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真君請出山 > 第八十七章 宴會
  飄飄蕩蕩風蕭蕭,重重疊疊落碧霄。

  山中自有真人在,何須遠走尋仙藥?

  昨夜陰風亂山河,徹夜雷霆破宵小。

  逢敵亮劍鴻鵠志,丹心一顆可降妖。

  不知多少時辰過去,許忘在靜室內睜開眼睛,臉色雖然蒼白,但還帶著喜色。

  “不破不立,破而后立。”

  許忘握了握拳頭,自己的身體強度,靈力恢復,都遠超之前,不由得心中一喜。

  施施然起身,卻是想起那青云,青璇兩人,便向外走去。

  洞內不見兩人,卻在洞口看見。

  青云正隨手指點這朱靈烏寶兩人武藝,各種細節,明顯不是凡類,那青璇和白鹿正嘀咕著什么,見許忘過來,卻起身不說了。

  “道友。”

  許忘拱手笑道。

  那青云瞬間轉身,然后笑著向許忘走來,“道友,前幾日那場大戰,可真是兇險啊!”

  許忘回道:“那還要感謝兩位道友及時支援,不然,我也未必能勝。”

  “此言差矣!”

  那青云正色道,“道友風采逍遙,一番惡斗,便是在下,也心服口服。”

  許忘擺了擺手,這吹噓的話聽起來真舒服,但不能多聽,多聽,就怕自己信了。

  自己若真是種種妙法在手,何須這般苦熬?

  直接三五道雷霆劈下,然后問他們從中學會了什么。

  “不敢不敢,只希望別耽誤兩位道友大事就好,”許忘回道,“還請兩位道友入內,我也該宴請感謝一番。”

  雖然沒什么好的,但都是出來混的,該吃吃,該喝喝。

  “好,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青云看起來也頗為輕車熟路。

  許忘點頭,便喚朱靈烏寶兩人前去準備,自己則是陪著兩人向洞內走去。

  這兩人從北海龍宮而來,什么奢侈的場面沒見過,許忘只能認真對待,希望別失了禮數。

  講文明,懂禮貌。

  才能多交朋友多條路。

  入內兩方相對而坐,一來顯得親近,二來,也方便說些悄悄話。

  青云暗暗點頭,斟酌一二,開口問道:“敢問道友,可否把兩天前那場戰斗說說,我們兩人在百里外都能聽見龍吼,心中好奇,便不由自主的向這里靠近。”

  “說起來,我們能及時出現,還是道友自己的功勞。”

  許忘啞然失笑,“倒是沒什么不能說的。”

  “我和這附近的紫川江龍宮有些淵源,也曾受過他們傳授,那夜,有北地府鬼修在吸收地脈精華...”

  三言兩語說不盡,許忘一邊給兩人看茶,一邊補充細節。

  “原來如此,那靈石,絕非平常,不然,不會如此重要。”

  青云篤定道。

  許忘笑了笑,“確實重要,不過被我煉化,成了一塊寶磚,送給了我徒弟,如今,正在新寶國入世修行呢。”

  倒也不是許忘不說實話,只是石敢當確實重要,不如放出幾個煙霧彈,把話說的半真半假,日后便是漏了,也能虛晃一槍。

  “道友還會煉器?”

  青云點點頭,把話題揭過。

  “不算會,不過對丹術略通一二,順帶著,一些原理也能明白。”

  許忘回道。

  這般說著,朱靈烏寶兩人帶著三位神將,把吃喝端了上來,酒是靈酒,紫川江龍宮珍藏。

  瓜果珍饈是山間便有。

  朱靈和烏寶還動了動腦子,從山下的村民中要了些上好的飯菜,也算是有力出力,有心出心。

  青云青璇兩人看了幾眼,反而因為這些普通飯菜高看許忘一眼。

  這明顯是許忘拉低臉面,和山下村民開口要的,交友如此,何嘗不從心底感到開心感激?

  “道友辛苦!”

  青云兩人對視一眼,拱手道。

  “不辛苦,兩位別覺得失禮就好。”

  許忘笑道。

  這洞內清貧,確實不如紫川江龍宮和北海龍宮千百年的積蓄。

  “無妨,人間煙火氣,最撫凡人心。”

  青云拿起酒杯,“請了!”

  許忘笑著點頭,向青璇頷首示意,“兩位,請了。”

  三人把酒飲盡,痛快大笑。

  酒過三巡,氣氛好了許多,朱靈烏寶在下面嬉戲打鬧,也不覺得失禮,反而有些溫馨。

  青云帶著幾分酒意,但還清醒,“許道友,你既然和紫川江龍宮交好,為何昨夜大戰,不見他們來救?”

  許忘略一沉吟,“自助者天助,再者紫川江龍宮本就對我幫襯不少,還要照顧新寶國,不來也是情理之中。”

  青云看了看許忘,見許忘真是如此,贊了句:“許道友真是圣人心腸!”

  許忘失笑,“倒非是我圣人心腸,而是本就如此,那紫川江龍宮接連大戰,和北地府更是因為新寶國起了沖突,多數客卿出走閉關。人手不足相當合理。”

  “再者,我也有心想試試自己斤兩。”

  青云微微點頭,舉杯道:“許道友!硬!”

  許忘咳嗽一聲,差點連杯子都端不住。

  青璇捂嘴偷笑。

  許忘握住酒杯,笑道:“有些醉了,有些醉了。”

  青云哈哈大笑。

  洞內觥籌交錯,從白天喝到晚上,算是玩的盡興,喝的盡興,能說的說,不能說的,也說。

  宴會最后,那青云臉色發紅,卻依舊和許忘一般身姿挺拔,拍著胸口道:“許道友,你這個朋友我交定了!”

  “什么紫川江龍宮,什么北地府,出了事,往北海龍宮走,報我敖青的名字,好用!”

  一旁青璇的表情連連變化,最后只能起身道:“失禮了,我哥哥喝醉了,還請借客房一用。”

  許忘點頭,指了指一旁走廊,“從這向里去,里面都是,無人打擾。”

  “多謝。”

  青璇攙扶起青云,向洞內深處走去。

  許忘看了二人背影,長嘆一聲,癱在座位上。

  ......

  洞內深處,青璇隨手布下隔音結界,問道:“哥哥,你為何這么說?”

  青云臉色正常,哪還有方才的醉意。

  “許道友,許忘他,早就猜出來了。”

  “既然要交朋友,坦誠一些也無妨。”

  青云靠在石壁上,帶著幾分笑意,道:“想不到這泥巴窩里,還真能飛出金鳳凰。”

  青璇不解。

  青云解釋道:“許道友心智上佳,方才和他說起這種種趣事,名山大川,能人異士,他雖然面色驚訝,但眼中卻有些習以為常。”

  “初時,我還以為是那哪吒和他說過,細細一想,哪吒從出生到現在,除了我等,其他人都是只聞其聲不見其人,哪吒又是從哪里知道這些秘辛?”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