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真君請出山 > 第八十四章 明悟斬妖
  未過幾日,那青云便遣一仙鶴送信前來。

  說是在紫江山百里處落座,還在準備中,若是準備完了,定要請許忘去坐坐。

  許忘看了幾眼,向那仙鶴點點頭,便算回信了。

  這意思很明顯,有事先忙,日后聯系。

  許忘自然不會做那不通情理之人。

  只是這北海龍宮連番來了兩次,還都是向北而行,這北面到底發生了什么?

  那敖靈曾經說過一二,北地也有人國,不過處于北地府的控制之下,情況不知幾何,莫非就是和這北地府有關?

  許忘心中猜測,但卻不得真解,索性不想,安心修煉,順帶教導三人。

  給石敢當服食了筑基丹,然后再教符法道法,深知他要遠去降妖的志向。

  又教了土遁術,希望他能有保命之法。

  過了半年,尚不及溫存師徒情意,便渡江向那新寶國趕去。

  許忘無奈,只得多多叮囑,連青云送的丹藥都給他備上。

  “你此行離去,切記量力而為,這鬼修一眾勢大,就連紫川江龍子都沒清除干凈,你定要小心。”

  石敢當重重點頭。

  許忘又道:“你這法力低微,道法難免不全,能不動法,就不動法,在人國內多多打磨武藝,遇難時,便傳信給師父,我定會去救。”

  “若是遇到難處,也可去尋那龍子,報我名號,想來也會給幾分面子。”

  “人國混亂,不僅要小心修士,還要小心人心。”

  石敢當繼續點頭,把許忘所說的話都記在心中。

  最后,許忘沉吟道:“新寶國距離此地不遠,你一聲呼救,我三息之內,便能趕到,且放心行事。”

  “多謝師父!”

  石敢當磕了三個頭,便帶著包袱向外走去。

  “且慢。”

  許忘再道,從懷中掏出一銀磚。

  “這銀磚,師父溫養許久,雖不及法器好用,但也有便攜之處。”

  “你拿著它,只需些許法力就能催動,就算是金丹紫府,當頭一下,攻其不備,也得痛個三息,那時,我便趕到了。”

  石敢當再次拜謝,向山下走去,到了北鄉村中,和幾位村民一起,向對岸劃去。

  “呦呦?”

  白鹿拱了拱許忘。

  許忘忽而笑道:“只是有些感慨,幾年前,我還想著到何處拜師,如今卻成了他的師父。”

  “也罷,就陪他們玩玩。”

  倒是石敢當的志氣給許忘提了提精神,之前想拜師,不過逃避罷了。

  若是心中真的無所畏懼,便是這北洲,也能來去自由。

  許忘腦中轟鳴一聲,忽然想起那哪吒,還有他留在洞內的劍痕。

  一拍長劍,連連舞動,真氣附著,三尺劍光附著于劍身之上。

  許忘微微一抖,便延伸到十丈,用力一斬。

  那遠處青石頃刻炸開。

  “原來如此,這就是斬妖劍法?”

  許忘心中通明,劍光舞的越發之快,那青色劍光護于周身,最后,不見長劍,只見一抹劍光在空中流動。

  許忘身體忽然站定,揮劍向天空。

  青色的劍氣能有百丈,只見青芒把云頭撕裂,只留下一道劍痕。

  許忘體內靈力一時枯竭,倒出兩粒丹藥,塞進嘴中。

  哪吒直入北洲,不見絲毫忌憚,就連北海龍宮的龍子也深入腹地探尋,我卻想逃離北洲,卻是有些荒謬了。

  此地近海,就算有魔頭出世,也有北海龍宮阻攔,自己這瞻前顧后,有愧于修道之心。

  緩了下來。

  許忘收劍向山中走去,繼續修煉。

  許忘想要精修,可天不隨人意。

  是夜,便見有一凡人走上平臺,輕叩青石,讓許忘從入定中醒來。

  走到這洞前,便見一小臉慘白之人站在洞前。

  皮笑肉不笑的抬手做禮,“敢問可是紫江山許忘真人當面?”

  許忘心中謹慎,當下拱手回道:“當不得真人,不過一微末煉氣士罷了。”

  那人繼續假笑道:“是不是也無妨,是許忘就好。”

  “且聽著,那靈石乃是我們地府大能算計而出的,你搶了天機,三日內,把那靈石交出來,不然,這紫川江龍王也保不了你!”

  許忘輕笑,“藏頭露尾之輩,也敢威脅我?”

  “呵呵,不知真仙當面,還敢說這大話!”

  那人晃了一晃,陣陣黑氣向四周迸發。

  “也罷,先給你個教訓,三日后,我還會來的。”

  說完,那人被黑煙吞噬,無盡黑煙向四周散去,許忘看的清楚,那些都是鬼影。

  許忘丟出五張黃符,喝道:“掃除邪穢!”

  “遵命!”

  五將齊齊動身,追逐鬼影而去。

  這妖人不敢和自己照面,想來也是聽那日逃離的鬼修訴說自己有什么本事,這才放出百鬼,禍害山下村民。

  “你們兩個也去。”

  “是,老爺!”

  朱靈烏寶兩人穿戴鎧甲,拿著長槍向山下沖去。

  兩位苦練許久,放出去撒撒氣也是好的。

  許忘站在平臺之上,神識籠罩紫江山,若是有人躲在暗處,只要出手,就能立刻發現擒拿。

  黑煙陣陣,原本仙家氣派的山頭瞬間烏煙瘴氣。

  還好只是表象,量那北地府也不敢對地脈下手。

  若是下手,僅是反噬,就足以讓他頃刻間心頭降下業火,從里到外燒個干凈,倒是省的自己動手了。

  這番一夜過去,好在許忘出手及時,山下村民只是驚慌,倒沒有受傷。

  烏寶給村民發了些黃符,都是提前和朱靈早早寫好的。

  一來穩定軍心,二來也能拖延些時間,這么點時間過去,許忘和朱靈烏寶就殺到了。

  許忘回洞中看了眼哪吒留下的劍痕,靜靜的靜待時間流逝。

  北地府那邊,他們只知道自己拿了靈石,卻不知靈石變成了石敢當進入了新寶國境內。

  這樣也好,反而更能迷惑對方。

  天空中稀稀拉拉下起小雨,幾息后,便刮起狂風。

  許忘靜靜的用靈力溫養著長劍,不用通知龍宮,逢敵亮劍,不戰而退,不是自己的風格。

  烏云匯聚,雨點紛飛,有許忘照應,倒是沒有發生什么泥石流事件,只不過,這墨黑的云層,遮掩百里,好像天劫一般厚重。

  這還是許忘從獲得呼風喚雨之后,第一次使用這門道法。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