”

  許忘回道。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