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真君請出山 > 第一百一十八章 金霄王·金軍
  這次閉關,便是整整七年。

  七年間,日升月落,那北地府帶人來過兩次,但都被敖壇打了回去。

  尋常鬼修弱,打不過敖壇,若是鬼仙出動,北海龍宮怕不是點起兵馬上來殺一通了。

  故此,許忘能安生修煉。

  洞內,許忘睜開眼睛,噴出一陣黑煙。

  【境界:元嬰境(圓滿)】

  這意味著自己隨時可以突破,但許忘閉關良久,連帶著腦子都有些凝固,需要花費三兩天重回正軌。

  再者,七年不與人說話交流,許忘也覺得孤單寂寞。

  這便出關,起身走向洞內。

  白鹿趴在座位上,渾身的毛發越加顯得白,還隱隱放出毫光,盡顯那靈獸寶性。

  見許忘出關,抬起頭,看了兩眼,然后向許忘懷中沖去。

  許忘把白鹿抱在懷里,感受著白鹿那躍雀的心情。

  “好好好,我也想你。”

  許忘自顧自的說道。

  白鹿叫了兩聲,才從懷中鉆了出來,帶著許忘向外走去。

  洞外平臺上,云霧陣陣,石敢當三人身影在云中浮現,時而兵戈相交,發出吼聲。

  不遠處的山壁上,有不少山中走獸探頭看著,飛鳥也落在樹枝前。

  比以往熱鬧多了。

  許忘和白鹿出現,引起三人注意,連忙停下比試,向許忘靠近。

  “師父(老爺)!”

  三人齊聲道。

  許忘看著三人,皆是結丹修為,神滿氣足,只待良機。

  “恭喜師父出關!”

  石敢當近前拱手笑道。

  許忘滿意點頭,看向四周,果然見天青日紅,山綠水寧,“這周圍走獸是?”

  石敢當趕忙回道:“這是大師姐的意思。”

  許忘看向白鹿,白鹿晃了晃腦袋。

  石敢當笑道:“大師姐在山中游走,初時,還沒有這般動靜,漸漸的山中野獸變多,還都沾染著幾分靈力。”

  “我想著此處是洞府所在,師父還在閉關,也該是個清凈之地,便想著讓他們離開,但大師姐不讓。”

  “我等無奈,只能命走獸不能隨意叫喊,怕沖突師父修煉,”

  許忘大笑:“徒兒好意,為師心領了,這山中走獸若是善心求道,不必如此對待。”

  “只要不叨擾我等日常,來去自由就好。”

  聽得許忘如此說道,遠遠圍觀的一眾生靈都大聲叫了起來。

  石敢當只能拱手應下。

  白鹿更是得意,許忘拍了拍石敢當,算是寬慰一二。

  然后看向白鹿,“既然把人都找了過來,你便要多多上心,開靈入道,也算是一樁功德。”

  白鹿應了一聲,便帶著一眾走獸在山中亂轉。

  許忘站在平臺上,向看了一眼,林間溝壑幽深,陣陣靈氣環繞,白鹿帶著一眾走獸在山中奔走、

  麻雀,狐貍,松鼠,靈猴,長蛇不一而類,以許忘看去,以白鹿為首,靈猴和狐貍排在第二,其余才是一眾追隨者。

  許忘微微頷首,“倒也是天真浪漫,一副美景。”

  這時,石敢當才湊了過來,說道:“師父,您閉關后,那李陽春,李道長倒是來過幾次,送了拜帖,還有那紫川江龍宮也派人請過兩次。”

  許忘點頭,“不急,我先回信一道,我突破在即,不宜四處走動。”

  說完,看了眼白鹿玩的盡興,便帶著三人向洞內。

  一來,驗證三人修為如何,二來,便是傳道解惑。

  洞內,許忘坐在主位上,微微擺手,示意三人隨意。

  三人對視一眼,朱靈開口道:“老爺,敢問拘靈遣將一法,是否還能再有變化?”

  “哦?”

  許忘來了興趣,“你說說看。”

  “回老爺,我在修煉中,曾發現,許多被招攬的幽魂一類反而都帶著記憶,甚至有鬼修會來到此地。”

  “然后以法力祭煉為將,既然有將,也該有兵。”

  許忘點頭。

  “我們可以以相似的手法弄出一堆兵馬來,出行也好有個照應。”

  朱靈說道。

  “不錯,你這想法很好,變化得來的道兵,自然不如自己培養的好用。”

  許忘說道,“且存在時間短暫,你可以祭煉道兵,封存符紙或器物中,這算是拘靈遣將的衍生法。”

  “法力消耗更少,也有道兵護衛。”

  朱靈連連點頭,“不愧是老爺,直接說中了我的想法。”

  “此法雖好,但道兵和神將不同,實力有差距,這手法工序煉制道兵就有些繁瑣了。”

  許忘話鋒一轉,“有利有弊,可以一試,但修為也不能落下。”

  朱靈重重點頭,“放心吧老爺,我只是平日里太無聊了。”

  “無聊?”

