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異能:我是面具男 > 第84章 坦白身份
  “臥槽,老墨竟然是...異能者?”

  躲在草叢后面的劉清風,看著口吐火焰的墨飛,震驚到合不攏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啊!”

  被煙霧死死纏繞住的凌石,硬抗了白霜和墨飛的攻擊,整個人直接倒在地上,身上滿是燒傷,皮開肉綻,腹部還有好幾個血洞,奄奄一息!

  “哼,這下你被我們給抓住了吧!”

  看著地上恢復人形的凌石,林崖走上前,得意的看著他。

  隨后,他拿出一副縛靈手銬,把凌石的手給捆住,然后用煙霧把他給托起。

  “這次能抓住凌石多謝你了,要不是你追上他把他給打傷讓他失去理智,我們也不會這么輕易的抓住他!”

  林崖笑著看向墨飛,說道。

  “沒事,舉手之勞而已,而且他盯上了我的朋友,不管怎么說,我也不可能袖手旁觀。”

  墨飛笑著擺擺手,說道。

  “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白霜突然開口,問道。

  “哦,我叫墨飛,是江城人。”

  墨飛說道。

  “江城人?可是異能者協會里面沒有記錄你的名字啊?”

  聽見墨飛的名字,林崖拿出手機查了查,卻沒有在異能者協會上查到墨飛的名字。

  “嗯...因為我可能不太屬于異能者這個范疇里面的,總之很麻煩。”

  墨飛想了想,說道。

  “好吧,那可以把你的聯系方式給我們嗎,能夠抓到凌石,會得到一筆不錯的獎賞,不管怎么說,你幫了我們大忙,這筆賞金我們肯定要分你一份的。”

  白霜他們沒有繼續追問這件事情,而是說道。

  “行!”

  墨飛把手機拿出來,跟他們交換了一下聯系方式.

  “那等拿到獎金的時候,我們再聯系你吧!”

  把手機收起來,林崖和白霜跟墨飛打了個招呼,然后就帶著凌石離開了。

  看著他們離開的背影,墨飛嘆了口氣,然后走到劉清風躲藏的草叢那里,說道:“好了,別躲了,人都走了。”

  劉清風賊頭賊腦的探出一個腦袋來,左右看了看,確定沒有危險之后,這才走出草叢,一屁股坐在地上。

  “你小子,怎么會是異能者呢?”

  劉清風一邊喘著粗氣,一邊疑惑的問道。

  “我可不是什么異能者。”

  墨飛坐在劉清風的身邊,說道。

  “不是異能者?你剛剛那火噴的,還跟我說不是異能者。”

  劉清風白了一眼墨飛,說道。

  “我真不是異能者,真要說的話,我是忍者!”

  墨飛無奈的搖搖頭,說道。

  “忍者?”

  劉清風有些疑惑,問道:“這忍者是什么?跟異能者一樣可以口吐火焰?”

  “是,但又不是。”

  墨飛站起身來,說道:“我們忍者和異能者不一樣。”

  說著,墨飛雙手結了個印,口中說道:“水遁:水龍彈之術!”

  “轟!”

  平曠的地面上突然出現一條水龍,水龍高抬著頭,發出一聲龍吟!

  “這....”

  劉清風眼睛都看呆了,一個人擁有兩種異能,這怎么可能?

  “轟!”

  墨飛停止輸送查克拉,水龍轟的一聲碎裂,散落的水砸砸在劉清風的臉上,把他嗆個半死。

  “咳咳,你小子,又搞我!”

  劉清風咳嗽兩聲,站起身來,目光炯炯的看著墨飛,說道:“這個東西應該沒什么條件吧,教教我!”

  墨飛眉頭一挑,說道:“你確定?”

  雖然劉清風并沒有成為忍者的條件,但是,系統商店里有可以讓他修煉查克拉的藥丸,不過....

  “確定確定,拜托,能像你一樣口吐火焰什么的,簡直不要太帥了好吧!”

  劉清風雙眼冒光,剛剛墨飛口吐火龍的樣子他都看在眼里,直接給劉清風帥的冒星星!

  墨飛想了想,然后笑了一下,拍了拍劉清風的肩膀,說道:“不要為自己一時的想法做決定,你先好好想想吧!”

  說完,墨飛把劉清風轉了個身,劉清風看見,因為剛剛的戰斗,周圍不少的居民都走出樓棟,他的妻子也正在其中。

  他的妻子抱著還小的兒子,拉著五歲的女兒,臉上帶著慌亂,不過當她看見劉清風的時候,臉上立馬出現了驚喜,隨后帶著孩子向他們走來。

  “有力量就會有責任,力量帶來的往往是風險,你還是好好考慮一下吧!”

  墨飛再次說了一聲,然后轉身離去。

  真要當上忍者,擁有了力量的劉清風就不可能再度置身事外了,他的妻子和孩子們,也要承擔相應的風險!

  “老公。”

  劉清風的妻子帶著孩子跑到了劉清風的身邊,她仔細看了一下劉清風,確定他沒事后,這才放下心來。

  “嚇死我了,剛剛有異能者在外面戰斗,孩子們都被嚇醒了,你這么晚還沒回來,我還以為你出什么事了!”

  劉清風的妻子臉上還帶著擔憂,不停的說道。

  “沒事,我就是和同事去喝酒了,我們回家吧!”

  劉清風從妻子手里抱走兒子,拉著妻子,妻子拉著女兒,一家人慢慢的朝家走去,劉清風看著旁邊的妻子,心里忍不住再次想起墨飛的話。

  “有力量就會有責任,力量往往帶來的是風險!”

  “可是...沒有力量的話,又碰見剛剛那樣的事,我該怎么辦呢?”

  劉清風聲線低沉的說了一句。

  “什么?”

  他的妻子回頭問道。

  “沒什么。”

  劉清風對她笑了笑,眼神卻開始變得堅定起來。

  ......

  回到租的房子里,已經是晚上十點半了,墨飛看著黑漆漆的房子,有些奇怪,這么晚了白絮都還沒有回來。

  不過墨飛倒也沒有多想,拿著換洗的內褲,去廁所洗澡去了。

  此時,門外。

  白絮扶著自己閨蜜傅雪的肩膀,走起路來搖搖晃晃的,傅雪看著臉色酡紅的白絮,有些無語。

  “喝不了你裝什么啊,又沒有男的在那里,你不會有機會脫單的!”

  “誰說我要脫單了,高興嘛,我還不能多喝一點了!”

  白絮口中含糊不清的說道,然后又停下來,吐了幾口。

  “你可別了,下次喝酒說什么都不帶你了,不能喝你下次跟狗坐一桌。”

  傅雪滿臉嫌棄的看著白絮。

  她把白絮扶到她家,看著客廳的亮起的燈,愣了一下,隨后拍拍白絮的臉,說道:“喂喂,絮絮你醒醒,你家是不是進賊了,怎么還亮著燈?”

  “嗯?我那個...把房子租出去了,應該是那個租客吧。”

  白絮睜著模糊不清的雙眼,努力的想了想,說道。

  “你這么草率就租出去了,男的女的啊,家世干不干凈?”

  傅雪在白絮的身上摸著鑰匙,一邊問道。

  “男的,還是個小帥哥來著,有鼻子有眼的,就是不知道身材怎么樣,不過可惜比我小。”

  白絮迷迷糊糊的說道。

  “還租給男的,真不是我說你....”

  傅雪一邊說著,一邊打開了門,剛打開門,就看見只穿著個大褲衩子的墨飛站在客廳里,正一臉懵逼的看著她們。

  “啊!變態!”

  “臥槽!女流氓!還是兩個!”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