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真君請出山 > 第一百零五章 村中假神
  許忘收整心情,站在平臺上跌足而起。

  敖壇和赤練仙子等人在外可是一刻也不曾停留。自己也不能落后太多。

  此行直往北地,云頭不高,許忘也是想看看風景。

  北地府的勢力范圍很是明顯,頭頂一片烏云,那就是進入他們的勢力范圍之內了。

  許忘按下云頭,接下來,該循著地脈的痕跡活動了。

  許忘在山野中前行一陣,順著痕跡追趕、

  碰見兩個地脈空腔,都是被敖靈等人破壞過了。

  無奈,只能繼續深入北地。

  許忘隱在山中行進,偶爾能發現荒山中有著修士存在的痕跡,有些發現不了自己,有些一念就能發現,但卻因為其他原因沒有追上來。

  許忘行動更加謹慎,一身修為斂于體內。

  終于在翻過一處雪山后,許忘看到了厚重烏云之下的村落。

  村落中還有火光隱隱,許忘小心靠近,免得被人發現。

  靠近村落,才發現村中氣息斑駁,凡人修士一應俱全,還有妖族混在其中。

  許忘躲在地上,便聽得頭頂一陣大喊。

  “去,把那兩個找過來!”

  一個潑皮無賴般的聲音響起。

  接著一個老者聲音響起,雖然是老者,但也身有修為。

  “是,山神大人。”

  山神?

  這犄角旮旯的地方還有山神?

  許忘心中懷疑,仔細看去。

  周邊的土地漸漸虛化,有幾道人影出現在頭頂,許忘借此,便能看到地面上的情景。

  不多時,那老者便領來了兩個童兒,一男一女,皆做那福娃打扮,但滿臉怕怕,口不能言,四肢也被綁了起來。

  那老者把兩個童兒送進屋內,便躬身退了出去。

  許忘眉頭皺起,那屋中“山神”見童兒入內,終于散出一絲氣息。

  是一金丹的大妖。

  那大妖身體扭動,像是蛇妖,張開大嘴,絲絲吐信,老長的舌頭舔在童兒的臉上,露出大片的黏液。

  “哎呀呀,吃了你們,正好省了我這數年苦修。”

  那蛇妖瞳孔豎起,兩個童兒嚇得渾身顫抖,但卻發不出一絲聲音。

  蛇妖輕嗅氣味,便心滿意足,“這歸順了北地府果然有好處。”

  “這狗屁山神,竟然還真能幫助老子修煉。”

  這屋內無人,又處于北地府腹地,還有美食在前,自然全身放松。

  許忘心中冷笑一聲,丟出五張黃符,隱藏在屋外各個角落。

  以免有人等下沖過來找麻煩或是偷襲。

  這北地府不僅創造鬼國,還學天庭設立山神,果然有種。

  若是沒碰到也就罷了,如今見到了,合該這蛇妖來福報了。

  許忘當下顯出身影,破土而出,不給那蛇妖反擊的機會。

  只聽見一聲大喝:“什么人!”

  接著,便是一聲慘叫。

  “啊!”

  那蛇妖全身被許忘削成人棍。

  一張黃符堵在了他的嘴上。

  許忘轉身,兩個童兒已然昏睡過去。

  門外傳來腳步,是那老者。

  “山神大人?山神大人?”

  老者在門前叫道。

  許忘看了眼蛇妖,身體向前一步,便被一陣靈力包裹,在那蛇妖震驚的眼神中,露出那蛇妖一般的樣子。

  “什么事?”

  許忘發出的聲音和這蛇妖一致。

  那老者才放松道:“方才我聽見您大叫一聲?”

  許忘回道:“方才有地府鬼差前來巡視,我一時有些驚訝罷了。”

  老者聽聞北地府名頭,更是下意識后退一步,回道:“那還請山神多多美言幾句了。”

  “嗯,去吧。”

  許忘回道、

  老者轉身離去。

  許忘眼中露出思索之意,這老者,體內靈氣混雜,面黃肌瘦,皮膚還有黑斑,一副久死之相,反而還能行走。

  真是怪事。

  老者退去,許忘著五將看守童兒,便提起蛇妖向遠處山中趕去。

  一息之后,許忘把蛇妖丟在地上,口中黃符掉落。

  許忘問道:“你是何人?”

  蛇妖面色蒼白,全身已經被鮮血打濕,但面對許忘的詢問,還不得不擠出笑臉,“回上仙的話,小的不過是山中一精怪。”

  “恰逢好運,被那巡查無常看中,便丟在這野山村中當一駐地山神。”

  “平日里兢兢業業,可是絲毫不敢懈怠啊!”

  “兢兢業業?你還拽上成語了,”許忘奇道,“且說說,你都是干了什么?”

  蛇妖無奈回道:“幫助村中延續香火,保護莊稼生長,盡量讓村子更加繁榮。”

  “延續香火,你還會送子之法?”

  許忘問道。

  “不會不會,”蛇妖尬笑道,“我只是幫幫而已。”

  “說清楚!”

