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真君請出山 > 第九十章 幽都國
  想不到這最簡單的招云之法,反而是最危險的。

  許忘緩了緩,又架著云頭在山中爬上爬下。

  倒是頗為愜意。

  玩夠了,許忘落在平臺上,云頭消散,下次使用,只需要念出口訣,便能召之即來揮之即去。

  接著,便是大力。

  這法子倒是有些巧妙。

  粗糙的打磨身體,然后讓身體像氣球一樣充入靈力,強健身體,便有龍虎之力。

  說是龍虎,能讓自己和妖魔對戰間不落下風就行。

  那龍屬一族,哪個沒有千斤力?

  無非是看個人的風格,或靈或巧,用什么兵器來決定。

  許忘心中把秘法細細觀看,不敢錯漏分毫,略微一吸氣。

  道袍一蕩,好像被風吹起,身體卻沒有任何變化。

  許忘閉著口氣,腳下一點,消失在原地,在百里之外的一處荒山上出現。

  跳出山頭,看準大樹,輕輕一拳,那大樹便如炮轟一般爆出一個拳印。

  三五拳下去,大樹彎折。

  許忘微微點頭,這只是凡物,這些死物一旦有了仙家法力,也就是靈力加護,堅硬程度便非比尋常。

  許忘四處查看,便見一石頭半掩在地下。

  跳到石頭上,舉起拳頭,用力一砸。

  “砰!”

  巨石斷裂,許忘又是一拳。

  “砰!”

  巨石這才堪堪炸開。

  微微搖頭,“呼。”

  “還是不行,若是有人能給自己練招就好了。”

  許忘搖著頭,巨力這法子,倒是有些難以把控。

  不過也夠用了。

  余下便是那假形一法。

  此法需要采取萬物靈性,只能隨著自己的見識而增多。

  “不過,這東西倒是能變。”

  許忘縱身一躍,一條蛟龍便出現在空中。

  只見這龍,頭生兩角短短利,身披黑鱗甲似剛,四足爪尖凌空踏,須尾飄飄似真龍。

  這是那日被哪吒從天空打到江中的蛟龍。

  模樣有幾分相似,正是采了那一點靈光,加上自己的設計,才有這個形象。

  蛟龍在天空游走,然后落在紫江山前。

  江面上遠遠見了許忘蛟龍的樣子,還引出一陣魚蝦在江面上追尋。

  許忘轉了兩圈,便回到了山中。

  余下的只有元神御劍和吞焰兩法。

  元神御劍不急,目前只能增加自己的劍法感悟,元神御劍,不說到化神期,你最起碼要到元嬰。

  至于吞焰,許忘如今靈力轉化為火焰已經很順暢了,想要尋到那天下靈火,那就需要運氣了。

  許忘心中舒暢,向山中走去。

  陪白鹿玩了一陣,便又回到洞內繼續修煉。

  北地府,幽都國。

  處于北地府完全的控制下,幽都國幾經掙扎,最終還是徹底淪為了北地府鬼修的溫床。

  陰都。

  也是幽都國的國都,北地府便扎根在其中。

  皇宮內,一片歌舞升平。

  但是在地下,卻有一個一模一樣的影宮。

  影宮內,陰氣陣陣,宛如真的地府一般。

  前有鬼門關,后有枉死城,閻王殿。

  其中鬼仙者也不在少數。

  閻王殿內。

  一人坐在上方寶位上,身邊還站著判官模樣的鬼修。

  “咳咳,南邊情況怎么樣了?”

  這閻王問道。

  判官躬身回道:“還算順利,雖然那紫川江龍王有意阻止我們,但反而讓新寶國內亂不休,正邪互相討伐,陰魂收攏一事,還算順利。”

  “不過,有兩件事,需要您注意一下。”

  “說吧。”

  閻王瞇著眼睛靠在龍椅上。

  “第一,您的弟子無常,在紫川江附近被人殺了。”

  判官小心道。

  “因為什么?收取殘魂,龍王也不會難為他的。”

  閻王隨意道。

  “因為他們正在追蹤三王爺算出的靈石,那靈石,乃是天生地養。對我等陰魂鬼修,十分克制。”

  “卻不料被一個散修,呃,是紫江山星月洞的散人拿去了。”

  “紫江山?聽起來就在那紫川江附近?”

  閻王問道。

  “正是,聽說在這人和紫川江龍宮關系不錯,那神子也是被他找到的。”

  判官意有所指的說道。

  “神子...”

  閻王微微沉吟,那一日的情況已經被黑白無常反復說過了,可以確定的是,他們這些人,打不過哪吒。

  “那第二件事呢?”

  閻王問道。

  判官頓了頓,“就是那赤練仙子的事,她到處疏通地脈,我們掌控的地盤,約莫有三分之一被她化解了。”

  閻王靠在椅背上不說話了。

  “...她,一個渡劫期修士,能有這么強的破壞力?”

  閻王帶著幾分狐疑問道。

  判官松了口氣,“大王,咳,閻王,您剛剛上任,這赤練仙子,向來是我們的眼中釘,肉中刺。”

  “她在早年間,就多次破壞我們插手幽都國,要不是她天劫渡劫失敗,此刻的幽都國也如那新寶國一般分裂。”

  “我們這北地府,也不會如此盛大。”

  “渡劫失敗后,大家都以為她死了,但并沒有,好像還受到了高人指點。”

  閻王微微頷首,能在北洲散心指點的,那是真高人。

  “自那之后,大徹大悟,對修補地脈,剪除鬼修,降妖除魔,積攢功德一事,頗為上心,我們抓了幾次,都抓不到她。”

  “遁法?”

  閻王問道,他第一個念頭就是這個。

  “還真不是,地脈在庇護她,只需她一個念頭,就能在地脈中轉移,便是幾位王爺出手,也被她走脫了。”

  判官回道。

  “真是夠厲害的,這等棘手的人物,別和我們扯上關系,萬一她哪天成仙了,我們就要小心了。”

  閻王回道。

  “那,無常的事?”

  判官試探性的問道。

  閻王靠在椅背上,略微沉思,“他不重要,但靈石有些重要。”

  “之前北海來的兩位龍子呢?”

  “按照那位龍王爺的意思,已經按照計劃行動了,我們要湊湊熱鬧?”

  判官小心問道。

  閻王點頭,“抽調部分人手,把那人和靈石都帶來。”

  “明白,我這就去準備。”

  判官利落轉身,向外面走去。

  影宮內又恢復了寂靜,那閻王的身影也被絲絲涼霧遮掩,然后消失不見。

  三月后,那最早登陸北洲的龍子從北面狼狽回來。

  “敖壇!還不出來幫忙!”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