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真君請出山 > 第一百章 赤練仙子
  地龍翻身,許忘才將將從閉關中蘇醒。

  習慣性的查看面板。

  【境界:紫府境(六層)】

  這速度不算慢了。

  許忘心道,再有個兩三年,便該進入下一境界了。

  此番閉關,不僅心中魔氣全消,那石中火也被自己完全煉化。

  此法功進法成,心中心滿意足。

  修行之路難熬,能有一分寸進,便是天大的好事了。

  另外,還印證了一件事。

  隨著自己名頭或者山勢的壯大,自己修煉的速度確實在加快。

  此刻要是落在昆侖山,怕不是三五年就能登臨仙位長生不老。

  可轉念一想,便是成了仙,沒有那護道之法,也不過土窯瓦胚,風雨一來,也就散了。

  像那四災域旁攻擊自己的道人,便是如此。

  除了一身武藝,別無長處,見許忘遁光涌動,還有法寶護身,受那內火之苦,便當機立斷,出手攻擊,想要殺死許忘,壯大己身。

  可惜,沒想到許忘一邊煉化火焰,一邊還能壓著他打。

  更何況,人多打人少,不算好漢。

  許忘走到洞前,卻見石敢當三人正在演練武藝。

  不由得出聲道:“石敢當,你是何日回來的?”

  石敢當見狀,把兵器一丟,跪在地上,“回師父的話,我回來約莫半年有余。”

  “見師父閉關,不敢擅自打擾,只能跟著兩位師兄學法。”

  許忘連連點頭,“好好,你平安回來就好。”

  “快快起身吧。”

  石敢當這才起身。

  許忘再問,“你既然回來了,那新寶國如何了?”

  石敢當笑道:“師父,新寶國已經是過去了,現在叫紫江國。”

  “嗯?”

  許忘一頓,這名字?

  石敢當解釋道:“師父,此事,還和我們有關系。”

  “那人王想要留我在宮中做那鎮北將軍,我無心留戀凡塵,只能說想念恩師,這才趕了回來。”

  “臨行之前,那人王問我師承何處,我便道,是那紫江山星月洞。”

  “誰知道,那人王哈哈大笑,說這建國倒是和紫江有了關系。”

  “一揮手,便叫了紫江國。”

  許忘搖頭失笑,“倒是個機警的。”

  “這是怕日后我們和龍宮不管了,他們無力抵抗北地府的修士,才想出這么一招。”

  “這么說?”石敢當一臉蒙蔽,“是他在騙我?!”

  許忘搖頭,“不至于,不過是些凡人的求生之道罷了。”

  “你既然愿意輔助他登位,便是分潤些許,也不算壞事。”

  石敢當恍然明悟,“原來如此。”

  “這些都是小事,前些日子,地龍翻身,這上下村民可有災情?”

  許忘問道。

  “回老爺,”朱靈拱手道,“山下兩村子都安然無恙。”

  “嗯,有你們看守,我倒是放心許多了。”

  許忘笑道。

  朱靈和烏寶笑著撓頭。

  “對了,白鹿呢?”

  許忘問道,方才不見白鹿出來歡迎自己啊。

  石敢當笑道:“想來白師姐去游山玩水了。”

  “一般是晚上才回來。”

  許忘微微搖頭,這性子,還真是浪漫。

  “那龍宮可有消息?”

  許忘再問。

  三人搖頭。

  許忘略一沉思,這地龍翻身不似常事,想來和那北地府也脫不了關系。

  若真是想要加快修煉速度,這揚名也是一條路。

  還是條大路。

  選了這條路,就意味著自己和北地府注定死磕。

  “呦呦!”

  林間傳來白鹿的叫聲,帶著幾分欣喜,遠遠從林間冒出,然后向許忘沖來,一頭頂在懷中,不停的亂拱。

  許忘笑了幾聲,卻又平靜下來。

  因為在這白鹿之后,許忘看到一個意外的身影。

  赤練仙子。

  她身穿八卦紅寶衣,頭戴魚尾金冠,麻履絲絳,帶著幾分仙氣。

  許忘拱手道:“娘娘,倒是不見。”

  赤練仙子笑了笑,卻問道:“你當真不是什么大神轉世?”

  “這才過去多久,你便紫府境了?”

  目光在許忘背后漂浮的仙劍停留,“而且似乎機遇不凡。”

  “僥幸沾染了些娘娘的余光,才能勉強走到今日。”

  許忘笑道,“還請洞內一敘。”

  赤練仙子微微一頓,邁開步子,道:“我可不記得教過你什么厲害東西。”

  兩人并排走入洞內,于正殿相對而坐。

  以示親近。

  赤練仙子看了看左右,“你這搭建,倒是有幾分龍宮的味道。”

  “娘娘莫要調笑我了,我和紫川江龍宮交好一事,基本上應該都聽說過吧。”

  許忘打趣道。

  “聽說了,我還聽了很多,”赤練仙子帶著幾分唏噓的味道看向許忘,“你一路從山中殺出,結交紫川江龍王,助他們尋找神子。”

  “派出弟子輔助人王登基大寶,這些事,可不是那么容易做的。”

  “許道友不愧是紫江山真人,俠肝義膽,令人敬佩。”

  這似乎不夾雜諷刺的真誠話語,反而讓許忘老臉一紅。

  “咳,娘娘過譽了。”

  許忘說道。

  給娘娘滿上一杯酒,好讓話題冷卻下來。

  赤練仙子笑了笑,似乎很享受看許忘臉紅的樣子。

  “行了,說些正事,我此番找你,也有事要說。”

  赤練仙子正色道。

  許忘點頭,“請說。”

  赤練仙子頷首道:“我在北地聽聞你的不少故事,聽說你和那北地府成了對頭,那紫川江龍王也是如此。”

  “便想著,能不能讓你代為引薦,我有事要和那龍王商談。”

  許忘略微猶豫。

  赤練仙子接著道:“此事也不是什么壞事,而是想著,和你們一起,聯手對付那北地府。”

  “道友可知前些日子地龍翻身?”

  許忘連連擺手,“當不得道友,娘娘過譽我了。”

  赤練仙子,這可是幾百年前被雷劈過的人!

  修為和敖壇相似,叫自己道友,這也太不合理了。

  赤練仙子笑了笑,“你現在還能拒絕,等你再過些日子,你我修為相似,我叫你道友,還算我攀上高枝了呢!”

  許忘更是連道不敢。

  赤練仙子無奈,只能叫他許忘。

  “此事,還和那北地府有關。”

  許忘慢慢點頭。

  “地龍翻身,便是北地府在掌控地脈,想要如那南洲的泰山一般,也弄了陰山。”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