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真君請出山 > 第一百二十一章 真正的元神御劍
  靜室內。

  陣陣白霧隨著許忘呼吸噴出。

  整個靜室內白霧彌漫。

  這白霧,在靜室內游蕩,又緩緩變成那許忘的樣子。

  片刻后,靜室內,便有兩尊由白霧所化的許忘,一同盤坐于靜室內。

  此為:元魂。

  一魂在上,不沾塵埃,一魂在下,半截入土。

  許忘面色一動,忽而從鹵門上冒出一道白煙,把兩魂吸進上丹田內。

  再配合自己元神,在識海內靜坐。

  紫府投影在那識海上。

  諾大的平靜海面,一座宮觀從水面下浮了出來。

  這海面有多深,這宮觀便有多深,一直連接到下丹田內、

  上丹田,中丹田,下丹田,三者貫通。

  在這識海內徹底呈現出來。

  宮觀大門打開,一道白影從海面破出,直直飛到宮觀內部。

  那熟悉的大殿出現,許忘元神坐在蓮臺之上,雙腿之上,青云斬妖劍正隨著許忘的呼吸顫抖。

  正常來說,到這一步已經算是練出陽神,存在識海了。

  但許忘還得繼續祭煉青云斬妖劍,一來時機正好,二來,著手修煉真正的元神御劍。

  青云斬妖劍慢慢浮起,許忘元神閉目祭煉,手中法印連連打出。

  青云斬妖劍的禁制被一層層化解。

  隨著時間流逝,攻擊二十四道禁制,如今破了十三四道,一些仙劍的功能特性,也能發揮起來。

  許忘估計,在成仙前,能祭煉到二十道禁制便算是厲害了。

  接著,便是這真正的元神御劍。

  什么是元神御劍,為何元神御劍在凡世中這么被人推崇?

  為什么劍修的名頭如此響亮?

  很大程度,便是因為此法的出現。

  不能簡單的說你用劍就是劍修,拿棍就是棍修,然后逢人就問:要我的棍還是燒火棍?

  不行的,要真是如此,那些奇門兵器,暗器等等,難道還要都分個類?

  說回正題。

  元神御劍的長處,一曰:心,即修士的一顆劍心,許忘自帶通明劍心,不用多說。

  二曰:快。

  能有多快?

  許忘以元嬰御劍,這劍光揮舞起來便像一道殘影,遠遠看去,只見看到一道青光閃過,機靈些的,還知道躲避和格擋,笨些的,這會已經開始轉生了。

  而這化神期的元神御劍,能有多快。

  這劍法就不是許忘說的算了。

  而是由劍心催生的意念。

  青云斬妖劍從劍身上飛出一道青光,然后和許忘元神的念頭糾纏在一起。

  人的念頭有多快?

  或者說,你算過自己一秒鐘能有多少個念頭嗎?

  修士,一般在山中靜修時,第一關,便是要去除雜念,或者說,忽視雜念。

  人在寂靜的時候,腦中的念想,記憶,過往的糗事都會在腦中重新出現。

  人為什么害怕獨處?

  因為怕面對自己。

  失敗,偷懶,逃避,修士的第一課,就是要正視自己。

  這些念頭被壓制下,并不是不存在。

  即便成了仙,日后成佛做祖,也有邪念起來的時候。

  這就可知,念頭有多快,又是何等重要的東西。

  化神境,雖有元神,但終究不是仙人的元神,純凈圓滑。

  但許忘有通明劍心,這劍心,一來感悟劍招劍意,二來,便是配合元神御劍使用,掌控你的念頭,劍隨意動。

  悟了!我悟了!

  許忘于靜室內猛然睜開眼睛,目光所至,只見一道劍痕刻下。

  “呼!”

  許忘緩緩起身,穩了,很穩,這元神御劍法,小成了。

  念頭一出,便仙劍便能殺到、

  劍光遁術也一躍成為自己遁法最快的法門。

  身合劍光,便是那蛟魔王再出現,也能全身而退。

  這就是元神給我的自信!

  剛走一步,許忘心中卻微微一頓,原來在當年,敖青就發現自己有通明劍心,所以才給了這門法子嗎?

  感嘆一聲,對敖青的感謝又多了一份。

  【境界:化神境(一層)】

  【天賦神通:山中隱士,通明劍心,煮石燒藥,鞭山移石,饕餮吞靈,鑄神術,先天一氣。】

  多了【先天一氣】的天賦神通。

  從筑基以來,每每突破,金手指給的東西也參差不齊,加快修煉的隱士,元神御劍的劍心,煉丹的天賦,三十六天罡神通,這會還沒正經催動,之前不到化神,神通用不得真的,那吞靈也是修煉之法,鑄神術有些門頭,許忘這會無職在身,倒是不好操作。

  至于這先天一氣。

  【先天一氣】

  【逢兇化吉,天地鐘愛,上古遺留,一氣化難。】

  這次的解釋可真是簡單粗暴,基本上算是個給自己的BUFF,還是小說主角類的BUFF,有了這口先天氣,必能逢兇化吉,起死回生。

  “命數也!”

