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真君請出山 > 第七十六章 新鄉村妖事
  洞外的麻雀,在樹枝上多嘴。

  吱吱喳喳的聲音,很有夏天的感覺。

  許忘從洞內走出,此時正值夏日,太陽高照,穿過厚實的樹林,照在平臺上形成大片的光斑。

  白鹿在林間追逐斑點,不時又循著花香在林間跳躍。

  山間精靈,天生地養,果然一副好景色。

  白鹿跑的遠了,回身看了一眼許忘,便噠噠噠的跑了回來。

  朱靈烏寶還在一旁研磨畫符,苦練符法。

  “道長!道長!”

  山下傳來兩聲呼喊,那獵戶帶著一身形佝僂的老者從石梯上走了上來,見許忘站在邊緣,更是喜出望外。

  那老者面色慈祥,但眉宇間滿是憂慮,衣著華貴,也算是鄉賢一類的人物。

  他步履蹣跚跟著獵戶上來,那獵戶倒是龍精虎猛,露出半身腱子肉。

  朱靈烏寶趕忙攔在面前。

  “兩位護法,是我啊!”

  獵戶連忙解釋道。

  “我們知道是你,但他是誰?”

  朱靈一甩手中長槍,瞪眼看向老者。

  老者連忙跪拜:“我是那新鄉村的村長,特意請仙長下山除妖的?”

  朱靈烏寶兩人對視一眼,依舊把這人攔在面前。

  只見那許忘負手而立,問道:

  “新鄉村?若是有妖,也該找著紫川江龍宮才是?”

  “怎地找到我山中來?”

  老者再拜,拱手哀聲道:“我等本就是囫圇而來,之前雖有龍兵保護,但自從大戰之后,龍宮便撤走龍兵,我等好不容易扎穩腳跟。”

  “又有北鄉村接濟幫助,結果不知從何處來了一妖魔。”

  “來時黑云陣陣,去時黑煙一道,龍宮派兵尋了幾次,不見蹤影。”

  “便認為我等戲耍他們,不再出兵,時至今日,已有十二人失蹤,村中養的家禽,備的貨物,也都被一應帶走了。”

  “請仙長大發慈悲,求求我等,也好做那功德一場。”

  “此事之后,定為仙長捐錢求物,作為謝禮。”

  說到此處,那老者再拜。

  許忘略微沉思。

  此事龍宮不管,要么是個麻煩妖精,要么如同自己一樣,擅長騰挪轉移之法。

  見許忘沉思,老者再拜:“求仙長救苦救難,大發慈悲。”

  獵戶也跟著跪了下來。

  許忘微微頷首,道:“無須多言,我便隨你走上一遭。”

  “多謝仙長!”

  老者臉上擠出笑容,獵戶也笑著點頭。

  許忘揮手,朱靈兩人讓開道路。

  老者弓著身子靠近,眼睛低頭看著地面。

  “新鄉村我知道,敖靈帶我看過一次,你且屏息凝神,我們這就出發。”

  許忘說道。

  老者剛剛點頭,還未抬頭,就許忘手掌落在他的肩膀之上。

  兩人沉入地底,幾息之后,便出現在新鄉村的地頭上。

  大樹下,許忘收斂氣息,左右無人。

  “你且先回村中,就言我未出關,我在此蹲守幾日。”

  許忘如此說道。

  那老者才將將回過神來,聽清許忘所說,躬身下拜,便向村里走去。

  許忘站在樹下,漸漸沒了身影。

  這新鄉村發展的比北鄉村好一些,只因他們人口眾多,可此番臉上都帶著怯意。

  見那村長回來,齊齊圍了上去,幾息后,又轟然散開。

  急匆匆的向家中趕去。

  許忘安靜看著,這村中雖然沒有什么妖氣,但村外卻有不少鬼影。

  陰沉沉,冷颼颼,應該都是大戰之后流落到此的鬼魂,不像自己的山頭。

  經過幾次開壇祭煉,早就把周圍清理干凈。

  此地的,便回來的時候一并清理了。

  許忘如此想到。

  日色昏沉,夜幕降臨。

  密林中響起沙沙之聲。

  月光下,天空中飄來一朵烏云。

  下一刻,村中火光陣陣,大人小孩,齊齊拿著火把站在村內,嚴陣以待看著那烏云。

  “桀桀!今天,吃誰好呢?”

  那妖魔隱在云霧中,只是怪聲嚇人。

  下面眾人面色一緊,但依舊站在原地。

  “魔頭!你三番兩次吃我村民,你就不怕有人拿你嗎!”

  老者震聲道。

  “怕?從我化形起,我就沒怕過!”

  那魔頭在云頭叫囂,但許忘卻發現有一道神識從頭頂上粗略掃過。

  還挺口是心非的。

  許忘暗道。

  果然,掃了一圈,這魔頭心中有底,直接操控烏云向下撲去。

  道道黑影沖入人群,人群大亂。

  叫聲喊聲不絕于耳,哭聲罵聲彼其娘之。

  即便如此,這魔頭還是用黑影纏住了三個人,塞進云頭,直接化成一道黑煙,向遠處遁去。

  眾人又氣又怒,可也沒有辦法。

  村長和許忘有言在前,也沒有開口解釋。

  許忘在地下一路前行,跟著魔頭向遠處遁去。

  翻山越嶺,遠遠便見一山頭。

  黑氣陣陣,鬼哭狼嚎,不見山間野獸走,但見白骨骷髏堆。

  山勢險惡,這魔頭的老窩是一處山澗下的洞口,傍水而生,倒是愜意。

  黑煙落地,這魔頭變成人形。

  一身盔甲,還是新寶國樣式,不過不全,想來是從戰場上撿來的,面目猙獰,腰間別著一把鬼頭大刀,怨念很重。

  “這是最后三個了。”

  這魔頭把三人扯到水邊,一手抽出大刀。

  三人被他封住了口鼻,不能開口,不能行動,只能瞪著大眼,眼睜睜的看著魔頭動刀。

  “禁!”

  許忘掐訣。

  大刀斬落,卻發出一聲金鐵交鳴之聲。

  魔頭瞬間炸毛,看向左右,“誰在暗處弄邪法?”

  他雖然未用靈力,但自持力氣在身,怎么會一擊斬不下人頭?

  許忘丟出道符,一黑甲神將在月光下出現。

  “好膽!”

  魔頭一聲爆喝,便向神將撲去。

  許忘看的清楚,這廝雖然聲音大,但眼睛卻忽左忽右,明顯是被人打上門來,泄了底氣,準備跑路。

  許忘伸手一拉,三人便腳下泥土吞噬。

  轉身看去,那魔頭果然只是佯攻,和神將兵器一碰,便頭也不回的向遠處飛去。

  許忘再丟黃符,以神將為表情驅趕,迷惑對方,自己則是在地下全力使用遁法。

  在他的前行之路上埋伏他。

  魔頭速度奇快,這會又是逃命,速度自然更加厲害。

  可惜,有心算無心,許忘穩穩鎖定他的位置,然后突然從山中竄出。

  “妖孽,哪里走?”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