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葬神棺陳長安 > 第572章 人皇覬覦我的仙骨!
  隨后直接撕裂空間,到達了寧婷玉的房子里,將其放在床上。

  “我幫你檢查一下傷勢。”

  陳長安說完,坐在了她身后,手掌覆在她的后心。

  “······嗯。”

  寧婷玉似乎想到了什么,涌現一抹嬌羞,低下了頭。

  陳長安說完,手掌爆發一團吸力,利用毒厄珠吞噬了寧婷玉體內遺留的死亡之氣后,寧婷玉的氣色,就更好了。

  “長安,你······越來越神秘了。”

  寧婷玉震驚。

  彼岸花開這仙禁之術,遺留的后遺癥,就是很難去除體內殘留的死亡之氣。

  這氣體,會一直吞噬她的生機,嚴重的,甚至直接隕落。

  但此刻的陳長安,竟然是直接吸走了,他還一點事都沒有。

  “也不是神秘,只不過是有一些小小的機緣。”

  陳長安說完,看了一眼這張寬大的床榻,想了想,也不好離開。

  于是,他直接在床沿那里,盤膝坐了起來,緩緩閉上眼,調息自己身上的傷勢。

  “小小機緣?”

  寧婷玉愣住,看到他竟然沒有避諱,還坐在自己的床上,露出一絲羞意,

  輕聲道:“你這家伙,若是讓人知道你說你身上的東西,是小小機緣,會不會妒忌到吐血。”

  “好好休息,別說話。”

  陳長安眼睛都不睜,低聲開口。

  當即,他就全力修復身體里,因為仙力而破壞的經脈,根骨,以及血肉。

  在來炎黃大域的半途,他雖然都在全力閉關,但由于時間不夠,以及能量不足的問題,導致他的修為,止步在半步神臺。

  “棺爺,沖擊神臺境,先前那些異族大軍的血氣和能量,加上仙棺彌漫的仙力,夠嗎?”

  陳長安在心中問道。

  “夠了,不過你小子沖擊神臺境的話,需要的時間可能有點多,你需要找個安靜的閉關場所。”

  棺爺的聲音響起。

  “那就行,等這里的事情結束,我先閉關一趟。”

  陳長安心中想著。

  去皇都大域拿回帝峰,可能還會有惡戰,自己實力上去了,就靠譜一點。

  側躺在床上的寧婷玉,抱著被褥,俏臉緊緊盯著閉著雙眼的陳長安,心中感慨,

  “這小子,怎么越來越好看了呢。”

  一時間,她竟是看得入了迷。

  ......

  就這樣,時間流逝。

  三天過去。

  陳長安身上的傷勢好得七七八八,他睜開了眼睛,有點不自然的,看向滿頭銀發的寧婷玉。

  饒是他都成為半步神臺的絕世大能了,臉上還是有點微微局促。

  “看什么呢?”

  陳長安問。

  “看你。”

  寧婷玉俏皮說道。

  一雙極其好看的明亮眼睛,直勾勾盯著陳長安,一顰一笑之間,盡顯勾魂奪魄之意。

  她的頭發雖然成了銀色,卻是更添幾分冷酷,和高貴的氣質,毫無老態之意。

  甚至于,比以往黑發的她,美得太多。

  陳長安依稀記得,在東州比武時,寧婷玉的颯爽英姿······以及,還有點潑辣的樣子。

  念至此,他不由自主地抓起一縷她的銀發,眸里帶著一絲疼惜,問道:

  “你的頭發······怎么變成銀色了,這兩年來,發生了什么?”

  寧婷玉看他抓著自己的銀發,想了想,也不隱瞞,“我覺醒了體內的血脈。”

  “嗯。”

  陳長安點頭,“原來是這樣啊。”

  “嗯,這樣一來,我的道靈體質,變成了仙靈體質,修煉起來,就會更快。”

  寧婷玉繼續說道。

  對于陳長安,她似乎更愿意傾訴所有,毫無保留,“我娘是寧妃,人皇封的。”

  “寧妃?”

  陳長安愣住,“你爹······是人皇?”

  “不是。”

  寧婷玉搖頭。

  “呃······”

  陳長安有點懵。

  “我娘來自忘川冥海的彼岸花宗······對了,忘川冥海你知道嗎?”