  許忘問道。

  “對,雖然我們三人可以互相陪伴,但山中枯燥,即便是勤練武藝,也覺得無聊見多。”

  烏寶回道,“我們兩人,甚至加上師弟,天賦不行,縱是時刻修煉,最后結果和正常修煉也是相似。”

  “這水磨功夫,確是端的煩人。”

  許忘一愣,看向石敢當,石敢當也微微點頭。

  許忘眨眼沉思,也是,自己這修煉速度放在三界也是少有,連石敢當都有無聊的時候,更何況根基有些不足的兩人。

  “這是老爺的問題了。”

  許忘說道,“今日不僅給你們傳法,還要給你們弄個游戲。”

  “游戲?”

  三人都有些興奮。

  許忘伸手微微壓下躁動,問道:“再說你們兩人,可還有問題?”

  烏寶搖搖頭,他們三人同修,若是有問題也該互相印證過了。

  只是朱靈想法特殊,需要許忘做主。

  許忘頷首,詳解道法之后,這才重新走入洞內。

  該是煉制玄駒剪了。

  洞內丹室,早有精煉礦石擺在一旁,之前未曾尋到的云英,地母,珍惜礦物也都被紫川江龍宮送來過來。

  種種材料倒入爐中,火焰升騰,映著許忘面容忽隱忽現。

  這東西本來加些東西能成仙寶,但許忘沒那個實力。

  凡仙家寶貝,須得仙人煉制,發靈火,舉天意,這才能煉制出法寶。

  許忘等不了那么久。

  “起!”

  爐中溫度恐怖,許忘全力施為。

  金石溶解,玉石粉末,隱隱出那剪刀的形狀。

  許忘單手一翻,維持火焰,另把那黑蟻大鍔丟進爐中。

  想借這大鍔之力,還須得采其一點真靈。

  上古之時,便已有巫法。

  取人一點寄托靈性之物,或須發,或精血,或根骨。

  這般馬憶蛻化之物,自然帶著一絲靈性。

  許忘要做的,就是把靈性放大,讓刃鋒更加鋒利,然后烙印上各種符文。

  加強功效。

  大鍔溶解,絲絲廢料化作爐灰消失。

  只剩那火中近似虛幻的黑蟻大鍔之虛靈。

  若是許忘心中有惡念,拿此東西,便能留下詛咒。

  許忘笑了笑,揮手散去那一點和馬憶連接的靈性,只有虛靈飄在火焰之上。

  這便是靈火的厲害,若是凡火,便拿它沒有辦法。

  虛靈和材料融合,原本用靈力制造而成的模具被充滿,一把刃大把小的剪刀出現在爐中。

  許忘借著烙印符文,以靈火祭煉。

  滾滾熱浪從丹爐中噴出,許忘一伸手一點北海凈水,屈指一彈,室內水汽朦朧,溫度下降。

  如此祭煉半月,這才堪堪成形。

  再過七日,許忘掐算時日,睜開眼睛,一拍爐肚,一道黑光升起。

  在丹室內轉了幾圈,然后落在許忘手上。

  法器·玄駒剪。

  此寶在手,許忘心中輕松。

  青云斬妖劍微微顫抖,許忘立刻安撫:“當然,還要依靠你的功勞。”

  青云斬妖劍才穩定下來。

  許忘笑了笑,帶著兩件寶物,直奔靜室。

  靜室內。

  許忘閉目關心。

  元嬰到化神,雖是過渡,但其中差別,不亞于突破金丹。

  更何況,元神御劍,許忘也眼饞很久了。

  忽然,許忘眉頭一皺,掏出一塊碎裂的玉符。

  這是那李陽春送來的玉符,此刻已經斷裂。

  這玉符連同兩面,許忘可以聯系他,他也可以聯系許忘。

  玉符破碎,傳來一個危險的信號。

  許忘靈力一掃,看向北地,“這李陽春不在山中修煉,怎地跑到北地去了?”

