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與人外邪神戀愛后 > 第6章:深處實驗室
  流浪城的降雨量稀少,以及重污染導致糧食產量極低,綠植幾乎被鋼鐵城市和沙漠覆蓋。

  林喬自家父母之前就是種田的,在幾年前顆粒無收后,舉家到了城里成為當地人民口中的外來戶,流浪漢。

  她自學過不少相關知識,哪怕它外形在逼真,也分辨的出合成樹和真樹的區別。

  這樹果真是假的。

  她一直不愿意踏進這片叢林,就是覺得有問題,現在看來人工干預的可能性非常大。

  那這東西是被人為創造出來的?

  畢竟生物公司連基因藥劑能都能搞出來,讓人類能變成力大無窮的超人。

  林喬停住腳,看著還在幫她開路的“江丹”,忍不住說:“你對這很熟悉?”

  她身上不安的情緒發散,怪物回頭,臉上波瀾不驚,除了披著江丹的人皮以外,祂沒有任何他本人的特征。

  祂安慰道:“算是熟悉。”

  不過牠不記得是什么時候從海底上來的,是身上被丟滿了海洋垃圾,還是被人類的捕撈船打擾的時候。

  總之,本體盤踞在這座島底會有人定期投喂,怪物就變得不愛捕獵,懶得動彈,大方的任由低等生物在身上胡作非為。

  如果不是特別的氣味和色彩喚醒了祂,在身體被切斷時,剩余的足肢就會因為本能捕獵而穿透林喬的身體,將她絞碎吃掉。

  祂想了想,走回來向她友好的伸出手,“你很害怕,我可以牽著你走。”

  這只手幾分鐘前還變成殘影鐮刀削斷了幾棵樹。

  林喬好像也沒什么選擇,握住祂的手,“是,我很害怕。”

  沒有一絲溫度的掌心,她極力克制著情緒,瞥開眼不去亂想。

  忽然,她的視線一頓。

  “那是什么?”

  怪物順著她的目光看過去,體內的觸足再次分裂,從另一只手臂里擠出,將藏在葉片間的機器暴力拔下來,遞到林喬面前。

  “是什么呢?”祂像個好奇寶寶,貼著她的臉,發出天真的詢問。

  比起身邊的威脅,林喬更覺得手里的攝像頭恐怖。

  指甲蓋大的鏡頭紅光閃爍兩秒后熄滅。

  她說:“攝像頭,原來這里除了我們,一直還有別人在。”

  “要去看看嗎?那你有你需要的水。”怪物低下頭顱,“江丹”的下頜隨之輕抵在了她的肩上,緊貼著脆弱的脖頸。

  林喬努力讓自己的身體變得松軟,頓了幾秒后說:“去吧,反正沒人會來救我們,我們得自救逃離這里才行。”

  一方面她認為,孤島深處大可能是個知道怪物存在的實驗室,又或者是某個超級公司放在這的私人武裝力量和科研團隊,專門研究怪物。

  總之都跟祂有脫不開的關系。

  往好的方面想,他們肯定也有充足的逃生設備,林喬可以乘機甩掉怪物逃離這去荒蕪過度,往壞的方面想,她和怪物都被攝像頭后的人射殺在這里。

  “江丹,作為我的朋友,能再拜托你幫個忙么。”她緩緩轉過頭,看著對方皮囊上還保留著鮮血的臉頰,努力用著溫和語氣跟他說:“那些攝像頭,你看見的話能都破壞掉嗎?”

  祂環顧四周,柔軟的脖頸歪了歪,避開了談話重點,“朋友嗎?”

  祂搜尋了一下江丹本人的記憶碎片,他在酒桌上稱兄道弟的朋友老婆出軌,他可以拿著大砍刀在街上幫忙泄憤,連砍女人十幾刀,鮮血從碎片里四濺出來。

  林喬看他細長的豎瞳前,一層薄膜就像人眨眼睛一樣,來回閉合了好多次,那發冷的眼神重新凝聚,對著她扯出一抹笑容,“我明白了。”

  怪物說:“兩肋插刀的意思,形容朋友。”

  林喬眨眨眼,遲疑的嗯了一聲,“不是插自己的肋骨。”

  她不知道祂的理解能力有多少,但一個成語典故從一個觸手怪物嘴里飆出來,總有點奇怪。

  “雖然有點麻煩,但是可以的。”

  怪物說完這句話,林喬就看見了此生難忘的一幕。

  “江丹”就像完全碎裂的瓷器片,皮囊底下瞬間爆發出無數柔軟蠕動的觸足,那些暗紅色的肉肢完全舒展開時,你根本無法用眼睛預估它究竟能伸長到多遠。

  她只能隱約看見那些觸足的尖端可以像綻放的龍船花瓣,核心密布的白牙一口咬上藏在葉片間的攝像頭,“花瓣”合攏,瞬間拽下攝像頭摔在地上。

  一時間,叢林里全是聽了令人牙酸的機器被破壞的喀嚓聲。

  “江丹”也幾乎完全失去了人的形狀,胸腔腹腔后背,全部炸開觸足,像顆尖刺密布的海膽,唯獨那張保持原樣的糙漢臉,還詭異的盯著她,保持‘友好’(駭人)的微笑。

  林喬也不知道花了多大的勇氣忍住不逃跑,超越認知的恐懼讓她心臟跳的飛快,鼓動的心率在聽力卓越的怪物面前無所遁形。

  祂伸出一條軟下來的觸足,卸下了所有力量,綿軟的纏繞在她的手腕,安撫性的來回摩挲,磨蹭出絲絲癢意。

  怪物的本意是安慰,但在林喬看來有點像是逗貓棒似得的玩弄。

  她沒受到多少安慰,感官刺激之余,她還擔心自己的大動脈一個不留神就會被對方藏在肉肢里的牙齒咬斷。

  但愿祂可能不喜歡自己的血這點,可以讓祂收斂一下殺她的欲望。

  大概往里前進了十幾分鐘,樹林里到處散落著被觸足找出來破壞的攝像頭。

  藏于深處的生物實驗室內,整個基地亮滿紅光。

  “警告,異物入侵,距離范圍一公里,監視系統數量存余20/100。”

  金屬長廊內人來人往,腳步匆忙。

  “那是什么東西?!!”

  生物監測數據出了炸耳朵的警報。

  “從流浪城運來的肉塊一周前剛投放下兩噸,‘邪神’不應該這么快又餓了啊!去叫肖博士!”

  ‘邪神’是他們對島底生物的一個代稱,代表邪惡且無法抵抗的怪物神明。

  肖杜聞聲趕來,“怎么回事,‘邪神’醒了?”

  研究員調出生物監測面板,“是...嗯?”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殷桃桃子y的與人外邪神戀愛后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