  許忘大笑,恨不得去和蛟魔王再戰一場。

  出了洞內,許忘渾身輕松,滿臉寫著無敵。

  整個人像是把出鞘的長劍,目光銳利,看向別人時,總有種用劍在對方脖頸上比劃的感覺。

  這是真的,基本上許忘靈力不斷,目光所至,基本上就能出劍。

  “恭喜老爺出關!”

  正巧烏寶在洞內打掃,見許忘出關,立刻賀喜道。

  “好好好,同喜同喜。”

  許忘參悟妙術,心中有底,自然渾身輕松。

  來到洞外,見了另外三寶。

  言聲喜,道聲好。

  許忘抬頭一看,整座山頭的靈氣都向自己匯聚,微微抬手,那幼小的龍脈也在手中臣服。

  許忘微微頷首,指點洞內三位弟子修煉。

  這般過了幾日,一日,許忘坐于洞內心血來潮。

  便向外走去,便見赤練仙子剛剛落在平臺之上。

  “許忘?你?”

  赤練仙子眼中驚訝連連,“你化神了?而且,這氣質也變得鋒芒許多。”

  那鷹隼般的目光掃過赤練仙子,她幾乎能感受到刀鋒劃過自己的皮膚。

  許忘趕忙收斂氣息,笑道:“閉關苦修,終于有所小成,不知仙子怎么會今日前來?”

  赤練仙子道了聲恭喜,跟著道:“北面有消息了。”

  這話說的像老式諜戰片一樣。

  許忘微微頷首,“好,那我們去龍宮再說。”

  兩人騰云而起,向紫川江飛去。

  龍宮內,殿前便見眾妖等候,身穿官服或身穿鎧甲。

  有的還留著兩撇胡子,像那朝中官員打扮。

  殿前有龍兵等候,見許忘和赤練仙子出現,眼睛一亮,遣一人進去稟報,自己則是引著許忘兩人走到殿前。

  “兩位稍等,龍王大人正在召開朝會。”

  龍兵說道。

  “朝會?”許忘有些意外。

  “看來龍王終于走上正軌了。”

  赤練仙子笑道。

  龍兵不敢亂說,只能陪著笑容。

  “宣紫江山許忘許真人,北地赤練仙子入殿!”

  有龍兵出殿大喊。

  許忘兩人對視一眼,走上大殿。

  殿內布置和往常一樣,龍王坐在首位,身旁站著龜丞相。

  左邊是敖云敖靈兩人,右邊是一隊身穿官服和盔甲的修士。

  見兩人入殿,都把目光看了過來。

  赤練仙子不必說,但許忘的大名,可真是這些年慢慢漲起來的。

  從求仙教大戰,再到派出弟子石敢當輔助人王登基,后來面對鬼災,人王相見,再后來,北海龍宮來人,辛征可是實打實的見到了那兩人對許忘的態度,許忘的名聲自然隨之水漲船高。

  敖壇微微頷首,笑道:“兩位先坐。”

  敖云起身,領兩人入座。

  許忘兩人坐定,那敖壇的目光久久留在許忘身上。

  顯然,那突變的氣質讓他有些意外。

  龜丞相輕輕咳嗽一聲。

  敖壇才繼續道:“孟將軍,水域情況如何?”

  一旁的魚頭將軍走了出來,拱手道:“水域安詳,我也配合當地守軍,幫助百姓肥沃土地,滋補魚生。”

  敖壇微微頷首,這孟將軍是近來提拔的親信,這下點出來,也算是個表率。

  見敖壇點頭,孟將軍退后左邊的隊伍中。

  敖壇又看向另一側,問道:“黑潭王,你那邊如何?”

  右手邊走出一位穿著鎧甲的大漢,頭頂有龍角,帶著一身龍氣。

  像是蛟龍之流。

  修為隱隱高出許忘一線,該是渡劫修為。

  他走到正中,拱手道:“回龍王的話,黑水潭附近一片安靜祥和,不過倒是有不少鬼修來過。”

  “鬼修?北地府?”

  敖壇反問道。

  黑潭王微微點頭,“正是,那北地府鬼修想讓我做為眼線,盯著大王的一舉一動,我拒絕了他。”

  “且奪了那鬼修的金丹,放在匣中,請大王檢閱。”

  說完,從腰帶中取出一黑匣子。

  敖壇揮了揮手,龜丞相快走幾步,接過匣子,自己打開先看,微微點頭,這才送到敖壇面前。

  敖壇掃了一眼,臉上露出笑容,起身道:“好!”

  “黑水潭蛟王選了正確的道路,又消滅大敵,賞!”

  黑潭王瞬間抬頭。

  敖壇再問,“說,你想要什么?”

  黑潭王略微猶豫,道:“黑水潭死機沉沉,愿請龍王分流,從紫川江引水入潭,為譚中在造靈機。”

  許忘來了興趣,這蛟龍所求有些意思。

  敖壇看了看左右,沉吟一二,道:“這要求不算過分。”

  “本王準了。”

  黑潭王單膝下跪,低頭抱拳道:“多謝龍王!”

  “愿龍王治下永寧,福壽無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