  寧婷玉抬頭問道。

  “嗯,我知道,七大仙土之一。”

  陳長安點頭。

  這些是在葬仙陵里面,遇到的那個老頭說的。

  “你竟然知道七大仙土······也是,這樣說來,你家果然不簡單。

  我娘都說了,想要離開這片天地,恐怕要靠你們兩兄弟。”

  寧婷玉深吸口氣,緊緊盯著陳長安的瞳眸,認真道。

  “嗯,我家的確不簡單。”

  陳長安開口,“我家二爺說了,說我家是某個神界的家族,我爹是上門女婿,家境一般,我娘需要我回去幫她撐腰······”

  寧婷玉,“......”

  “你是不是傻,你家二爺明顯是騙你的。”

  寧婷玉無語道:“反正我相信我娘,說你家超級不簡單,你爹不可能是上門女婿。”

  “呃······”

  陳長安愣住,不過笑了笑,沒在意,反而是好奇問道:

  “婷玉,那寧姨既然是來自仙土,又怎么會出現在這里?還成了寧妃。

  而且,又怎么在北荒中州那里,加入了百花仙宗?”

  “五百年前,我娘被人追殺,路過這片星空,一不小心,就掉落這片圣武星域,后來被歷練的人皇所救。”

  寧婷玉摸著自己的銀發,一邊輕聲開口。

  “五百年前?”

  陳長安愣住,似乎察覺到了不對。

  “對啊,就是五百年前。”

  寧婷玉點頭,“我娘當時就懷了我,不管是我,還是我娘,都受了重傷。

  被人皇所救之后,為了懷里的我得到庇護和治療,答應了人皇,成為了他的寧妃。”

  “同時,人皇一直都傾盡全力地保住還是胎兒的我。

  一直到了二十多年前,才完全傷好,我才出生。”

  懷了五百多年?

  陳長安愣了愣。

  “生下我之后,人皇對我的態度很奇怪······看我的目光雖然慈愛。

  但,仿佛是看寶物······令我有一種毛骨悚然的害怕。”

  寧婷玉說到這里,眼里閃過小時候的陰影,身軀竟然微微顫抖了起來。

  陳長安皺眉,握住了她的手。

  手掌柔軟且冰涼。

  寧婷玉深吸口氣,繼續道:“我娘也發現了人皇似乎不懷好意,他一邊對我娘好,又說迫于其他大臣的壓力,所以又娶了其他的女子,生下了好幾個皇子皇女。

  但這些我娘都不在意,畢竟我娘也不是真心喜歡他。

  最后,我娘發現了重大問題,似乎······人皇是覬覦我的仙骨。”

  “所以,我娘帶著我逃了出去,去到了北荒東州,找姜幕白前輩庇護。”

  “姜幕白前輩察覺到我們兩個身上有大因果。

  因此,他封了我娘的部分記憶,以及部分修為。

  更封了我的根骨天賦,將我們送入了中州的百花仙宗,隱匿起來。”

  “后來······我為了成長起來,也淡忘了在皇都的經歷,就出去游歷,到達了東州,后來遇到了你。”

  “在你的手中,得到了本源道蓮的根莖。

  利用這個,將我體內的根骨天賦,給慢慢地解封了一點點。”

  “至于最后,我和娘隨你去皇都參加氣運大比時,我娘才完全覺醒記憶。

  最后的她,才完全解封了我的根骨天賦和血脈。”

  寧婷玉的身世,在她的口中,一點一點地道了起來。

  這使得陳長安滿臉驚訝。

  沒想到,對方的身世,竟然如此曲折。

  “看來,你和你娘,以后還是要回去彼岸花宗的。”

  陳長安開口。

  “嗯。”

  寧婷玉點頭,“也許吧。”

  忽然,陳長安似想起了什么,“人皇覬覦你的仙骨······不好,他不會這么容易放棄的,對了,寧姨呢?”

  “我娘和關婆婆前往星空了,或者是摘星天墟,說是尋找當初她遺失的東西。”

  寧婷玉道。

  “小子,這女娃的母親寧一秀,之所以被追殺,一定是為了什么寶物。

  那寧一秀去摘星天墟尋找,可能就是去找那個寶物。”

  這時,棺爺的聲音,在陳長安的腦海響起。

  ...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