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與人外邪神戀愛后 > 第42章:謀殺
  莊懷緩慢下樓,那小車頂的灰色蕾絲紗帳將其中嬰兒蓋的嚴嚴實實,不見一絲容貌。

  林喬摸了摸鼻子,她聞到了一股極為濃郁的血腥味,是嗅覺變靈敏了么。

  她關上門來到桌前,拿了一份面包和果醬出來,上層有一塊面包烤的偏焦黃,她翻過來涂抹果醬,手一頓,抽出了卡在面包里的一張紙條。

  【我上樓時見到了樓下有兩個便衣警察監視你,近期不要讓他回來。】

  【我不會說出去你跟怪物合謀的事,只希望你幫幫我。】

  林喬看完將紙揉碎丟進了垃圾桶,涂好果醬的面包咬進嘴里,甜香四溢。

  剛剛她聞到的濃郁血腥味,確實是莊懷胸口受傷了。

  那么是她丈夫的問題嗎?今天她來時臉上也沒有任何傷口,或許是丈夫發現了妻子天天頂著一張滿是傷的臉不好,所以將毆打換到了身體上。

  在警察沒撤退初霽沒有回來之前,林喬不會參和這事,她承認自己有點依賴怪物了,但這是對自己生命的一種尊重,她犯不著沒有保命前提下為了別人冒險。

  吃完面包,林喬見冰箱里已經沒有食物,戴上一頂棒球帽出門采購。

  父母還被關在局子里沒出來,她知道這是周琦的手筆希望她安全離開這,但她完全不想離開這。

  她沒在父母的臥室里找到一毛錢,他們把20萬轉移了,她沒那么多錢去別的區域租房。

  ...

  局子里,周琦隨口給林德順扣了個鬧事拘留,將他和羅金玉暫時拘禁。

  林德順叫著要給外面打電話,羅金玉自己兒子死的只剩一堆肉渣,自己還要坐牢,連連高喊冤屈。

  周琦隔著玻璃看著給外面打電話的林德順,皺眉道:“關不了多久,林喬還沒離開那?”

  幸露沖他翻了個白眼,“人家都窮的住貧民窟了,離開那去哪?你還不如將她留在警局住著等風頭過去。”

  “你看她能同意?”周琦轉頭,“她不太正常。”

  幸露說:“反正我們的人一直跟著,但上頭不可能一直消耗人力去跟一個貧民窟的女孩,你抓不到她跟異種有關聯的把柄,頂多一周他們就會把人撤了。”

  兩人在外的談話間,林德順已經給廢車場的趙哥打了電話,讓他去擺平自己女兒的事。

  羅金玉抓著丈夫的胳膊,指甲都掐進了他的肉里,嘴里神神叨叨的念著,“真是林喬指示那個醫生殺人的!真是她指使的!?當初就不該把她生下來,不光差點害死我,還害死了我的兒子。”

  林德順掛了電話,眼里燃著幽幽之火,看著她說:“殺子之仇,不共戴天。”

  傍晚邊下了雨,空氣里散發一股土腥味。

  林喬從超市里出來,拎著購物袋回家,沒有帶傘,她壓低了帽檐走入貧民窟彎道眾多的破敗小巷。

  橘色燈籠穿插掛在鐵皮墻上,粉色燈牌亮著今日是中秋,霧蒙蒙的燈光夾雜著雨水籠罩在她身上,散著絲絲冷意。

  身后腳步聲踏水逐近,林喬插在兜里的手指劃出美工刀。

  自從海島逃生回來后遇見一次次危險,她身上習慣帶著一把防身武器,總能在關鍵時刻派上用場。

  后腦勺夾雜著雨水的冷風斜著劈來,她躬腰轉身,纖細的手臂繃緊肌肉彎曲,掌中小刀自下而上扎進那只揮來的手臂。

  “啊!操!”

  敵人發出痛叫,捂著血流不止的手臂惡狠狠的注視著林喬,她身后窸窣的腳步聲很快密集。

  她被四人堵在了巷子中央,雨幕加大,帽子濕重的壓在頭頂,林喬環顧一圈,將手里的購物袋綁緊放到了墻角。

  目前警局有派人來盯著她,心思回轉,有在第三方見證人下,一她死不了,二她出于防衛可以進行反擊殺人。

  她轉了轉手腕,雙眸在帽檐下抬起,黑沉沉瞳仁注視前方兩人。

  領頭被她傷到的男人,吐了一口唾沫,“你挺有種啊林喬,真特么狠,不愧是林德順的女兒。”

  “要殺我嗎?”她平靜問。

  男人在廢車場接到趙剛的命令來對付林德順的女兒,聽說她雇人殺死了他的兒子,他要報復。

  換成普通人,估計要嚇得跪地求饒,而林喬那面無表情的臉上看不見一絲恐懼,活像個怪胎。

  “你爹出10萬,要卸你一雙手腳碾成肉泥,榨汁機我都叫人帶來了。”男人面目振寧,隨意扯下外套壓住受傷的手臂,讓身后的人上來。

  三名廢車場來的壯漢握著斧頭,向她沖來。

  林喬也挺想知道,在又一次吃了初霽的身體后,她的各方面能力提升到了何種地步。

  她掃了一眼旁邊的鐵皮墻,助跑沖上墻面,身體在雨里靈活空翻,斧頭從額前險險擦過,她單膝抵上敵人后背,手攀住他的肩抓緊,美工刀開到最大,沒有一絲猶豫的將刀刃橫向插進他的脖頸。

  溫熱的血液在刀片拔出后飆出,混著泥水落入水坑濺起漣漪。

  “阿華!!!”

  “操!”

  帽子掉在地上,林喬踩著敵人倒下的尸體堪堪站穩,側腰斧頭砍來,割開她的衣服與皮肉,她半點不慌往旁躲避,手中小刀換成了剛剛撿起的斧頭。

  一斤多重的長斧握在手中只比拿美工刀的手感沉了一點,她的眼里閃過一抹亮光,驟然蹲下身手腕翻轉,斧頭破空橫劈,直砍向對方一雙腳,齊齊截斷。

  小巷內的血腥味越來越重。

  藏匿與暗處的兩個探子面面相覷,歇了本要幫忙的心思,只將突發事件作為報告傳回了周琦那里。

  林喬是個手無寸鐵的姑娘嗎?

  她殺起人來眼睛都不眨。

  一個兩個三個,林喬顱內興奮不已,酸脹的手指在持續殺人后微微發抖,她渾身濺滿了血站在雨幕里猶如殺神,望向最后一個手臂被她扎傷的男人。

  他滿眼驚恐,開始后悔自己出行時為什么輕敵不帶把槍出來。

  “我父親花了10萬要殺了我。”林喬拔出插在敵人腦袋上的長斧,拖著走向他,“那10萬,現在買你們四人的喪葬費。”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殷桃桃子y的與人外邪神戀愛后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