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與人外邪神戀愛后 > 第36章:安慰怪物
  連著兩個吻,初霽的表情已經出現了不可控的變化,祂低下頭,將臉埋到她發絲里,急促的呼吸。

  上一刻祂還在發怒,這一刻就完全被林喬牽著鼻子走了。

  鼻尖和身上沾滿了她的氣味與顏色,怪物的腦子里只剩下一堆麻麻的情緒,繞在她身上的觸足都像喝了假酒,像繩子一般在身上散成一堆,一點沒有攻擊力的樣子。

  林喬有了能活動的手,抓了其中一條過來在掌中捏著玩,觸碰不到任何尖牙與骨頭,她用了點力,也只能觸到一片柔軟。

  為了不傷害她,怪物接近她的時候卸掉了所有具備攻擊性的力量。

  林喬意識到這點,心中一角裂開了一道縫。

  她溫柔里又多了一絲耐心來跟祂解釋,“我讓爸爸活著,只是覺得直接殺死他太便宜了,這不足以償還我這么多年來所受的苦難。”

  她說:“殺人有很多種方式,而我偏偏喜歡最惡劣的一種。”

  自海島存活回來后她便明白對待父母,她是高舉鐮刀的屠夫。

  她托起怪物的面龐,注視著那雙豎狀惡瞳,聲音飄忽,“你可能不明白,我正在享受他們最后給我帶來的痛苦,而我會以最熱情的方式,回報他們多年來的養育之恩。”

  如果在場還有第三名人類,大概會指著她的鼻子罵她好一個神經病。

  扭曲的家庭環境,讓她的人格也變得奇奇怪怪。

  不過怪物壓根不在乎,祂只是用觸足托著她站好,又分出一條纏上她的胳膊,釋放治療的黏液。

  “你想怎么殺死林逾?我都滿足你。”

  林喬低頭看著坐在窗臺上的男人,手指摸上祂的面龐,“看來你理解我的話了啊。”

  “不要痛苦。”

  祂仰著頭,目光看著她身邊因為情緒而收縮的色彩,“痛苦會讓你變得無光。”

  “無光?”

  就像在祂的世界里,失去林喬情緒渲染的顏色,就只有黑與白,她是唯一的色彩及光線來源,而色彩隨著情緒所變化,并不穩定。

  林喬發現怪物眼中的自己,好像還是亮閃閃的?

  不光是因為特別的氣味,還因為自己在祂眼中是團發光體?

  她唇畔揚起一抹笑容,手指搭在祂頸側輕揉,嘆息,“你的世界還真是特別。”

  她說這句話的時候扭曲變態的情緒散去不少,面頰上干凈的膚色透著一絲紅潤,眼睛明亮。

  怪物碰了碰她的臉,視線落在她殷紅的嘴唇,暴露在陽光里的唇瓣,富有光澤又莫名誘人。

  怪物滾了滾喉,林喬察覺到祂視線里的渴望,身子微微后仰表示拒絕。

  她心知自己此刻就是手里拿著小魚干誘惑海獅的馴獸員。

  好處要分步給,一次性讓祂得到夠了,那么誘惑力會降低連帶著執行力可能也會下滑。

  再細小的動作,初霽也能解讀出來她的意思,那樣子的吻看來不是時刻都有的,她對自己的喜歡并不多。

  或許是物種上的差異,也可能是石楠嘴里說的,祂現在占據的這具身體普通到了極點,林喬不會喜歡。

  祂還是需要盡快造出一具屬于自己的身體,最好能引誘到林喬。

  解決被祂拖進身體里的危機,林喬手臂上的傷口也治療好了。

  她知道林逾手術的事情拖不得,不多不少明日正好第三天,不出意外是能趕在周琦發現異常前將事情辦掉的。

  林喬說:“做完手術后,我需要你從這具身體里出來。”

  初霽微微點頭,和石楠交流過的祂又翻閱了那么多人類照片,早有了自己的想法。

  林喬還不知道祂準備做什么,只是跟他囑咐接下來絕對不能出錯的計劃,“貧民窟有一地頭蛇,經常在廢車場活動,晚上從醫院回來,我會帶你繞路過去看看告訴你下一個寄生目標。”

  最初始她的打算中其實沒有這一環,她一點也不想惹上麻煩只想利用怪物,脫皮之后任由祂自生自滅。

  可事到如今,她無法舍棄這么一只能給她帶來刺激和不同體驗的怪物。

  祂比人類更適合待在她身邊。

  雖危險但她想飼養祂,飼養一只怪物。

  她重新去取了一副美瞳回來,小心貼到初霽的眼睛上,遮蓋住那雙恐怖的瞳仁,才說:“你的毒液可以從任何一個地方出來,我的母親剛剛也是被你這么操控了吧,就像那晚我爸被你嚇到一樣。”

  初霽仰著頭,一副單純聽話的模樣,笑露鯊魚齒,“是,不過我用的劑量很少,不足以致死。”

  林喬目光微閃,手指轉了位置又想摸上祂的牙齒。

  可怪物知道自己的嘴巴實在鋒利,很快用肉在齒尖包裹了一層,祂的貼心之舉也讓林喬心中愉悅,收了手說:“為了保險起見,你在我的身體里也放入一點毒液,用來應付警察。”

  “我們誰也不能出事。”

  “好。”

  羅金玉與林德順二人今天下班早,做好晚飯吃完又給林逾帶上一份,一行人一起去了醫院商討術前最后的方案確認。

  三巡醫院的病房內,已經和初霽串通過的醫生剛為林逾做完術前檢查。

  說實話只要是醫生都知道他這病不換腎必死無疑,而初霽當初只問他要了一個手術室和虛假的腎臟購買電子單。

  第一個收錢的醫生跟受賄的幾人商量了一下,感覺若是初霽沒有額外的渠道弄個合成腎來,那他要謀殺的概率很大,而這事要出在醫院,到時候查起來他們也麻煩。

  現在錢都收了也沒有吐出來的道理,后知后覺回過味來的醫生將初霽拉出病房。

  “你要在醫院做私人手術,人工腎的腎源不從我們醫院買,還開個虛假的電子單,你打算給那男人怎么做手術?”

  初霽回想了一下這具身體的記憶,開口道:“買個半壞的裝進去,人最后出院突然死了也和你們無關,我們不是經常干這種事么?”

  三巡醫院有時也接待勞模醫院解決不了的病人,會有普通家庭用全部積蓄過來為親人做手術..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殷桃桃子y的與人外邪神戀愛后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