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與人外邪神戀愛后 > 第24章:在我身邊,就要幫我
  她拉著人進入臥室,想著門隔音不好,又帶他去了狹窄的衛生間。

  空氣里全是她的氣味,混雜著一點沐浴露的清香,初霽的臉上出現陶醉,鼻子狠狠嗅了一口,溫和的聲音克制著詢問:“需要我幫忙嗎?”

  “對。”

  林喬跟祂現在擁有的這具身體差不多高,她站直了走到祂面前,面頰蹭到祂耳朵邊,放輕了聲音說:

  “雖然不知道你用了什么辦法,但昨晚的動靜我在房間內聽的一清二楚,我父母今早送我去農莊后,會拿到五十萬的報酬去買人工腎,我需要你用這副皮囊幫忙安排他們住進三巡醫院,我不來,你就不要動手術。”

  很長一大段話,初霽只捕捉到了我不來三個字,祂忍住將腦袋埋進她頸窩里的沖動,不高興的說:“你要離開我。”

  “暫時的,這不光是為了我,也是為了你。”林喬對祂說:“三天,如果我超過三天沒有出現在醫院來找你,那我可能遇到了危險,需要你來幫忙。”

  她的手指蹭到初霽的手背上,勾引似的輕輕摩挲,“初霽,你要留在我身邊,就得幫幫我。”

  溫熱的呼吸灑在祂頸邊,帶去陣陣癢意,怪物明明知道她帶著目的性做出這樣的舉動,卻喜歡的頭皮發麻,想狠狠的吸她,就像人類擼貓時的那種渴望。

  “我會幫你的。”

  祂實在忍不住,悄然低下了頭。

  林喬任由祂靠在自己的肩膀上,直到感覺有濕黏的腕足蠕動在鎖骨處游走,又纏繞到了后頸,意識到那是什么后,她心中微顫。

  她無比慶幸自己此刻是背對著鏡子,光是腦補出怪物將臉撕開露出內部洶涌的觸足來親近她的模樣,就足夠讓她把這輩子為數不多的美好瞬間想了個遍。

  被一只怪物纏上,要習慣祂的接觸,是一件困難的事。

  林喬努力忍著任由祂在肩上作亂,輕聲在祂耳邊說了許多悄悄話。

  例如她知道祂肯定還不懂人情世故,讓他按照這具身體的記憶,學著去用錢賄賂醫生,在自己父母面前做出一切順利的表象。

  最后兩人衣著整齊的出現在客廳,林德順二人已經等的不耐煩了。

  初霽按照林喬的要求,對著林德順說:“我幫你們去辦理住院手續,讓林逾去三巡準備手術。”

  羅金玉眼睛一亮,連聲說好。

  林德順也壓下了壞脾氣,拿了車鑰匙,“走吧,時間不等人。”

  林喬告別初霽跟著父母出門,碰巧對樓的黑暗樓道內走出來一個抱孩子的女人。

  黑色長發和樸素的棉麻裙裝,懷里兩歲多的孩子捂的嚴嚴實實。

  林喬之前在這工作偶爾也見過她幾回,臉上總是帶傷,有時午夜里睡意朦朧間,也總能聽見對樓有夫妻吵鬧和孩子的哭聲。

  她明白這家人以丈夫暴力占據主導地位,是以從前碰到女人,從酒吧帶回來的多余食物總會分給她一點。

  “怎么了?林喬。”

  莊懷忽然轉頭,發絲勾著唇角,問她。

  林喬回神,知道自己盯著對方的目光有些久了,說:“最近還好吧。”

  莊懷眼下有很深的黑眼圈,面色發白,聞言微微一笑,壓了壓孩子腦袋上的帽檐,“說真的,從沒這么好過,謝謝你的關心。”

  羅金玉催促,“別聊了,趕緊走了。”

  林喬沖她點點頭,跟上父母的步伐。

  又說起來,這兩天夜里對樓從來沒有吵鬧過,莊懷臉上的傷痕也沒增新,她丈夫似乎想通了。

  落在她后頭的女人,笑意收斂,死死抱著懷中如蚯蚓般劇烈扭動的孩子,溫柔低哄,“寶寶聽話啊,那是個對媽媽很好的姐姐,你不能像對爸爸那樣對待她。”

  不知道為什么,最近的寶寶格外躁動不安。

  莊懷無奈退回黑暗處,低頭在孩子的耳邊輕輕低語,直到將他徹底安撫下來。

  宋連城的農莊在靠北部的沙丘上,能在滿是沙子的旱地種上桃樹林,關于他的新聞報道也是滿天飛。

  就是這樣一個高調的人物,之前曾被林喬一刀捅死。

  她想了很多種他復活的可能性,義體橫行的世界里他把五臟六腑左右換了個位都不是什么大事,現在送上門去,只等于是羊入虎口。

  坐上林德順從汽修店專門開出來送她的汽車,林喬望著外面的風景越來越偏離城市,打破了寂靜說:“我被你們送去農莊的那晚,失手殺了宋連城一次。”

  車子一個刺耳剎車,差點撞上路邊的指向桿。

  羅金玉驚魂未定的拉著把手,林德順猛然回過頭,“你說什么!?”

  林喬看著父親突然猙獰的臉,平靜道:“我殺過宋連城一次,但不知道為什么他沒死透,也沒告訴你們我曾經對他的所作所為,之前消失的那段時間,我確實逃了。”

  “你在開玩笑吧?”羅金玉臉色蒼白,“這么大的事,人家怎么可能還會要你?”

  林喬說:“所以我也很好奇。”

  好奇宋連城到底是個什么情況,好奇她父母的又一次選擇。

  林德順只是沉默了片刻,就再次發動了車子,涂了一口唾沫到窗外,“管你說的真假,你今天必須去,磕頭也好下跪也好,那五十萬反正一分都不能給我少。”

  林喬對上車內后視鏡里,父親兇狠而絕情的目光,平靜問:“我死了也可以么。”

  “亂說什么,他犯得著花五十萬買你回去只是為了弄死你?”

  羅金玉抓了林德順的手臂一把。

  怎么沒可能?對那種人來說,這不過是芝麻大點的小錢,再把林喬要回去折磨死,一個算不上公民體內沒身份芯片的女人,也沒人會在意。

  林喬會死。

  林德順和羅金玉都心知肚明。

  幾分鐘后,林德順緩了口氣說:“你今天先過去,等我們拿到錢明天就來看你,如果情況不對,我們就報警,反正不會讓閨女出事的。”

  羅金玉的眼珠亂轉,心態不穩,可到底也沒有出口反駁丈夫的話,她也一向只聽從丈夫。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殷桃桃子y的與人外邪神戀愛后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