  許忘一喝。

  蛇妖便全都抖落出來。

  “都是那老者帶村民夫妻進來,我有時上那男兒身,有時上那女兒身,幫助他們交合懷孕,僅此而已啊!”

  許忘:“......”

  “這么說,懷的都是你的?”

  蛇妖連連搖頭,“不敢不敢,巡查無常說過,一定要人種,我耗費了些許陽氣才成功幫助他們懷孕。”

  “平日里,他們有些小傷小病,也是我來照顧。”

  “...這么說,你還干了不少好事?”

  許忘反問道。

  “不敢不敢,”蛇妖又哭又笑,“我只是個小妖,還請上仙高抬貴手,把小的當個屁給放了!”

  “呵呵,貫口倒是背的不錯,要不是我在地下聽了許久,恐怕也被你給騙了。”

  許忘揭穿他的演技,問道:“我再問你,除了這山下村落,其余地方可還有你這山神?”

  “有有有!”蛇妖連忙回道,“凡是野外村落,都有山神鬼差庇護鎮守,目的就是延續人種。”

  “好能提煉陰魂是吧?”

  許忘接道。

  蛇妖訕訕一笑,“這,這都是地府的意思,我們這些閑散小妖,哪有這個膽子啊?”

  許忘不語,這北地府多為鬼修,白日里畢竟出行不便,所以這收攏殘余妖族散修,便是重要舉措。

  這北地府,還真是聰明。

  一來維護治安,不至于讓這些村民覺得無法生活,二來,也能不斷生養人族,好能供應不斷的陰魂。

  和其他部州不同,這北俱蘆洲,人族反而是個稀罕物件,怪不得赤練仙子讓我等不用擔心人國安危、

  這北地府明顯學會可持續循環了。

  許忘又看了兩眼,問道:“你還知道些什么?”

  “若是全部說出,我便讓你金丹遁走。”

  金丹遁走,重修也得個幾十年光景,還未必能活。

  眼下蛇妖略一沉吟,也覺得只能如此。

  嘆道:“多謝上仙好生之德。”

  “我也本是山中清靈之怪,可惜沾染了人肉,落了紅塵,便一直渾渾噩噩。”

  “至于這地府,這山村,不過冰山一角罷了。”

  “這黑白無常,牛頭馬面,最高不過是化神修士,那判官一系,是那渡劫修士擔當。”

  “十殿閻王,便是鬼仙領受,聽說,這鬼仙之后,還有上古魔頭。”

  “余下的,我便也不知了。”

  蛇妖臉上不見一點血色,許忘點頭,揮劍解決了他。

  一顆金丹飛起,許忘轉手把這蛇妖的身子燒成灰燼。

  這蛇妖倒是個走錯路的。

  許忘想了想,這蛇妖身死,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這村民都轉移到別處去。

  新鄉村旁邊可是有很多空地的。

  許忘來到山下,見那老者渾渾噩噩守在村口,一副行將就木的樣子。

  許忘吹口氣,空中便見一陣狂風。

  一抹劍光閃過,這老者斷成兩截,摔在地上。

  石中火燃起,兩息后,便只剩一堆焦炭了。

  許忘丟出一沓黃符,凌空一吹,便見五位神將引著一眾天兵落在村中。

  狂風呼嘯,眾人卻站的筆挺。

  “搬!”

  許忘一聲喝道、

  眾將士齊齊領命,有的圍在房屋旁,有的拔起大樹。

  許忘伸手一招,一云頭落在地面,靈力一點,云頭便伴著狂風徹底包裹整個村落。

  “起!”

  許忘持劍喝道、

  早年間龍王便穿過五鬼搬運法,如今許忘施展出來,也頗有成效。

  剎那間,鬼哭狼嚎,陰風陣陣。

  許忘一不做二不休,整座村子,都被許忘搬到云頭上。

  趁著夜色,便向紫江山趕去、

  途中距離不止千里。

  許忘一邊吃著丹藥,一邊硬生生向前飛行。

  終于,日出前出了北地府的勢力范圍,直直往南趕去。

  日過正午,只聽見“轟隆”一聲。

  整個村子都落在地上,房屋樹木,家禽田地,一應俱全。

  許忘散了神將天兵,不遠處新鄉村村長出來看熱鬧,見是許忘,連忙躬身行禮,許忘微微頷首,示意他來解說,便向山中趕去。

  那村長心中明悟,叫了三五個青壯,便小心的向這村中趕去。

  紫江山中,許忘迅速恢復靈力,這騰云駕霧動靜太大,又有天兵神將隱在云中,若是被人瞧見,指不定鬧出什么動靜來。

  此番動靜,自然瞞不過剛剛回來的敖靈。

  敖靈飛到山中,詢問此間經過。

  許忘便把打聽來的消息,一一訴說。

  敖靈才道:“這北地府果然好手段,以修士維持人族生養,倒是個好法子,可惜用在他們手中,倒成了腌臜法子。”

  許忘看了眼天邊的夕陽,惋惜道:“可惜我也只能救得了這一個村落,救不了這人國。”

  “盡力便好。”敖靈安穩道。

  “對了,最近龍王和仙子可曾回來過?”

  敖靈皺眉,“倒是回來過一次,但也并未久待。”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