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與人外邪神戀愛后 > 第4章:“江丹”是怪物
  觸足蠕動著占據江丹的身體,用作筋骨包裹四肢,“江丹”如同吹氣球一樣緩緩站起身,兩個被捅穿的眼窩,一雙無機質的豎瞳從足上睜開,頂替了人類的瞳仁。

  祂往前跨出一步,身子一歪。

  手臂瞬間變化了形狀,化成堅硬開花的黑紅“拐杖”插進沙灘,將祂重新托起。

  怪物踩掉了害祂摔倒的褲子,光著下半身,搖搖晃晃的往海邊走去。

  ...

  暫時解決了餓肚子的困境,林喬又面臨了新的難題。

  她一直沒有水喝,頭暈和乏力的癥狀是食物也解決不了的。

  或許她今天還得進叢林一趟,跟江丹一起。

  她不再是他的預備口糧,他的狀況大概比她還要糟糕,他們現在可以平等對話。

  “我、回來了。”

  極度不穩定的聲音,就像刻意掐著聲帶發出的顆粒質感,磕磕巴巴。

  林喬回過頭,身體僵硬挺直,滿臉錯愕的看著他。

  “發生什么了?你的褲子去哪了?”

  雖然此時的江丹上半身,不知是何原因全部是血,她也實在無法忽視他極度衣衫不整的模樣,下意識問出這么個,此景下無關緊要卻傷風敗俗的問題。

  “褲子?”

  “江丹”低下頭,幾根黑紅蠕動的觸足迫不及待的從腦后裂出,極為高興的在跟林喬打招呼,扭曲了“江丹”的半邊臉,像是一張半皺的白紙。

  祂無所覺自己此刻極為恐怖的樣子,抬起頭,面無表情的裂開嘴角,露出里面鯊魚般的牙齒,“原來還要穿嗎?”

  祂已經裹了一層外衣,不明白為什么還要再上面套一層。

  比看多年前怪形電影還要夸張的一幕,林喬的呼吸不知什么時候起停住了,連同她的心跳一起驟停。

  異種?!江丹什么時候感染了?明明受到毒素影響的是她不是么。

  還是說她已經陷入神經毒素制造的幻覺里無法自拔了?

  她看見的江丹好像被怪物穿上了人皮,那幾根暴露在外的觸足看起來如此眼熟,和她今天吃的早餐像是同款。

  林喬下意識轉了轉受傷的腳踝,撕裂般的疼痛讓她皺眉,神志無比清醒。

  眼前的江丹還是渾身是血,從腦子里掉出觸足的詭異景象。

  應該不是幻覺...

  有怪物殺掉了江丹,又變成了“江丹”。

  那對方是來報復她傷害祂的嗎?畢竟她吃掉了對方身體的一部分...

  一想到那些在肚子里消化的東西,林喬胃部又開始不適的痙攣,表情極力隱忍。

  怪物歪了歪頭,才注意到部分本體跑出來了,他控制著那部分回縮進腦子里,用手撫平皺巴巴的臉,刺激顱頂毛囊滋生,長出茂密的頭發蓋住傷口。

  “對不起,沒控制住。”它們太興奮了。

  從穿刺腦子到消化記憶的過程,怪物從江丹的身體里提取了部分人類生活規則。

  祂有禮貌的道了歉,隨后又當著林喬的面,伸向自己變形的觸足,如同掰斷手指般掰下了一節,最為柔軟、干燥的下來。

  看起來軟趴趴的一截被祂握在手中,祂操縱著光溜溜的腿走過去,居高臨下的將自己的身體贈送給她,期望她長出更多的顏色,鋪滿祂的眼睛。

  帶著緊實肌肉的長腿晃到跟前,這個近在咫尺的畫面沖擊力,濃重到刺鼻的血腥味,林喬再也憋不住,偏頭撐在沙地里大大的喘了口氣。

  她身上釋放出的不安情緒、厭惡的,似乎大部分都直至祂不規整的穿著。

  怪物低頭看了看,考慮到昨晚這具身體壓迫在她身上時,她釋放出的情緒是一樣的。

  “你是在擔心我有這個么。”

  祂很快明白了自己被討厭的問題所在,干凈利落的截斷那沒用部分。

  “好了。”

  祂緩緩蹲下來,邀請林喬觀賞自己的手藝,“應該沒有問題了。”

  人站在高處時總會想著往下跳,明知跳下去九死一生,也會有沖動荒謬的想法產生,最后由理智戰勝,縮回了奔向死亡的沖動。

  林喬正好相反,她認為自己是會跳下去的那一個,她一向容易沖動做事。

  就像此刻她想知道祂到底想干什么,余光不受控的轉過去,無法言說的刺激令心臟狂跳。

  她看見了“江丹”包裹在背心里的小腹,以及,完全失去身為男人不可缺少的部位。

  怪物的縫補技術高超,還能隨意改變身體形態。

  異種僅僅是打了基因針失敗的人類,和祂完全是兩個物種...

  占據江丹的到底是什么鬼東西。

  她瞳孔微震,仰起頭對上他那雙明顯有別于人類的眼睛,像是土地干旱密布的裂紋間出現一道豎狀深淵裂縫,無機質的黑色,眨眼時覆蓋上一層薄膜,冰冷怪異,但毫無殺機。

  祂可能剛飽餐過,目前對她只剩下了好奇和探索,還沒有進食欲望。

  那現在最好應該說什么才能保命?

  “謝謝?”

  奇怪的答謝。

  林喬感覺自己說錯話了,內心懊悔,思緒不斷。

  她為什么要說這個?感謝祂不穿褲子也不會辣她眼睛了?還是害怕引起了身體本能的附和反應,亦或者,她現在想活命最好就將祂當成普通人來看待?

  怪物維持著那恐怖如斯的微笑,“不客氣。”

  祂將自己斬斷的觸足再次捧到她面前,平整的切口殷紅的血液滴答滴答。

  林喬極力穩住情緒,“你要送給我?是因為我昨天不消息對你做了那種事么。”

  她回憶起昨天親手切斷它的樣子,充滿劇毒的黏液包裹在最外層充當保護膜,今天怪物就藏進江丹的身體里,用拙劣的演技將新的一截送到了她面前。

  看上去更為干凈,清爽。

  “你很餓。”“江丹”說:“我可以喂飽你。”

  祂完全不在意自己切過祂的身體。

  是某種母性光輝讓它無意間將自己當成了幼崽?牠是雌性?

  為了不惹怒對方,林喬不動聲色的接過那團柔軟的觸足,任憑血液染濕她的手指。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殷桃桃子y的與人外邪神戀愛后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