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易孕體質七零長嫂兇又甜程惠高遠 > 第443章 我要找我嫂子給我做主!

程惠本來是要跟陸俊澤一個單位的,結果她沒去成,程薇去了。

程薇進了單位就在追求陸俊澤,她總不可能對外宣揚這是她準姐夫!

陸俊澤也不說,他也覺得被小姨子追求不好聽!

所以陸俊澤和程惠談過的事情,單位里誰都不知道。

現在一聽,好炸裂。

高枝生氣了,她眼珠子一轉就知道這是程薇故意使壞,敗壞她嫂子的名聲!

她一手揪著程薇的辮子,一手“啪啪”就是兩巴掌,把程薇打閉嘴了。

“你倆啥關系啊?這種心里話他能跟你說嗎?我還不知道你這點小心思?都是妹妹我玩剩下的!你不就是想挑撥我和他的關系嗎?告訴你,我不信!”

高枝道:“我只信俊澤哥哥親口跟我說的,他跟你姐姐早就黃了,看,這手表,當初他送你姐姐的,都要回來給我了!”

她晃著手腕上的手表。

程薇剛發現,頓時心口堵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眾人......信息量好大!

陸俊澤還真跟程薇的姐姐談過啊?還送過表?不過肯定是真黃了,表都要回來給新人了!

這是黃的不能再黃了。

他們倒是沒有覺得陸俊澤要表“下頭”,現在200來塊錢的手表屬于巨資,而且都是以結婚為目的贈與的,不結婚退回來很正常。

但是陸俊澤還是非常不好意思,臉色微紅。

這手表怎么戴她手上了?

“倒是你。”高枝使勁兒揪著程薇的頭發,揪得她齜牙咧嘴還扒不開。

“你姐姐都結婚生孩子了,就算真有男人一廂情愿說了不要臉的話,你藏著掖著就行了,你還大庭廣眾說出來,你是想敗壞她名聲吧?后媽生的就是后媽生的,果然...人心隔肚皮!”高枝道。

她會得詞還不太多,湊合著用吧。

陸俊澤看她一眼,碰到程惠的問題,他就是那個一廂情愿不要臉的人了.....

程薇奇怪地看著她:“你怎么知道我姐姐的事?”

“要你管。”高枝松開她的頭發推她一把,拉著陸俊澤道:“走,我們去吃烤鴨。”

人群分開,兩人走了。

程薇捂著臉,在眾人怪異的眼神中跑開了。

走了很遠,陸俊澤突然道:“謝謝你,謝謝你幫我,也謝謝你信我,剛剛她說得那些話,我真的沒說過!一個字都沒說過!我和你嫂子,真黃了。”

他知道他和程惠已經沒有一點點可能了。

他遺憾、懊悔,但是也沒癡情到為了一個不可能的女人一輩子不結婚。

高枝無所謂地揮揮手:“就算你說過也無所謂,反正你也只是一廂情愿、自作多情,不會成功的。嘻嘻,今天學會兩個成語,真好用。”

陸俊澤......又來了又來了,又開始損他!

后面一路都無語,到了飯店,陸俊澤點了一只烤鴨套餐。

8塊錢的烤鴨,2塊錢的小餅,配料,非常奢侈的高級菜肴,普通人10天的工資呢。

他長這么大沒吃過3次。

高枝滿懷期待地等到烤鴨上來,然后開吃。

下一秒,表情就僵住了。

她面無表情的嚼啊嚼,嚼啊嚼,吃了一卷又一卷,確定味道。

陸俊澤挺體貼,他今天不打算吃,打算都給高枝吃,所以卷了一卷又一卷,看她吃得都驚呆了,笑著問道:“好吃吧?”

高枝吃了好幾卷了,終于確定了,大聲道:“好吃的個der!這就是北京烤鴨?你沒騙我?你不會是為了省錢故意帶我來吃假的吧?怎么這么難吃!”

一句話得罪了一餐廳的人!

包括飯店的服務員和食客。

飯店的人當然覺得自己家的烤鴨天下第一。

食客也這么認為的,不然花10塊錢吃,那不成冤大頭了嗎?

“哪來的鄉下土包子?一嘴大碴子味,沒吃過細糠吧?”旁邊一桌食客道。

高枝頓時懟回去:“你才土包子!你全家都是土包子!這沒滋沒味的東西還覺得好吃,你才沒吃過細糠!我吃過這世界上最好吃的北京烤鴨!甩這個八條街!這家肯定是假的!”

其實也沒有她說得那么難吃,還是可以的。

但是她口味重,又吃過自己做的滋味豐富的“北京烤鴨”,就接受不了這種正宗的。

她一直以為自己賣的才是正宗的呢~

偌大的餐廳里正有幾個廚師在親子服務客人,片烤鴨,聽見這話徹底不干了。

“小姑娘,說話注意點,小心風大閃了舌頭!”

“還世界上最正宗的烤鴨,甩我們八條街,你在哪吃的?我去買一個嘗嘗。”

“說不出來,你就立刻馬上給我道歉!”

幾個廚師紛紛道。

高枝大聲道:“威風食品廠,北京烤鴨,你買去吧!”

廚師皺眉,還真有地方?

“在哪?”

“在哈市,你到了哈市,隨便一家百貨商場就能買到。”高枝道。

一屋子人頓時笑了,一桿子支那么遠,這是沒有,嘴硬吧?

“哼!幼稚!”廚師們不屑地看著高枝。

看在她年紀小的份上不跟她一般見識,掉價。

“你們吃完了嗎?吃完了可以走了!”服務員冷著臉道,竟然開始攆客人。

不過這在此時也不是什么騷操作,不高興了攆你出去怎么了?

“吃不完也打包出去吃吧!”服務員竟然開始收拾桌子了。

高枝氣懵了。

從小到大除了太小的那幾年,她吵架從來沒輸過!從來都是她說什么別人就得聽什么!

第一次有人這么“冤枉”她,她這次說得都是大實話啊!

還被人推推搡搡地趕了出來,高枝頓時委屈地想哭。

這要是幾個月之前,被人從這么大飯店攆出來,就攆出來吧,她摸摸鼻子就算了。

但是這幾個月,跟在程惠身邊“狐假虎威”慣了,一時受不了了。

她哭著上了公交車:“我要找我嫂子給我做主!”

陸俊澤跟在她身邊勸了幾句,也勸不住,就算了,安靜地跟著她。

他有點好奇程惠現在在哪上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