  當下起身,走到洞內,仔細叮囑洞內四寶。

  這才急忙忙走出洞口,身合劍光,化作一抹青光向北地飛去。

  一路直行,許忘遮掩氣息,直直飛入那烏云所籠罩的地界。

  青芒在空中一閃而過,有不少修士抬頭,見速度極快,也沒有人敢追過來。

  越過不少山頭,許忘遠遠便見到空中黑煙一道,向自己沖來。

  “李陽春!”

  許忘一聲大喝,露出身形,那黑煙也為之一頓,顯露身影,果然是那李陽春。

  “道友!”

  李陽春落魄之際,頭頂道冠被人斬落半個,黑色長袍也破破爛爛,目露驚慌,但見了許忘之后,反而穩定許多。

  “怎么回事?”

  許忘剛問一句,空中便有一道流光飛來。

  直直沖向自己。

  許忘連忙揮劍前迎。

  兩劍在空中對拼一記,卻是不分伯仲。

  許忘劍利,來人勢強。

  退到半空中,露出身形來。

  好一個威武將軍樣!

  玄色重甲泛黑光,烏翎鐵盔放光芒。面色陰沉威武相,手持長劍目色狂。氣起沖霄破云海,殺意如煙人如狼。

  “你是何人?”

  許忘執劍問道。

  這修士像人多過妖怪,目光從許忘臉上掃過,吐出幾個字來。

  “金霄王座下,金軍。”

  “你是何人,敢擋住我的去路?”

  金軍問道,許忘微微側目,看向李陽春,李陽春卻也眼露兇光,見許忘看來,反而道:“道友,不如你我兩人齊心,把他斬于此處!”

  許忘還未回答,對面那金軍便縱劍沖了上來。

  許忘直直迎上,青云斬妖劍后發先至。

  本就是御劍流出身,許忘動作之快,讓金軍有些意外。

  未待李陽春動身,兩人便已然持劍在空中斗了三合。

  李陽春穩住氣息,耍一桿長槍,跟著殺進陣來。

  許忘兩人齊心,一時間,把那金軍打落下風。

  一個不注意,身上寶甲就被劃出幾道長印,若是身手敏捷,怕不是就要見紅了。

  那金軍面色凝重,分明修為遠超兩人一等,卻被壓入下風。

  “嗚嗚——!”

  陣陣陰風吹來。

  下面飛來一眾修士,領頭是那北地府的紅衣判官,左手牛頭馬面,右手黑白無常。

  “金少主!我們前來助你!”

  許忘掃了一眼,眉頭便直接皺起。

  那紅衣判官少說也是渡劫人物,和這金軍聯手,怕是自己兩人都走不脫。

  許忘正欲開口,那李陽春卻發了狠,拼命攔住金軍,想要許忘直接離開。

  金軍眼見如此,目露兇光,更是提氣死撐,想要把兩人留下。

  許忘抽劍轉身,面對紅衣判官等人,張嘴便噴出陣陣靈火。

  靈火在空中燃燒,那紅衣判官面露厭惡,手中做印,一眾鬼修同時停下,抬手放出陣陣黑氣。

  那黑氣在判官的控制下變成黑水,直直飛向許忘的靈火。

  許忘噴了一陣,也不管是否建功,又揮劍殺向金軍。

  顯然是要趁此機會搶些時間。

  許忘揮手,五員大將沖入戰陣,比起李陽春還不要命。

  他們不過黃符一道,之前更是野鬼一只,有許忘日夜溫養,才有今日風光。

  金鞭在手,所向披靡。

  七人圍攻一個,便是金軍再英武,三合下來,也被打的丟盔卸甲,滿藍青紫,脖頸上更有劍痕。

  若不是元神示警,怕是直接被許忘砍了腦袋。

  無奈之下,張開大嘴,吞了兩員神將,才堪堪殺出陣中、

  許忘也不追,提起半死不活的李陽春就像遠處遁去。

  青芒劃破烏云,破開云海。

  金軍面色惱火,看向那紅衣判官。

  紅衣判官臉色也是難看,雖然金霄王和他們的蛟魔王有些情分,但自己的修為畢竟比金軍還要高一些。

  當下只是拱手,不溫不淡的說道:“還請少主到山中一敘。”

  金軍哼了一聲,轉身撿起盔甲,跟著紅衣判官向下方飛去。

  下方是個黑潭,眾人落入水中。

  如同鏡花水月一般,卻落在了山上。

  金軍神色恍然,這還是他第一次來到蛟魔王的山中。

  山下有條小路,小路上,有一牌坊。

  上書:水晶宮。

  山中水晶宮?

  金軍心中困惑,吃了敗仗,也不想開口。

  云海上空,許忘給李陽春服下兩顆丹藥,并不著急往山中趕去。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