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真君請出山 > 第七十三章 定計
  許忘揮劍散去了天邊的煞氣云層。

  拿起這小小的玉瓶,當下卻一個趔趄,這小小的玉瓶怎么會這般的重?

  真當是一粒神煞千斤重。

  相傳那封神演義中,道德真君也有一手神砂,丟出去,便是萬斤重,聚在一團,便能顛倒乾坤。

  這煞氣雖然重,但也不到千斤,這小小的玉瓶約莫有個十幾斤重。

  吞氣服煞,就是吃這東西?

  許忘難得的猶豫一瞬間,要不要用丹爐練一練?

  許忘在腦中翻來覆去的想那吞氣細節,確實是以口吞服。

  這一口十幾斤下去,豈不是腸穿肚爛?

  顛了顛手中玉瓶,許忘盤腿坐在地上,吹了口氣,那玉瓶瞬間輕飄飄的,許忘一點,便有一粒神煞飛出,被靈力包裹向口中飛去。

  那神煞被靈力包裹,便許忘一路送到丹田之上,按照那玉符中所說繼續。

  丹田內,金丹上忽然燃起丹火,便開始灼燒那神煞。

  神煞被丹火煅燒,由黑變紅,然后開始變成粉末,粉末下降,打在金丹之上。

  許忘頓時面容扭曲,金丹顫抖。

  不過硬是壓著聲音,一聲不吭。

  十幾息后,許忘才感覺痛苦消散,睜開眼睛,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繼續調息回氣。

  這也太夸張了,只是一粒神煞,痛的跟被人偷了金丹一樣。

  好處呢?

  就是金丹輕了幾分,那粉末從上方落下,像是用砂輪打磨一樣,金丹又亮又輕。

  體內的靈力少了一成,但更加凝實。

  身體也變得更加堅硬。

  靈力涌動間,能看到一層薄薄的黑光,但許忘知道,這黑光浮于表面,尋常三五劍就破了,須得遍布全身,然后由外入內。

  才算是打磨身體。

  許忘呼了口氣,服下一顆回元丹,起身站定。

  看向那玉瓶,玉瓶內還有三粒神煞,許忘收起,再次掏出兩個玉瓶,繼續招攬神煞。

  許忘輕車熟路,迅速把煞氣招攬完畢,裝在玉瓶內,收入胸前布袋中。

  自己雖然有了那壺天之法,可還未用過。

  轉身看向朱靈烏寶兩人,兩人還在法壇前畫符。

  許忘走近,發現兩人靈力消耗大半,卻還在畫著符紙。

  “行了,歇息一二,恢復靈力,順便想想畫符中有何得失。”

  “下午便教你們兩人拘靈遣將。”

  許忘如此說道。

  兩人連連點頭,癱坐在地。

  許忘微微搖頭,走入洞中,或許在外面搭建個亭子也是個不錯的主意。

  幾息后,許忘拿了幾個蒲團,讓兩人坐在蒲團上。

  許忘坐在室內調息。

  正午過后。

  又來到法壇前演練道法。

  從拘鬼,再到水火洗練,再到后面的黃符神將。

  不要求兩人能一蹴而就,便是領悟部分也是好的。

  此法從筑基開始修煉,到金丹左右,都是主要道法,時間足夠,讓兩人耐心修行便是。

  兩人用稀薄的靈力開始嘗試,許忘一轉身,見白鹿從洞中探出半個身子,直勾勾的看著。

  許忘向她招了招手。

  白鹿晃了晃腦袋,示意自己旁聽就行。

  許忘笑了笑,便由她去了。

  入夜。

  三人回到洞內,朱靈烏寶繼續修煉。

  許忘則是又抽時間練了爐回元丹。

  接下來半月,皆是如此。

  上午教兩人畫符,下午教兩人道法。

  弄的這山中時常鬼哭陣陣,狼嚎重重。

  倒是有不少修士神識掃過,見許忘在此,也就沒了別的動靜。

  見兩人穩固下來以后,許忘也就放心閉關。

  紫川江。

  龍王等人罕見的站在江面之上,龜丞相帶回了從北海龍宮來的回信。

  “稟龍王,我于入海口見到了那北海龍宮的尋海夜叉,交了貢禮,報了公文,這廝才拿著書信玉符入了龍宮。”

  龜丞相說道,“老臣在入海口等了兩天,可回來時,卻不是那夜叉將軍了。”

  龍王眉頭一皺。

  龜丞相接著道:“那人雖是龍子打扮,但眼神狂傲,不似良輩。”

  “又向老臣打聽了我們等人的信息,才說道。”

  “罪龍之后,難立大功,以后無需再來信了。”

  龍王面色一怒,但卻強忍不發。

  “可還有了?”

  龜丞相搖搖頭。

  “賞罰一事也沒說?”

  敖靈問道。

  龜丞相還是搖頭。

  敖靈恍然,“父王,此事必有蹊蹺,我們擅用北海龍宮龍旗,他們不可能不知道。”

  “我們本意是打算將功贖過,以除求仙教和庇護人國之功來換取重回北海旗下。”

  “北海龍宮不可能沒有絲毫回應,除非有人暗中阻擋了消息傳播。”

  龍王點頭,面沉似水。

  “也罷,你和敖云在江中不要妄動,我親自去那北海龍宮一趟。”

  龜丞相一聽,連連勸阻。

  “龍王不可,您本就是罪龍之身,若是那鎮守海口的是個糊涂野蠻的,怕不是一個照面就要擒下,到時候再定個叛逃之罪!”

  “那就得不償失了。”

  龜丞相勸道。

  “可這除了如此,可還有其他辦法?”

  龍王反問。

  龜丞相略微思索,道:“龍王不能前去,還請兩位殿下走一趟吧。”

  “帶上我們紫川江龍宮的旗幟和一眾珍寶,此行便說是負荊請罪。”

  “一來是主動坦白,把功勞分潤些,二來是求個情面,順帶打聽消息。”

  “嗯,不錯,是個主意。”

  龍王微微頷首,看了眼敖云和敖靈。

  “只是,可能會受些苦頭,言語指責,無情冷眼,惡意揣測,諸如此類。”

  龜丞相補充道。

  敖云點頭拱手道:“父王,此行我有把握。”

  “到時去了,講述經過,任憑發落便是。”

  龍王點頭,捻須沉思道:“也好,敖靈再帶一支伏兵在入海口接應。”

  “啊?”

  龜丞相滿臉惶恐。

  龍王說道:“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顯然,龍王是懷疑北海龍宮那魔道之人在故意阻攔。

  “若是他們動手,你們只管逃回來,到那時,那廝露了真面目,便有把握再次聯系北海龍宮。”

  “若是此事傳開,他們也承受不住。”

  “是。”

  敖云敖靈拱手應道。

  龍王點點頭,“先回宮里,把甲胄禮品備齊,不能失了禮數。”

  四人沒入江中。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